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51章 你是个好女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样的我,是不是很矛盾,很卑鄙,很虚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是一个孤儿,我从小接受了李顺父母的恩惠,所以,我必须要报恩,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嫁给他们的儿子,我没有别的选择。可是,我却——”</p>

    “不,你不是一个坏女人,相反,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现实的一切,并非你所愿,你是被逼的,被你自己的良心逼的。”我打断秋桐的话,说:“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美好爱情的权力,但是,你的这个权力,已经被残酷的现实给剥夺了。生活对你,是很不公平的。对你来说,现实无法得到的,只能到虚幻的空间里去满足自己,已经很悲惨了。”</p>

    我的心里阵阵绞痛,疼地不能自已。</p>

    秋桐沉默了半晌,说:“其实,精神的背叛身体的背叛更加可怕。我的良心无时不在受着道德的谴责和拷问,无时不在极度的矛盾和痛苦轮回,在这种拷问和矛盾,我时常会觉得自己要窒息,要崩溃。我深深感到自己的罪孽不可饶恕,我这样的坏女人,死后是注定不了天堂的,我只能下地狱。”</p>

    看着秋桐极度痛苦自责矛盾的神情,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离的想法,我不由想起了那天李顺和我在海滩说的一句话:要是秋桐是我的妹妹该多好!</p>

    是啊,要是李顺和秋桐是兄妹或者姐弟关系,那么,这一切问题不都迎刃而解了吗,秋桐不可以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吗?</p>

    可是,要是假设真的是这样,那么,我该怎么办?我已经拥有了海珠,海珠爱我,我认为自己也爱她,我如何在海珠和秋桐之间做出选择?那个空气的亦客能走进现实和浮生若梦面对面吗?</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极度纠葛起来。</p>

    转而一想,我刚才只不过是假设,而这个假设显然是不可能的,我真是庸人自扰、自寻烦恼了。</p>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很可笑。</p>

    一会儿,秋桐看着我说,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最终下了决心,:“大师,你知道我刚才说的那个虚幻空间里的人,是谁吗?”</p>

    秋桐似乎现在已经习惯叫我大师了。</p>

    “废话,我怎么会知道!”</p>

    “好吧,既然我把你当做好朋友,那我告诉你,那个人是我以前和你说过的我的那个朋友。那个很懂管理和经营的朋友,在营销能力,和你可以匹敌。”</p>

    秋桐继续说:“只不过,这个人,是我在认识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也没通过电话,也没见过照片,也没视频过。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互相是空气里虚无缥缈但又切实存在的人。”</p>

    “你很喜欢他,是吗?”我的心砰砰直跳。</p>

    “嗯。”秋桐低语了一声,接着说:“我们在认识一年多了,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营销管理知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对发行营销工作的入门,是他带我进来的。</p>

    他以前是一个很风光的老板,只可惜,因为金融危机,他破产了,女朋友也离他而去,他于是离开了家乡,到外地创业,曾经在星海,后来去了青岛,现在做旅游公司的业务经理。”</p>

    “哦,他是哪里人啊?”我不由心跳加速。</p>

    “宁州人,浙商!”秋桐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知道吗?他的名和我曾经的名是一样的,后来,为了不混淆,他亲自为我取了新的名,叫浮生若梦。你知道我曾经的名和他现在的名叫什么吗?”</p>

    “你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亦客,不亦乐乎的亦,客人的客,很巧,和你的名字谐音。他取这名和我当时取这名的用意都是一样的,都是取‘独在异乡为异客’诗词‘异客’的谐音。”秋桐笑了下:“你说,巧不巧?”</p>

    “嗯,是很巧。”我吞咽了下喉咙:“这都是缘分啊。”</p>

    “人生在世,聚散皆缘。”秋桐郁郁地说:“这个人的营销管理能力不在你之下,只是,他的情缘没你的好,你是身边女人不断,美女如云,他却是自己孤零零在外漂泊打拼。”</p>

    “也不能这么说,他能认识你,也算是很有情缘啊。”我说。</p>

    秋桐凄冷地笑了下:“我们终究只能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我必须面对我的现实,我只能嫁给李顺,别无选择,我不能给他任何承诺,任何东西,我只是在他那里索取了很多精神的安慰,却无以回报于他。</p>

    现实里,我对不住我的恩人父母,对不住李顺,虚幻的世界里,我又对不住他。我这是犯了多大的罪孽啊。其实,我想好好对他,我愿意为他付出一些什么,我想让他幸福,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该给他什么。”</p>

