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44章 为了利益斗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呵呵。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傻瓜,他对你有什么好的,不是嘴巴夸你两句,你受宠若惊了?”曹丽不屑地笑了下:“我告诉你,今后,真正能让你在集团里得到实惠的是孙东凯,真正疼你的是我曹丽。你等着吧,以后,你吃香喝辣的日子还在后面呢。这集团,今后是孙总的,这发行公司,今后是我的。哦,不,是我们俩的。也可以说是你的,因为我也是你的嘛。”</p>

    曹丽眼神暧昧地看着我,有些发情的神态。</p>

    我继续转移话题:“可是,我看董事长对孙总也是挺好的啊。领导之间都挺团结的。”</p>

    “好个屁,你知道个锤子。”曹丽说:“我告诉你集团现在高层的现状,现在集团是三个正处级,董事长兼党委记,一把手,总编辑兼党委副记,二把手,总经理兼党委副记,三把手,其余的是副处级,三个人都是正处级,平级的,但是,董事长却是一把手,管着其余的两个平级的人。</p>

    总编辑也罢了,一来年龄大了,二来是个呆子,只管办报,没有什么政治抱负了,整天乐得无事一身安,但是,孙总不行了,他可是年轻干部,是有政治抱负的,当时组织把他调到集团来任总经理,其实有准备让他过度接班的想法的,当然,组织的意图是我猜测的。</p>

    董事长这老狐狸可不傻啊,明显感到了孙总对他的潜在威胁,所以,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为了让自己在这个位置多干几年,他处处明里暗里打压孙总,孙总分管的经营和后勤这一块,他处处插手,拉拢集团经营部门负责人,经常越过孙总直接过问经营工作,直接控制了经营主要部门的头头,如平总、秋桐这样的。</p>

    还有,知道我对孙总忠心耿耿,一直压住我的提拔,经管办主任因为身体原因,已经辞职了,正职空了出来,孙总多次在党委会提出要填补这个空缺,董事长却故意一直拖着,故意让我难看。”</p>

    我怔怔地看着曹丽。</p>

    曹丽继续猛煽:“其实打压我也罢了,我本来是个当兵的,但是,他其实是借着打压我在打压孙总啊,他是怕孙总的翅膀硬了,威望高了,影响大了,在集团里众望所归了,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他的终极目的,是把孙总彻底压住,处处制约孙总,让孙总无法放开手脚开展工作,甚至,把孙总架空,让孙总成为一副摆设,最终,逼地孙总给市委组织部打报告调离集团。</p>

    知道吗,有一次,孙总安排我私下约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一起出去吃饭聚会,正在喝酒的时候,董事长突然给孙总打电话,问孙总在哪里?孙总说在家里,董事长这老家伙竟然让孙总立刻用家里的电话给他打过去。当着好几个集团层的面,弄得孙总很是难堪,很下不来台啊。由此可见,董事长对孙总是何等的嚣张跋扈,何等的肆无忌惮。</p>

    也是那次之后,孙总下了决心,必须要开始采取行动,必须要加快自己进步的步伐,必须要采取得力的措施来打击这个老不死的。董事长这只老狐狸,以为孙总是软柿子呢,整天捏着玩,他哪里知道,孙总一直在虎视眈眈地盯住他呢,一直在等待时机出击呢。哈哈,现在,孙总正有条不紊按部班地行动呢。我看,这个老不死滚蛋的日子不远了。”</p>

    曹丽侃侃而谈,我听得很新鲜,又有些惊心,原来董事长和孙东凯之间的斗争是如此激烈,二人暗藏的利益纷争是如此残酷。</p>

    曹丽刚才的话其实不无道理,在孙东凯到来的初期,董事长对孙东凯确实很牛叉,动不动含沙射影地警告孙东凯,而且,董事长确实经常越过孙东凯直接插手经营部门的事情,最典型的是最来钱的经营部门——广告部。平总直接是董事长的心腹,直接听命于董事长,对孙东凯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样的事情,任何人放在孙东凯的位置,都不会接受的,都会难以忍受的。</p>

    我又想起董事长对我的格外赏识,是不是也是有什么目的的呢?是不是也包含着压制孙东凯的意图呢?</p>

    我隐隐觉得,董事长和孙东凯之间的斗争,难说谁对谁错,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只是,孙东凯的手段阴险毒辣了一些,但是,董事长的手段未必也光明正大。</p>

    只是,董事长显得更加正义和正气一些,但是,工作方法和手段显然是值得商榷的,作为一个董事长,他搅乱孙东凯分管的工作,经常越级插手经营部门的事务,显然会给孙东凯的工作带来很大的扰乱,显然会极大降低孙东凯在经营部门的威信和影响力。</p>

    作为一心想往爬,极有政治抱负的孙东凯而言,他最想得到的是自己的政绩,最想培植的是自己的势力,董事长的所为,当然是他不堪忍受的,这等于是在为他的政治前途掘坟墓。</p>

