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32章 曹腾受伤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对了,车呢,有没有损坏?”我说。 </p>

    “车被拖进修理厂了,损坏倒不大,是前挡风玻璃碎了。”秋桐说:“已经报警了,我来之前,警察刚问询完情况离去。”</p>

    “嗯。”我又点点头,看着曹腾:“曹兄,刚才和警察说情况一定很累了,你嘴巴有伤,先不要急着讲话,好好休息下!”</p>

    秋桐也说:“曹经理,你好好养伤,先不要急着班,等伤全部养好了再说。医院这边,我安排公司办公室派专人来看护你。”</p>

    曹腾带着感激的神情看着秋桐,点了点头,张了张嘴:“秋总,给你添麻烦了。”</p>

    “别这么说,曹经理,你这是外出工作途受伤的,也是为了工作,我心里还内疚过意不去呢,”秋桐说:“医院这边,我已经给医生说了,要用最好的药给你治疗伤势,钱的事你不用考虑,我已经安排云朵了。”</p>

    “嗯。”曹腾又微微点了点头。</p>

    “对了,我再给值班医生嘱咐点别的事。”秋桐接着出去了。</p>

    这时,云朵进来了:“曹经理,你没什么大事好。刚才一听秋总说你出事进医院了,我吓了一大跳。现在看到你没什么大的伤害,我总算是放心了。秋总也算是放心了,你不知道,秋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好着急啊,她很担心你的安全呢。我在往这赶的路,给易经理打了电话,他知道后,也抓紧赶过来了。”</p>

    “哦。”曹腾努力笑了下:“谢谢你们的关心,耽误大家的精力,真不好意思。”</p>

    “我们还好说,呵呵。”云朵说:“秋总正在星海的医院给家人看病呢,一听到你的消息,扔下家人不管,跑到这里来了。”</p>

    云朵很聪明,只说秋桐是给家人看病,而不说是孩子或者小雪,很明显,秋桐收养小雪的事情,公司里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我和云朵知道,云朵是不想让曹腾知道这事。</p>

    曹腾听到云朵这话,眼里露出感动的神情。</p>

    这时,秋桐推门进来了,曹腾说:“秋总,我没什么大碍了,你们先回去吧,这么晚了,还耽误你们大家的时间。”</p>

    秋桐看了看我和云朵:“易克,云朵,你们俩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曹经理!”</p>

    曹腾脸的表情更加感动了,忙说:“别,秋总,不要。真的,不用。”</p>

    我这时说:“秋总,我看,还是我在这里留下陪曹经理吧,你们女人家在这里不方便。我正好也没事,在这里正好照顾曹经理。”</p>

    “对,对,让易经理留下来行,秋总,云主任,你们先回去吧!”曹腾似乎很赞同我的话,忙点头。</p>

    秋桐沉吟了一下,看看曹腾,又看看我,我微笑了下,点了点头。</p>

    “那好吧。我们先回去。”秋桐又和曹腾说了一番安心养伤之类的话,然后和云朵离去。</p>

    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曹腾了,我摸出一支烟,看着曹腾:“要不要吸一口?我给你点着。”</p>

    曹腾一咧嘴:“脑袋现在还在疼呢,嘴巴的伤口也在疼,怎么吸?你自己吸吧。”</p>

    我点着烟,慢慢吸了一口,然后看着曹腾:“怎么回事,和我详细说说。讲话不方便不要急,慢慢说。”</p>

    “怎么回事?我自己现在还犯迷糊呢。”曹腾呲牙咧嘴地慢吞吞地说着:“我开着你的车,直接到了旅顺的客户这儿谈业务,谈得很顺利,谈完天已经快黑了,我肚子有些饿,把车停在路边,找了一家大排档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辆没有拍照的军绿色的越野车停在我车后面,车下来两个光头,也没在意。我在这边吃,那两个光头在旁边吃,边吃还边打量我。</p>

    我吃完饭,然后开车走,刚走到旅顺北路的时候,正边听音乐边不快不慢地开着,那辆越野车突然从我后面超了过来,一打方向,把我的车给挤到路边停住了,接着那两个光头下车冲我走过来,我正疑惑是怎么回事,刚要打开车门问他们是干嘛的,这两个光头过来,二话不说拉开车门,一把把我揪下车,不分青红皂白,接着劈头盖脸开打,边打还边带着气急败坏的口气大骂,说我耍弄他们。</p>

    我直接被打懵了,满脸是血,脑袋被打地蒙蒙的,抱着脑袋躺在地也不敢还手。这两个光头打了我一顿之后,又从地捡起一块大石头,把车前挡风玻璃砸碎了,接着开车扬长而去。后来,我清醒过来,打了120。”</p>

    听着曹腾断断续续的叙述,我明白了,二位金刚一直以为在跟踪我,辛辛苦苦从星海跟到了旅顺,结果,到最后才发现开车的不是我,不由恼羞成怒,把曹腾暴打一顿出气,然后跑了。曹腾这顿揍,挨的可真是冤。</p>

    “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想抢劫的,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拿,打完人走。”曹腾说。</p>

