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22章 狼狈为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怀疑四虎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四哥说着扭头看了我一眼。</p>

    我的心一跳:“为什么这么说?你怀疑是谁干的?”</p>

    “因为四虎消失地太彻底了太突然了。”四哥说:“谁干的。我觉得不像是李顺一伙,他们似乎没有理由专门挑四虎下手,没必要,我现在怀疑是白老三手下的人干的。特别是四大金刚嫌疑最大。”</p>

    “为什么?”</p>

    “因为四大金刚和五只虎一直不合,五只虎投靠白老三四大金刚早,在白老三内部势力四大金刚大,两伙人为了在白老三面前争宠,经常互相倾轧,还有,他们之间在利益分配也有矛盾,白老三为了驾驭好他们,故意装作看不见他们之间的矛盾,有时候甚至故意推波助澜,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为自己服务,这五虎,四虎对四大金刚叫嚣地最厉害,经常故意找他们的茬。我猜是不是四大金刚怀恨在心,借助五只虎被怀疑的便利,暗地里对四虎下了黑手,借以来削弱五虎的势力。”</p>

    “这只是你的分析还是也包括白老三那边的猜疑?”我说。</p>

    “是我自己的分析,不过,我觉得依照白老三的性格,要是迟迟打探不到四虎的消息,他未必不怀疑这一点。”四哥说:“假如真是这样,那倒好了,白老三内部闹翻天了。”</p>

    听着四哥的分析,我心里突然觉得对不住四哥,我欺骗了他,我觉得四哥是个够朋友的人,我不该瞒着他。但是想到这事事关重大,事关李顺的性命,我已经答应了李顺,还是不能和四哥说事实真相。</p>

    想到四哥所说白老三利用五只虎和四大金刚之间的矛盾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我突然想到,李顺是不是也在利用我和段祥龙之间的矛盾来左右逢源掌控我们,为自己谋取利益最大化呢?</p>

    想到自己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我心里颇不舒服。</p>

    我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都是一个小社会,都有独特的一个圈子。在这个圈子里的老大,在自己经营的小社会里,都会表现出足够的智慧,用尽心思经营好各种关系。</p>

    往往这些老大为了树立威信,会故意挑起下属之间的矛盾,人为得让手下分成几个帮派,然后利用下属之间的矛盾来控制他们,是每个人对自己都不敢有异心。从古代的封建帝王到现在的大小单位和黑道社团,此办法屡试屡爽。</p>

    作为老大,虽然一个劲儿强调要团结,但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恐怕最害怕的是下属真的团结起来。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说和做往往背道而驰,这恐怕是很多老大成功掌控下属的法宝吧。</p>

    到了单位,我和四哥分手,手里拿着大信封,正往单位里走,背后有人喊我:“易老师——”</p>

    回头一看,秋桐正笑吟吟地冲我走来:“易老师早——”</p>

    我咧咧嘴:“秋总早——干嘛这么叫啊,让大家听见,多不好意思。”</p>

    秋桐捂嘴笑起来:“哦也,原来易老师也会害羞啊。”</p>

    秋桐接着大笑起来,显得很开心。</p>

    看着秋桐难得露出的开心的笑,我不由也跟着开心地笑起来。</p>

    “哎——二位在这里谈什么呀,笑得这么开心?”曹丽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p>

    我转过头,看着曹丽正笑呵呵地站在我和秋桐旁边,边说话边盯住我手里的大信封。</p>

    “曹主任早啊,我在和易经理开玩笑呢。”秋桐和曹丽打招呼。</p>

    曹丽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大信封,接着带着一丝转瞬即逝的讥讽的表情看了秋桐一眼,然后冲我们点了点头:“呵呵,好吧,你们谈吧,我要去办公室了。”</p>