    当然,董事长的作为,也是自身形势的需要,也是巩固自己位置的需要,他分明是感到了来自孙东凯的威胁,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所以才会利用手里的权力来打压孙东凯,先发制人。但是,作为一个政客,孙东凯自然不会轻易认输的,更不会束手待毙。</p>

    似乎,董事长和孙东凯之间的斗争,颇有成者王侯败者贼的味道,没有什么真理和公义可言。但是,站在我的角度,孙东凯往往使用的是阴险损人之策,阴招,不是我喜欢的,因为这已经危及到了我的底线,我的底线是什么,自然是秋桐的安危!</p>

    我不管你们他妈的如何争权夺利,但是,有一点——不能触及我的底线,不能对秋桐构成伤害!谁触及了我的底线,谁是我的敌人,既然是我的敌人,我早晚都会收拾,当然,为了更好的收拾敌人,有时候,和敌人成为朋友,也是一种策略。</p>

    “哎——斗争真复杂啊。”我感慨地说。</p>

    “那是的,你以为这权和钱是那么容易得来的?”曹丽说。</p>

    我点点头:“幸亏我不是体制内的人,不用承受这些担惊受怕。”</p>

    “哈哈,虽然危险,但是我不怕,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干活,人与人斗,其乐无穷啊,你捣鼓我,我捣鼓你,你整死我,我整死你,多刺激啊。”曹丽笑着:“知道吗,小傻瓜,其实体制内,男人之间的争斗是主要的,女人呢,往往会被忽视。男人往往关注的是女人的身体和脸蛋,只要女人不把这身肉看得太重,提拔不是很难的事情。”</p>

    曹丽看着我:“我敢断言,秋桐必定是有问题的,发行公司每年那么多采购的项目,每年几千万的资金出入,她不可能廉洁得了。除非她神经不正常。小宝贝,你放心,只要你跟着我,只要你听我的话,保证有你发财的机会,保证你手里的票子大大的,保证让你从今后过着等人的日子。”</p>

    “那么。如此说来,这次集团纪委的人插手了,秋总是在劫难逃了?”我说。</p>

    “有孙总在调查组压阵,集团纪委记是不敢疏忽的。”曹丽说:“集团经营部门的任何负责人,只要想查,保证一个也跑不了,个个都有问题。我看,这个秋桐,这个秋大美女,嘿嘿……”曹丽笑的很阴诡。</p>

    “那秋总现在正在纪委被谈话?”我问曹丽。</p>

    “她是被叫去了,但是,我来的时候,还没和她谈话,让她在外面等着的,调查组内部在开会协调事情。”曹丽说:“我估计,午会开始谈话,至于谈到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了。”</p>

    “应该很快吧?午能结束?”我说。</p>

    “不会的,哪能那么快呢?”曹丽肯定地摇摇头:“有那么多问题需要逐个查证呢,还得进行调查,跟她谈话,也是需要逐项让她先解释,然后去调查,会很费力的。我看,最快,也得2天时间。”</p>

    我笑起来:“哎——真希望快点出结果啊。”</p>

    “怎么?小家伙,等不急了?想当副总了?”曹丽笑眯眯地看着我。</p>

    “嗯。”我点点头:“其实,这副总当不当倒不重要,关键是要有发财的机会,你不让我当副总也行,给我个肥缺去干,如去管采购什么的。”</p>

    “哈哈,你个鬼精的家伙,够现实的。”曹丽笑起来:“哎——我心里其实你还急呢,不过,已经熬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慢慢来吧,剩下的,看孙总在那里怎么坐镇操作了。我回避,是很正确的。到时候,我要让秋桐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到时候,老娘要掌控整个发行公司,所有的钱都要归老娘支配。”曹丽眼里发出恶狠狠地攫取的贪婪的目光。</p>

    看着曹丽的目光,我的心里不由打了个寒颤,最毒莫过妇人心,女人要是发起狠来,够吓人的。</p>

    正在这时,曹丽的手机响了,曹丽忙接,我坐在旁边,隐约听到里面只说了一句话,然后挂死了。</p>

    曹丽放下手机,面露喜色:“我的小易克,走,孙总在召唤我们呢。走,跟姐一起去见孙总,去听听今天午的情况进展,说不定已经进展神速,有喜报了呢。”</p>

    “我去合适吗?”我说:“孙总是不是只叫你去的?”</p>

    “不,孙总说让我和你一起到建设路的名典咖啡厅,他在那里找了个单间,正等我们呢。”曹丽说:“哎——一定是有喜事有好消息。孙总真沉得住气啊,电话里声音很平静干脆,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到底是经历过官场斗争的人,心态稳定啊。走吧,这走。”</p>

    曹丽唠唠叨叨着拉着我往外走。</p>

    我跟着曹丽出了院子,了曹丽的宝马车,曹丽乐滋滋地开着车,直奔建设路的名典咖啡厅。</p>

    很快到了名典,我和曹丽去了孙东凯在的单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