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76章 警方也是有规矩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自己的命无所谓,关键是要保护好秋桐的安全,不是为了李顺,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灵魂。 </p>

    又说了一会儿,我看到老九有些坐立不安了,于是起身告辞,老九没有挽留,拍着我的肩膀:“兄弟,你走好啊,我不留你了,我又想进去溜几口了。”</p>

    我笑着告辞。</p>

    我直接下楼,到了老秦车,看看时间,午夜12点整。</p>

    事情到此已经弄明白了,二子和小五的死因,以及宁州警方老大的真实态度,都已经摸清,之前的猜想都已经得到证实,现在,看天亮之后的动静。</p>

    如果警方的人马都撤了,那说明警方老大相信了老九的话,相信李顺是为二子和小五的死感到轻松,没有找他算账的意思。</p>

    如果戒备突然依旧或者加强,那坏事了,说明警方那老大根本没相信这话,或者不管李顺是什么态度,他都没打算放过李顺,早铲除了李顺早安心,以绝后患。</p>

    而要铲除李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抓住我和秋桐,特别是秋桐。抓住我们,可以知道李顺在星海的藏身地,还可以将李顺引出来。</p>

    老秦看着我:“走吗?”</p>

    我看着老秦,又想起在总统套房的老九和那两个女孩,心里突然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放不下。</p>

    我突然不想让老九玩的尽兴了,对老秦说:“拆散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p>

    老秦笑了下,摸出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找个小姐打110,举报说在皇朝大酒店916房间,有人在吸毒嫖娼。”说完,老秦挂了电话。</p>

    “这样能行?”我问老秦。</p>

    老秦自信地点点头:“没问题,你看着,一会儿他们得出来——”</p>

    说着,老秦开车,开到酒店门口,在路边停下。</p>

    “为什么?”我说。</p>

    “呵呵,小姐出去接客,其他小姐知道她们到哪里去,很正常,小姐举报,属于女人之间的争斗,很正常。110接到报案,是必须要出警的,不出不行,一般来说,辖区派出所会出警,但是,我早知道,这家辖区派出所是被这家酒店喂饱了的,平时绝对不会来查房,有集行动的时候还会提前打招呼。但是接到110的通知,他们还是必须要出警的,出警前,派出所里必定会有人给酒店安保打个招呼,然后来走个过场。</p>

    酒店方面为了自己的稳定客源,必定会电话通知房间,这是这家酒店内部安保的私下规矩。这个老九溜的事,是属于机密,同行的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和李老板知道,宁州警方老大更不知道,要是那老大知道老九吸那个,他完了,不会再受到信任和重用。所以,老九必定很忌惮被人发现这事,一接到酒店的通知,必定会立马离开这里。”</p>

    看来,老秦已经知道我今晚见的人是谁了,或许,老九进酒店的时候,老秦看到了。</p>

    “这可是五星级酒店,警察会来查?”我有些怀疑老秦的话。</p>

    “只要有举报,必须出警,这是规矩,别说五星级,是七星级也不行啊!”老秦说:“警方也是有规矩的,不管实际怎么操作,形式是必须要走的。”</p>

    我们坐在车里,果然,不会儿,看到两个小姐急匆匆出门,打一辆出租车走了。</p>

    又过了几分钟,老九出来了,提着黑包,骂骂咧咧神情沮丧地出了大堂,了停在酒店门前的一辆车,径自离去。</p>

    又过了大约10分钟,一辆警车开过来,几个警察进了酒店。</p>

    一切都正如老秦分析预测的那样。</p>

    “老秦,你说,这个老九会不会怀疑是我举报的?”我说。</p>

    “这个你放心,明天我会安排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老九知道是小姐之间内部斗争举报的。然后,那个打电话的小姐,我会给她一笔钱,安排她尽快离开宁州,避免遭到报复。”老秦说:“总之,这个老九是绝对不会怀疑到你的,我做这事,还是有把握的。”</p>

    然后,老秦开车带我离去,直奔东钱湖的别墅。</p>

    路,我把从老九那里听到的话告诉了老秦,老秦听了,沉默了,半天,举起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p>

    “这个仇,必定要报!”半晌,老秦狠狠说了一句。</p>

    我看着外面的夜色,没有说话。</p>

    “现在要考虑的,是你们如何安全离开宁州。”老秦过了一会儿又说:“还有,你回去后,第一要告诉李老板二子和小五死的实情,这事不能瞒着他,不然,会给以后带来被动;第二,还不能让李老板冲动,现在这个时候,他不能来宁州,绝对不能来,来了,绝对不会活着离开这里。”</p>

    我点点头:”嗯。”</p>

    “此事须慎重从长计议。”老秦又说。</p>

    我又点点头。</p>

    “对了,今晚,我看到冬儿和段祥龙了,他们一起从酒店离开的。”老秦说。</p>

    “我已经知道了!”我的心里一时有些不知是何滋味。</p>

    “我已经安排人盯他们了。”老秦说:“他们俩今晚没有一起,分开走的。”</p>

    不知怎么,我心里突然松了口气。</p>

    夜色,老秦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看不到老秦的表情。</p>

    回到别墅,我下车,告诉老秦让蹲守的人撤离,然后我进了别墅。</p>

    我先楼,去了秋桐的卧室,打开灯,看到秋桐睡得正香,很沉。</p>

    我坐在秋桐床头,仔细端详了半天秋桐沉睡的面容,心里不禁有些感慨。</p>

    良久,我站起来出去,轻轻关好秋桐的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躺到床,忽然很困乏,一个翻身,睡去。</p>

