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68章 家的感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啊?是这样。   w w w . v o d t w . c o m”秋桐眼里充满了歉意,看着我:“对不起,耽误你休息了,你一定困坏了吧。”</p>

    “倒也不困。”我看着秋桐:“昨晚不好好早休息,谁让你喝酒抽烟的?”</p>

    秋桐看了看床头的干红空酒瓶和烟灰缸里的烟头,神色有些不安:“啊,昨晚我喝了这么多啊,还抽了这么多。”</p>

    “废话,不是你喝的抽的难道是我?”我说:“告诉我,为什么抽烟喝酒?”</p>

    “我……”秋桐抱着自己的膝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低声道:“我自己来,睡不着,心里总觉得有恐惧感。后来,我在外面找到一瓶干红,还有烟,于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这么多。喝着喝着,我迷糊了,什么时候睡的都不知道。”</p>

    “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没数?喝醉了也不关好门睡,你说,这在外面,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我说。</p>

    秋桐翻起眼皮看了看我:“这里我和你两个人,你又不是坏人!”</p>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呢?”我说:“告诉你,男人都没有好东西,我也不例外,万一我要是真的经不住诱惑,犯了错误,你哭都地方哭。”</p>

    秋桐抿了抿嘴:“你越这么说,越说明你不会犯错误。你心里有海珠的,你不会对别的女人有邪念的。以前我不了解你,可是,现在,我知道的。你不会做出对不住海珠的事情。”</p>

    秋桐这一句话把我噎住了。</p>

    我怔怔地看着秋桐。</p>

    秋桐看着我,看了看墙的挂钟,轻声说了句:“易克,我要起床了。”</p>

    我明白秋桐的意思,站起来,走到窗口,一把拉开窗帘,外面正是朝霞满天,朝霞掩映下,远处黛色的群山和碧绿的湖水交相辉映,窗外,鸟儿在欢快地鸣叫。</p>

    “今天天气很好,起床吧,待会到楼下吃早饭。”我说着出了秋桐卧室,下楼。</p>

    洗刷完毕后,我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很多吃的。</p>

    老秦说这里没人住,却似乎随时准备有人住的样子,什么都不缺。</p>

    我在厨房忙乎了一会儿,熬了一锅小米粥,又做了几个荷包蛋,然后摆放在餐厅的桌子。</p>

    刚摆弄好,秋桐梳妆好下楼来了,穿了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头发挽起了一个发髻,精神很好。</p>

    “吃饭——”我坐在饭桌前看着秋桐。</p>

    “咦——是你做的啊!”秋桐笑了。</p>

    “不是我还能是谁呢?”</p>

    秋桐坐在我对面,看着我:“你可真行,还会做早饭!”</p>

    “你少寒碜我了,我总不能连早饭都不会做吧。”我边说边给秋桐盛了一碗稀饭放到她面前:“胃里一定不舒服,喝点稀饭,暖暖胃。”</p>

    “谢谢。”秋桐有些受宠若惊地说:“真不好意思,让你给我盛饭。”</p>

    “伺候领导嘛,应该的!”我忍不住笑了下。</p>

    “嗨——你终于笑了。”秋桐看着我笑。</p>

    “以后,不许自己喝那么多酒。”我又绷起脸。</p>

    “嗯。”秋桐乖乖地点头,低头吃饭。</p>

    我也吃饭。</p>

    此刻,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这样的地方和秋桐两个人单独一起吃饭,很有一种家的感觉。</p>

    我又感到很不安,想起了海珠。</p>

    要是海珠知道秋桐也和我一起到宁州了,还一起住在一个别墅里,还一起吃早饭,不知会作何想法。</p>

    吃过早饭,秋桐忙着收拾饭桌,打扫卫生,我坐到客厅的沙发,点了一颗烟,默默地抽起来,想着今天的安排。</p>

    秋桐忙完,来到客厅,坐到我对面,看着我:“今天怎么安排?”</p>

    我看了一眼秋桐:“待会儿我带你出去玩。”</p>

    “真的玩?你真的没别的安排?”秋桐看着我。</p>

    “我骗你干嘛?”我说:“有老秦在,我来宁州其实是走形式,老秦什么事办不了?还用得着我吗?”</p>

    秋桐盯住我的眼睛,带着半信半疑的神情。</p>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说。</p>

    “不干嘛,在琢磨你话的真假!”秋桐说。</p>

    “行,你琢磨吧。”我说:“等我吸完这颗烟,我们出去游东钱湖。先爬山,再划船。”</p>

    秋桐又看了我一会儿,点点头:“好吧,那我信了你了。我先去换双平底鞋。”</p>

    秋桐接着楼,我站起来走到别墅门外,敏锐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才回到客厅。</p>

    一会儿,秋桐下来,我们一起出了别墅,溜达着向附近的一座山而去。</p>

    美丽的东钱湖,山水一色,湖光潋滟,山水天一色,分外迷人。</p>

    我和秋桐沿着湖边的小路走了一会儿,直接山,山不高,也不陡,竹林很密,我们走在竹林里的山间小道,周围游人很少。</p>

    “你经常做噩梦吗?”边走,我边问秋桐。</p>

    “不,只是偶尔。昨晚,我被你说的话吓着了。”秋桐说。</p>

    “记住,秋桐,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喝酒。一个人喝酒,很容易醉。”我说。</p>

