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69章 不是这样的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嘶哑着声音说:“对不起,我刚才——”</p>

    说着,我一屁股坐在石阶,垂头不语,心无羞愧。 </p>

    秋桐半天没有做声,还在急促喘息着,似乎她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回过神来。</p>

    “秋桐,我是个混蛋,我是个畜生,你狠狠骂我打我吧。”我的声音很沉重,双手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锤击着自己的脑袋。</p>

    “易克,不要这么说了,你不是混蛋,更不是畜生。”秋桐的声音平静下来,从我背后传来:“其实,刚才,不怪你,都怪我没有站稳,不小心打滑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刚才我愿意理解为是你一时的生理冲动,我坚信你脑子里对我是没有任何邪念的。”</p>

    我抬起头,茫然看着山下的青青翠竹。</p>

    秋桐走到我跟前,看着我:“易克,站起来。”</p>

    我站了起来,看着秋桐,满脸愧色。</p>

    秋桐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看着我:“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假如你要是那样的人,其实你早有机会。”</p>

    我明白秋桐这话里的意思,她指的是昨晚和那次孙东凯给她下迷药的那晚。</p>

    我低头不语,心里犹自不肯原谅自己。</p>

    “我原谅你了。不要自责了。走吧,我们到山顶去。”秋桐说了一句,然后直接往山走。</p>

    我默默跟在秋桐后面。</p>

    终于到了山顶,我们长出了一口气,站在一块岩石眺望山下的山水风光。</p>

    “看——多么迷人的景色。”秋桐轻轻说。</p>

    我不敢看秋桐,附和着“嗯”了一声,心里郁郁的。</p>

    “易克,把刚才的事情忘掉,好吗?”秋桐转脸看着我:“你看,我已经忘掉了。让自己放松点。我已经不责怪你了。你不要让自己这么样。生理的冲动,其实谁都会有的,包括我。”</p>

    说完,秋桐的脸又红了。</p>

    我看着秋桐,深深吸了口气:“对不起。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无法这么快忘记。我知道,你当然也没有忘记,你只是在安慰我。”</p>

    “我们仍然是朋友,我仍然会把你当做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秋桐轻声说:“你是一个好男人,难得的好男人。人这辈子,谁都无法保证自己不犯错误,犯错误不可怕,关键的是,能知道自省。这一点,在你身尤其难能可贵。”</p>

    听着秋桐的话,我的心里感觉轻松了一些。</p>

    “好了,不说这个了,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景色和阳光吧。”秋桐笑了下,虽然笑得有些勉强,但是毕竟还是在笑着。</p>

    我也努力笑了下。</p>

    接着,秋桐在山顶随意溜达起来。我坐在岩石看着山下发呆,心里不由又开始盘算起今天的行动计划。</p>

    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我摸出手机,打开一看,是银行发来的,告知一笔3万的款项打入了星海孤儿院的账户。</p>

    我的心里一阵宽慰,我知道青岛四海国际旅行社和海尔的那笔业务谈成了,看来这首笔业务量不小,提成竟然这么多。</p>

    这是通过我的手以秋桐的名义为星海孤儿院捐助的第一笔资金。</p>

    接着,又收到一个短信,这次是四海国际旅游那位业务经理发来的:“神秘哥,业务顺利谈成,团费已经支付,给你的业务费已经打入你指定账户,请查收。”</p>

    我接着回复:“很好,我已经看到了,你很讲信用。”</p>

    对方接着回复:“嘻嘻,做我们这行的,最注重的是信誉,这才是第一笔,以后,会源源不断按时给你支付的。”</p>

    “嗯,好,只要你们保证旅游的质量,保证服务的水平,今后海尔的旅游业务大大的有!”</p>

    “好呀,神秘的帅哥,合作愉快!”</p>

    “合作愉快!”</p>

    发完短信,我的心情好了起来,看看秋桐,正在山顶的另一侧看风景,于是拨打了星海孤儿院的电话,这也是我次代替小猪捐款的时候留下的。</p>

    拨通后,我压低嗓门低声告诉对方那个打款的账号,然后说今后只要是这个账号打过来的款,都是一个叫秋桐的女士捐助的慈善款,第一笔已经打过去了,让他们注意查收。</p>

    我说的很短促,简单明了,说完,不等对方表示感谢,挂了电话。</p>

    打完电话,我站了起来,心情忽然有些愉快的感觉,看着正冲我走过来的秋桐,想着自己暗的操作,不由笑了起来。</p>

    秋桐想暗帮助那个空气里的亦客,我却又暗代替秋桐做了慈善。她以为自己做的很巧妙,我却做的更是天衣无缝。</p>

    “易克,你笑什么。”秋桐走到我跟前。</p>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p>

    “谁啊?”秋桐笑着。</p>

    刚才出现在我们之间的小小不愉快,似乎彻底消失了。</p>

    “那个青岛的空气里的亦客。”我说。</p>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他呢?”秋桐脸浮现出疑惑意外还有些温馨的神情。</p>

