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55章 我去调查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没有动:“不行,我说了,你不能走,你不能去宁州!”</p>

    “混蛋——”李顺抬脚对着我身体是狠狠地一踹,我一运气,身体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李顺恼了,倏地拔出手枪,抵住我的脑门,吼道:“挡我者死——”</p>

    “如果你打不死我,你出不了这个门!”我平静地说。</p>

    “你——混账王八蛋——”李顺一时无计可施,冲我狠狠骂起来。</p>

    我说:“李老板,不要冲动,你先坐下,听我说完我的话,我说完了,你要是想走,我不拦你,不但不拦你,我还亲自送你去机场。”</p>

    李顺一屁股坐在床边,将手里的包往地一扔,瞪着我:“有屁快放!”</p>

    我过去,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李顺对面,递给李顺一支烟,又帮他点着,然后说:“我理解你要去宁州的想法,你想给二子和小五报仇,这一点,你讲义气,我赞赏你。可是,你现在如此冲动,你有没有想过,去了宁州,你怎么报仇?你能挑地过警方的力量?去了宁州,你的处境会如何?你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二子和小五?试想,假如你突然永远消失了,那个人会不会觉得自己更加安全?</p>

    当初你能安全离开宁州,已经是万幸,或许那时候那人还没有觉得到采取措施让你消失的程度,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那人说不定早已经后悔了,假如此时你突然又到了宁州,还要找那人去索命,你想想,你的结果会如何?</p>

    还有,你去了宁州,假如我们刚才的推理要是不正确,你不但将自己暴露了,还无法挽回二子和小五的生命,二子和小五要是得知他们的死没有换回你的安全,那么,是不是会死不瞑目?”</p>

    李顺看着我:“你说,该怎么办?”</p>

    “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镇静冷静。”我说:“我们现在推理出二子和小五的死因,那么,会不会有人也已经意识到你会如此推理,会出于冲动和义气来宁州,那么,或许,有人会在宁州布下一张天罗地,等你自投罗,或许,你刚下飞机,会被。或许,即使你不到宁州,宁州的人会到星海来找你。</p>

    一旦找到你,会让你从此消失地无影无踪,以绝后患。这样,你不但报不了二子和小五的仇,还会把自己毫无价值地搭进去,甚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说,假如是这样,你去宁州有什么意义?”</p>

    李顺阴冷的目光看着我:“照你这么说,我这两个兄弟白死了?他们活该要为我李顺去死?”</p>

    “当然不是,我说了,刚才我们的推理只能是推理,我们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刚才的推理,虽然推理的可能性十分之大。”我说:“目前,最需要的是要查明二子和小五的真正死因,摸清宁州警方的真正意图,弄清楚他们内部的形势,才能做下一步打算。现在二子和小五已经死了,你如此冲动,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白白搭自己的一条命。记住,老板,冲动是魔鬼。在这种情况下,最需要的是冷静,要冷静再冷静。”</p>

    “相隔千里,鞭长莫及,我怎么去调查二子和小五的死因,现在宁州剩下老秦自己在主持工作,他是我在宁州的全权代表,不能再轻举妄动,宁州的家业还得他全面打理,你说,还有谁能去调查?”李顺神情沮丧地说。</p>

    我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李顺:“我去——”</p>

    “你去?”李顺看着我。</p>

    “是的——”我点了点头。</p>

    “可是你去的话——”</p>

    “怎么?你不信任我?”</p>

    “那倒不是。”李顺说:“你去我当然放心。只是,秋桐这边。明天你不是要班?你怎么给秋桐请假?”</p>

    “明天周五,后天双休日,我明天晚下班后坐飞机去宁州,周一前赶回来,不耽误班!”我说。</p>

    李顺点点头:“嗯。也只能如此了。你去,实在是最好不过。可是,你去了,怎么行动?”</p>

    “我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见机行事吧。”我说。</p>

    “你此行的任务是和老秦一起打探清楚二子和小五的真正死因,摸清宁州警方那狗日的老大的真正意图,同时,看看宁州的天气。”李顺说:“我会安排老秦配合你所有的行动。到了宁州,你是我的全权特使,有权安排调动一切。我赋予你这个大权。”</p>

    我说:“宁州警方那老大。看来,你们的蜜月期已经过了。”</p>

    “操,麻痹的,都是建立在经济基础的互相利用关系,这个表子养的从我手里可是发了大财,现在看到风声不对,这狗日的先自保了,为了自保,他什么事都会干出来的。还谈什么狗屁蜜月。什么本家大哥,都是狗屁,都是用钱来系着的,没事的时候一个娘的还亲,出了事,各为自己,谁管谁死活啊?</p>

    他的事情,老子知道的太多,他很清楚,能让他完蛋的,只有我,所以,他要么力保我不出事,要么让我消失,这对于他,是仅有的两个选择,当然,我也想了,换了我是他,让我彻底消失地无影无踪,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李顺说。</p>

