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05章 幸亏领导英明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说:“哥,你说,我是不是有些呆啊。 ”</p>

    我伸手捏了捏海珠的鼻子:“七分精明以度生,三分痴呆以防死,呆了好!”</p>

    “哥,你说,我有几分呆呢?”</p>

    我认真地捧起海珠的脸,:“我看了看,又尝了下,判定,你十分呆!”</p>

    说完,我大笑起来。</p>

    “坏死了你,去你的。”海珠嗔笑着打我,然后忍不住也笑起来。</p>

    嬉闹了一会儿,海珠说:“哥,我饿了!”</p>

    “好,咱们出去吃饭!”</p>

    我带海珠到人民路东段去吃韩国烧烤,一路,海珠兴致勃勃,看起来心情很好。</p>

    看着海珠的好心情,我的心里也不由轻松起来。</p>

    到了烤肉店门口,正要进去,突然被人从后面喊了一声:“易克——”</p>

    回头一看,身后站着孙东凯和曹丽。</p>

    “孙总,曹主任,你们俩也是来吃烤肉的?”</p>

    “是啊。”孙东凯笑着点点头:“刚下班,今晚没有招待,想吃点开胃的,曹主任推荐说这里的韩国烤肉不错,过来尝尝。你们这是——这位是?”</p>

    孙东凯边说话打量着正挽住我胳膊的海珠,曹丽也打量着海珠。</p>

    “这是我女朋友,海珠。”“我介绍说,接着又对着海珠:“阿珠,这是我们集团的孙总裁,这是集团经管办的曹主任!”</p>

    “孙总好,曹主任好!”海珠落落大方地和他们招呼。</p>

    “海珠好!”孙东凯和曹丽忙回应,孙东凯看着海珠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曹丽也是下打量着海珠。</p>

    看到这俩人的眼神我腻歪,于是说:“二位领导先进去用餐吧,我们再到别处去转转。”</p>

    “怎么,你们不在这里吃饭?”孙东凯看着我。</p>

    “呵呵,没确定,是进来看下的!”我说。</p>

    “嗨——吃顿饭还费那么大的事情干嘛,我看这家烤肉店不错,干净卫生又敞亮,别走了,在这里吃吧,正好我请你们小两口吃顿饭。”孙东凯不容置疑的口气,接着对曹丽说:“曹主任,安排个小单间,安静点的,我们一起吃吧。”</p>

    “好的!”曹丽接着去了服务台。</p>

    我一看,不好推辞了,也只能这样了,点了点头,这时海珠对孙东凯说了一声:“孙总,真不好意思,按说你是易克的领导,这第一次吃饭,该我们请客才是,让领导请客,多不好意思。”</p>

    孙东凯笑了:“海珠啊,你还不知道我和易克之间亲密的关系,我们虽然在工作是领导和下属之间的关系,但是,在8小时之外,还有另一层关系,我们还是好兄弟呢。”</p>

    海珠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着不做声,算是默认。</p>

    海珠看了看我,又看了孙东凯一眼:“那易克算是高攀了,承蒙领导高看!”</p>

    海珠的口气不卑不亢,神情泰然自若。</p>

    我明白这和海珠的职业经历有关,做空姐,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从待人接物到礼仪细节,海珠同时也是个见过一定场合的人,和各种各样的乘客打交道,锻炼出来了。</p>

    这时,曹丽过来:“房间订好了,在二楼。”</p>

    我们一起楼,进了房间,很快点好了菜,服务生弄好了烤炉。</p>

    我和海珠坐在一边,曹丽和孙东凯坐在一边,曹丽边笑嘻嘻地给大家倒水边盯着海珠不停地看。</p>

    海珠饶是镇静,也被曹丽的眼光看得有些不自在。此时,我并不敢确定曹丽到底知道不知道海珠,见过没见过海珠。毕竟,我和海珠还有冬儿之间的分分合合,曹丽都掌握地一清二楚。</p>

    倒完水,曹丽坐下,还是不停地冲海珠打量。</p>

    海珠微笑了下,看着曹丽:“曹主任老是看我,何故呢?”</p>

    “哎——妹妹,你长得真水灵真好看啊。”曹丽赞美着海珠,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醋意和嫉妒,还有说不出的羡慕。</p>

    “谢谢曹主任夸奖,我哪里有曹主任漂亮呢,曹主任才是真正的美女啊。”海珠应酬地回应着。</p>

    “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曹丽皱起了眉头,思索着:“今天一看到妹妹,我觉得面熟,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p>

    “是吗?”海珠说:“我以前做空乘,要是曹主任经常坐南航的飞机的话,说不定会见过我的。”</p>

    曹丽突然眼前一亮:“对了,我想起来了。”</p>

    大家都看着眉飞色舞的曹丽,不知她想起什么来了。</p>

    “对!是你。”曹丽故作大惊小怪的神态玄玄乎乎地说:“半年我们集团搞有奖售报活动,海珠妹妹是不是买报过大奖啊,了一台笔记本电脑。”</p>

    我一听,心里一沉。</p>

    “呵呵,是的,那次我运气真好。”海珠说:“我到你们发行公司去领的奖,还有记者给我拍照了呢。”</p>

    “对呀,是的呀。你领奖的照片都在报纸发出来了。”曹丽说:“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当时还想,哎呀,这个美女真漂亮啊,呵呵。”</p>