    “哦,你不认识他们?”我说。</p>

    “不认识啊!”曹腾说:“窝囊窝囊在这里,妈的,被人家打了,还不知道什么原因。想想真火。”</p>

    我心里暗笑:“是不是你有得罪的什么人啊,他们雇了打手来报复你的?”</p>

    曹腾眼神里有些迷惘:“得罪的人是有,可是,这两个光头似乎不像是被雇佣来的打手,因为他们打我的时候,说我耍弄他们,我糊涂了,我怎么耍弄他们了,我连认识都不认识他们。”</p>

    “那这怪了,看来,真的是小痞子寻衅滋事,随便找个理由乱打人!”我说。</p>

    “看来,也只能这么解释了。”曹腾叹了口气:“唉,这是什么社会治安啊,坏人到处横行,无端随便打人,真是没王法没天理了。其实报案有个屁用啊,也是个安慰,警察是查不到的,那辆车连车牌都没有,这么小的案子,警察也不会费心思去查的。”</p>

    我说:“对了,曹经理,你在星海不也认识当地一些混社会的吗,你可以找他们来帮你出气。”</p>

    曹腾苦笑一下:“兄弟,冤有头,债有主,我都不知道这两个光头是何许人,怎么找人出气?看来,我这顿揍,是白挨了。妈的,正晦气。”</p>

    我做内疚状:“哎——曹经理,要是今天下午我不借车给你好了,这样,你也不用到旅顺来,也不会出这事了。”</p>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又暗笑不已。</p>

    曹腾连连苦笑:“易经理你这是什么话,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借车是帮我忙呢。我倒是有些内疚,害得你的车也被砸了。”</p>

    “这不是我的车,这是公家的车!”我说。</p>

    “不管怎么说,你的车坏了,也耽误你工作的。”曹腾说。</p>

    “这倒没事,挡风玻璃换很快的,明天我可以开出来了。”我说:“曹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今晚在医院陪着你,明天午,我去开车是。”</p>

    曹腾看着着我:“易兄,你真够意思。”</p>

    我说:“别这么说,咱哥俩谁给谁的,现在我们是一条战壕的战友呢,自己人,说什么两家话呢。我们可都是跟着曹主任和孙总混的。”</p>

    曹腾看着我眨眨眼,没有说话,脸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p>

    这时,我想起了在外面等我的四哥,借口厕所,先出了病房,直接到了四哥车前,把情况简单和四哥说了下。</p>

    四哥听了:“这两个金刚昏头昏脑被耍了一大圈,一个下午,到最后才发现跟踪的人不是你,不恼火才怪呢,曹腾这是成了他们泻火的对象,当了冤大头。”</p>

    “所以我心里有愧啊,今晚在这里陪陪他,弥补下我良心的不安!”我说。</p>

    四哥笑了:“那我先回去,明早来接你!”</p>

    “不用,我的车估计明天弄好了,我直接开车回去!”我说:“你先回去吧,有事再联系!”</p>

    四哥想了想,点点头:“好,那我走了!”</p>

    四哥开车走后,我回了病房,坐在曹腾床前,曹腾似乎正在闭目养神。</p>

    我没有打扰他,点燃一颗烟,抽起来。</p>

    “其实,我今天出事后,先给我堂姐打的电话。”突然,曹腾睁开眼,说了这么一句。</p>

    “哦,曹主任知道这事了啊。”</p>

    “是的。”曹腾说。</p>

    “那她人呢。”我说。</p>

    “她——”曹腾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带着深深的失落和失望:“她说正陪孙总在外面唱歌,没空过来。说了一句,说她很忙,。让我有事找发行公司,接着挂了电话。我才又给秋总打了电话,秋桐放下电话急急赶来了。我不知道秋总正在医院里陪家人看病。唉,关键时候,没想到……”</p>

    曹腾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叹息里似乎包含着他复杂的情感。</p>

    “曹主任整天日理万机,确实是很忙的,陪孙总唱歌,其实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政治任务,她过不来,也是在情理之,这个,你要多理解才是。”我认真地对曹腾说。</p>

    曹腾看着我,半天说:“你在替我堂姐说话?”</p>

    “我不是替她说话,我是站在曹主任的立场考虑。”我一板正经地说:“其实,我觉得曹主任真的是一个公而忘私、舍小家顾大家的人,她这是讲大局的表现,为了工作,自己堂弟受伤了,都来不及看望照顾,这是多么忘我的一种精神境界,值得我学习。”</p>

    曹腾又看了我半天,半晌说:“秋总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感动,她真是一个好领导,对下属关怀备至。想想我以前还因为她撤我办公室主任的职而对她有意见,怀恨在心,真是不应该。我以前的心思真的有些小人了。”</p>

    我紧盯着曹腾的目光,注意着他脸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笑着说:“曹兄,我发现你还真是个软心肠的人,秋总对你稍微这么一关心,你感动的不行了。其实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秋总是我们的司,下属出了事,领导来关心,是正常的,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应该的,没什么了不起!老兄大可不必这样。”</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