    这一觉,我睡得很沉很沉。</p>

    等我醒来,天已经大亮,看看时间,已经是9点了。</p>

    我躺在床揉揉眼睛,看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p>

    然后,我爬起来,穿衣,出来,到了客厅。</p>

    从客厅里向外看去,窗外,是满眼的绿色。</p>

    秋桐正在客厅里,正坐在沙发,托着腮,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不远处一对正在游览风景的情侣。</p>

    看着窗外的风景和此刻的秋桐,在我眼里又构成了一幅风景。</p>

    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当你站在窗外看风景时,你的身影便成了别人窗外的风景。于是,人们在生活,都成为了彼此的风景。</p>

    有人说:人生苦短,要多看看路的风景。也有人说:人生如隙,千万不要被路的风景所迷惑。</p>

    而我此刻感觉,人生,不会一眨眼逝去,这是一条漫长的路,然而,人们走得那么快,快到在每一岔路口来不及思考得路。因此,总是放弃自己路的风景,寻求野外的视觉,然后感叹、忏悔、懊恼自己没有选择那一条路。其实,又何尝知道,那儿的风景极美,脚下却布满荆棘。</p>

    看着秋桐沉思的身形,在清晨的阳光下罩了一层淡淡的光环,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动一下,她似乎看得很专注。</p>

    我默默地看着秋桐和窗外的风景,看着窗外那一轮朝阳,新的一天到来了,带着盎然的勃勃生机,可是,今天,我不知道要和秋桐一起经历怎样的惊心动魄和生死轮回。</p>

    此刻,我什么都不知道。</p>

    我轻轻走近秋桐,走到秋桐身后。</p>

    站在秋桐身后,看着窗外如诗如画般的风景,看着秋桐沉静美丽儒雅的身影,我感到了一种静谧和温馨,这是一副多么难得的场景,人景合一。</p>

    在这种和谐,我又感到了即将隐隐到来的大战前的一种杀机。</p>

    秋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到来,却没有动,依旧坐在那里,依旧看着窗外。</p>

    “多么美好的画卷。人天地的自然合一,和谐而美丽。”我站在秋桐身后轻轻地说。</p>

    “天地间是一幅画卷,人生里,也有一幅画卷。”秋桐没有回头,轻声说:“自然的窗外,风光绚烂,人生的窗外,同样色彩斑斓。不同的窗口,会有不同的风景。”</p>

    “昨晚睡得好不好?”我问秋桐。</p>

    秋桐点点头,说:“昨晚我睡得实在是太沉了,一夜无梦,一觉到天亮。很多年没有这么深地睡一次了。哎。我的脑子断片子了,我记得昨晚我是在客厅里喝果汁的呀,怎么醒过来睡到床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p>

    秋桐皱皱眉头,似乎在苦思。</p>

    我说:“昨天我们玩得太累了,都很疲乏,你可能是太累,脑子断了片子,当时你喝完果汁,我们一起坐在沙发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你睡着了,当时我也困得不行了,关了电视叫你去睡觉,可是你睡得死死的,怎么也叫不醒,于是,我把你抱到楼卧室去了。”</p>

    “啊——”秋桐张开了嘴巴,接着脸腾红了,神情有些扭捏不安:“怎么会是这样,我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死过。”</p>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说:“我也是困得不行了呢。看来,适当的锻炼,是有助于睡眠的。”</p>

    “那之后呢。”秋桐看着我。</p>

    “之后我下来睡觉了啊,困死了,一觉睡到现在。”我说。</p>

    “哦。”秋桐长长出了口气,似乎松了口气。</p>

    看着秋桐的表情,我心里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有说。</p>

    “你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秋桐说。</p>

    “你的气色看起来更好!”我说:“看来有句话说的很正确,睡眠是最好的美容。”</p>

    “呵呵。”秋桐笑起来。</p>

    “我们吃点早饭吧。”我站起来:“我去做早饭。”</p>

    “我已经做好了,等你起床一起吃饭呢!”秋桐也站起来。</p>

    秋桐在等我一起吃早饭,我的心里不由一阵异样的感觉。</p>

    我先去洗涮,完毕后走进餐厅,秋桐正坐在餐桌前,没有吃饭,正等着我。</p>

    我坐在她对过,秋桐给我端过来一碗稀饭,又给我夹了一个荷包蛋:“吃吧,尝尝我的手艺!”</p>

    我抬眼看了下秋桐,此刻的秋桐,显得很母性,很温柔,很贤惠。</p>

    秋桐看了我一眼:“吃啊,看着我干嘛?”</p>

    我吃吃地说了一句:“秋桐,你好美!”</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