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77章 演双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的脸浮起一片红晕,接着说:“谢谢。 你很会赞美女人。这样的话,你实在应该多给海珠说。”</p>

    秋桐简单的一句话,将海珠扯了出来,将我刚刚有些骚动的心拉了回去。</p>

    我和秋桐刚吃完饭,老秦敲门进来了。</p>

    我看了看窗外,没有看到老秦的车,难道他是走过来的?</p>

    大家一起坐在客厅里聊天。</p>

    “老秦,二子和小五到底是咋死的?”秋桐的神情变得很忧郁和沉重,看着老秦。</p>

    老秦看着我,我冲老秦一使眼色,接着对老秦说:“是啊,二子和小五到底是咋死的,我和秋总这次来宁州,是想弄明白这事,他们俩到底是不是吸毒过量导致神经错乱死的?”</p>

    老秦是明白人,立刻领会了我的意思,神色沉重地点点头,叹了口气:“我终于查清楚了,这两个人,没事的时候聚在一起溜,结果溜大了,精神一时过于悲观,不能控制自己的状态,产生了极度恐惧的现象,一个劲儿地怀疑有人要追杀他们,说自己做了坏事,警察来抓他们了。结果,两个人一时想不开,从10层楼一跃而下,旁边的人想拉也没拉住。”</p>

    “啊——”秋桐捂住嘴巴,发出一声惊呼,眼里发出恐慌的目光。</p>

    “这吸毒还能导致自杀啊。”我说。</p>

    “是的。”老秦说:“唉——都怪我,李老板临走的时候叮嘱我要看管好弟兄们,不许胡来,不许吸毒,可是,我没有尽到责任,我辜负了李老板对我的期望。”</p>

    老秦脸的神情很沉痛,很自责,我一时不知他是真的还是在演戏。</p>

    秋桐怔怔地看着老秦,突然说:“为什么他们要吸毒?难道他们不知道吸毒是一条不归路?”</p>

    老秦苦笑了一下:“秋小姐,有些事,是看不住的,毕竟,都是成人了,不是小孩子,每个人自己的路怎么走,都是自己做主的,别人可以劝一时,但是看不了一生。”</p>

    秋桐愣愣地看着老秦,又看看我,一时显得很惊惧。</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我于是站起来,走到卧室去接电话。</p>

    海珠是问候我的,问我事情办好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了下,告诉海珠说事情已经办妥,我可能还要处理点别的事,快的话今天回去,慢的话也可能推迟个一两天。</p>

    我特意为自己留出了时间的余头,因为我明白后面还有些未知因素存在,不能把话说死。</p>

    海珠听了,叮嘱我要注意安全,注意身体,不要多喝酒,不要和别人打架,唠唠叨叨的样子,活像个小婆子。我耐心地一一点头答应着,最后对着电话和海珠互相吻了一下,然后结束了通话。</p>

    出了卧室,到客厅,我看到老秦依旧坐在沙发,秋桐正站在落地窗那地方,抱着双臂,背对我和老秦,看着外面。</p>

    看得出,秋桐的心情很不好。</p>

    我坐到老秦对过,老秦递给我一支烟,点着,然后自己也点了一颗,吸了两口,突然压低嗓门问我:“小易,我问你个事。”</p>

    老秦的嗓门不高,但是也不是很低,我估计离我们不远的秋桐正好能听到。</p>

    我有些怪老秦这是何意,要是不怕秋桐听到,没必要压低嗓门,要是不想让秋桐听到,那干脆把嗓门使劲压低。</p>

    我看着老秦,老秦这时突然冲我使劲使了个眼色,接着又冲秋桐那边努了努嘴。</p>

    我立时会意,老秦是要故意做出不想让秋桐听见的姿态但是又要达到让她听到的实际效果。</p>

    我于是也保持着同样的音调:“问吧,什么事?”</p>

    “李老板离开宁州到了星海,学会吸毒了吗?”老秦说。</p>

    我做迷惑状,同事看了一眼秋桐,她仍然站在那里背对我们,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在侧耳倾听。</p>

    “木有啊,他在星海木有吸啊!”我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听说李老板在星海吸毒?”</p>

    “不是,我这是随便问问。刚才和秋小姐随便聊天,听秋小姐问起李老板有没有吸毒的事,我吓了一跳,以为李老板回了星海,学会吸毒了。”老秦说。</p>

    “哦,没有,这个我可以百分之百保证!”我说。</p>

    “那好,李老板是从来不许大家沾毒的,二子和小五是偷偷瞒着李老板吸的,唉。”老秦叹了口气。</p>

    看着老秦叹气,我心里不由叹了口气,我知道老秦是不想让秋桐知道李顺沾毒的事情,他不忍心让秋桐的精神世界崩溃。而我,同样不能让秋桐知道,同样不能接受秋桐的崩溃。</p>

    老秦这是和我在演双簧给秋桐看呢!</p>

    这时,秋桐转过身来,走到我们跟前的沙发坐下,看着我和老秦:“事情既然已经弄清楚了,那我们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老秦,辛苦你了。易克,我们今天坐飞机回星海。”</p>

