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18章 及时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从小雪的幼儿园到棒棰岛宾馆,要走较远的路,小雪的幼儿园在市区偏西的位置,而棒棰岛宾馆在城市的东郊海边,按照行车路径,间必定要经过解放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计算了下时间,此刻秋桐应该还没到解放路,她要先到西安路,然后拐到解放路。</p>

    我直接开车到了解放路和西安路的交汇口,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坐在车里,点燃一颗烟,从后视镜里看着我的后方。</p>

    不大一会儿,我看到秋桐的车子从后面开过来,径直左转进入了解放路。</p>

    接着,一辆白色的轿车也跟随她的车子拐入了解放路,再看白色车子的后面,只有几辆公共汽车,没有小车。</p>

    我立刻发动车子,跟在白色车子后面,驶入了解放路。</p>

    一连过了4个路口,那辆白色的车子始终跟在秋桐的车子后面,保持着大约50米的距离。</p>

    间秋桐在路边停过一次车,下车去给小雪买了瓶饮料,秋桐的车子一停,那辆白色的车子也靠路边停下了,秋桐的车子一走,那白色轿车又跟了去。</p>

    很明显,这辆白色的轿车是跟踪秋桐的,从后面看,白色轿车坐着2个人,其一个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还不时打电话。</p>

    我冒出一身冷汗,要不是刚才突然想到这一点,要是晚一会儿才琢磨到这一点,一旦秋桐带着小雪进了棒棰岛宾馆,那白老三岂不是马能猜到李顺的藏身之地?李顺现在正是微妙时期,白老三要打探李顺的所在,自然是有目的的。</p>

    幸亏现在离棒棰岛宾馆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还要穿过市区。</p>

    显然,绝对不能让这白色的轿车跟踪秋桐到棒棰岛宾馆,而且,我还不想惊动秋桐,让秋桐担惊受怕。</p>

    我跟在白色轿车后面,边开车边紧张地琢磨对策。</p>

    此时马路车辆很多。</p>

    解放路虽然是双向六车道,依然显得很拥挤。</p>

    我边琢磨对策边将车开到了外面的车道,秋桐的车子在最里面的车道,白色轿车也在里面的车道。我知道,到前面大约2公里有个路口,秋桐要在那里左转弯。</p>

    这时,前面堵车了,车子都停了下来。</p>

    堵车的原因是星海正在修地铁,马路间在挖地铁出口,隔离板将马路间截断了一大块,车子自然拥挤了。不时有拉泥土的工程车往外走,车装的都是从地下挖出的泥土。</p>

    我不由一阵咒骂,妈的,工程车应该晚让他们进城拉土的,怎么大白天也在市区内跑啊。</p>

    看着一辆辆拉土的工程车,我突然有了主意。</p>

    我顺势将车子开到了马路的人行道停下,从车内摸出两张光盘,直接走到车后屁股,将光盘插到车牌,基本遮盖住了车牌号码,然后又重新车,将车开入车道外面的车道。</p>

    车流又开始动了,我缓缓跟了去,边不时看着前方不远处秋桐的车子,还有后面那辆白色轿车。</p>

    又走了一会儿,出了闹市区,不堵车了,车辆速度都快了起来。</p>

    秋桐的车子依旧在里面的车道不紧不慢地跑着,后面的白色轿车还是保持着50米左右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p>

    我还是在外面的车道跑,间车道不时有拉泥土的大卡车轰轰的驶过。</p>

    我看看前面,没有路口,也没有监控器,于是加速,超过白色轿车的水平线30米左右,边保持匀速开车边从后视镜看后面。</p>

    这时,一辆拉泥土的大卡车牛逼闪闪地从间车道快速驶过来,开卡车的司机向来都是风风火火。</p>

    在卡车快要超过我的时候,我把心一横,决定冒险来一下。</p>

    我突然猛地向左一打方向盘,车子一下子冲进了间车道,正卡住堵住了卡车的道,同时略微一踩刹车,卡车的速度较快,眼看马要撞到我的车尾部——</p>

    说时迟,那时快,那卡车司机显然被吓了一跳,车子猛地往左一拐,直接进入了最里面的车道,同时紧急刹车——</p>

    正跟着前面秋桐车子的白色轿车淬不及防,来不及刹车,咣——撞到了卡车的侧面,正好被卡车和间的隔离墩卡住了。</p>

    操,冒险成功。我心里一喜,一踩油门,加速离去。</p>

    我猜那卡车司机一定在狠狠诅咒我,不过也没办法了,只有委屈他了,反正他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来,他的卡车是撞不坏的,我呢,此处没有监控器,我又遮挡了车牌,估计是发现不了我的。算要赔偿那白色轿车,也是保险公司掏钱。</p>

    此时,前面秋桐的车子依旧在正常行驶,她似乎没有发现身后发生的这起车祸。</p>

    我提速驶去,到了一个路口拐弯,进入一个巷子,停下,取下光盘,然后又进回到解放路,跑了一会儿,追了秋桐的车子,一直跟到棒棰岛宾馆门口,确信后面没有跟踪的车子了,我才离去。</p>