    曹丽显然是半真半假在装逼。</p>

    孙东凯经曹丽一说,显然也想起来了,说:“是那次易克因为这个被处分的事情吧。”</p>

    曹丽点点头:“是的,那次是因为这事,有人诬陷易克,说易克作弊,故意把大奖给自己的女朋友,害得易克蒙了不白之冤呢。”</p>

    “啊——”海珠一直不知道此事,听曹丽这么一说,吃惊地看着我,我笑了下:“后来没事了,都过去了。”</p>

    “是啊,后来在孙总的亲自关照关注下,发行公司进行了认真的核实调查,终于为易克洗清了不白之冤。”曹丽大言不惭地说:“要不是孙总啊,易克这黑锅还真是背定了。”</p>

    曹丽撒谎从来不带脸红的,要不是我知道那事是秋桐亲自操作的,我还真的信了曹丽的话。</p>

    海珠似乎信了曹丽的话,带着感激的表情看了看曹丽,又看了看孙东凯,孙东凯淡淡地笑笑,似乎笑纳了曹丽的顺水推舟,摆摆手:“那都是小事,不值一提!”</p>

    “幸亏领导英明!”我说了一句,算是借势送个人情给孙东凯。</p>

    “是啊,领导英明啊。”海珠接着说:“这事今天要不是曹主任说起来,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p>

    孙东凯这时说:“易克自从到我们集团工作,我一直很看好他,我认定他是个兢兢业业安分守己的好员工,认定他是一个行端正的人,我是绝不会相信他干那样的事情的。”</p>

    “那是谁陷害易克的呢?”海珠说。</p>

    “这个,呵呵……”孙东凯干笑了下,不说话了。</p>

    “这种事自然是抓不到什么证据的,不过,根据我的调查,陷害易克的人,出在发行公司内部,而且,还出在发行公司的高层,这个人啊,极有可能是个女人。”曹丽大大咧咧地说:“这样小肚鸡肠的事情,男人是干不出来的,只有女人才会干出来。”</p>

    “咳咳——”孙东凯故意咳嗽了一声,打断曹丽的话,然后说:“曹主任,讲话要注意场合,不要乱猜疑,不要引起基层部门的不团结。”</p>

    曹丽住了嘴,孙东凯做出一副矜持的模样:“事情都过去了,这事不要提了,大家都在一起工作,还是要以大局为重,以工作为重,团结才是最重要的。”</p>

    这时,曹丽出去卫生间,孙东凯正好来了电话,他出去接电话,房间里还剩下我和海珠。</p>

    海珠显然被今天曹丽和孙东凯的话弄得有些晕乎,看着我:“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曹主任说的那个女人是谁?”</p>

    我看了一眼海珠:“你相信他们的话吗?”</p>

    海珠说:“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信,我不了解他们,你告诉我,我该不该信?”</p>

    我说:“你当他们的话是在放屁!”</p>

    “哦,当是放屁,”海珠点了点头,又看着我:“那他们为何要这样说?刚才曹丽那话明显是将目标指向了秋桐。”</p>

    我说:“私心和**的需要,斗争和利益的需要,不可告人和挑拨离间的需要,利用和被利用的需要。”</p>

    海珠说:“嗯,不管怎么样,我最相信的,还是你!”</p>

    “这对了!相信我,没错的!”</p>

    海珠笑了笑:“不过,我看着孙总和曹主任,对你似乎没有什么恶意。”</p>

    我笑了:“有些事,心里明白行,记住,任何时候,都要睁大自己的眼睛,明辨是非。他们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是有数的。在这个社会,人和人之间打交道,都是需要演戏的,看谁的演技高超。特别是在这种国企。”</p>

    海珠点点头:“嗯,在我以前的单位,也是如此,大家都在演戏,哎。演戏真累啊,还是自己做点事情好,不用看别人眼色。”</p>

    我没有做声,因为这时孙东凯和曹丽都回来了。</p>

    然后,大家边烧烤边喝酒边吃。</p>

    曹丽对海珠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和亲昵,不时给海珠夹菜倒水,说着一些女人之间的家常话。</p>

    孙东凯和我喝了一杯酒,问起公司最近的工作,我于是把最近正在开展的物流配送工作做了一些简单汇报,孙东凯听着,不住点头:“嗯,不错,你和曹腾这两个业务部,工作开展地很有成效。特别是你,思路很成熟很条理,贯彻党委和经营委的意图很彻底。截止到目前,对你的工作表现,我还是很满意的,当然,经营委也是很满意的。”</p>

    孙东凯似乎有意在海珠面前夸我。</p>

    我说:“感谢孙总的肯定和夸奖,我做得还很不够,还需要继续努力!”</p>

    孙东凯满意地点头笑笑,边不经意地看了正在和海珠谈得劲的曹丽。</p>

    曹丽这时断和海珠的讲话,看着我和海珠说:“易经理,你还不知道啊,孙总最近多次在经营委会议对你提出表扬呢。孙总在和我交流的时候,甚至还说过,依照咱们易克同志的能力,干一个发行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太屈才了,易克同志完全可以承担更重要的岗位和职责。完全可以给他加更重的担子。”</p>

    我和海珠笑着,不语。</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