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53章 这钱来的不正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分手时,老李和我握手:“小易,我只要是单位里没什么应酬,平时下午都会在这里钓鱼。 ”</p>

    看着老李期待的眼神,我明白老李这话的意思,钓完别人又被人钓的老李现在开始钓我这条鱼了,不过好像没什么不良意图,顶多是想让我没事来这里陪他聊天解闷。</p>

    我点头笑笑,没有说话,和老李告辞。</p>

    辞别老李,我开车走在滨海大道,突然想起了小李,隐居在海边渔村的我的大佬李顺。</p>

    我决定去看看他。</p>

    我先到超市去买了两条大华,然后开车直奔金石滩的海边渔村,到了之后,直接去了那渔家。</p>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晚霞映衬在海面,给渔村罩了一层金黄,在蔚蓝大海和黛色群山的映衬下,小渔村显得格外美丽动人。</p>

    李顺正坐在院子里的竹椅和房东大哥聊天,见我来了,很高兴,接过我手里的烟,让我坐下。</p>

    房东大嫂给我端了茶水,李顺对大嫂说多做几个菜,要和我一起共进晚餐。</p>

    大哥大嫂去厨房忙乎,我和李顺坐在院子里抽烟喝茶聊天。</p>

    “今天下午,我见到你家叔叔了。”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p>

    “在哪里见到的?”李顺悠闲地晃动着二郎腿。</p>

    “海边,叔叔正在钓鱼!”我说。</p>

    “嗯,老爷子现在是闲职,屁权力没有,整天闷得发狂,以前那些人前马后拍马屁的都没了踪影,一个人寂寞呢,也只能靠钓鱼来打发时间了。”李顺说:“哎——人走茶凉呶,他都和你聊什么了?”</p>

    “没聊什么,是谈了些钓鱼的体会。”</p>

    “没问你现在干嘛的?”</p>

    “问了,我说在秋总那里做事的!”</p>

    “你没说跟着我干的事情吧?”</p>

    “根本没谈起你。”</p>

    “那好。”李顺顿了顿:“对了,秋桐和小雪最近怎么样?”</p>

    “一切都很好!”我说。</p>

    “提高警惕,不要疏忽大意!”李顺说。</p>

    “我明白!”</p>

    “白老三那边,有什么动静?”过了片刻,李顺又说。</p>

    “白老三那边……”我想了想,说:“白老三把剩下的四只虎废了!”</p>

    “哦。”李顺乐了,眼神一亮,看着我:“白老三真的把那四只虎废了?”</p>

    “是的!”</p>

    “好,很好,不用我动手,这狗日的开始自残了。”李顺笑起来:“为了什么?”</p>

    我说:“听说是因为钱的原因,五只虎弄了白老三不少钱,被白老三知道了,加四虎突然不见了,白老三怀疑五只虎要卷钱逃跑,于是动手了。”</p>

    “这么说,我倒是帮助白老三清理门户了,他该感谢我啊,该请我喝两杯啊。”李顺咧嘴大笑,接着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我说:“你让我住到这里来,离开棒棰岛宾馆,是不是和四只虎出事有关?”</p>

    我点了点头:“是。白老三在暗地打听你的下落,四虎那天被安排到棒棰岛宾馆打听消息。”</p>

    李顺想了想,点点头:“嗯,我明白了。你做得很好,警惕性很高。哎——你看,你自觉不自觉地开始关心我了,把我的安危和你自己绑在一起了,我们可真是好兄弟啊,生死患难与共。”</p>

    听了李顺这话,我的心里很郁闷,我不想让自己陷进去,却又不知不觉掉了进来。</p>

    “四只虎被废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李顺说。</p>

    “这样的事情,想打听很容易,白老三手下那么多人,能瞒得住吗?”我说。</p>

    “嗯。”李顺点了点头:“不是张小天告诉你的?”</p>

    “不是!”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李顺:“你现在和张小天还联系吗?”</p>

    “早不直接联系了,我都是安排二子小五和他联系,现在是老秦和他保持联系。”李顺突然狞笑了下:“这个兔崽子,是双料间谍呢,两边都吃。他自以为做得很巧妙,我其实早发觉了,只不过装作不知道而已。”</p>

    “哦。”</p>

    “我早验证过了,他给我传递的白老三的情报,要么是过时我早知道的,要么是假的,真正有价值的情报不多。”李顺说:“当然,我他妈的也不傻,我让他知道的事情,也都是实现筛选过的,真正机密的事,我是不会让他知道的。”</p>

    “不知道白老三对他和你保持联系的事情有没有发觉?”我说。</p>

    “这个不好说,按照白老三处置四只虎的秉性,他要是知道张小天在吃里扒外,要么会立刻剁了他,要么,或许,也会装作不知,将计计吧。”李顺说:“张小天自以为自己这样做,是渔翁得利,其实,他聪明过火了,他这是自掘坟墓。”</p>

