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52章 老李的巨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可是,此时见到老李,我不禁有些小小的意外,才过去不到一年,老李竟然变得如此衰老,曾经乌黑的头发变得有些斑白,曾经沉稳自信的目光现在显得有些沧桑和落魄,曾经平整平滑的脸面现在布满了岁月的皱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知道老李同志沧桑巨变的原因,虽然位置还是副厅级,但是权力却大大不同了,政协副主席,这是个什么职位,和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怎么?我理解一个人从权力的巅峰跌落到低谷时的那种心情,可是,却不曾体验过。</p>

    现在,看到老李同志的巨大变化,不由心里生出几分感慨,权力能让一个人重生,也能让一个人毁灭,官场人,最在意的是级别和权力,老李幸亏现在级别还在,只是没了权力,要是级别也完蛋了,那他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p>

    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以为老李经此一场权斗场的变故,经受不住打击,猝然衰老了。在和老李深度交谈之前,我暂时还没想到其他的因素。</p>

    是的,的确,换了任何一个人,看到现在的老李,都会以为老李的变化是因为权力的失去而导致,没有人会想到其他的原因。这也是人之常情,合乎情理。</p>

    老李是如此,老李夫人不知成了什么样子,她可也是伴随夫君同时从炙手可热的实权位置平级调动到闲职的,按说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老两口同时赋闲,难得清闲,有个舒适的位置养老,该是多么幸福安逸的事情,求之不得。</p>

    但是,对于在权欲场博弈了半辈子的老李以及老李夫人而言,恐怕未必有这种悠闲的心情,那种失去权力的巨大失落感,那种权力环境的巨大改变,那种伴随着权力的失去而陡然巨变的周围人情世态,都会深深刺激着他们。</p>

    其实,还有一点我此时没有想到,那是失去权力后我为鱼肉、人为刀殂、任人宰割、被昔日政敌和对手秋后算账、穷追不舍,甚至成为某种权力斗争工具的狼狈不堪和落魄困窘。</p>

    “呵呵,你不是小易吗?”老李笑呵呵地看着我,放下鱼竿,站起来,向我伸出了右手。</p>

    我出于对长辈的尊敬,出于对李顺和秋桐的尊重,忙伸出双手握住老李的右手:“是啊,我是小易。您好,李局……李市……”我一时竟然找不出合适的称呼来叫老李。</p>

    我知道,官场里的落魄领导都有个习惯,不喜欢人家称呼自己现在不威风时候的职务,喜欢老部下和熟人称呼自己巅峰状态时候的职务。</p>

    如眼前的老李,最牛叉的时候是公安局长兼副市长,这两个职务都很牛逼,可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了,我怕称呼他会让他觉得不合适,但是,称呼老李为李主席,我自己又觉得别扭。</p>

    因为这些,所以,我一时还不习惯称呼老李同志为李主席,因此,一时在这里噎住了。</p>

    老李宽厚地笑了,似乎意识到了我的心境,握住我的手轻轻晃动了下:“小易啊,我已经是个退居二线的人了,不要称呼我职务了。”</p>

    “哎——好。”我立马解脱了,恭敬地称呼了一声:“李伯父。”</p>

    老李又笑起来:“小易啊,别叫我伯父,你看,我已经以前老了很多,你这一叫伯父,我觉得自己更老了啊,我可是不服老不想老,这样吧,你还是让我有些年轻的感觉吧。”</p>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老李同志不服老,想有个年轻的心情,不愿意我叫他伯父,那我叫他什么,叫他兄弟?不行,他我大!那我叫他大哥?也不行,他我大很多,还是李顺和秋桐的父辈!如此,只能叫他叔叔了。</p>

    “呵呵,李叔叔。”我叫了一声。</p>

    “哎——好,好!”老李爽朗地笑起来,心情似乎不坏。</p>

    老李又坐下来,我也盘腿坐在老李旁边,两人眺望着一望无垠的蔚蓝海面,老李边摆弄着手里的鱼竿边和我聊天。</p>

    “小易,很久不见了,现在你在那里做事情?”老李说。</p>

    “我又回到发行公司了,一直在秋总手下做事!”我说。</p>

    “哦。”老李显然没有听秋桐和李顺提起过这事,眼神里闪过一丝意外,接着又闪过一丝安慰和高兴的神情:“好,好啊,回去了好。怎么样,在阿桐那里干,还算舒心吗?”</p>