    “所以,你要好好安安稳稳地在这里住着。这里是个世外桃源,安全是百分之百地有保证,只要你不离开这里,保证不会出事。”我说。</p>

    “那我一辈子憋在这桃花源里做那个什么陶渊明了?”李顺说。</p>

    “看情况。等风声过了,没事了,你爱到哪里到哪里!”我说。</p>

    “操——我看着风声是过不去了,算是过去了,我出来还得和白老三一伙恶斗,老子宁州不能呆了,得回星海,打回老家来,要想在星海重新建立根据地,得先拼死白老三。”李顺嘟哝着。</p>

    我说:“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不要想那么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不错,但是,过好每一个明天同样很重要。”</p>

    李顺叹了口气,接着从抽屉里摸出一张纸,在纸写了几行字,然后递给我:“到了宁州,你按照这个地址和号码联系这个人,这个人,或许能帮助你什么。”</p>

    我接过纸条,看了下:“这人是什么身份?”</p>

    “宁州警方老大的贴身干将,平时和我关系不错,我给了他不少钱,他经常会给我偷偷透漏一下那老大的内部消息,当然是背着那老大的。这个人,最大的爱好是喜欢钱。还有,是喜欢女人和酒,以及溜,当然,他溜的事情,只有我知道。</p>

    表面看他很忠于那老大,但是,只要给他足够的利益,让他溜足够的冰,他还是会忘乎所以的。你到时候如果有必要,不妨联系一下他。注意,这个人不是我的人,虽然他会给我说些东西,但是,归根结底,他还是跟着那老大混的。和他讲话要注意分寸,不要过早暴露你的意图。”</p>

    我将纸条装好:“好的,我明白了!”</p>

    我站起来要告辞,李顺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神情有些感慨:“唉。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兄弟。”</p>

    我一时无语,我觉得自己已经深陷泥潭不可自拔了。</p>

    “到了宁州,你把这个交给老秦,让他安排人想办法打到二子和小五家人的卡。”李顺神情黯淡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这里面是600万,一家一半,算是我给二子和小五的抚恤金吧,算是这两个兄弟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一点心意吧。二子和小五家都在农村,家里人一直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干的这些事,都以为他们在跟着我李老板做大生意。”</p>

    我接过银行卡。</p>

    “唉——人死而不能复生了。”李顺长叹一声:“我突然发觉,钱有时候还真不是万能的,再多的钱,也换不回我这两个兄弟的命了。钱啊钱,他妈的,关键时候怎么不管用了呢。要是能让二子和小五不死,别说600万,是6000万,我也在所不惜。”</p>

    我相信李顺这话不是装逼,他是真心的。</p>

    “很多时候,钱的确不是万能的!”我说。</p>

    李顺看了我半晌:“去吧。我突然觉得好累。”</p>

    我看着李顺,突然觉得李顺很可怜很可悲,很孤独很寂寞。</p>

    蓦然,我又觉得,自己不同样是可怜可悲的吗?</p>

    我辞别李顺,开车往回走,黑暗笼罩着大地,我在黑夜里独行。</p>

    接连几天,已经有7个人丧命了,李顺和白老三之间的血拼还没有正面交锋,已经开始分别接连损失大将。</p>

    而我,不知不觉已经深深陷入了这黑社会厮杀的泥潭,想脱身也不可能了。</p>

    我心里突然质问自己,今晚我为什么要制止李顺去宁州?为什么我要亲自去宁州为李顺打探消息?我这么做,岂不是在包庇罪犯,岂不是在为虎作伥,岂不是在纵容犯罪吗?</p>

    李顺今晚自己要去送死,我为什么要阻拦他?他作恶多端,真的死了,秋桐岂不是解脱了?岂不是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和幸福了吗?</p>

    我不是一直希望秋桐能摆脱那残忍地报恩吗?不是一直希望秋桐能有阵阵的开心和快乐吗?现在不正是极好的机会,我为什么却又强行阻拦了李顺,而且自己还要去为李顺卖命呢?</p>

    想着秋桐,我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矛盾,阵阵罪恶感在心里涌起,阵阵难言的纠结在心里泛滥。</p>

    我不由又想起了天真无邪的小雪,想起了头发斑白的老李。</p>

    一个是李顺的女儿,一个是李顺的父亲,对于李顺,小雪可以说是他生命的全部,而对于老李,作为一个父亲,李顺是他唯一的儿子,难道不也是他生命的重要一个组成部分吗?</p>

    此刻,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纵容黑恶势力还是在成人之美。</p>

    只是,我心里明白,我逐渐成了李顺的帮凶,我的罪责是无法洗清的了。</p>

    想起千里之外的老父老母,想起爸爸对我的殷切叮咛,想起妈妈对我的关切疼爱,我的心里涌起巨大的负疚感。</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