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83章 机场大雾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江峰的神情有些黯然,我听了,心里也有些感慨。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过了一会儿,我说:“妮妮也在想着晴儿。”</p>

    “是的,妮妮对晴儿的感情一直很深,她一直叫晴儿为大姐姐。”江峰的声音有些嘶哑:“晴儿,是我,是柳月,是妮妮心里这些年最大的牵挂和思念,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在想着她。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不知道,还会不会与她再相见。”</p>

    江峰的声音充满了沧桑和忧郁,这是成熟男人特有的气质。</p>

    我说:“江哥,其实,晴儿一定会过得很好的,说不定,她在整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在默默祝福着你们,在为你们的幸福而幸福,为你们的快乐而快乐。”</p>

    “你怎么知道?”江峰转脸看着我。</p>

    “猜的,我觉得应该是这样。”我说。</p>

    江峰苦涩而凄凉地笑了下:“但愿。但愿她现在能幸福能快乐。她能幸福快乐,我和柳月妮妮也会感到欣慰。其实,不光是我,柳月每次想起晴儿,时不时会忍不住垂泪。她总觉得自己对不住晴儿。”</p>

    我深深叹了口气:“其实,柳姐不必如此,晴儿是主动离开的,她之所以离开,必定是想祝福撮合你们,你们要想对得住晴儿,要好好生活,生活地幸福,这样,晴儿才会感到欣慰。“其实,人世间的聚散离合,都是缘分,都是命运,命运都是自己主宰的,都是自己的心主宰的,不管是不是在一起,都是命注定的。假设天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可能,你,你们的命运,你们的结果,还是会如此。”</p>

    江峰听着我的话,沉默了。</p>

    看着江峰的话,想着江峰柳月和许晴的感情纠结,想着我和海珠还有秋桐以及冬儿,甚至云朵,我的心里也不禁长叹一声。</p>

    快到午的时候,柳月秋桐妮妮回来了,提着大包小包。</p>

    我们大家一起在南京路附近的一家饭店共进午餐,在我的坚持下,这顿饭我买单。</p>

    吃过饭,江峰和柳月要告辞妮妮回温州苍南了,而我和秋桐,也要直接去机场,这里到机场还有很远的一段路。</p>

    妮妮显然舍不得和小爸爸妈妈分别,抱着柳月和江峰依依不舍:“妈妈,回家别忘记我买给弟弟的礼物送给他。下次来,你们要带着弟弟一起来呢。”</p>

    我知道,江峰和柳月结婚后生了一个儿子,叫狗蛋。</p>

    柳月笑着:“好的,没问题,下次来看你,一定带着弟弟一起来。”</p>

    妮妮接着又看着我和秋桐:“嘿,大哥哥大姐姐,你们两口子要回星海了。”</p>

    “妮妮——”柳月忙带着责怪的声音提醒妮妮。</p>

    妮妮冲我和秋桐做个鬼脸:“我老是以为你们俩是情侣,下意识这么以为的,不好意思啊,说错了。”</p>

    我和秋桐尴尬地笑了下,都没说话。</p>

    我们大家依依惜别,终于散去。</p>

    我和秋桐直接在南京路坐地铁,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下午3点,终于到了虹桥机场。</p>

    办完登记手续,我和秋桐过安检,然后进了候机厅。</p>

    坐在候机厅里,秋桐递给我一个精致的纸袋:“易克,呶——这是我给海珠买的。”</p>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件名牌套裙,一看价格不菲。</p>

    我说:“这怎么使得?”</p>

    “这怎么使不得?”秋桐看着我:“海珠是我妹妹,我给妹妹买件衣服,又怎么了?”</p>

    我笑了下:“好,那表示感谢了!”</p>

    “对了。”秋桐的神情突然有些扭捏:“你回去后,不要告诉海珠是我买的,你说是你买的。”</p>

    我立刻明白了秋桐的意思,她是不想让海珠知道她和我一起来宁州又到海的事情,她担心海珠会猜疑什么。</p>

    我呼了口气,点点头。</p>

    秋桐低着头,轻轻叹了口气,接着站起来去了洗手间。</p>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海珠打来的,我接听。</p>

    “哥,还在宁州吗?”海珠说。</p>

    “这个——”我刚要回答海珠,机场候机厅里突然响起了服务员的喇叭声:“各位旅客,由海虹桥飞北京首都机场的hg0218航班马要起飞了,请大家到7号口登机。”</p>

    “哎——哥,你在机场啊,怎么在海虹桥机场?”电话里传来海珠意外的声音:“你不是在宁州吗,怎么跑到海去了?”</p>

    “是啊,我在海虹桥,刚要告诉你呢。”我说:“我从宁州到海又办了点事,刚办完,这不,到机场了,5点的飞机。”</p>

    “那你不到7点可以到星海了。”海珠说。</p>

    “是哦。”我说。</p>

    “嗯,不过,星海这几天一直阴天下雨,机场那地方大雾很厉害,不知道你们今天能不能准时飞呢?”海珠说。</p>

    “现在还没收到延误的通知,应该不会吧。”</p>

    “但愿如此。阿弥陀佛。”</p>

    “丫头,信佛了啊!”</p>

    “很想哥哥了,拜托佛来祈祷你平安回来呢。”海珠说:“这几天你不在,我晚老是失眠呢,老是做不好的梦。”</p>

    “都梦见什么了?”</p>

    “梦见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呢。”</p>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说:“净瞎说。胡思乱想。”</p>