    “嗯,昨晚,我没想到干红酒那么大的后劲,喝了一会儿,我迷糊了,脑子里有一阵几乎是空白,断片子了。”秋桐说:“易克,你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经常独自喝闷酒?”</p>

    “有时候也有的。”我说:“只不过,我很少做噩梦。”</p>

    “昨晚,我一开始做的是噩梦,差点把我紧张死。可是,后来。后来却又做的是……”秋桐又打住了。</p>

    “是什么?”我扭头看了下秋桐:“是春梦?”</p>

    “你——去你的——”秋桐的脸唰红了。</p>

    我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孩子一定是“梦见”自己和客客在一起了,还“梦见”自己躺在客客温暖的怀抱里。</p>

    我笑了下,没说话。</p>

    “其实这梦真怪。”一会儿,秋桐又说:“我还似乎梦里看到你。”</p>

    “看到我什么?你说呀!”我说。</p>

    “看到你没穿衣服站在我面前呢。”秋桐吭哧吭哧地说,脸色绯红。</p>

    “怎么会?昨晚我的确是站在你面前过,但是我是穿着衣服的啊,当时你还迷迷糊糊的,还在梦境里,你可真厉害,用眼睛把我的衣服给扒了。”我用调侃的语气说。</p>

    “去你的——胡说什么!”秋桐的语气有些羞愧,顿了顿:“那么,你来之后,我什么样子了?后来又怎么样了?”</p>

    我想了下:“我来后,打开灯,看到你满头大汗,知道你做噩梦了,但是你并没有完全醒,似乎在梦游一般坐了起来。我于是让你躺好,然后给你盖好毛巾被,你慢慢又睡了。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你床边,慢慢地我也打了瞌睡。后来听到你醒了。”</p>

    “哦,是这样。”秋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安:“唉,我怎么会这样呢。”</p>

    “没什么,谁没做过噩梦啊。”我安慰秋桐:“其实也怪我,昨晚不该在临睡觉前和你说那些。”</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接听,是海珠。</p>

    “哥,起床了没?”海珠的声音。</p>

    “饭都吃过了,你说起了没有!”</p>

    “海珠笑起来:“在干吗呢?”</p>

    “在爬山呢。”</p>

    “爬山?你不是——”海珠的声音有些疑惑。</p>

    “还没去,下午去。”我看了下正看着我的秋桐,对着电话说。</p>

    “自己一个人爬山的?”海珠说。</p>

    “是啊,自己一个人爬山的!”我说。</p>

    这时,我看到秋桐眼里闪过极度的不安,脸露出不自然的表情,转过身去看着山下。</p>

    “嗯,爬山好,锻炼身体,我已经在公司了,要开始忙了。”海珠说。</p>

    “好的,阿珠,你忙吧!”</p>

    “好的,哥哥再见,来,哥,亲我一个。”海珠说。</p>

    我看了下秋桐,对着话筒“啵——”了一下。</p>

    “吻你,亲爱的,嗯哪,啵——”海珠的声音很欢快。</p>

    挂了电话,我的心里也微微感到不安。</p>

    秋桐转过身看着我,笑了下:“海珠打来的。”</p>

    “嗯。”</p>

    “海珠不知道我来的事情,我没告诉她。”秋桐说。</p>

    “我知道,这事,没法告诉她。”</p>

    “我们一起来这里,瞒着海珠,我总觉得,不大对……”秋桐断断续续地说着,脸带着矛盾的表情。</p>

    “这事是没法和她说的,总不能让她知道黑道的事情吧?那她会吓死。”我看着秋桐:“不要想多了,想多了,会很累,走吧,到山顶去——”</p>

    秋桐没有再说话,默默地山。</p>

    越往坡度越大,山道越窄,还有些湿滑,我走在后面,让秋桐在前面走,防止她滑下来。</p>

    快要到山顶的时候,突然秋桐发出“哎哟——”一声惊叫,脚下一滑,身体接着往后倒下来——</p>

    我在后面不假思索张开双臂,正好,秋桐一下子跌倒在我的怀里。</p>

    此时不是昨晚,我立刻有了反应,浑身发热。</p>

    “啊——”秋桐发出娇羞的一声叫唤,带着无的娇羞和惊惶。</p>

    我的大脑一阵发胀一阵空白,不由一把抱紧抱起了秋桐。</p>

    “不要,放开我,不要……”秋桐开始用手臂推我,脸色通红,带着极度的惊慌。</p>

    看着秋桐的神色,听着秋桐的声音,我的心猛地一颤,大脑突然清醒过来,突然想起了海珠,想起了李顺,想起了秋桐苦难的受尽欺凌的童年。</p>

    我顿时感到了无的羞愧,忙放下秋桐,让她站稳站好。</p>

    秋桐忙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裙子,满脸羞红。</p>

    “你——”秋桐没有看我,整理完裙子,背对我,声音有些颤抖。</p>

    “我——”我无地自容,我分明感觉到自己刚才是在欺负侮辱秋桐,我觉得自己真不是人!</p>

    我不由举起手掌,照着自己的脸颊狠狠是一巴掌:“啪——”声音又响又脆。</p>

    秋桐闻声转身,惶然看着我,显得有些惊魂未定。</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