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21章 适合做老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四哥边听边点头:“嗯,好。 ”</p>

    说完后,我又补充了一句:“这事我不出面,只有劳烦你去操作,我好留有回旋的余地。记住,早5点后,满大街都是送报纸的,邮局的,我们集团的,星海都市报的,半岛早报的。总之,很多很多。”</p>

    “呵呵,这事很容易办到。”四哥笑着点头。</p>

    然后,我掏出那个装有一万元的信封:“这是活动经费!”</p>

    “不用!我身有钱!”四哥说。</p>

    “办这种事,不用花自己的钱,这钱也不是我的,是级拨付的。”我哈哈笑起来,边将钱放到四哥的口袋里。</p>

    四哥笑了笑:“老弟,你可这不容易,两条战线作战,既要斗智还得斗勇,既要做人还要做鬼,这戏演的。”</p>

    我也笑了:“木办法,我现在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现在知道了,人啊,都他妈是逼出来的。平时说这不行那不行,那是没逼到份,逼到份,没有不行的。”</p>

    “呵呵,有句话说的好,成功都是逼出来的,不是这个道理吗?”四哥说。</p>

    我笑了笑:“四哥,我到前面下车。”</p>

    “你不去旅游公司接海珠了?”四哥边靠边停车边说。</p>

    “不了,我回去先做饭,海珠现在很忙很累的。”我说。</p>

    “不错,知道疼媳妇了。”四哥调侃了我一声,将车停稳。</p>

    “走吧,别忘了明天的事情。”我冲四哥挥挥手。</p>

    “没问题,明天保证办妥!”四哥开车离去。</p>

    我回到宿舍,先把昨天晚换下来的一副扔到洗衣机里,然后开始做饭炒菜。</p>

    等我洗完衣服做完饭菜,海珠回来了。</p>

    “哎呀——今天太阳从西面出来了?”海珠一进门笑嘻嘻的。”我正打算回来做饭呢,没想到你已经做好了。哎,衣服都洗好了啊。”</p>

    “我今天睡了一天,精神饱满,有没什么事情,做做家务啊。”我没有告诉海珠我一下午出去的事情,边往桌子摆放饭菜边说:“你现在不同以前了,是大老板了,做事很辛苦的,我不得好好伺候伺候你。以后,我可要靠海老板吃饭了哦。”</p>

    “去你的,寒碜我,笑话我啊。”海珠开心地笑着,过来抱住我亲了一口,然后坐到饭桌前,搓搓手:“哎——好香的饭菜哦,真幸福。”</p>

    海珠吃了几口,边吃边不停赞扬我的手艺。</p>

    “你什么意思,一个劲儿给我戴高帽,是不是以后想让我做家庭妇男啊?”我边吃边说。</p>

    “我可没那意思啊,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海珠笑着。</p>

    “嘿嘿。”我笑起来,又说:“哎——阿珠,小亲茹这两天怎么样?”</p>

    “还不错,干活很利索,做事说话都很有眼头,是个小人精,”海珠说:“公司里的同事们都很喜欢她呢。”</p>

    “那好!”</p>

    “不过,我发现这孩子挺会享受的。”海珠又说。</p>

    “怎么了?”</p>

    “这孩子每天都打车下班呢。”海珠说:“你说一个做内勤的,那么点工资,这天天打车班下班,赚的钱还够车费吗?呵呵,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孩子,到底还是小啊,不知道过日子。”</p>

    “打车方便啊,不用挤公交车。”我说:“我看,你也不要天天去挤公交下班了,打车吧。”</p>

    “我不,现在你是创业时期,我不舍得花那钱,挤公交怕什么。”海珠说。</p>

    “你有驾照没有?”我说。</p>

    “当然有,拿了好几年了!”海珠说:“问这个干么?”</p>

    “要不,买辆车吧,作为代步工具。”我说。</p>

    “更不行了,我可不舍得花这钱。”海珠摇摇头:“现在公司还千着45万债务呢,这钱还没还清,我怎么能买车呢,这不合适。”</p>

    “那没有车,你工作起来不方便啊!”我说。</p>

    “怎么不方便啊,公司里有工作用车呢,我平时出去谈业务,用公司里的工作用车,虽然没档次,但是只要能办事行,我可不想背着一屁股债摆阔气。我要先努力赚钱,先把那45万还再说。创业艰难百战多,现在吃点苦算什么,现在的吃苦是为了将来的享受,嘿嘿。”海珠冲我做了个鬼脸。</p>

    我看了海珠一会儿,说:“海珠,你是个适合做老婆的女人。”</p>

    海珠笑了:“什么意思啊你?”</p>

    我说:“我觉得现在的女人分两种,一种是会玩的,一种是会过日子的,会玩的女人,不适合做老婆,会过日子的女人,适合做老婆。”</p>

    海珠说:“那会玩的女人适合做什么呢?”</p>

    “适合做情人!”我说。</p>

    “这是你们男人的自私,家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既舍不得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既想保住红旗,还有想着外面的彩旗。”海珠说:“我告诉你,虽然我们还没结婚,但是,你只需看着家里的红旗,不准出去打彩旗。”</p>

