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28章 跟踪监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看看墙的钟表,已经是深夜时分,又看看正聚精会神伏案工作的海珠,觉得有些心疼,走进房,站在海珠身后,轻轻给海珠揉肩膀,边说:“在做什么?”</p>

    海珠说:“哥,我正琢磨旅游公司更名的事情,干脆,我们叫春天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春天旅游,你看好不好?”</p>

    我笑了:“春天旅游,不错!很好!”</p>

    “那这么定了,我明天去办更名手续。”海珠兴奋地说。</p>

    “时候不早了,洗洗睡吧。”我拍拍海珠的脑袋。</p>

    床,我们做那事。</p>

    海珠突然说了一句:“哥,你说秋桐和李顺,他们做过了没有?”</p>

    天哪,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海珠此刻突然问出了这句话,我不知道她的脑瓜子怎么突然想到这里来了。</p>

    一听海珠问到这个,我心里突然一阵极端的崩溃感,身体接着僵硬下来,浑身的热流瞬间消退地无影无踪,浑身无力地仰面躺下。</p>

    “哥,你怎么了?”海珠翻过身看着我。</p>

    “没没怎么?好像,突然感到累了。”我说。</p>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那句话?”海珠盯住我的眼睛。</p>

    我不敢看海珠的眼神,闭眼:“你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p>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了秋桐,然后想起了李顺。然后,脱口而出了。”海珠说:“你刚才突然……难道是因为这句话?”</p>

    我没有回答海珠,伸手关了床头灯:“好了,我累了,睡吧。”</p>

    “对不起,我说错了话。”海珠郁郁地说了一句,然后翻过身。</p>

    我没有说话,心里隐隐难受,对不起的是海珠吗?她到底有什么错?真正该说对不起的,好像应该是我吧?</p>

    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感觉着身旁的海珠辗转反侧,知道她没有睡好,或者没有睡着。</p>

    我蓦然感觉,我和海珠之间,似乎有一种看不到的东西在隐隐作怪,在逐渐将我们之间的距离缓缓拉开。</p>

    这种感觉让我恐惧,让我恐慌。</p>

    万籁俱静的深夜,我忽然想起浮生若梦曾经和我说过的一句话:真正相爱的人不会因为一句话而分手,更不会因为一个错误而真的做到一次不忠百次不容。真正相爱的人会在感情的曲折里一起成长。只要经过一个曲折熬了过去爱又增长了点,又一个曲折熬了过去大家学会珍惜对方一点。一路下去爱越来越深,只会深深的相爱着,懂得对方的好,不会再分开。</p>

    我带着惶恐不安的心躺在那里,琢磨着浮生若梦曾经说过的话,看着眼前的暗夜,心阵阵绞疼。</p>

    许久,身旁的海珠没有了动静,我才带着莫名的凄楚和悲凉,迷迷糊糊睡了过去。</p>

    第二天班,我先将三水集团物流配送的事宜部署下去,安排好了一切细节和步骤。当日,这项工作开始启动起来。</p>

    忙完,已经是下午。</p>

    我找了个快餐店,吃了个盒饭,边吃边琢磨着昨晚听到的四虎之间的谈话,我隐约觉得,李顺在棒棰岛宾馆不安全了,一旦大虎认定了第二种可能,白老三的人随时都会发现李顺的藏身地。</p>

    当然,白老三即使发现了李顺,也未必会马采取行动,很可能会牢牢跟踪监视着李顺,一旦到了时机,会采取行动。</p>

    正吃着饭,接到了曹腾的电话:“嗨——易经理,忙完了吗?”</p>

    “刚忙完啊,在吃盒饭呢!”</p>

    “辛苦辛苦。”曹腾打个哈哈。</p>

    “曹兄,有什么吩咐?”我知道曹腾没事是不会给我打电话聊天的。</p>

    “吩咐可不敢当,有事求你呢!”</p>

    “说什么求啊,都是自己兄弟,有事直接说!”</p>

    “呵呵,易兄是痛快人,是的,咱们现在是自己人,自己兄弟了。”曹腾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的车坏了,在修理厂还没提出来,我下午要到旅顺去谈一笔业务,所以,想借你老兄的车一用,不知老兄方便否?”</p>

    “什么时候用?”</p>

    “2小时之内皆可!再晚了可不行了,当然,越早越好!”</p>

    “没问题,行!我吃过饭和你联系!”我说。</p>

    “那好,那多谢了!”</p>

    “一家人,说谢见外了!”我说。</p>

    然后,曹腾挂了电话。</p>

    我刚要将手机收起来,又接到了一个手机短信,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没烟了,送两条,二号楼门前会合!”</p>

    无疑,这是李顺发来的,他原来住在二号楼。</p>

    看这手机号,却是乌鲁木齐的,鬼知道李顺从哪里搞来这么多地方的手机号。</p>

    正好我要找李顺通知他撤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带他离开棒棰岛宾馆,然后把车给曹腾。</p>

