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29章 神秘的朋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车子在哪里找到的?”四哥边开车边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在我宿舍楼下,昨晚回去的时候停在那里了。”</p>

    四哥皱起了眉头:“这事够蹊跷的。这事会是谁干的呢?”</p>

    “我也在琢磨呢。”我说。</p>

    想了半天,四哥说:“算了,不想了,既然是朋友,早晚都会露面的。对我们来说,现在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p>

    我点点头:“这是个神秘的朋友,等以后要好好谢谢他。”</p>

    走了一会儿,四哥又说:“四虎失踪的事情,是你干的?你杀了他?”</p>

    “不是!”</p>

    “那是李顺做了他?”四哥又问。</p>

    “我不知道。”我稍微犹豫了下,说。</p>

    四哥看了我一眼,接着点点头:“嗯。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我理解你的难处。这事,你不知道最好。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其实,四虎的事,不光你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知道。”</p>

    我当然明白四哥这话的含义,我知道他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他不想让我为难,或许他已经猜到我可能受到李顺的要挟了。</p>

    “四哥,到了之后,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一切按照我的话去做!”沉默了一会儿,我说。</p>

    “好,没问题!”四哥点点头。</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秋桐的。</p>

    “易大师,下午好!”秋桐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p>

    “领导好!”我说。</p>

    四哥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安静地开车。</p>

    “刚才看你开车在发疯啊,突然那么快拐弯,你要干什么呀?”秋桐的声音里带着责怪的口气。</p>

    “啊——你怎么看到了?”我说。</p>

    “我那会正站在公司门口和人说话呢,一扭头,看到你开车发飙,忽的拐过去了。你想干嘛?说,是不是想挨罚款了?”秋桐的口气似乎在偷笑。</p>

    “呵呵,不是。”我笑着。</p>

    “怎么过了一会儿,看到你坐着出租车从公司门口经过,你的车呢?”秋桐又说。</p>

    我汗,原来秋桐看到我坐着四哥的车子经过公司门口了,我刚才只顾和四哥说话,没注意看。</p>

    我说:“我的车刚才借给曹腾了,他要去旅顺办业务。他的车坏了,还没修好。”</p>

    “那你现在干嘛去呢?班时间不好好班,到处乱跑!”秋桐责问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p>

    “我不告诉你,你管不着!”我笑着说。</p>

    “嗨——还真能耐大了,要造反啊,还我管不着。”秋桐噗嗤笑出声来:“你个小家伙,翅膀硬了啊,管不了你了还?”</p>

    “哈哈。”我笑起来。</p>

    “哎——好吧,既然你翅膀硬了,那你飞吧,爱到哪里去哪里,俺不管你了,反正也管不了。”秋桐笑嘻嘻地说:“哎——对了,三水集团那物流的事情,今天都安排部署好了吗?”</p>

    “你不是说不管了吗?干嘛又问这个?”我说。</p>

    “哼哼,不想管你的时候管不了,想管你的时候,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快点给俺汇报汇报。”</p>

    “哈哈。”我笑得很开心,难得听到秋桐如此快乐的声音。</p>

    “放心好了,我的美女老板,我都安排好了,一切都很顺利。”我说。</p>

    “好吧,那是我多操心了。出去玩吧,不过别忘了晚回家吃饭哦。可不能夜不归宿喽,昨晚海珠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找你的呢。”秋桐笑着说。</p>

    “呵呵,不是。”我干笑了一声。</p>

    “好了,这样吧,大师,不给你磨牙了,俺要忙了!”</p>

    “你忙什么的?”我说。</p>

    “不告诉你,你管不着!”秋桐笑着挂了电话。</p>

    和秋桐通完电话,我的心情愉快起来,因为秋桐的开心而愉快。</p>

    我不由轻声哼起了小调:“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著你的快乐,追逐著你的追逐。”</p>

    四哥转过脸看了我一眼,目光怪怪的,没有做声,接着又扭过头继续开车。</p>

    看到四哥怪怪的目光,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大自在,停止了哼哼,点燃一颗烟,抽起来。</p>

    四哥突然无声地笑起来,笑得有些随意放松和自然。</p>

    我难得见到四哥露出自然的笑脸,看了一眼四哥:“你笑什么?”</p>

    四哥说:“我是被你的好心情传染了。”</p>

    我笑起来:“这你都能看得出来啊!”</p>

    “当然感觉得出,而且,我还知道,你的好心情是通过电话被传染的吧。”四哥笑着说:“刚才是秋桐打来的吧?”</p>

    “嗯。”我点点头:“难得听到她今天如此愉快的声音,难得感受到她今天如此开心的心情。”</p>

    “秋桐,是一个世间难得的好女子,美丽智慧善良儒雅,貌俱佳,这样的人理应是快乐的。快乐是会感染的,你看,都传染到我这里了。其实,这些年,我经常一个人想,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要有一个乐观的心态,都必须要乐观地活着。</p>

    也许我孤独地只剩一个人,但我的灵魂还在;也许整个世界黑暗地没了一条路,但只要我的眼睛还在,亮光会来;也许所有的大江大河都停滞不动了,但我有空气与树林;也许所有的道路都行不通了,但只要我有力气还在。”</p>