    我一咧嘴:“嗨——这是哪里跟哪里的事啊,你怎么扯到我身来了。”</p>

    “我这是提醒你呢,当然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啊,我其实对你还是无相信的,我相信易克是个用情专一的好同志,你说,是不是啊?”海珠看着我。</p>

    看着海珠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不知怎么,我的心里有些发虚,强自镇静地点点头:“当然是了。”</p>

    “如果你爱我,那你要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对我,如果你一旦不爱我了,那你直接告诉我,我海珠是绝对不会死缠烂打的。”海珠半真半假地说:“爱情,是必须要互相忠诚的,爱,在一起,不爱,分开,我可不是那种乞求爱情的人,当然,我也知道,乞求来的爱,那不是真正的爱情。”</p>

    “嗯,我明白!”我闷头吃饭。</p>

    “其实,我知道,你现在是爱我的。”海珠笑嘻嘻的:“只不过,你爱我不如我爱你深而已。当然,我不要求你现在爱我那么深,毕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呢,脚下的路越长,心的爱会越深。最能加深爱情的,莫过于时间。”</p>

    我抬头看着海珠:“你很感性,又很理性!”</p>

    “或许吧。只不过,有时候我在二者之间把握掌控的不好,很多时候会失衡。”海珠说:“哎——我要是有秋姐那样的分寸好了。我总觉得啊,这秋姐是掌控感性和理性最有分寸的女人了,她的成熟、理智和女人味,是我提升自己修正自己的方向和榜样。”</p>

    海珠自然而然又提到了秋桐,我没有作声,只顾自己吃饭。</p>

    吃过饭,收拾完家务,海珠又要往房里钻:“哥,我要制定下公司下一步的管理和发展计划,你自己看电视吧。”</p>

    “嗨——别忙着往房里钻,过来!”我拍拍沙发:“过来坐下,大爷和你谈谈话,磨刀不误砍柴工,你急什么?”</p>

    海珠笑呵呵地过来做到我身边,身体靠在我身:“好吧,大爷,你是我大爷,大爷要谈话啊,那谈吧。”</p>

    海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那天我骂李顺的话:我靠你大爷!</p>

    靠,我现在是海珠的大爷,我还能操自己吗?</p>

    想到这里,我噗嗤笑了。</p>

    “笑什么?”海珠笑吟吟地看着我。</p>

    “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笑着说。</p>

    “什么事?说来听听。”海珠伸手摸着我的脸。</p>

    “那天我和人家开玩笑,我说我靠你大爷,刚才你叫我大爷。”</p>

    海珠放声笑起来,浑身发颤。</p>

    第二天早,我吃过早饭去班,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等出租车。</p>

    正等着,突然左肩膀被人从身后用手拍了一下。</p>

    我习惯性条件反射,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拍我肩膀的手,同时迅速回过头——</p>

    那只被我抓住的手丝毫没有反抗,我同时看到了,原来这人是四哥。</p>

    四哥哈哈笑起来,我也笑了,忙松开四哥的手:“四哥,你神出鬼没的,呵呵,你的车呢?”</p>

    四哥指了指旁边的人行道:“在那里呢!”</p>

    “来了有一会儿了?”</p>

    “是哦,来了半个多小时了。”四哥笑呵呵地说。</p>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看了看四哥空空的双手。</p>

    “走,到车说!”四哥和我一起到了他的出租车,四哥拿出那个大信封递给我:“按照你的意思,全部办妥。”</p>

    我接过大信封,打开,抽出那张白纸,下面四分之一部分写满了签名。</p>

    “50个整!”四哥说。</p>

    “嗯。”我将白纸装进大信封:“太好了,四哥办事真是高效率,辛苦了,忙乎了一个早吧?”</p>

    “是啊,5点起床街了,捣鼓了2个多小时,总算按照你的要求,弄齐了,呵呵。”四哥说着又拿出那小信封:“里面都空了,每人200,我都发出去了。你说的对,那些送报纸的一听签一个名值200元,都争先恐后啊,问都不问是什么用途。”</p>

    “现实是如此,流社会的那些人,一个签名值万金,我们这些穷人的,给200争着干,这是阶级差别啊。”我说:“这些签名的人,你确保都是我说的那些范围?”</p>

    “确保,虽然很多都没有穿马甲,看不出是那家单位的,但是我事先都专门问了。绝对都是在你的要求范围之内。”</p>

    “那好。”我看着四哥:“吃早饭了没?”</p>

    “刚在旁边那早点摊吃完。”四哥说着发动车子:“易经理,你要去班了吧,我送你去!”</p>

    “不用,你不得去接小亲茹吗?”我说。</p>

    “不耽误。”四哥看了看表:“送完你,我正好顺路去接小亲茹。”</p>

    于是,四哥开车送我到单位。</p>

    路,四哥递给我一张纸条:“这是五虎的四个被秘密关押的地方。”</p>

    我接过纸条看了下,收起来装好:“你去看了?”</p>

    “我看他们干什么!”四哥边开车边说:“那个老四到现在还没找到,听说白老三动用了一切手段,一直没查到老四的去向,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到。”</p>

    “看来是早有预谋要走的,走得干净利索!”我说。</p>

    四哥沉吟了一下:“或许是吧。不过,我又怀疑。”</p>

    “怀疑什么?”我看着四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