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19章 取而代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是白老三那边的猜测,不过,我也是这么想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皇者说:“这五只虎啊,是有奶便是娘的主儿,只要有钱,谁也不认,我估计啊,白老三这次如此大动干戈,五只虎一定是弄了他不少钱去。”</p>

    “这事伍老板知道不?”</p>

    “不清楚,他没和我说,我是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的!”皇者说。</p>

    “他肯定知道!”我说。</p>

    “这个不好说。”皇者说:“还是我刚才那句话,我该知道的,他会让我知道,我不该知道的,我是知道也要装作在他面前不知道。老弟,有句老话,半句如伴虎啊,我能跟着他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哦。当然了,伍老板对我一直是不错的。”</p>

    “看不出,你老兄也活得不容易啊,较累吧?”我说。</p>

    “呵呵,你老弟恐怕也活得不轻松吧?”皇者说。</p>

    “呵呵。”我干笑了一声。</p>

    “李老板最近一向可好?”皇者说。</p>

    “还好吧,我最近没和他联系,回宁州的时候和他吃了顿饭!”我说。</p>

    皇者暧昧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p>

    “你从伍德那里听到关于李老板的什么消息了?”我说。</p>

    “你很关心这个?”皇者说。</p>

    “不是关心,随便问问。”</p>

    “既然这样,那我告诉你,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皇者说。</p>

    “你说我相信不相信?该不该相信?”我说。</p>

    “我说该相信!”皇者又笑起来。</p>

    我当然不会相信皇者的话,我知道他没说实话。</p>

    和皇者又随便扯了几句,我挂了电话。</p>

    我接着又给老秦打了过去,来问:“二子和小五什么情况了?在看守所?”</p>

    我下意识认为他们应该此时被关押在看守所。</p>

    “你知道了?”老秦说。</p>

    “嗯。”</p>

    “李老板告诉你的?”</p>

    “是——”</p>

    老秦沉默了一下,接着说:“他俩现在不在看守所,关押在一个秘密的地方。”</p>

    “为什么?”我说。</p>

    “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老秦说:“不过我分析,这很可能是宁州警方的老大特意安排的,现在面盯得紧,他不动手抓人不行了,无法向面交代,抓二子和小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本来他部署抓二子和小五的时候,那边警察还没出发,他特意安排人来报信了,想让他俩跑。</p>

    可是,二子和小五没跑,怕自己跑了把李老板牵进去,说既然必须有人为这事买单,那他俩顶去得了,大包大揽全部顶到自己头,进去说都是自己做的事情,和李老板脱离干系。他俩昨天进去的,我找人打听消息了,没打听到,他俩没进看守所,。不知关押在哪里。”</p>

    “根据宁州目前的形势,你觉得他俩会出大事不?”我说。</p>

    “不好说,现在宁州警方是能拖拖,之前一直是说没查出是谁干的,现在好不容易说查出来了,把二子和小五弄进去,我估计宁州警方的老大肯定是想案办案,小事化了,抓紧结案的,现在看他能不能顶住,能不能利索操办好,要是真的只办这个事件,不向追查,那算是万事大吉,我们烧了高香,大家都欢喜,二子和小五在里面吃几天苦,过些日子捣鼓出来了。”老秦说:“现在怕的是有人死盯住这事不放,这是最叫人担心的。这事目前只有走一步看一步,等几天看看二子和小五在里面的情况再说了。”</p>

    “段祥龙还是没动静?”</p>

    “没有。”老秦顿了顿,接着说:“对了,你以后不要在李老板面前提段祥龙了。”</p>

    “怎么了?”我说。</p>

    “李老板认定是你因为女人的事情对段祥龙怀恨在心,一直想找茬捣鼓段祥龙,李老板对这事很不开心呢,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易克这小子什么都好,是在女人这事不好,屁大个事,整天和段祥龙过不去,为了个人恩怨甚至不顾集体大局的利益,搞内讧。”</p>

    我听了,默然无语。</p>

    老秦继续说:“李老板子这个人,虽然安排我盯住段祥龙,但是,他还是不愿意你在他面前说段祥龙的什么事情,他是属于自信自大的人,他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不许别人来怀疑,不许别人在他面前提起。</p>

    其实,你知道不,他对谁都是有疑心的,也包括我和你,当然,相较来说,他对我们算是最信任的。他的疑心,似乎是出于毒的副作用,一方面想深信不疑,另一方面却又提防戒备,自相矛盾,这是神经质吧。”</p>

    “也许是。”我说:“他正打算要戒毒呢?”</p>

    “真的?”</p>

    “是的,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戒毒!”</p>

    老秦笑了:“他是绝对戒不了的。毒这东西,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李老板。现在到了这个程度,除非经历脱骨换胎的生死磨难和大彻大悟,否则,他目前的情况,是绝对戒不了的。恐怕,这一辈子,他都永远走不出毒的控制。”</p>

    “不会这么严重吧?”</p>

    “老弟,在缅甸,我见过的溜的人多了。从来没有见过能戒得了的,精神控制,不亚于生理控制。”老秦说:“有时候,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p>