    老李叫秋桐为阿桐,显得好有父爱啊,我听了莫名觉得有几分感动和亲切。</p>

    “舒心啊,秋总对我很照顾!”我说。</p>

    “阿桐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有恩必报。应该的。”老李说。</p>

    我明白老李话里的意思是说秋桐对我有恩必报,在报答我对她的相救之恩,可是,这话在我听来,却似乎还有一层意思。</p>

    我突然想起了他们对秋桐施恩求报的事情,想起这两口子到医院我的病床前要我提要求报答我的事情,在他们的眼里心里,似乎受人恩惠,给予接受报答,都是理所应当的,我给了你恩惠,你得报答我,你给了我恩惠,我回报你也是应该的,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p>

    我想了想,说:“李叔,我到秋总那里去工作,并非为了去接受什么报答,只是因为我喜欢那份工作,觉得干那份工作更能发挥我的特长,秋总对我的照顾,也并非仅仅是因为要报答我对她的所谓救命之恩,更多是因为我在工作表现出的能力和业绩。</p>

    “还有,当初我救秋总,更不是要为了日后接受什么报答。我到秋总那里去做事,要是因为秋总为了报恩而收留我,那我绝对不会去的。”</p>

    老李看着我:“小易,你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在我一直以来的理念,施恩求报、有恩必报都是情理之的,即使你是因为想要求报恩而去,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p>

    “李叔,您的观点确实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古以来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在我看来,这人世间,还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情结,叫做——”我顿了顿,目光炯炯地看着老李:“施恩不图报!”</p>

    “施恩不图报。”老李那浑浊的眼神跳了一下,喃喃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抬起眼睛,看着茫茫的海面,接着又看着我,微笑了下:“小易,你的观点有些脱俗,只不过,我们大家都是世俗人哟。人是生活在这样的现实社会里,现实社会的人,其实都是现实的。”</p>

    我笑了下:“施恩不图报是一种做人的心态,是一种做人的境界。当然,我的这种境界并不高,只是在父辈的教育影响下有那么一点点,李叔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在这一点想必一定是我辈楷模。”</p>

    我在最后,故意给老李戴了一顶高帽子。</p>

    听我说完,老李神色略微露出一丝尴尬,接着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久久地看着海面,一直没有做声。</p>

    我抽出两颗烟,递给老李一颗,他接过去,放到嘴边,我打着火机给他点着,老李深深吸了一口,缓缓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烟雾。</p>

    我自己也点着,继续盘腿坐在岩石,看着大海,听着海鸟追逐欢叫发出的声音,默默地吸烟。</p>

    我知道我说这番话,不指望立刻能改变老李的思维模式,但是,我希望能对他有所触动,毕竟,他是一个有丰富人生阅历和经历的人,很多事,无需点破,他心里应该有所感悟。</p>

    改变一个人的行为容易,但是,要想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是需要过程的,绝对不会一蹴而的,特别是老李这样思想成熟心态稳定的人。我不知道自己能改变老李多少,但是,我必须尽自己能做到的努力。</p>

    我看着老李手里的鱼竿,说:“您在这里钓鱼,恐怕是钓翁之意不在鱼吧。”</p>

    老李看看手里的鱼竿,又看着我:“呵呵,不在鱼,但是也不在山水之间也。”</p>

    “那在于什么?”我说。</p>

    老李没有直接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在思考我的人生,思考我这半辈子的人生,思考我今后的人生。回首这一生,其实很多时候,人生是在钓鱼,钓鱼犹如人生。”</p>

    我觉得如此简单的钓鱼运动,从老李口里讲出来,变得深奥了。我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不明晰,于是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老李。</p>

    老李看着我说:“顾名思义,钓鱼是将鱼儿从水拽到岸来。此术发展至今日,有时却是反其道而行之:鱼儿将人拖到水里去了。”</p>

    我颇有感悟。</p>

    我意识到,老李不但是一个阅历丰富的政客,更是一个颇有思想内涵的人,当然,他的思想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官场之后,未必都是正确的,出现一些扭曲和变态,也是可以理解的。</p>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李失去了手里权倾一时的权力,却有时间开始回味反思自己的人生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所得。</p>

    人生总是这样,在你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必定会有所得,这是事物矛盾的必然性。</p>

    只是,我不知道仍没有完全脱离官场的老李能不能这样善终,这样安心静气在垂钓在回忆安度自己的官场余生。</p>

    我知道,官场是一个黑道还要深的漩涡,一旦陷进去,自己很难掌控住自己很难脱身了,很多时候,只能将自己投入到尔虞我诈的厮杀博弈去,直到你死我活,直到胜负见分晓。</p>

    老李现在的情况是身在官场,却没有了权力,也是没有了博弈和厮杀的资本,这对于他,无疑是最可悲的事情。</p>

    老李似乎对和我谈话很感兴趣,兴致很高,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喜欢和我聊天呢还是因为大权旁落之后身边没有了前呼后拥的喧嚣,让他有些空虚寂寞,而我,填补了这个空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