    “因为昨晚你说梦话了。”我斟酌着说。</p>

    “啊?我说什么梦话了?”秋桐神情一变,紧张地看着我。</p>

    “你迷迷糊糊地嘟哝了下,说客客我终于见到你了。”我看着秋桐:“秋桐,你梦话里的那个客客,是不是是亦客啊。”</p>

    秋桐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慌张,有些扭捏,脸色绯红,低声说:“我怎么说梦话了,你还听到我说什么了?”</p>

    “别的倒没有!”我说。</p>

    秋桐松了口气。</p>

    “你紧张什么?你梦见和客客干什么了?”我说。</p>

    秋桐有些张口结舌:“我——什么都没有梦见。”</p>

    “看,撒谎了吧,撒谎不是好孩子。”我说:“明明梦见人家了,还不肯承认。”</p>

    “你——易克,你……”秋桐有些急了,脸涨得通红。</p>

    看着秋桐惶急的样子,我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心里似乎明白昨晚秋桐梦到和客客干嘛了,心里不由一种异样的感觉。</p>

    而秋桐似乎有些局促和手足无措,脸除了害羞之外,还有深深的愧疚和不安。</p>

    我知道秋桐为什么会害羞,也知道她为什么会愧疚和不安。</p>

    我的心里不由有些说不出的滋味,阵阵苦涩感涌出来。</p>

    我们一时沉默下来,听着山间的风吹动竹林发出的飒飒声。</p>

    正在这时,附近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竹叶的抖动声。</p>

    有人山来了。</p>

    我和秋桐不约而同一起扭头看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片刻,有两个人了山顶。</p>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两个人,我的心不由猛地一颤,不禁又叫了一声:“我滴个妈呀——”</p>

    在我心里暗叫“我滴个妈”大感意外的同时,秋桐也同样十分诧异,干脆直接叫了出来:“哎呀——妈呀——”</p>

    虽然秋桐从小没有父母,但是,她此刻竟然也叫出了“妈呀——”。</p>

    可见,见到这两个人,让我和秋桐感到有多意外。</p>

    不光我和秋桐感到诧异,突然出现的这二人同样脸露出惊的表情,显然,在这里,遇见我们,也在他们的意料之外。</p>

    短暂的惊诧之后,接着是彼此互相的惊喜,那种久别重逢般的喜悦和欢欣。</p>

    “小易——秋妹——”</p>

    “江哥——柳姐——”</p>

    我们几乎同时叫起来,带着惊喜的心情,快步走到一起,互相握手,我和江峰还紧紧拥抱了下,秋桐和柳月也欢快地手拉着手。</p>

    我和秋桐都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江峰和柳月。</p>

    同样,江峰和柳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们。</p>

    “哈哈。”江峰爽朗地笑着使劲拍着我的肩膀:“老弟啊,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们了。”</p>

    “是啊,江哥,真巧!”我也开心地笑着:“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p>

    “我和柳月是来宁州开一个全省乡村教师交流座谈会的,会议在山下的一个宾馆里,今天报道,我们提前一天来了,昨晚到的,我们打算今天游览下东钱湖,午先来爬山,没想到正好在这里遇见你们了。”江峰呵呵笑着:“怎么?你们也是来这里开会的?”</p>

    我和秋桐彼此对视了一眼,我正想如何说,秋桐先说话了:“江哥,不是的,我和易克是来宁州办点私事的,也是昨晚到的,午没事,也来爬山。”</p>

    秋桐不会撒谎,先说了,我也只好点头:“是啊,呵呵,我和秋总来宁州办点私事。”</p>

    柳月微笑着看了看我,又看看秋桐,然后看着江峰笑了下。</p>

    江峰和看着柳月笑了下。</p>

    我没有看懂他们互相对笑的意思,但是觉得有些暧昧。</p>

    柳月拉着秋桐的手,带着喜爱的目光看着她:“秋妹,几日不见,越发漂亮了。”</p>

    秋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柳姐,可别夸我,我可你差远了。”</p>

    “咱俩没法,我你大那么多,你是风华正茂的青春气息,我是风韵犹存的昨日黄花喽。”柳月笑着说。</p>

    “姐,不能这么说哦。”江峰说:“秋桐是年轻丽质,你呢,是成熟气质,对于女人,这是两种不同的美,一种代表了美好的青春年华,另一种代表了底蕴深厚的岁月时光,在我眼里,你永远都不老,永远都是那么年轻,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女人。”</p>

    江峰的话讲的十分认真。</p>

    柳月深情地看了一眼江峰,接着笑着:“哎——阿峰啊,我看咱别守着弟弟妹妹自卖自夸了,让弟弟妹妹笑话。”</p>

    我和秋桐都呵呵笑起来,我心里涌动着些许的感动情怀。</p>

    “江哥,柳姐,既然我们都没事,那我们干脆一起游玩吧,大家一起也热闹!”秋桐说。</p>

    “好啊——”江峰和柳月都点头,我也高兴地点点头。</p>

    山顶一侧有个小亭子,我们四人走到小亭子里,坐下,俯瞰着美丽的秀水山峦,愉快地聊天。</p>

    “哎——人生何处不相逢啊。”秋桐有些感慨地说:“星海一别,以为又要许久才能相见,没想到这么快见面了。”</p>

    “是啊,人生何处不相逢。”柳月点点头,颇有同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