    我没有和老秦继续争论这个问题,老秦见多识广,或许他说的也有道理。</p>

    “冬儿这几天,在宁州都干什么了?”我说。</p>

    “她住在南苑大酒店,每天睡到午起床,然后自己到江边小外滩那里,坐在一个石凳发呆,自己一个人,一坐是一天,直到晚10点多才离开,回房间。”老秦说。</p>

    我听了,心里一阵颤栗,小外滩是我和冬儿最常去谈情说爱的地方,我们最深的海誓山盟,最柔的甜言蜜语,最热的花前月下,都是在那里。</p>

    她在宁州呆了几天,老是去那里干吗?</p>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p>

    和老秦通完电话,我去了公司,刚进办公室,曹腾对我说:“哎呀,易经理,你可来了,我堂姐。哦,不,经管办曹主任刚打了办公室内线电话,找你呢。”</p>

    我看着曹腾:“什么事?”</p>

    “不知道,她让我转告你,让你来之后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曹腾狡黠地转了转眼珠说。</p>

    “嗯。那好,我去了!”我说完,下楼,直奔曹丽的办公室。</p>

    快到曹丽办公室门口时,我放慢了脚步,门没关死,里面隐约传出曹丽的声音。</p>

    我轻轻靠近门旁,侧耳倾听。</p>

    “姓平的那边没动静,那好,那我们拿这姓秋的下手。”曹丽的声音:“正好那天你已经在发行公司的大会吹风了,借着这个风头,此事动手也许正是时候。”</p>

    我的心一跳,曹丽在打电话,在说秋桐,她要干什么?</p>

    我凝神继续听。</p>

    “我刚才已经打了他办公室电话,他过来后,曹腾会通知他的。”曹丽继续说:“我看这事让他干最合适,一来考验下他的忠诚度,二来呢,即使事情不成,也没事,查不到我们头,和我们没关系,到时候我一口咬死我对此事毫不知晓,更不会牵扯到你,顶多他挨个处分,让他当替死鬼好了。</p>

    要是成了,那狠整这娘们,看那个死老头子出头不出头?这可是一箭双雕啊。发行公司那么多资金进进出出,我不信这娘们能干干净净一清二白,常在河边走,还有不湿鞋的。到时候我多罗列几项,总有一项能把她套进去。”</p>

    听到这里,我额头有些冒汗,曹丽这狗日的又在和孙东凯琢磨什么歪点子了,想整秋桐,那意思好像是既整了秋桐,又把董事长钓出来。在平总那边没能达到目的,从秋桐这边入手了。</p>

    我来不及多想,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咳嗽了一声,接着轻轻敲门。</p>

    “好了,他来了,这样。”我听到曹丽急促的压低的声音,接着“啪——”电话挂死了,然后曹丽说:“请进——”</p>

    我推门进去:“曹主任,你找我?”</p>

    “易克,你来了,来,请坐!”曹丽满面春风地冲我招招手,指了指沙发。</p>

    我过去坐下,曹丽接着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关死:“啪——”反锁了。</p>

    然后,曹丽转过身,暧昧地笑着冲我走过来。</p>

    我一看曹丽这笑心里紧张,看着曹丽说:“曹主任,你要干嘛?”</p>

    曹丽走近我,突然伸手在我脸抹了一把:“噗嗤——”笑了出来:“小白脸,看把你紧张的,别害怕,姐今天不吃你,也不让你要我。我过会还要去集团那边开会呢,时间来不及了。我今天叫你来,是要传达按照领导的旨意给你安排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因为此事较机密,所以,我才关死门的。你别想多了哦。”</p>

    我定定神,看着曹丽:“领导有什么指示?”</p>

    曹丽坐到我对过的沙发,脑袋凑近我,表情变得神秘而严肃:“易克,现在,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你向领导表达你忠诚的时机到了。”</p>

    我坐直身子,显出略带激动的表情:“真的,太好了。我正想找机会向领导显示我的忠心呢。什么事啊,请你吩咐?”</p>

    曹丽满意地笑了,犹豫了一下,接着使劲咬了下嘴唇,似乎下了决心:“先别问什么事,我也不给你绕弯子了,说开吧,我先问你,你希望不希望秋桐完蛋,我台去当发行公司老总啊?”</p>

    我一听,睁大眼睛看着曹丽:“你说什么?”</p>

    “我说把秋桐搞下来,我取而代之,我当老总,保证让面提拔你当副总,这样,你会有很多好处,钱可以大大的有,权力也大了,还有,我们俩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你说好不好?”曹丽咬牙切齿地说完,又带着憧憬期待娇媚的眼神看着我。</p>

    我怔怔地看着曹丽,突然猛地伸手一拍茶几,猛地站起来——</p>

    “啪——”一声脆响,把曹丽吓了一跳,抬头紧张地看着我。</p>

    我两眼紧紧盯住曹丽,激动地说:“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当老总后提拔我当副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