    我没有回应秋桐,看了看老秦。</p>

    这时老秦的神色变得严峻起来,看着我和秋桐:“易克,秋小姐,你们今天不能坐飞机走了。”</p>

    “怎么了?”秋桐看着老秦。</p>

    “不但飞机不能做,火车和公共汽车都不行。”老秦说:“今天早晨,我来的时候,已经打探到,机场车站都有人在搜捕你们,所有出城的路口有突然增加了关卡,都是冲着你们俩来的。”</p>

    “啊。”秋桐发出一声惊叫,看着老秦:“为什么?”</p>

    我心里立刻明白了,必定是老九给警方老大汇报了关于李顺的有关情况,以及我和秋桐来到宁州的消息。</p>

    那警方老大对我告诉老九关于李顺对二子和小五之死的态度没有相信,或者是不管李顺什么态度,都要利用一切手段把李顺钓出来,然后对李顺采取措施,确保自己和李顺之间的那些事不会泄露出去,确保他的安全无忧。</p>

    现在我和秋桐在宁州,不正好是最好的诱饵吗,抓住我们,不但可以当诱饵,还可以摸清李顺的底牌以及李顺的具体所在。</p>

    老九虽然接受了巨大的好处,但是,在李顺和警方老大之间衡量利弊,谁大谁小,他还是有数的,特别是李顺现在处于倒霉期,他自然是不会站错队的。</p>

    更何况老九本来是这警方老大的心腹,和李顺那只是暗地来往而已,在李顺套取他情报的同时,他说不定也在受警方老大的安排探听李顺的底细和内幕。</p>

    在李顺和警方老大之间,只有根本的利益,所谓的朋友,哥们,本家兄弟,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一旦利益有了冲突,是谁都不会顾谁的,为了自己,都会毫不犹豫地置对方于死地。</p>

    老秦看了看秋桐,然后说:“因为次砸香格里阿拉酒店的事情还没有结束,面还在这里追查幕后指使人,二子和小五突然死了,线索似乎有些断,但是,某些隐约的线索似乎指向了李老板,这个时候,秋小姐和小易突然来到宁州,来的正不是时候,你们来的时候,警方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消息,你们一下飞机,被发现跟踪了,今天城里这动静,明摆着是在搜查你们俩。”</p>

    “我们又没有犯罪,凭什么要抓我们?”秋桐说:“既然他们如此大动干戈,那我们干脆直接去找他们评理好了。只要他们有证据,合情合法合理,我认了。”</p>

    老秦苦笑了下:“秋小姐,关键在这里,这帮警察其实并不是合理合法,他们不敢公开发通缉令通缉你们,他们做的同样是见不得阳光的事情,或者披着合法的外衣在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做的事情和黑道其实没什么两样。</p>

    他们的目的,十分险恶,一旦抓到你们,不会按照正常司法程序审理,因为他们根本没什么证据,他们也不需要什么证据,他们是想以黑治黑,用非法手段掩盖他们的罪恶行径,或者说销毁他们自己犯罪的证据。”</p>

    “老秦说的够明白了,所以,你不要有那么幼稚的想法,我前天晚告诉你了,有些时候,有些警察实在黑道还黑,或者说,他们本身是黑道。”我板着脸对秋桐说。</p>

    此时,我陡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如果我自己在这里还好说,现在秋桐和我在一起,行动起来,显然是增加了难度,暴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危险性大大增加。</p>

    我出什么事倒不怕,大不了是一条命,但是,我不能容忍秋桐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秋桐的安危,她绝对不能落到宁州警方那老大的手里,那可是一匹心狠手辣的披着羊皮的恶狼。</p>

    秋桐听我和老秦说完,不说话了,看着我们。</p>

    “你有什么安排?”我看着老秦。</p>

    “先说说你的想法!”老秦看着我。</p>

    我想了下,问老秦:“陆地的出口都封死了?”</p>

    “是的!”老秦点点头。</p>

    “那走海路。”我说:“我们往东走,直接奔海边,从北仑港码头出海,到舟山群岛,然后,从舟山群岛北,坐轮船到海,然后,从海虹桥机场飞星海。宁州这边,他们的行为是见不的光的,在宁州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只要出了宁州,我们安全了,他们不敢肆无忌惮了,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p>

    老秦说:“你的想法和我的一样,现在他们唯一没有完全封锁死的是海路,不过,北仑港码头是不行的,他们必定有人在那里守候。我知道一个小码头渔港,那里是有轮船到舟山的。据我的消息,那个渔港现在没有人蹲守。你们可以从那里坐船渡海到舟山,到了舟山,脱险了。”</p>

    “那这么办!”我点点头。</p>

    这时,我看到秋桐的脸露出紧张的表情,为了缓和一下她的紧张心理,我冲秋桐笑了下:“秋总,你看这个虎口脱险计划可行不?”</p>

    秋桐看着我,想笑一下,却没有笑出来,只是点了点头,神情有些紧张和无奈,又有些悲哀和沉重。</p>

    “马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出发。”老秦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