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49章 董事长服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嗯。 ”董事长点点头,看着秋桐:“关于你和发行公司的工作,孙总多次在我面前提起,多次对你赞赏有加。希望你要树立严格的组织和纪律观念,切实服从孙总的领导,不要像个别经营部门的负责人那样越级汇报工作,越级汇报,是严重违反我们的工作程序的。”</p>

    董事长这话分明是在暗指平总,当着孙东凯的面名义是在说教秋桐,实则是给孙东凯卖好,傻子也听得出来。</p>

    秋桐点点头。</p>

    “其实,不单单是工作不能越级,要经常向分管领导汇报,切实服从分管领导的管理,是在个人思想,也要经常和分管领导汇报,多交流。”董事长继续说:“其实,前段时间,我在这方面做得也不够好,有时候,经营部门的负责同志见了我,直接给我汇报工作,我也没拒绝。有时候,我需要知道一些数据和情况的时候,找不到孙总,也直接给经营部门负责人打电话过问了。在这一点,我首先要检讨,要向党委检讨,向孙总检讨啊。呵呵。”</p>

    董事长说的有些轻松,带着半真半假笑呵呵地态度,但是,我还是听出来,董事长这是在借着看望秋桐说教秋桐的机会,向孙东凯不动声色地示好,带有隐隐约约服软的意思。</p>

    董事长今天带着孙东凯和曹丽来看望秋桐,显然不是单纯为了午那事,必定是有自己的精深打算。</p>

    还有,次在平总那里,这次在秋桐这里,我两次要回避,董事长都不让我走,这其又有何意?</p>

    我有些不明白,之前董事长一直在对孙东凯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怎么现在反倒成了步步为营的守势了,这其到底有什么道道?</p>

    董事长现在是在节节败退呢还是以守为攻、蓄势待发?</p>

    董事长说完这话,孙东凯笑了:“董事长啊,你可别这么说,你这么一说,我可是承受不起啊,你是集团党委记兼董事长,过问下面部门的工作,是理所当然应该的。说到检讨,倒是我应该向你检讨呢,经营方面的工作,我向你汇报不够,不然,你也不会直接找下面的人过问了。今后,我要多向你汇报经营方面的工作。”</p>

    董事长和孙东凯又开始互相装逼了,一方面是想装给对方看,另一方面又是在装给下属看。其实,我清楚,还有一个方面,两人在装逼的同时,还在互相摸对方的底线,试探对方的意图,在暗较量。</p>

    我看看秋桐,她神色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听出来,但是,我看到她偶尔一闪的目光里,带着几分犀利和敏锐。</p>

    我立刻明白,其实秋桐董事长和孙东凯之间的暗斗是心里清楚的,只不过,她在不动声色,装糊涂。她是在集团人力资源部干过好几年的,对领导之间的明争暗斗,应该是体会很深的。</p>

    此刻对于她来说,只要心里明白足够,不需要做任何表态,领导之间的较量,作为下属,战队很重要,明智的人,保持立是最好的。而保持立,不参与任何拉帮结派,正符合秋桐的做事风格和做人性格。</p>

    在董事长和孙东凯互相装逼的间隙,曹丽又开始表演了。</p>

    “哎——这几天我一直很忙,一直想抽空感谢秋总的。”曹丽说:“曹腾前几天在外面被社会的小混混给打了,住在旅顺的医院,我都一直没有空去看看,多亏了秋桐亲自过问关心,安排专人看护,照顾地无微不至。秋总啊,说实在的,我这心里一直很感激你的。一直想找机会向你表示感谢呢。”</p>

    “曹主任见外了,曹腾是我们公司的人,是我的同事,他出了事,我责无旁贷,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必须的。曹主任不必客气。”秋桐淡淡地笑笑。</p>

    “啊——曹腾被人打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孙东凯做出一副意外的样子看着秋桐:“怎么样,重不重?现在怎么样了?”</p>

    曹丽带着幽怨的目光看了一眼孙东凯,这一看,我心里顿时明白了,孙东凯这是在装逼,他肯定曹腾出事的当晚知道了这事,当时他和曹丽不知在搞什么东东,说不定正在床大战,根本不管不问,现在曹丽一说,当着秋桐和董事长的面,他开始表现出自己关心下属的一面了。</p>

    秋桐不动声色地看了下孙东凯,说:“不严重,这快出院了。”</p>

    “你看看,你们这。”孙东凯指指秋桐和曹丽:“经营系统的人出了事,你们俩。怎么没一个向我汇报的。这可不对啊,当时我要是知道,怎么着也要去医院看看的。”</p>

    “哎——孙总啊,我自己家亲戚的事情,怎么好给你汇报呢,这不是用自己的家事干扰领导的工作吗?”曹丽说。</p>

    “领导忙,这事也不大,我们自己能处理好,不用打扰领导了。”秋桐说,口气依旧很平淡。</p>

    “看,曹丽和秋桐都很懂得体谅领导呢。”董事长笑着:“其实这样做也是有道理的,总不能大事小事都给领导汇报,不然,还不得把领导忙死啊,有些小事,自己下面能处理好的,不用非得打扰面。</p>