    曹丽说着,迈着轻松的步伐从我们身边走过去。</p>

    “走吧,我们也班了。”秋桐说着仰头看了看天空,深呼吸一口:“初秋的早,阳光明媚,空气清爽,真舒服。”</p>

    我笑笑,和秋桐一起楼。</p>

    “哎——你一大早拿着这么一个大信封干嘛啊?”秋桐瞥了一眼我手里的大信封,随口问了一句。</p>

    “这不是大信封,这是降妖袋。”我冲秋桐神秘地笑笑。</p>

    秋桐抿嘴笑笑:“你净弄玄乎的,信封是信封,还什么降妖袋。得了吧你,你怎么不说你是降妖大师啊?”</p>

    “我还没来得及说,被你先说出来了。”我说。</p>

    秋桐边楼边又笑起来:“易老师,你真是多面手啊,还能降妖了,还成大师了,那好,以后我叫你易大师吧。”</p>

    “别说叫我易大师,你是叫我易大仙我也敢答应!”我笑嘻嘻地说。</p>

    “大仙,你成神了啊,易大仙,易大神。”秋桐笑得更厉害了。</p>

    “你别笑得得意,很快,我让你知道我这个大仙大神的厉害。”我神秘地故作玄虚地笑着,进了办公室。</p>

    曹腾还没来,我刚坐定,内部电话响了,是曹丽打来的。</p>

    “办好了?”</p>

    “是的!按照你的吩咐,50个送报纸的人签名,一个不少!”我说。</p>

    “很好,钱花光了没?”</p>

    “花光了!”</p>

    “你可真够大方的,自己没吃点回扣?”曹丽显然一副不相信的语气。</p>

    “吃没吃,谁知道?反正我是不知道。”我说。</p>

    “哼,你这家伙,还想瞒我啊。”曹丽说:“我故意多给你的,我知道你要雁过拔毛,你还在我面前装清高啊。”</p>

    “哎——不是装清高啊,曹主任,反正这回扣我是不吃你也会以为我吃了,那我干脆吃了得了,不吃白不吃。”我说。</p>

    “说的倒也是,反正这年头有便宜不占是笨蛋。”曹丽说。</p>

    “恐怕你给我的钱也是截留过之后的吧,你往汇报,会说你给了我两万吧?”我说。</p>

    “你这个死鬼精,什么都知道。”曹丽说:“我是多报了,还不是咱们自己的钱,以后还不是得花在你身。好了,不说了,你不要过来给我送信封,我安排个人到你那里去,说是找你拿一份资料。”</p>

    “知道了!”我答应着,又说:“对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到时候不兑现啊!”</p>

    “什么事情?”</p>

    “你这忘了啊,你不是还说到时候想办法把我弄成副总的吗?”我说。</p>

    “这事啊,你放心好了,绝对没问题的,不说我找人做工作,凭你自己的能力和表现,做个副总也是绰绰有余。这事包在我身,你安心等着做你的副总吧。”曹丽说。</p>

    “那好,有你这句话,那我放心了!”我说着挂了电话。</p>

    不一会儿,经管办的一名工作人员来了:“易经理,曹主任让我找你拿一份资料!”</p>

    我把大信封递给他,他拿了之后走了。</p>

    不一会儿,曹丽又打内线电话过来了:“很好,我看了,你做得很棒!”</p>

    “我办事你放心好了。”我说:“曹主任,我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p>

    “什么不踏实?”</p>

    “是。是你答应我的那事。”我憋住笑做出一副疑虑的口气。</p>

    “哎呀——我说你——”曹丽顿住了,接着说,”我说你这个易克啊,你这么大一个男人,怎么突然这么黏糊起来了,怎么婆婆妈妈的。”</p>

    “曹主任,你是不理解啊,你不知道,这事对我有多重要啊,我这辈子长这么大,还没做到那么高的位置呢,你不知道,昨晚我兴奋地一夜都没睡呢!”我继续装逼。</p>

    “哦,呵呵,你这个小范进,别举了发疯啊。”曹丽笑了:“宝贝,你放心是,放一万个心。到时候,我保证你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保证让你光宗耀祖。”</p>

    “权不权的我不在乎,我是想多弄点钱。”我说。</p>

    “傻瓜,没有权,哪里会有钱,只要拥有了足够的权力,钱自然是大大的有!”曹丽说:“权和钱从来都是不可分的哟。我的小傻瓜。”</p>

    我故意一再装逼的目的,是要打消曹丽的疑虑,让她以为我十分重视她对我的许诺。</p>

    此时,我的分析是,对孙东凯而言,他如此操作的主要目的是借打击秋桐来钓出董事长,故意招惹董事长。至于他为什么要故意招惹董事长,我却实在想不通。</p>

    而对曹丽而言,却主要是搭孙东凯的顺风车,把秋桐拿下,实现自己蓄谋已久窥视已久的野心和位置。</p>

    这二人各有所需,各有所求,狼狈为奸。</p>

    和曹丽装逼弄景完,我挂了电话,打开电脑,想起了正在办公室里的秋桐。</p>

    她这会儿在干嘛呢?她能意识到很快要有一场“浩劫”降临到她头吗?她当然不会知道,更不会知道我正在暗操作着这一切,也不会知道在这场“浩劫”,我成了打击迫害她的帮凶。</p>

    我突然很想浮生若梦,于是登陆扣扣,她在线。</p>

    “若梦,早好!”我先说话。</p>

    “呀——呀——客客,这么早你线了,难得白天见到你啊。”她回复。</p>

    “是的,今天正好有空,来看看。”我说:“那天看到你的留言,你说你到宁州去了,怎么样?事情办得顺利吗?回来了吗?”</p>

    “还算顺利,回来了!”她说。</p>

    “现在在哪里呢?”</p>

    “办公室!”</p>

    “在办公室干嘛呢?”我说。</p>

    “这不正在吗?”</p>

    “哟——在聊?”我说。</p>

    “哪里啊,没呢,我是挂在这里,在接收一个件。”她说:“我正在学习呢。”</p>

    “学习?”</p>

    “是啊,学习可是大事,随时都要抽空学的哦。”</p>

    “学什么的?”</p>

    “学如何成为营销大师啊!嘻嘻。”</p>

    “在看什么啊?”我说。</p>

    “没有什么,是在学习易大师的讲课资料。”她说:“我自己归纳记录了一个本子,易大师几次讲课的东西都在里面,我没事拿出来看,边看边琢磨,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呢。”</p>

    我擦,原来秋桐把我讲课的内容整理到一个专门的本子,专门当学习手册了。</p>

    “什么?易大师?”我说。</p>

    “是啊,易大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