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61章 今晚飞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靠,易克,你他妈真会装逼,我们不是什么好人,你以为你是好人了?你他妈和我们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我们面前,你装什么逼?”金刚老二毫不客气地说。</p>

    “我以为老二所言极是!”金刚老大笑呵呵地说。</p>

    “既然你们这么认为,那我也不辩解了。”我笑着:“但是,我刚才说谢绝老大去敬酒的原因,确实是心里话。”</p>

    金刚老大点点头:“那好,那我成全你,不去敬酒了。哎——易克,你可真有福气,身边总是美女相伴,今天和你一起的是三个女人,两个是超级大美女,第三个,没看清,不知是不是美女?”</p>

    “当然也是!”我说。</p>

    “你小子艳福不浅喔。”金刚老四说了句,带着嫉妒。</p>

    “一般了,来,喝酒——”我又举起酒杯:“喝完这杯酒,老子我回去了,今天这桌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点。今天我们算是暂时和平一回,以后再见了面,说不定还要你死我活地继续厮杀,难得的和平啊,来,享受一下吧。”</p>

    “呵呵,这话说的实在,今天老子们看在你请客的面子,给你留个脸,下次再见了面,爷四个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了。”</p>

    “行,理解,来,四个乖孙子,喝酒,干了!”我满面笑容。</p>

    “好,干,既然孙子这么尊敬我们四个爷,那我们赏脸干了!”四大金刚嘴毫不示弱。</p>

    喝完酒,我站起来,拿起酒杯,冲他们招呼一声:“乖孙子,好好吃吧喝吧。吃完走吧,爷爷给你么结账。”</p>

    说完,我关门,径直回去。</p>

    看四大金刚刚才讲话的内容和神态,似乎他们没有发觉小亲茹。</p>

    我心里似乎愈发安稳了一些。</p>

    我先和服务台打了个招呼,然后回来坐下,菜来了,大家边吃边聊天。</p>

    四大金刚似乎有事,吃喝地很快,我们刚吃了不到一半,看到他们已经吃完出了房间,看都不看我们,急匆匆走了。</p>

    看到他们离去,我的心里安稳了,看看小亲茹,也宽心了,大吃起来。</p>

    一会儿,我借口卫生间,到了收款台,把四大金刚吃饭的钱结了。</p>

    接着,我回来,继续吃饭。</p>

    海珠举起手里的水杯,看着我:“哥,来,今晚你要远行,我以茶代酒,我给你敬一杯,祝你一路平安。”</p>

    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p>

    “怎么?你要远行?去哪里?怎么去?”海峰和秋桐一起看着我。</p>

    “去宁州,今晚的飞机。”我含混地说了一声。</p>

    “去宁州?”海峰和秋桐又不约而同说了一句,秋桐突然身体打了个颤,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p>

    海峰看了一眼秋桐,接着看着我:“你去宁州干嘛?”</p>

    “有事呗。”我说。</p>

    “什么事?说!”海峰的目光紧盯着我。</p>

    我正捉摸着着如何说,海珠先说了:“哥一个朋友的亲人过世了,哥要回去看看呢。”</p>

    “朋友的亲人去世了?”海峰看着我:“哪个朋友啊?”</p>

    我和海峰是死党,我在宁州有哪些朋友,海峰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p>

    海峰这么一问,我有些紧张了,遮遮掩掩地说:“别问了,你不知道!”</p>

    这时,我看到秋桐的身体又是猛地一颤,脸露出惊惧的神色,接着,低头吃东西,不看我了。</p>

    在秋桐的意识里,我是云南腾冲人,在宁州除了李顺的那些部下,哪里会有别的朋友呢。所以,我明白,海珠这么一说,她立马会预感到什么。这也是她的身体颤抖和脸露出惊惧之色的原因。</p>

    海峰又瞥了秋桐一眼,接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不说话了。</p>

    海珠没有觉察到海峰和秋桐神色的异样,接着对我说:“哥,你机票买好了吗?几点的。”</p>

    “买好了,晚7点的。”我木然吃着饭,随口说了一句。</p>

    “那我去送你。”海珠说。</p>

    “不用,我自己开车去机场,谁都不用送!”我说。</p>

    “那你开车去机场小心点,到了宁州记得给我发个短信。”海珠说。</p>

    “嗯,好的!”我心不在焉地答应着。</p>

    秋桐没有再说话,自顾吃饭。</p>

    吃过饭,海珠和小亲茹回公司,秋桐开车也回公司,海峰主动让我他的车。</p>

    了他的车,海峰一言不发,开车直奔海边,这里离老李钓鱼的地方不远。</p>

    海峰将车停在一处悬崖边,接着说:“下来——”</p>

    我下了车,海峰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p>

    走到一处地势平坦的岩石,海峰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我,神色严峻:“告诉我,宁州哪个朋友的亲人去世了?”</p>

