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54章 行尸走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看了我半天,突然悲怆地笑起来:“其实,你知道不,易克,我的身体还活着,但是,我的灵魂早死了。我现在,是一具行尸走肉。”</p>

    “只要**还在,灵魂可以复活。**是灵魂的基础。”我说。</p>

    “你太幼稚了。”李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p>

    正在这时,李顺的手机响了,李顺放下酒杯,拿起电话接听:“喂——是我,说——”李顺无精打采地的样子。</p>

    我边抽烟边看着李顺接电话。</p>

    突然,李顺的脸色骤然大变,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p>

    看着李顺突变的神色,我的心跳不由倏地加剧。</p>

    我两眼紧盯着正在打电话的李顺。</p>

    李顺的声音尖利和颤抖着:“什么?老秦,你再说一遍?谁死了?”</p>

    我的心咯噔一下,我靠,星海刚死了5个人,宁州又死人了?谁死了?</p>

    我和李顺同问。</p>

    李顺的脸色惨白地基础,又成了死灰,拿着电话,半天不响,一会儿说:“好了,老秦,我知道了。”</p>

    李顺失魂落魄地放下电话,目光发直。</p>

    我看着李顺不做声,猜测着李顺和老秦打电话的内容。</p>

    接着,李顺突然低下头,双手捂住脸,身体剧烈颤抖着。</p>

    李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身体不停地颤抖,但是,我感觉地出,他在无声地痛哭。</p>

    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不是在演戏,不是在装逼,他心里是真的痛苦和难过。</p>

    我此时突然明白了电话里的内容,我的心一竦,我知道是谁死了。</p>

    半晌,李顺抬起头,两眼发红,声音嘶哑:“二子和小五自杀了。”</p>

    “什么时候在那里自杀的?”虽然我已经有所感觉,已经猜测到这一点,但是从李顺口里闻听,我还是感到很震动。</p>

    “今天下午在宁州警方的关押地。”李顺说:“老秦说,警方的说法是他们畏罪自杀。尸体都没见到,直接给送到火化场火化了。我自己的兄弟,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我主动进去,临死我却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p>

    李顺的声音无悲恸。</p>

    我心里也觉得很失落,两个活生生的人转眼成了一把灰,生命消逝地如此惨淡和容易。</p>

    想起和他们认识到交往的点点滴滴,我心里突然有些难过,虽然他们也是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我却突然觉得这是两个十分有江湖义气的人,为了兄弟之情可以冒死,为了保护李顺放弃可以逃生的机会,自投罗进了局子,最后却落地个如此下场。</p>

    他们是属于江湖人,真正的江湖人,虽然违反了法律和法规,却恪守着江湖义气,这一点,五只虎和他俩,没有可性。</p>

    李顺狂饮一杯酒,狠狠地抽着烟,血红的眼睛泪花点点,哽咽着说:“他们俩一定是在里面实在受不了酷刑的折磨,却又不愿意出卖我。于是,他们选择了自杀。”</p>

    李顺痛苦地闭了眼睛。</p>

    听着李顺的话,我的脑子有些冷静下来,琢磨着李顺的话,看着李顺悲伤的表情,说:“李老板,你此刻是被悲伤蒙蔽了双眼,你的分析不对。”</p>

    李顺睁开眼睛看着我。</p>

    我说:“我认为,他俩绝对不会选择自杀。”</p>

    “怎么说?”李顺看着我。</p>

    “二子和小五是两个铁骨铮铮的硬汉,虽然年龄不大,但是,骨子里是很硬的,他俩既然敢放弃逃生的机会,选择进去,自然是有思想准备的,这是两个跟随你从江湖的血雨腥风打杀出来的兄弟,他们的性格如何,你我了解。”我说:“他俩既然决定进去将全部责任包揽,将你开脱出来,一定不会自杀,那些酷刑是摧垮不了他们的,他们犯的不是死罪,他们没有自杀的理由。”</p>

    “你是说。”李顺看着我:“既然不是自杀,那么,他们是被人弄死的?有人弄死了他们?”</p>

    “有很大这种可能。”我说:“不妨这样分析,此次宁州事件,也是打砸香格里拉酒店的事件,惊动了面的领导,高层派人来督查此案,宁州警方开始采取拖延敷衍的战术,后来看到不能过关,开始对二子和小五采取行动。</p>

    但是,有人专门提前通知他俩逃走,这说明,此次行动是迫不得已采取的,并非宁州警方所愿,而是被面督查的人压地不行了,才采取这一行动,虽然采取行动,却又不愿意让他俩落,于是给他们透风报信。但是,没想到二子和小五为了不牵扯到你,甘愿束手擒,没有走。这一定出乎宁州警方某些人的意料,也会让那人感到很恼火。</p>

