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31章 命中注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给李顺倒酒,李顺举起酒杯:“来,易克,咱们喝一杯!”</p>

    我和李顺干了一杯,然后又倒。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李顺看着我:“易克,咱们很久很久没有单独两个人一起喝酒了吧?”</p>

    我点点头:“是!”</p>

    “从我拉你入伙你不干到你主动加入我的队伍到后来你又脱离我没有放松对你的控制,你恨我不?”李顺突然说。</p>

    “为什么要恨你?”我说。</p>

    “因为我把你拉了贼船,让你这么一个清白的人从此染了黑道,你难道不恨我?”李顺说。</p>

    我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或许,有些路,是命注定要走的,不管我现在在哪条道,我不会恨任何人,因为,这都是我自己命的注定。”</p>

    “嗯。”李顺点点头。</p>

    “但是,不管在什么道,我都不愿意做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和做人的德去做事。”我又说。</p>

    “这我知道,我早知道。你这个人很正!”李顺说:“其实,不要觉得黑道一定是在干伤天害理的事情,黑道之人,一样有正直义气之人。”</p>

    我点点头:”嗯。”</p>

    “我这个人虽然干了很多坏事,但是,我觉得自己还不是黑道里十恶不赦的人。”李顺端起酒杯自己抿了一口:“最起码,我不欺男霸女,不干白老三极其手下那些下流无耻的腌臜事。不光我,跟着我的兄弟们都不干那样的事。我不过是用一些手段拼命赚钱而已。”</p>

    “即使这样,也是不合法的,你的那些手段,赌场,高利贷,弄得多少人倾家荡产,你知道不?”我说:“还有,你弄的那些特殊服务项目。”</p>

    李顺大大咧咧地说:“嗨——兄弟,这又怎么了?赌场是娱乐大众,娱乐有钱人,我是不弄,他们一样有地方玩,甚至到澳门去赌,我弄的台子澳门的规模小多了,在我这里玩,还不会输得像澳门那么惨,我其实这是让他们近方便,还挽救了一批到澳门去的赌徒,起码让他们不会死的那么惨,这不是做好事吗?</p>

    还有,我放高利贷,那是融资,给客人一个扳回捞回本的机会,为客人提供方便快捷的资金服务,客人应该感激我才是。至于特殊服务业,我这是在给小姐创造高薪业的机会,还适应社会需求,满足社会各阶层的人士需要,这有什么不好的。</p>

    现在是市场经济,有需求有供应,我这可都是适应市场需求,完全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作的正儿八经的生意,既创造社会效益,又创造经济效益,两个明双丰收。”</p>

    我被李顺的混蛋逻辑弄得哭笑不得,又好气又好笑。</p>

    我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李顺的,他有自己的逻辑思维,于是闷头喝酒。</p>

    李顺也继续喝酒。</p>

    喝了一会儿,李顺突然看着我说:“易克,你是我兄弟,是我亲兄弟!”</p>

    我看着李顺,没有说话。</p>

    李顺似乎喝得有点多,说话舌头直打摆:“兄弟,我心里早认了你这个兄弟。我认定你是那种可以托妻付子的兄弟,老哥我今天可能喝的有点多,我把一句话扔在这里,像我这种混黑道的人,早晚都没有好下场,我早知道这一点。我想和你说,万一哪天我有了什么意外,我把小雪和秋桐托付给你了。托付给你,我放心,一万个放心。”</p>

    看着李顺红红的眼睛,听着李顺半醉半真的话,我的心里突然感到极大的不安,还有几分惭愧,有些无地自容。</p>

    李顺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p>

    我安慰李顺说:“不要胡思乱想,你不会有事的。”</p>

    “不要安慰我。没有用,我最终的结局,我心里有数,历史是一面镜子,看看过去的这些年,混黑道的最终结局,有几个好的?”李顺一摆手,惨笑一下:“我现在其实是混日子,过一天是一天,浑浑噩噩这么过。”</p>

    我神情黯然,没有说话。</p>

    李顺的声音有些苍凉和悲怆:“曾经,我也是一个有志青年,我有理想有抱负,有美好的人生向往和憧憬,可是,现在,你看,我成了一个黑社会头子,成了这个社会的人渣。</p>

    我现在走到这一步,是谁的过错?是父母还是社会,是自己还是他人?我现在都不愿意想这些东西了,我很多时候宁愿在毒的麻醉里让自己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糜烂生活,让我的躯体和灵魂在对金钱的无限追求你走向无底深渊。我的命运,也是注定的,我注定要走这样的人生道路。”</p>

    “人生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说。</p>

    “哈哈,狗屁,什么回头是岸。”李顺哈哈大笑起来:“老弟,我已经没有岸可回了,在我周围,放眼看去,茫茫无边啊,都是苦海。唉。这人的一辈子,有很多种活法,我看来注定是要走这条不归路了。”</p>