    我看着四哥,觉得四哥好像是诗人。</p>

    四哥继续入神地似乎有些自言自语地说着:“所以我要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每一缕阳光和空气,感谢河流与山川,感谢森林与大海,感谢草原与荒漠,感谢我的父母亲人,感谢我的朋友与敌人,感谢我的恩人与冤家,感谢所有熟识与陌生的任何人。所以我要乐观,我有理由乐观,我必须乐观,这是一种生活的能力与态度,这是一种心态与生活的质量!有了这样的心态与认识,我才能更好地、真正地活下来,一直活到现在。”</p>

    我怔怔地看着四哥,心里充满了一种感动的情愫。</p>

    四哥说完,看着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信口开河说了这么多,让你见笑了。刚才受了你和秋桐的感染,突然来了话头。”</p>

    “四哥,你说的真好,这是你内心真实世界的反应。”我认真地看着四哥:“我很喜欢听你说这些,真的。”</p>

    四哥呵呵笑笑,不说话了,专心开车。</p>

    很快,车子到了棒棰岛宾馆。</p>

    我指挥着四哥直接开车到了二号楼前。</p>

    楼前空荡荡的,没人。</p>

    我提着香烟下车,站到楼门口环顾四周,除了几个服务员,没有其他人,周围静悄悄的。</p>

    我有些纳闷,李顺人呢?</p>

    我无法和李顺联系,他刚才给我发完短信的手机卡肯定又扔了,我打那个电话是找不到他的。</p>

    我当然也不能找服务员问,李顺没用自己的名字在这里登记,我又不知道李顺在哪个房间,怎么问?</p>

    我于是干脆坐在大厅里的休息处沙发抽烟,边冲外面出租车里的四哥做了个手势,四哥会意,将车开到停车处,坐在车没有下来。</p>

    足足抽了两支烟,手机终于来短信了:“来,210!”</p>

    看这号码,却又是南京的区号。</p>

    我有些抓狂了,李顺手里到底有多少手机号,到底有多少地方的?他是不是有收藏手机卡号的癖好啊!</p>

    我直接去了楼210房间,走到房间门口,房门虚掩着,我轻轻推门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套间,陈设很豪华,李顺正坐在间的大沙发晃动着二郎腿看着我笑。</p>

    “速度不慢。”李顺说。</p>

    我把黑色袋子给李顺:“呶——烟。”</p>

    李顺接过去,打开,拿出一盒,抽出一颗,吸了起来:“妈的,整天憋在这个鸟地方,闷死了。”</p>

    李顺的话正我下怀,我坐在旁边的沙发,说:“要不,拉你出去转转?”</p>

    “行,走!”李顺站起来。</p>

    我也站起来:“车在楼下。”</p>

    李顺刚要走,又停住:“你先下楼,我带着随身的机要东西。这些东西不能放在没人的房间里,万一服务员进来打扫卫生看到。”</p>

    我说:“你这里东西多不多?”</p>

    “不多,几件换洗衣服,还有那些机要的小东西。”</p>

    “好,我先下去!”</p>

    我下了楼,在楼门口转悠着,边打量着周围。</p>

    不一会儿,李顺戴着墨镜和一顶太阳帽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不大的手包。</p>

    “车在那里!”我指了指四哥的出租车,四哥此时正坐在这里。</p>

    李顺点点头,和我一起走向出租车,我拉开车门,我们直接坐到车后排。</p>

    “老板,去哪里?”四哥发动了车子。</p>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李顺突然一伸手拍了拍四哥的肩膀:“咦——这个驾驶员我认识,这不是次我们带小雪出去玩租的车子吗?”</p>

    我说:“是啊,呵呵。很巧,我今天打车,正好遇到他。”</p>

    四哥没有回头,淡淡地说:“是吗,真是巧了,我整天拉客人,多了,印象不深,刚才这位客人没说,我还真没认出来。”</p>

    李顺笑着拍拍四哥的肩膀:“伙计,咱们是有缘分喽。”</p>

    “能给二位老板服务,我很荣幸!”四哥接着又问了一句:“二位老板要去哪里?”</p>

    我看了下李顺,李顺没有说话。</p>

    我说:“去金石滩转转吧。”</p>

    四哥开车外走,李顺说:“嗯,不错,金石滩那地方很好,兜风是个好地方。”</p>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到了金石滩,这里因为离城市较远,此时的海水已经有些冷,不适宜游泳了,游人不多,只有附近的渔港有几艘船在来来回回运送海带。</p>

    四哥将车停在海边靠近一个渔村的公路,我和李顺下了车,李顺伸了几下懒腰,深呼吸几口,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异常的人和车辆。</p>

    “我靠,秋高气爽啊,这里好舒服。”李顺边说边下了公路,走在沙滩:“哎——什么时候带小雪来这里玩好了。”</p>

    我和李顺一直走着,边说:“想小雪了?”</p>

    “当然想,每天都在想。可惜,不能随时见到她。”李顺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柔情和温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