    “你回来,我看在身边,放心了,不会做那些梦了。”</p>

    不知怎么,海珠的这句话让我感到一股压抑。</p>

    “今晚我会回去的。”我笑着说:“洗干净床等着我,今晚我整死你。”</p>

    “坏哥哥,看你的本事了。”海珠娇羞地笑着,挂了电话。</p>

    刚放下电话,秋桐回来了。</p>

    刚坐了没几分钟,机场喇叭又响了:“尊敬的旅客,我们抱歉的通知您,您乘坐的海虹桥飞往星海的ld6210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已经取消,请大家到值机台办理退票或者改签手续。”</p>

    操,果然被海珠不幸而言,不能飞星海了。</p>

    我看着秋桐:“刚才海珠来电话说星海机场大雾。”</p>

    秋桐说了一句:“改签,只能改明天的了,今晚肯定不能飞了。明天,还不知道大雾散不散。”</p>

    “那怎么办?”我说。</p>

    秋桐低头沉思了一下,接着抬起头:“走,我们去办理退票手续。”</p>

    我和秋桐出去,我去办理退票手续,秋桐看着行李,办完后,我和秋桐会合。</p>

    “今晚我们在机场宾馆住下?”我对秋桐说。</p>

    “不,我们今晚飞青岛!我刚才问了,还有7点到青岛的班机。”秋桐说着,眼神有些发亮:“然后,明天,再看情况,如果星海机场还不能飞,我们坐火车回星海。”</p>

    我一愣,秋桐今晚要和我一起去青岛!</p>

    秋桐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去青岛?</p>

    我看着秋桐:“你决定了?”</p>

    秋桐点点头,接着说:“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转道青岛,也可以在这里等。”</p>

    秋桐这话简直是废话,她走了,我自己留在这里干嘛?我忙点点头:“我跟你一起走,领导,别把我扔下不要我了。”</p>

    秋桐哈哈笑了起来:“好了,别矫情了。我们买票去。”</p>

    秋桐直接去买票,我在旁边看行李,在这当空儿,我给海珠发了个短信:“阿珠,被你不幸而言,星海机场大雾,暂时不会消散,航班已经取消。我今晚改道飞青岛,估计明天回星海。”</p>

    很快海珠回复短信:“航班延误取消都很正常,不过,为什么要改道青岛呢,到沈阳不可以吗?沈阳离星海不是更近?”</p>

    我回复:“正好顺便有青岛的航班,这是第一,第二,青岛离星海直线距离也不远啊,隔着一个海湾。”</p>

    海珠回复:“好,那今晚我还要继续守空枕了。”</p>

    “熬不住了?饿了?”</p>

    “去你的,路注意安全,一路平安。”</p>

    刚和海珠发完短信,秋桐买完票了,我们先到附近餐厅吃了点饭,然后又一次过安检,到了候机厅。</p>

    晚7点,海虹桥飞往青岛流亭机场的班机准时起飞。</p>

    坐在机舱内,秋桐的情绪显得微微有些不安,我看了秋桐一眼,说:“你的内心似乎有着一股纯洁的骚动。怎么?是不安呢还是激动,是害怕呢还是慌张?是兴奋呢还是急迫?”</p>

    秋桐瞥了我一眼:“都不是,你才骚动呢。”</p>

    我自言自语地说:“撒谎不是好孩子。哎,要到青岛了。这里有美丽的海滨,迷人的崂山,醉人的八大关。当然,还有那位空气里的最好最亲的亦客哦。”</p>

    秋桐看着我:“你这话什么意思?”</p>

    我看着秋桐:“说实话,你是不是打算抽空去看看你的这位朋友呢?”</p>

    秋桐的眼皮一跳,缓缓咬紧了嘴唇,说:“不——”</p>

    “为什么呢?”我说。</p>

    “因为我们一开始有过约定,只做络不见面的朋友,我们没有视频过,没有传过照片,没有打过电话,没有语音过,当然,更没有见过面。我从来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当然,他也不知道我什么样子。甚至,我们都不知道彼此对方的工作单位。”秋桐说。</p>

    “够神秘的,纯络虚拟世界的朋友。”我说。</p>

    “所以,这次到青岛,和我们见不见面无关,再说,我即使想见他也找不到。”秋桐的神情有些闪烁。</p>

    “找不到他?”我看着秋桐:“你这么聪明,你要是想找他,一定可以有办法找得到,只是你不想找,是不是?”</p>

    秋桐似乎被我说了,神情更加闪烁起来,说:“你以为我是神算啊,什么都知道,我们当初有约定的,不能毁坏约定。”</p>

    “想念不如怀念是不是?”我说:“这个亦客不知道长得什么鸟样,竟然能让我的美女领导牵肠挂肚的,我倒是很有兴趣去看看他。哎,这家伙要是知道你是个大美女,说不定立刻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这个鸟亦客啊,没福气。人常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他可是没走过没路过但是错过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