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08章 走群众路线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相信,今天的培训会,一定会给大家今后的工作更加指明前进的方向,更加明确追求的目标,更加鼓舞大家的士气,更加促动大家干好本职工作的动力。 所以,在这里,我提议,大家再一次用掌声向易克同志表示感谢。”</p>

    会场里又响起一片掌声,我忙站起来向大家鞠躬致谢,孙东凯笑着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在告诉我:怎么样,小子,我今天的讲话给你抓面子不?</p>

    我笑了下,心里却在嘀咕着今天孙东凯要在这里讲话的真实目的和用意。</p>

    给我戴完了高帽子,后面他会说些什么呢?</p>

    接着,孙东凯又开始讲话了:“难得有一次和大家集体见面的机会,今天我多说几句。刚才我已经说了,发行公司去年以来,工作进展较快,业绩较突出,但是,我想请大家明白,成绩的取得,绝不是因为某一个人的缘故,绝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大家集体共同努力的结果,是成百千个像易克同志这样优秀的员工努力拼搏的结果,是集团党委正确领导,是集团经营委正确指导的结果。</p>

    所以,大家必须要明确明晰,要将整体成绩的取得和某一个人所谓英明领导区分开来,成绩是大家的,而不是某一个人的。那种拿着大家的血汗为自己沽名钓誉的行为和人,必须要唾弃,必须要鄙视,必须要批判!”</p>

    孙东凯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端起水杯喝水。</p>

    我的心跳加快,孙东凯在这里讲这番话,发行员或许听不出什么来,但是,知道内情和脑子思维敏捷的那些公司领导层,分明能听出他这话是有所指。</p>

    我看到台下的曹丽这时和赵大健交换了一个眼神,发出了会心的微笑。</p>

    而苏定国和公司的那些部门负责人以及站长,都面带困惑,面面相窥。</p>

    秋桐神色镇定,表情依旧,目光沉稳。</p>

    孙东凯继续发言:“我们集团下各部门实行的是集体领导制,也是一级对一级负责,在工作,下级是必须要服从下级领导的,这是一项纪律,在我们发行公司,我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大家都做的很好,从发行员到各位站长和部室经理主任,都能很好地贯彻这一点。</p>

    但是,我想提醒大家一点,既然是集体领导制,要坚决反对一言堂,要坚决反对家长式的独裁,我们基层的员工都是不折不扣来执行这一点的,可是,我们集团经营委的某些个部门负责人,在这一点,却做得很差,当面不说,背后乱说,当面服从,背后我行我素,对领导的工作意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甚至越级汇报,对阴奉阳违,对内独断专行,大搞独裁垄断,把集体的公司当做自己家来管理,全然不把分管领导放在眼里,不把集体和群众的利益放在心,只顾为自己捞取个人利益和资本。</p>

    对这样的经营部门负责人,大家说该怎么办?我看,我们虽然实行的是民主集制,但是,既然有人要搞独裁不要集了,那么,大家要捍卫自己的民主权力,正确的听,不正确的,我看可以不听,自古以来,官逼民反,造反有理。</p>

    我今天索性把话说明白,一旦大家觉得有必要,觉得集体的利益和自己的合法权益收到了损害,可以越级向我汇报,即使你是一个最基层的员工,同样也可以拥有这样的权力。我办公室的门,随时对大家敞开着。”</p>

    会场里一片死寂,大多数发行员带着稀里糊涂的表情,似乎觉得这位大领导讲的事情离自己很遥远,八竿子打不着的事。</p>

    但是公司的那些领导和层却似乎觉察到孙东凯这话是对着谁来的了,都睁大眼睛看着讲台,除了赵大健和曹腾一副幸灾乐祸窃喜的表情,都面露惊讶或困惑之色。</p>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孙东凯这话明显是将矛头指向了秋桐,甚至指向了平总。</p>

    如果是针对秋桐,他肯定是在发泄自己一直不能将秋桐霸占到手的怨愤,还有平时秋桐在工作坚持原则坚持正义和他对抗的不满,特别是最近在购买发行车这事,秋桐不理会他的招呼,直接搞了一个阳光采购活动。</p>

    显然,今天孙东凯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是不合适的,他可以在经营委部门负责人会议讲,怎么能在发行公司全体人员面前说呢?</p>

    我明白,孙东凯说出这番话,绝不是信口开河,绝对是有目的的。这才是他今天要突然来这里讲话的真正目的所在。他是要在这个全体人员大会向某些人发出这样一个不和谐的暗示,策动鼓动某些人起来造秋桐的反,从内部搅乱发行公司的人心,造成发行公司内部思想的混乱,干扰秋桐的正常工作,扰乱秋桐对发行公司工作的正常领导。</p>