    “你不认识!”我有些心虚,胡乱看着四周,周围没有人,远处的一处岩石,有个人影坐在那里,不知是不是老李又来这里钓鱼了。</p>

    “放狗屁,我不认识?你说,你在宁州的哪个同学哪个朋友我不认识?你说?”海峰的声音里带着气:“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宁州到底是干嘛的?到底是谁死了?”</p>

    我不说话。</p>

    我现在既不想欺骗海峰,也不想说实话,当然,我知道,我既然说了是一个朋友的亲人去世,瞒不过海峰,我们俩是铁哥们,互相彼此的朋友,没有不认识的。</p>

    我只有保持沉默。</p>

    “秋桐的未婚夫是混黑道的,叫李顺,是不是?”一会儿,海峰突然问我。</p>

    我知道,这是瞒不住海峰的,他从海珠和云朵甚至从以前的冬儿那里都会知道。</p>

    我点了点头。</p>

    “那个李顺在宁州开赌场、放高利贷、搞特殊服务业,是不是?”海峰又说。</p>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p>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要问,反正我是知道!”海峰又说:“还有,你跟李顺走的很近,你是他的手下,你跟着他混黑道,还是他的骨干分子,是不是?”</p>

    我惊疑地看着海峰:“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p>

    看着我的神态,海峰缓缓点了点头:“看来,这是真的了。刚听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以为有人在别有用心陷害你,看来,的确是真的了。一定是宁州的黑道死人了,你要去参与处理,是不是?”</p>

    我此时突然意识到是谁告诉海峰的了,看着海峰:“你是听冬儿说的吧?”</p>

    “是又怎么样?一开始我根本不信,我认定是她是出于女人的妒忌心理,想在我面前败坏你的名声,想让我借此干涉你和海珠的事情,拆散你们俩,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是,今天,我看你的所有表现,看秋桐吃饭时候的表现,我猜到了,我突然明白了,这是真的!是真的!你给我说,是不是?”</p>

    我心里一阵发冷,果然是冬儿干的,是冬儿从背后传递信息给了海峰,告诉我在跟着李顺混黑道!</p>

    冬儿为什么这么干?显然是出于女人的小肚鸡肠,她想借海峰的手把我和海珠拆开,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甭想得到,女人的惯常心理!</p>

    我的心一阵阵冰冷,冬儿自己得不到的幸福,也不允许别人得到,她好狠!</p>

    “这事我刚听说不久,我刚听说的时候,根本不信,嗤鼻一笑,我知道她告诉我这事的真实目的,所以,我装作自己不知道这事,压在心里谁都没说,我绝对不相信你会走黑道,也绝对不想让她的阴谋得逞,我绝对要保障我妹妹的幸福。”海峰的声音提起来有些悲凉:“可是,我没有想到,我最不愿意看到听到的事情发生了,你竟然,你竟然真的进入了黑道,你竟然成了黑社会分子。”</p>

    “海峰。”我的心里充满了愧疚,一时不知说什么好。</p>

    “告诉我,你跟着李顺混黑道多久了?”海峰瞪眼看着我。</p>

    “9个多月了。”我说。</p>

    “这么久,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海珠也不知道。你的隐瞒工作做得很好啊,你这个骗子,我和海珠都以为你是在做正当职业,在努力为理想而二次奋斗崛起,可是,没想到,你。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你竟然混入了黑道,成了黑社会分子,还是黑社会骨干分子。”</p>

    海峰突然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恶狠狠地看着我:“王八蛋,骗子——你混黑社会,你怎么对得住你的父母,你怎么对得住我这个最信任你的朋友,你怎么对得住我妹妹,我妹妹那么爱你,那么爱你。把自己的终身都托付给你,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你的父母家人考虑,为自己的女人考虑,为自己的后代考虑。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你——”</p>

    海峰的声音颤抖着,怒不可遏,突然挥起拳头,狠狠地冲我的脸打过来——</p>

    我没有躲避,海峰的拳头正我的鼻子部位,鲜血立刻迸发流了出来。</p>

    “混蛋,王八蛋——”海峰并没有停止打我,一拳一拳狠,边打我,边狠狠地骂着,声音里带着悲愤,还有哭腔。</p>

    我一动不动,任凭海峰疯狂地拳头雨点般落到我的脸,我的身。</p>

    终于,海峰打累了,松开我,颓然蹲在地,突然低头哭了起来:“狗日的易克——混账王八蛋。你竟然去混黑道。我最好的兄弟,竟然是一个黑社会分子,我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我把我最亲最疼的妹妹托付给一个黑社会分子。我怎么对得起海珠,怎么向我的父母交代。”</p>

    海峰哭得十分伤心,声音里带着巨大的悲愤和失望。</p>

    我没有擦脸的血,缓缓坐在海峰身边:“海峰,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不该瞒着海珠。我不是人,我欺骗了大家。我对不住所有爱我的人。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没办法。”</p>

    说着,我的眼泪也不由自主流了出来,这眼泪,带着对父母的无愧疚,带着对海峰和海珠的无歉疚,带着对现实的无憋屈和无奈。</p>

    两个大男人在无人的海边流泪,幸亏没人看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