    我出了快餐店,先开车去超市买了两条大华,装在一个黑色的袋子里,然后开车直奔棒棰岛宾馆。</p>

    我所在的位置是城市的南郊,到棒棰岛宾馆有两条路,一条是直行海滨公路直接到达,一条是左转穿过市区的路,那条路正好经过发行公司门前。</p>

    我自然是要走滨海公路,快!</p>

    开车刚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还没开滨海公路,遇到了红灯。</p>

    我停住车,摸出一颗烟,点着,吸了几口,然后不经意随便瞥了一眼后视镜。</p>

    这一瞥,我的目光顿住了——</p>

    我看到在我身后有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车前排有两个明晃晃的电灯泡,当然不是真的灯泡,而是两个光头。</p>

    我定睛一看,我靠,是四大金刚其的两个。</p>

    丫的,他们连我也跟踪了,一定是他们跟踪秋桐迟迟未果,于是开始跟踪我,妄想从我身找到李顺的所在。</p>

    他们今天是什么时候开始跟我的,我竟然一直没有发觉。</p>

    我不由冒出一头冷汗,妈的,幸亏刚才无意发现了,不然。</p>

    自然,现在是不能直接去棒棰岛宾馆了。</p>

    我稍一思索,看到绿灯亮了,于是改变原先直行的打算,左转,直奔市区。</p>

    边走边看到那辆越野车也跟了来,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p>

    我边开车边摸出手机,打给了曹腾。</p>

    “曹兄啊,我吃过饭了。你在哪里呢?”我说。</p>

    “易兄,你好快啊,呵呵,我在公司呢!”曹腾说。</p>

    “那好,我大约10分钟之后到,你到公司左边十字路口往北的那个马路大约100米的地方,路右边有一家美容美发店,你到那店门口等我!”</p>

    “哈,老兄要美容啊!”</p>

    “不是,去洗洗头。”</p>

    “好的,我这下楼过去。”</p>

    挂了曹腾的电话,我径直往公司那条马路开去,边不时看着后视镜。</p>

    后面的越野车不紧不慢地跟在我后面。</p>

    马尔戈壁,叫你跟,看老子怎么耍你!</p>

    不一会儿,快到公司左边的路口了,我看着此刻正是绿灯,正在倒计时显示数字,放慢了速度。</p>

    后面的越野车也放慢了速度,保持着大约50米的距离。</p>

    看到绿灯数字显示到1了,马是红灯,我突然一踩油门,直接往左拐去,边向后看着——</p>

    后面的越野车也突然加快了速度,这时红灯已经亮了,但是那越野车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似乎准备要闯红灯。</p>

    糟糕,妈的,这狗日的要跟来!我心里暗暗叫苦。</p>

    正在这时,一辆正在另一个车道行驶的出租车也突然加速,直接拐入了我刚才的车道,正好堵在了越野车前面,然后停住。后面的越野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出租车后面。</p>

    我来不及多想,忙开到美容店门口停下,曹腾正站在路边优哉游哉地抽烟,看到我的车过来,笑呵呵地走到车门口。</p>

    我提着装烟的袋子下了车,从曹腾笑笑:“去吧,久等了。”</p>

    “哈哈,谢谢老兄了哈。我去了。”曹腾笑着钻进车里,立刻发动车子,走了。</p>

    我一个闪身进了美容店,隔着玻璃窗看着马路,很快,那辆出租车慢悠悠开过来,越野车跟在后面,急速超车,超车的同时,一个金刚还将脑袋露出车窗,冲着出租车大骂了一声:“操——臭开出租的,乱变换车道,要钱不要命了,今天老子没空,不然,砸了你的车子——”</p>

    接着,越野车急速驶去,追赶我的车子去了。</p>

    我看看我的车子,此时还没有从我的视野里消失,越野车是能跟的。</p>

    这时,出租车缓缓停在了路边,我一看,开车的正是四哥。</p>

    “先生,要洗头吗?”一个打扮时髦的小姐笑嘻嘻地看着我。</p>

    “谢谢,不了。”我说着从美容店里出来,大步走向四哥的出租车。</p>

    拉开车门进去,四哥笑嘻嘻地看着我:“办法不错,可惜,你没想到他们根本不会理会什么红灯绿灯吧。”</p>

    我笑了下:“是的,没想到,失算了!你什么时候跟他们的?”</p>

    “送完小亲茹我跟他们了。”四哥说。</p>

    “哦,他们跟踪我多久了?”</p>

    “从你一离开发行公司出去,他们跟你了!”</p>

    我一听,不由有些后怕:“我一直没注意。好险。”</p>

    “为什么好险?”四哥看了一眼我手里提的黑色塑料袋:“买烟干嘛?自己抽大华有些高档吧,送礼?”</p>

    我看着四哥,欲言又止,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四哥。</p>

    四哥笑了:“别勉强自己,没事,说不说我都理解你,你有苦衷,我知道。”</p>

    我感激地冲四哥笑笑。</p>

    “要不要我送你去?”</p>

    “去哪里?”</p>

    “去你该去的地方。你没车了,反正总是要打车的,是不是?”四哥微笑着:“你要是觉得我不方便去,我不去!不过,我想了,他不知道我的身份,去了也不会有事。”</p>

    四哥很聪明,他显然知道我是要去找李顺的。</p>

    我想了想:“去棒棰岛宾馆。”</p>

    四哥发动车子,直奔棒棰岛宾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