    孙东凯学聪明了,他从面压不住秋桐,那么,改变方法,利用堂而皇之的方式从下面入手反攻,走群众路线,打着民主的名义来狠狠整秋桐。</p>

    我刚开始觉得有些好笑,秋桐在发行公司的工作是深得人心,得到广大发行员拥护的,你孙东凯搞这一套,岂不是太小儿科了,你能实现你的目的吗?还有,秋桐和平总的工作一直得到董事长坚定不移的支持,他在这里放这番厥词,矛头直指秋桐和平总,鼓动下面的人造部门负责人的反,秋桐和平总自然是奈何不了他的,但他不怕今天这番话传到董事长耳朵里,给自己惹来麻烦,甚至引火烧身吗?孙东凯可是从来不敢招惹董事长的。</p>

    然而,我随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愚蠢,孙东凯不是曹丽,不是赵大健,他今天既然来这里讲这番话,自然是有打算的,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他一定有自己的底牌!</p>

    那么,孙东凯的底牌是什么呢?他为什么突然不在乎董事长了?难道他。</p>

    我想不明白了,随意转脸看了下秋桐,此时秋桐正面带微笑,保持着镇静的姿态,目光依旧平和地看着会场,似乎她根本没有意识到孙东凯的话是有所指。</p>

    接着,孙东凯话题一转,又讲了一通无关紧要的话,然后结束了发言。</p>

    然后,秋桐神态自若地对孙东凯的话做了一番不疼不痒的总结发言,如孙总的讲话很重要很及时,高屋建瓴,贴紧实际,大家回去要认真学习总结领会贯彻落实之类的话,最后宣布会议结束。</p>

    会议结束时,孙东凯没事人似的,和秋桐谈笑风生一起下了讲台,然后和曹丽径直离去。</p>

    临走时,曹丽冲我挤了挤眼神。</p>

    回到公司,我先回了办公室,曹腾见了我,一番恭维和赞扬:“易经理,恭喜你啊,今天你的讲课实在是太棒了,得到了孙总的高度评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孙总在大会这样表扬一个人,你是第一个!看得出,孙总对你是非常喜爱啊。”</p>

    我笑了下:“曹经理,孙总也是非常喜爱你的啊。我和你,还差得远呢!”</p>

    曹腾呵呵笑了,靠在办公桌,两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我:“易经理,别谦虚,过度的谦虚是骄傲。你讲得确实不错,兄弟我听得都入迷了,实在是佩服之至。不过,话说回来,讲得好坏并不重要,关键是领导的评价,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再牛逼的人,如果得不到领导的承认和认可,干得再好,也白搭。”</p>

    我点点头:“曹兄所言极是!”</p>

    曹腾说:“易兄,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后我们可是自己人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兄弟我做的,老兄不要客气,直接说是,无须遮遮掩掩。”</p>

    我点头:“这个自然,对曹兄,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p>

    “呵呵,这样对了。”曹腾笑笑,凑近我,低声说:“今天孙总在大会的讲话,你都听明白了吗?”</p>

    “我听得稀里糊涂的,不明白啊!”我说。</p>

    “易兄是拿着明白当糊涂吧,哈哈。”曹腾笑起来:“我不管你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我今天可是认认真真一字不露地听完了孙总的讲话,孙总今天的讲话,实在是痛快淋漓啊,讲出了群众的心声,当然,也代表了一种风向。”</p>

    “什么风向啊,曹兄越说我越糊涂了。”我说。</p>

    “呵呵。听明白的是傻子,没听明白的,也是傻子。”曹腾笑着说:“大家都装傻,最好不过,还是一起等着看后面的演出吧。我猜,真正的好戏,要开始了,孙总今天来这里讲话,不过是在放一个风,好戏还在后面。”</p>

    从曹腾的话里,我听得出,曹腾也不明白孙东凯真正的玄机,他虽然是曹丽的堂弟,虽然也是孙东凯圈子里的人,但是,显然,他属于外围,并没有进入到孙东凯的核心圈子。</p>

    能够真正了解孙东凯意图的,恐怕只有曹丽,甚至曹丽都未必能够全部知晓,在孙东凯的棋局,她也是一粒棋子,只不过是一粒较重要的而已。</p>

    下班后,我没有走,等公司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我出了办公室,看到秋桐的办公室里正亮着灯。</p>

    我走近她的办公室,正要推门进去,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平总的讲话声:“秋总,今天下午你们培训会孙总的讲话内容我刚刚知道了,他在发行员培训会讲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他那番话,明摆着是对着我来的,甚至还包括你,他究竟想干什么?这样的话,在那样的场合,针对那样的对象,合适吗?我看,孙总是借着这个场合在吹风,把下面的人心搞散,想搞乱我们两个公司,假公济私报复我,顺便也敲打你一下。当然主要还是针对我来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