    秋桐的眼神里又带着极度的不安和羞愧,还有怅怅的迷惘。</p>

    “谢谢你,浮生若梦。”我恍然觉得自己成了亦客,不由说道。</p>

    “谢我什么?”秋桐看着我。</p>

    “谢……”我立刻清醒过来,顿了顿:“谢谢你告诉这些。这些你的**。”</p>

    “不用谢,因为我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可以谈心的朋友。”秋桐说:“还有,不知怎么,我老是有时会觉得,你和他很……”</p>

    “我和他很什么?”我说。</p>

    秋桐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没什么,不说这个了,大师,你是易克,是我现实里的好朋友,你和海珠都是我的好朋友。”</p>

    秋桐这话似乎是要努力提醒自己什么。</p>

    “我们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包括小猪,今天不知怎么,告诉你了。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你能为我保密吗?”秋桐看着我。</p>

    我郑重地点点头:“永远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p>

    “谢谢你。”秋桐说着,轻叹了口气。</p>

    看着秋桐凄婉的表情,我的嗓子突然有些哽咽。</p>

    “现在,我说我是一个坏女人,你该信了吧?”秋桐楚楚地说。</p>

    我看着秋桐,轻轻摇了摇头:“不,秋桐,听了你说的这事,我越发觉得你是一个好女人,一个无优秀的女人。”</p>

    “你在安慰我,在敷衍我。”秋桐悲怆地笑了下:“其实,你不用说,我心里也知道的。一个在精神背叛了自己未婚夫背叛了自己恩人的女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难以称之为好女人。我其实是一个虚有华丽的外表,败絮其的女人。我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p>

    “秋桐,我不许你这么作践自己!”我的声音有些急促和激动:“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这样的想法,不要再有了。在我的眼里,在我的心里,你是那么高尚那么尊贵那么圣洁的一个女人,你有你自己苦难的身世和经历,你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到现在,你无力无对抗无情的现实,虚弱到只能去虚幻的空间里去寻找一丝精神的慰藉,这对你,已经够残酷的了,你为何,你何苦还要这么自责自己?不要,不要——”</p>

    我的声音突然哽住了,眼睛有些发潮。</p>

    秋桐默默地看着我,紧紧咬住嘴唇,眼神里闪出几分感动和感激。</p>

    我站起身,看着秋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秋桐办公室。</p>

    我没有回办公室,心情郁郁地直接开车去了海边,想透透心的郁闷之气。</p>

    来到海边的一处岩石边,周围很空旷,秋日的海风吹过我的脸,拨动着我狂躁而又纠结的心扉。</p>

    站在岩石,我面对秋日阳光下蔚蓝无边的大海,深深吸了一口气。</p>

    脑子里突然想起浮生若梦曾经给我的留言:“客客,漫漫人生路,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他人的一句劝诫,自己的一个闪念,偶尔的得与失,都时刻在改变着我们命运的走向。世事难以预料,遇事无须太执,谁都无法带走什么,又何必纠结于某一人、某一时、某一事。只有看开了,想通了,才能随缘、随性、随心而为,不急不躁,不悲不喜,不咸不淡,随遇而安。”</p>

    反复寻思着这句话,想着那个虚幻世界里惶恐而又不安地浮生若梦,想着刚才秋桐的那些话,想着秋桐今天痛苦而又凄婉的神情,我不由一阵酸疼,悲从心起,眼泪突然不争气地流了出来。</p>

    泪流不止,我的心痛楚不已。</p>

    半天,我擦干眼泪,坐在岩石,点燃一颗烟,呆呆地看着海面发呆。</p>

    一颗烟燃尽,烟头烧疼了我的手指,我从怅惘反应过来,叹了口气,站起来。</p>

    我沿着岩石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走到海边的一处断崖,看到在岩石,有一个人正弯腰弓背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手里握着一根钓竿,一阵风吹过,脑袋几缕斑白的头发微微扬起。</p>

    我走近,站在后面怔怔地看着他手里的钓竿。</p>

    那人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没有觉察到背后有人。</p>

    这时,伴随一阵大风吹过,钓竿的铃铛突然响起。</p>

    “有鱼钩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句。</p>

    “是风吹的。”那人说了一句,边转过脸。</p>

    “咦——是你?”看到对方,我和他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意外的声音。</p>

    列位看官可能从一章那几缕斑白的头发猜出,这位钓鱼翁乃是李顺的父亲老李,前星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现星海市政协副主席,在星海市政协众多的副主席排名第一,只不过是从后面数。</p>

    我和老李同志很久不见了,次见到老李还是在医院里,我因为拯救秋桐光荣负伤进了医院,老李局长携夫人到医院探视我,彼时老李局长正仕途春风得意,老李夫人借着老公的势头,也是如日天,二人都显得意气风发,神采奕奕。</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