    “算他是自己掘坟墓,也是被你逼的。”我说:“当初你要是不硬逼他,他会这么干?”</p>

    “我逼他?操,原来他最早是跟着谁干的?”李顺一瞪眼,说:“他妈的,他原来跟我干,吃我的喝我的,后来又觉得白老三这棵大树好,转而投奔白老三,他是这种贱人,立场不坚定,信仰不坚定,意志不坚定,不讲江湖义气,不讲良心道德,不讲忠诚道义,这样的人,是这样的贱命,注定的。”</p>

    听着李顺的话,我隐隐对张小天的最后结局有一种不好的感觉。</p>

    当然,我们大家所有人的结局如何,我都不带着什么乐观态度。因为我到现在都感觉不明晰,已经开始启动的这场风暴,到底有多大的规模,到底有多大的范围,到底要有多少人被卷入,到底会把我以及我周围那些人的命运带向何方。</p>

    我此时想的周围那些人,包括李顺、老秦、二子、小五、四哥,范围再大点是秋桐、海珠、小亲茹、海峰、云朵,甚至,还有冬儿。</p>

    至于老李和老李夫人,我没大想。我觉得他们似乎处于这场风暴之外,不沾边。</p>

    夜幕开始降临,在习习的秋风里,我和李顺在院子里吃饭,边喝酒,边随意交谈。</p>

    “五只虎也真是找死,竟然敢动白老三的钱,这狗日的嗜钱如命,动了他的钱,挖了他祖坟还严重。”李顺边吃边说。</p>

    “对了,没经你同意,我也动了你的钱!”我说。</p>

    “你?动了我的钱?什么意思?”李顺醉醺醺地看着我。</p>

    李顺喝酒不多,但是醉意很快来了。我知道,他的酒量不如以前了,这是因为长期的吸毒已经降低了他的体质,身体吸收酒精的功能下降了。</p>

    “我和海珠最近接手了一家旅游公司,海珠负责管理,我手里没钱,从你那次给我的50万里,动用了45万,先挪用了。”我说:“现在,加你次给我的100万,我手里还有105万,那45万,我赚回来之后,立刻填。”</p>

    李顺睁大眼看着我,半晌说:“易克,你是不是活腻了?”</p>

    我说:“没活腻!”</p>

    李顺“啪——”一拍桌子:“操——没活腻你给我装什么逼,你这是不是在耍我玩?敢耍我,你是不是活腻了?”</p>

    “没装逼,也没耍你!”我平静地说。</p>

    “没耍我你说什么鸟语?什么我的钱?我靠你大爷——”李顺生气地说:“我给你的钱,是你的,归你支配,你怎么花,和我有什么关系?那50万,是你自己的钱,是你应得的报酬,和我有什么关系?那100万,是给你的活动经费,自然也归你开支,我也不要你给我发票对账,由着你花,都统统归你,我早和你说过这话,今天你冒出这话来,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是不是在耍我?在你玩我?在寒碜我?我告诉你,凭你这话,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p>

    “我不要那报酬,那50万我从来没认为是我的,那100万,是活动经费,但是,我活动没花什么钱,自然也不需要动,没动,还是归你!”我心平气和地说。</p>

    “活动没花什么钱?”李顺说:“狗屁,没花钱,那我抽的这烟,吃的这海鲜,喝得这酒,住的这房间,都是哪里来的钱?”</p>

    “是那150万的利息,利息足够了!”我说。</p>

    “丫的——你倒是会算账。还利息。”李顺有些哭笑不得:“那不说这100万,但是,那50万,确确实实是你的,是你给我挽回损失赚取利益的报酬,是你必须得到的。这钱,你必须要。不要不行!”</p>

    “钱可以放在我这里,我替你保管,但是,所有权不归我,绝对不会归我!”我说。</p>

    “为什么不要?你说——”李顺歪着脑袋看我。</p>

    “因为这钱来得不正!”我利落地说。</p>

    李顺低声咆哮起来:“你敢说我给你的钱来路不正,你是嫌这钱脏,是不是?”</p>

    “是——”</p>

    “你——你这个混账——”李顺大骂起来。</p>

    我不做声,自顾喝酒。</p>

    骂了一会儿,李顺不做声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晃动着脑袋:“小子,干嘛不还口?”</p>

    “不想和你计较!”我放下酒杯,点燃一颗烟。</p>

    “你说你是不是在装逼,还有嫌钱脏的,不可思议!”李顺又喝了一杯,醉意更浓了。</p>

    “你可以认为我装逼,我反驳,反正这钱我是不会动的,挪用的45万,我很快会填!”我吸了一口烟。</p>

    “真拿你没办法,整个一神经病!”李顺有些无奈地嘟哝着:“不过,反正这钱是放在你手里,我是不会回收的。”</p>

    “那我暂时替你保存着。”我说。</p>

    “好吧,等我哪一天死了,你拿去做善事吧,等于是给我积德了!”李顺赌气地说:“反正我知道,你是想咒我早一天死。”</p>

    “我没那意思,我希望你好好地活着。”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