    我继续往公司走,路,给皇者发了个短信:“天气好不?”</p>

    很快,皇者给我来电话了:“老弟,什么指示啊?”</p>

    “那天我得感谢你啊!”我边开车边说。</p>

    “什么感谢我?哪天啊?”</p>

    “在海珠办公室的那天啊!”我说:“幸亏你及时出面解围,不然,海珠或许真的误会了,我那天突然搂抱小亲茹,实在是……”</p>

    “哦,呵呵,我那天其实一直在附近的,从你出来接小亲茹到小亲茹下车,到伍老板突然出现,我都一直看到的,当时我还真紧张了,心砰砰直跳啊,正琢磨要不要突然出来吸引伍老板的注意力呢,结果你突然那样了,你做得很对很好的。</p>

    当然,我也看到了,你和小亲茹正躲在暗处的时候,海珠突然下来了,站在大堂那里东张西望,看她脸的神态,我意识到她有可能看到了你们。我琢磨这事啊,不能让你们为这个产生什么误会,于是,我……”</p>

    “嗯。你真是及时雨!其实那天你要是及时跳出来也不错,把伍德的注意力吸引开。”我说:“万一我那时要是没注意了,不完了?”</p>

    “没办法,我只能赌一把,赌你能急生智。”皇者说:“其实,不到万一,我是不能跳出来的,我那天要是真跳了出来吸引伍老板的注意力打掩护为你们解围,对我其实是很不利的,是要担很大的风险的。”</p>

    “什么意思?”</p>

    “我跟了伍老板这么多年,他的脾气性格我是摸得很透,他自己的有些活动,该让我知道的不会瞒我,不该让我知道的,我是绝对不能知道,知道了对我没有任何好处。那晚伍老板见的那几个人,是属于我绝对不该知道的范畴,我要是真跳出来为你们打掩护,那我可能会——”</p>

    “明白了,那时伍德的活动内容是瞒着你的,没告诉你,你不该知道的!”</p>

    “对,呵呵。”</p>

    “但是你其实还是知道,只是伍德不晓得你知道!”我说。</p>

    “嘿嘿。老弟真是聪明人!”</p>

    “如此高度机密的事情你告诉我,不怕我给你泄密?”我说。</p>

    “要是怕我不告诉你了!”皇者说:“老弟我看你不是那样的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p>

    “或许对,或许不对!”我说。</p>

    “呵呵,老弟很幽默。”皇者又打了个哈哈,接着说:“老弟你这会儿专门给我打电话,恐怕不是特意为那天我到弟妹办公室的事情感谢我的吧?”</p>

    “老兄同样是聪明人!”我说。</p>

    “那说吧!”</p>

    “五只虎出事了?出什么事了?”我说。</p>

    “你怎么知道的?”皇者的声音有些意外。</p>

    “这个你不用问,我是问你出什么事了?”</p>

    “难道你是通过冬儿知道的?”皇者的声音突然有些释然:“呵呵。她是有条件知道这事的。既然你是通过她知道的,那你还有必要问我出了什么事吗?”</p>

    “你太聪明了,只可惜,聪明过火了!”我说。</p>

    “哦,你不是通过冬儿知道的?”皇者说。</p>

    “废话,我和她早不联系了!”</p>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皇者追问我。</p>

    “知道这事难道很难吗?”我说。</p>

    “当然,目前知道这事的人很少,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消息在封锁着呢,是我,也被瞒着,我也是通过野路子今天下午才知道的。”皇者说:“想不到老弟你的消息这么灵通。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p>

    “我听说……”我故意放慢了声音:“我听说五只虎得罪了白老三,被白老三抓了起来。我知道这个,别的我全然不知了。”</p>

    “嗯,是的,不错,五只虎是惹怒了白老三,不过,被抓的不是五只虎,是四只,老四不见了。”皇者说。</p>

    “老四干嘛去了?是老四告的密,举报了那四只虎?”我说。</p>

    我之所以这么问皇者,一来想通过皇者试探白老三那边的情况,摸摸他的底,二来是想借皇者给白老三那边透个风,老四的失踪和李顺和我这边无关。</p>

    “那倒不是,五只虎的事,是和钱有关,这几个家伙心太黑,背后暗地里捣鼓白老三的钱,被财务查账发现了,白老三为此很恼怒,正在追查呢,四虎突然不见了,白老三以为他们想跑,先下手把剩余的四个给抓了。”皇者说:“至于老四到哪里了,我也不知,刚才你要是不问我,我还想问你呢。”</p>

    “问我干吗?”我说。</p>

    “呵呵。”皇者呵呵笑了:“你说呢?现在白老三和李顺两帮都剑拔弩张的,你又是李顺镇守星海的大将,老四不见了,我不问你问谁啊?”</p>

    “呵呵。”我笑了:“老四是什么时候不见的?”</p>

    “昨晚之后没见!”</p>

    “那你可以想象一下啊,我昨晚趁着狂风暴雨,把四虎绑架到了海边,把他结果了,然后扔到大海里去了。”我说:“说不定,你让白老三派人到海里去找找,能找到他的尸体呢。”</p>

    “哈哈,老弟,你很有想象力,佩服,佩服!”皇者哈哈笑起来,显然是根本不相信我的话:“四虎死的可能性不大,有可能是跑了。”</p>

    “这是你的猜测?”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