    “有岸,只要你肯回头,一定有岸!”我说。</p>

    “有个屁。”李顺不屑地一撇嘴:“我靠他大爷的,凭我这些年做的那些事,枪毙2回是足足够了,命都保不住了,还有个狗鸟岸啊,不过,我得感谢我们现在的社会,白黑混淆起来,互相依托,互相依存,共同发展,共同致富,黑道的日子目前还应该是不错的。</p>

    不过,我也知道,国家早晚是要下狠心完善法制和体制建设的,早晚,我们这些黑道的人渣和那些白道的人渣一起完蛋。我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不要这样,让我安安稳稳过去这一辈子好喽。”</p>

    “未必像你说的那样,目前宁州这一关,我看难过。”我说。</p>

    “这一关也未必那么悲观,我始终还是带着乐观态度的。”李顺说:“你要知道,我和宁州警方的老大,是紧密相关的,要是我倒了,他必死无疑,要是他倒了,面还不知要牵出多少大人物来,你以为他这公安局长后面没有背景后台了,不需要往进贡了。到时候,大家都不安生。</p>

    所以,我看,这事未必会闹大,虽然面有人在监督查办,但是,这县官不如现管啊,二子和小五现在进去了,这俩小子要是能在里面基本摆平好了。我现在在这里暂时修心养性,过些日子,我李顺还是要重出江湖的,还是要杀回宁州的。到时候,老子第一个要和白老三算账,这狗日的竟然敢派四个狗屁金刚算计老子。这老虎的屁股是随便摸的。”</p>

    李顺自得自信地滔滔不绝地说着。</p>

    我默然无语地看着李顺。</p>

    “哎——不说了,喝酒!”李顺突然住了嘴,又端起酒杯。</p>

    我和李顺喝光了一瓶白酒,然后吃饭,吃过饭,安排李顺休息,接着我告辞离去,出了村子,四哥的车正停在海边的公路。</p>

    我了车,和四哥往回走,走到开发区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云朵的电话:“哥,不好了,出事了。”</p>

    我心里咯噔一下:“云朵,出什么事了?”</p>

    “曹腾开着你的车去旅顺办事情,结果,在在旅顺被人打了。”云朵说。</p>

    “被人打了?怎么搞的?打的重不重?”我说。</p>

    “是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正带着车去旅顺,曹腾现在在旅顺人民医院,伤势如何,还不清楚。”云朵说。</p>

    “哦,你怎么知道的?”我说。</p>

    “秋总告诉我的,她已经开车去医院了。”云朵说:“小雪晚突然发烧,秋总正带着小雪在儿童医院打吊瓶,突然接到消息,把小雪扔在医院,急忙往旅顺赶了,路给我打了电话。”</p>

    “哦,好的,我知道了,我这过去。”我说完挂了电话,对四哥说:“直接去旅顺人民医院。”</p>

    四哥点点头,调转方向,拐旅顺路,边说:“此事或许有些来头。”</p>

    “嗯,有可能。”我不由想起下午跟踪我的两位金刚。</p>

    路,我又给海珠打了电话:“阿珠,我们有位同事在旅顺出事进了医院,秋桐去旅顺了,小雪发烧在儿童医院打针的,没人照看。”</p>

    “好的,哥,我知道了,我这过去儿童医院,你放心好了。”海珠没等我说完,明白了。</p>

    “好,我现在去旅顺看看那边的情况!”</p>

    “嗯,你路小心点!”海珠说:“小雪这边我会照顾好的。”</p>

    和海珠打完电话,我和四哥直奔旅顺人民医院。</p>

    到了旅顺人民医院门诊楼前,我看到秋桐的车子正停在那里。</p>

    我下了车,四哥说:“我在这里等你,不过去了。”</p>

    我点点头,然后急匆匆进了门诊,一个门一个门的看。</p>

    很快,在走廊里看到了云朵,我走过去,云朵指了指里面:“在里面,刚包扎完。”</p>

    我推门进去,看到了鼻青脸肿的曹腾头正包着纱布躺在病床,秋桐正站在旁边。</p>

    “怎么搞的?”我进去问。</p>

    曹腾有气无力地冲我做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嘴唇厚厚的,是被打肿了。</p>

    看这样子,曹腾好像是没有伤到要害处,只是受了皮肉之苦。</p>

    秋桐看了看我,说:“好像是遇到地痞流氓了,寻衅滋事,没有理由的来是一顿暴打,打完跑了。”</p>

    我看看曹腾,曹腾点点头。</p>

    “流氓滋事?伤重不重?”我看着曹腾。</p>

    曹腾摇了摇头,秋桐接着说:“刚才拍过片子了,医生说大脑和骨骼都没事,是皮外伤,头被打破了。”</p>

    “嗯。”我点点头,握住曹腾的手:“曹兄,你受苦了,我代表我自己向你表示亲切的慰问。”</p>

    曹腾一咧嘴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p>

    秋桐看着我,带着有些不理解的表情,似乎对我这时突然说出的这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似乎觉得我这话与其说是在慰问曹腾,倒不如说是在逗弄曹腾。</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