    “特别是孙总分管这一大摊子,事务繁多,老孙啊,我们集团这些摊子,真正要吃饭还得靠经营,靠你啊,你可是我们集团的流砥柱。今后集团的发展,我看靠你了。”</p>

    孙东凯一听,忙说:“董事长此言差矣,我还不是在你的领导下工作,即使经营工作出了成绩,也是你董事长领导的好,没有你的英明领导,哪里有我们集团大发展的今天呢。</p>

    “再说了,算经营系统的工作做出了一些成绩,那也是以秋桐为代表的经营系统部门负责人努力勤奋工作的结果,特别还有像易克这样出类拔萃的广大基层职工。”</p>

    孙东凯不经意把话题转移到了我的身。</p>

    董事长笑着看着我,点点头:“易克是块好材料,做工作很有思路很有方法,要是我们集团多一些像易克这样的基层骨干好了。”</p>

    我谦虚地笑笑。</p>

    “我看易克是做大事的人,完全可以承担更加重要的工作!”曹丽冒出一句。</p>

    曹丽一说这话,立刻招来孙东凯不满的一瞥,那眼神的意思很明白,这样的话岂能是你讲的,没数!</p>

    曹丽看到孙东凯的目光,立刻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忙闭嘴不说了。</p>

    “易克能不能承担更加重要的工作,这可是要孙总可以决定的。”董事长含蓄地说了一句。</p>

    “呵呵,哪能啊,易克是发行公司的人,能不能承担更加重要的工作,要由秋桐来决定。我虽然是分管经营系统的,但是也不能越级是不是,我还是要先听秋桐的汇报呢。”孙东凯笑着说。</p>

    秋桐抿嘴一笑,没有说话。</p>

    我说:“感谢各位领导对我的看重,其实呢,对我来说,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从一个临时工混到聘用制,还担任了发行公司的部门经理,我已经很满足很知足了,我现在的收入干发行员送报纸的时候高多了。我个人没有什么更高的想法,只要能在各位领导手下干点活,为集团的发展添砖加瓦,我已经感到很荣幸了。”</p>

    “呵呵,易老师好像不思进取啊。”董事长打趣道。</p>

    大家都笑起来,秋桐看着我,也在笑。</p>

    又说了一会儿话,董事长一行站起来告辞。</p>

    我知道,董事长和孙东凯的又一次回合交锋暂告停止,这不是第一回合,也绝不是最后一个回合,两人都在积蓄能量,在准备下一回合的交锋,特别是孙东凯,他是不达目的绝对不会罢休的。</p>

    我知道,集团内部的这股风暴一旦开始形成,不到彻底爆发不到你死我活是绝对不会停止的。</p>

    只是,我不知道下一回合的较量会从哪里发起,不知道会由谁发起,不知道最后较量的胜负结果如何,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卷进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成为权斗的牺牲,不知道我和秋桐会陷得多深。</p>

    在宁州和星海的那股正在涌起的风暴,我已经身不由己卷入,秋桐似乎也很难幸免,而在集团内部的这股风暴里,我和秋桐似乎同样难以脱身。</p>

    送走他们后,我看着秋桐,说了一句:“一群人在这里演戏!”</p>

    秋桐看着我:“演戏有什么不好吗?总撕破脸皮真刀实枪干起来好吧?”</p>

    我说:“你也在演戏!”</p>

    秋桐说:“身不由己,没办法。人生到处都是舞台,人人都是演员!”</p>

    我说:“董事长和孙东凯在暗斗,你没感觉出来?”</p>

    秋桐叹了口气:“感觉出来怎么样?感觉不出来怎么样?大师,有些事,心里有数行,未必非要讲出来。有些事,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或许,我们只能做一个旁观者。”</p>

    我说:“你的想法是好的,想置身度外,可是,事情的发展未必如你所愿,或许,有时候,身不由己你被卷入其。”</p>

    秋桐说:“人生很多事,都是不可测的,明天会怎么样?谁知道呢?好好过好今天行了。官场是个大泥潭,一旦步入,进来容易出去难。”</p>

    我点点头:“贼船容易下贼船难。”</p>

    秋桐忍不住笑起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了贼船呢?”</p>

    我也笑起来:“我没有牵绊,想脱身很容易,我说的是你呢,你现在可是在贼船了。”</p>

    秋桐看着我,点了点头:“嗯。或许吧,你现在想脱身是很容易。哎——易克,我想和你说点事,这个事情,我想了很久了。”</p>

    我说:“你说!”</p>

    秋桐犹豫了下,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最后的决心:“易克,我想劝你辞职!”</p>

    “辞职?”我的心一颤,看着秋桐。</p>

    “是的,辞职,离开发行公司,离开这个是非窝!”秋桐明亮清澈的目光看着我。</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