    二子和小五进去后,当然是全部招供,但是,只会承认打砸香格里拉酒店的事情凡事牵扯到你的,绝对不会吐一个字,那么,对于承担着要深究后台指示的面督查之人来说,当然是不满意的。</p>

    于是,督查大员会亲自参与对二子和小五的审讯,既然二子和小五死不开口说出后台,那么,会动刑,动刑轻了,还是不开口,那么,会来酷刑。这时,或许有人会担心二子和小五受不了酷刑的折磨,开**代后台,一旦二子和小五要是开**代了后台,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很可能会牵扯出他来。他深知,要想保住他自己,必须保住你,要想保住你,必须不能让二子和小五开口。</p>

    于是,为了以防万一,为了没有后顾之忧,很可能会有人在二子和小五被酷刑折磨地奄奄一息的时候,对这两个人偷偷暗地动了手脚,结束了他们的生命。</p>

    然后,会对其他人说他俩是被刑讯致死的,刑讯致死,对于警方来说不是小事,是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的,特别是面来的督查那人,他要是亲自主持审讯,亲自主持用刑,更是难辞其咎,他不会知道有人对这两个人动了手脚,会以为真的是刑讯过重,造成了死亡,一定会慌了。</p>

    这时,会有人和他内部密谋,既然大家都想开脱出来,都不想承担刑讯打死人的责任,都不想挨处理,那么,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制造二人自杀的假象。这样,一来可以说二人是畏罪自杀,二来顶多承担看守不严的责任,挨个不疼不痒的处分,从而大家都蒙混过关。</p>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来是有人可以安心放心,不会担心事情扩大,不会担心因为追查后台而导致自己暴露;同时,面来督查的人,会以为自己真的是刑讯过重导致了二人的死亡,心里必定惴惴不安,也不想继续追究下去,怕把自己刑讯致死人命的事情暴露出来,从而会顺水推舟,借口当事人自杀,而顺利结案。对他们来说,可谓皆大欢喜,只是,二子和小五枉送了两条生命。”</p>

    我说完,吸了一口烟,看着李顺。</p>

    李顺沉思了半晌,看着我,点点头:“你分析地十分有道理,这种可能性很大。按照你的分析,如此说来,二子和小五不是自杀的,是被人暗地里弄死了,那个杀人灭口的人,既想堵住二子和小五的口,从而保护自己的安全,又想达到让面来督查办案的人放弃继续追查胆量和勇气的目的,于是对二子和小五下了黑手。既如此,如果这个假设成立,杀死二子和小五的人,必定是他,一定是他指使人杀死了我的兄弟。”</p>

    我知道,李顺说的他是宁州警方的老大。</p>

    “当然,我刚才的分析,只是一种假设,也未必一定是!”我说。</p>

    李顺思索了半天,说:“虽然是假设,但是,几乎是百分之百,除此之外,绝无其他可能,公安用刑,我了解,他们会让你生不如死,但是,不会将你弄死,除非二子和小五有别的身体不适引发死亡,但是,这两个人身体结实地像一头牛,从来没有任何毛病,酷刑是打不死他们的。</p>

    同时,人刚死,还没通知家属,匆匆火化,这严重不合规矩,是违反程序的,这只能说明他们心虚,做贼心虚,给予掩盖罪证。还有,刚才你的话唤醒了我,二子和小五我了解,他俩绝对是不会自杀的。他们跟着我多年,我了解他们。”</p>

    接着,李顺的目光透出恶狠狠的杀气,面部肌肉猛地抽搐了几下,表情变得狰狞可怕:“狗日的,你杀了我的兄弟,够狠的,马尔戈壁,老子要你用命来抵偿。老子非废了你不可。”</p>

    我看着李顺,吸了两口烟,没有说话。</p>

    接着,李顺突然站起来。</p>

    “你要干嘛?”我说。</p>

    “跟我楼。”李顺说着抬脚往楼房间走。</p>

    我跟着李顺进了房间,李顺立马开始收拾东西,边说:“晚10点50还有最后一班飞往宁州的飞机,现在去机场还来得及。我今晚要去宁州,你马送我去机场,老子要到宁州去找那狗日的,要他偿还我兄弟的命。”</p>

    我一听,伸手阻拦住了李顺。</p>

    “你干嘛?”李顺血红的眼睛瞪着我。</p>

    “你不能走,你必须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我说。</p>

    “滚开,松手!”李顺看着我。</p>

    “你必须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能去!”我又说,紧紧握住李顺的手腕。</p>

    “兔崽子,你给我松开手,听见没有?”李顺低吼道。</p>

    我松开手,李顺三下两下收拾完了东西,接着要出门。我</p>

    站在门口,用身体挡住出口。</p>

    “滚开——给老子让路!”李顺咆哮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