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402章 肖竹的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对了,你小子别以为你是捡了个大便宜白得到了一个公司啊,这45万我还给你,不代表我的公司白送你了。 咱们来个约定吧,你们好好赚钱,然后赚的钱呢,也不用给我,你每年给星海市的孤儿院捐9万块钱,5年正好是45万,这钱等于是我的心意,等于是给我的转让金,我是孤儿院长大的,我知道孤儿的苦和爱,懂得孤儿的辛酸和苦难,这是我托付给你的心愿。当然,你要是愿意多捐,那我不反对。”</p>

    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多好的小猪啊,知道回报社会。</p>

    “昨晚在酒桌,有些话我没讲,场合不合适。我想说,易克,你是一个高智商但是低情商的男人,你的智商或许会让你能在社会商场里所战披靡,无坚不摧,但是,在情场,我不敢恭维你。</p>

    我希望你能善待身边每一个对你好的女人,善待深爱你的女人,最起码不要伤害她。我信奉这样一句话:爱情是灯,友情是影子,当灯灭了,你会发现你的周围都是影子。朋友是在最后可以给你力量的人。</p>

    说实话,对于冬儿和你的事情,我几乎从不发言,但是,我隐约觉得,冬儿未必是你以为的那种女人,是大家所以为的那种女人,你是男人,你不懂女人一旦爱一个男人的那种感觉,男人可以博爱,而有些女人,一旦爱一个男人,那男人是她生命里的唯一。</p>

    我猜想,冬儿或许是这样,海珠或许也是这样。当然,阿桐我了解,她绝对是如此。或许,你们男人,永远不懂得这种爱,我也不指望你懂得,我只希望你能善待周围每一个对你好的女人,最起码不要伤了她们。</p>

    至于我为什么要离开,要远走他乡,我想其原因你也明白。我已经想通了,有时候,放手,是最好的解脱。爱你的人,当然可以用更爱去回报他。但不爱你的人,为什么还要痴痴去爱呢?我不是海珠,也不是冬儿,更不是阿桐,我有我自己对爱和理解和思维。</p>

    我深知,你想用爱去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最后只能使自己更痛苦。因为他会这么想,明明对你不爱,你都还要爱,那为什么还要对你好呢?所以,对你好的人,请珍惜;没有结局的爱,无论多痛苦,都不要去勉强。</p>

    为了自己想过的生活,我必须勇于放弃一些东西。这个世界没有公正之处。若要自由,得牺牲安全;若要闲散,不能获得别人评价的成;若要愉悦,无须计较身边的人给予的态度;若要前行,得离开你现在停留的地方。</p>

    因为我要前行,所以,我必须要离开。好了,不说了,说多了。临别说这些,感谢你昨晚的践行,祝福你和海珠有一个美好的幸福的明天,祝公司在你们手里做大做强。”</p>

    看完肖竹的信,看着手里那张银行卡,我看着秋桐。</p>

    秋桐平静地说:“收下吧,这是肖竹的一片真心实意,不要让她遗憾。”</p>

    我点点头,将银行卡装进信封,收好。</p>

    “小猪走了,我最亲的姐妹这么走了,不知何时才能再和她相见。”秋桐怅怅地说着,神情很伤感。</p>

    “世界很大,却又很小,以后,大家还会有相见的那一天。”我安慰秋桐。</p>

    秋桐默默地点点头。</p>

    我长长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秋桐的办公室。</p>

    走到门口,我回身关门,瞥了一眼秋桐,看到秋桐正呆呆地怔怔地看着我。</p>

    忙完公司的工作,下午,我去了星海市孤儿院,以肖竹的名义捐赠了45万元。</p>

    我谢绝了孤儿院领导要请电视台报社记者来报道宣传的好意,办完捐赠手续,离开了孤儿院。</p>

    出了孤儿院,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似乎觉得有些平衡,似乎觉得自己现在不欠肖竹的了,剩下的,是我还欠李顺的45万。</p>

    虽然李顺说这是给我的回报,我应该得的,但是,我从不这么想,这钱来得不正,花起来心里不安。</p>

    我暗自决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赚回来这45万,填这笔钱。</p>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风暴随时都有可能席卷而来,不仅仅是李顺,甚至于我都会被卷入这风暴之,我已经做好了随时出事的准备。</p>

    走在星海的大街,初秋的味道已经逐渐感觉,马路法国梧桐发黄的叶子已经开始飘落,在遥远的南方,9月还是闷热炎热炽热,而在星海,秋天已经悄悄来临。</p>

    我仰脸看着北方初秋的湛蓝的天空,深深出了一口气。</p>

    这时,一辆出租车悄然停在我的身边,我看了一眼,是四哥的车。</p>

    我打开车门,车,坐在副驾驶位置。</p>

    四哥发动车子,边说:“宁州出事了,是不是?”</p>

    “你怎么知道的?”我看了一眼四哥。</p>

    四哥不看我,眼睛看着前方,面无表情:“从白老三手下的喽啰口知道的。他们在街大排档喝酒神侃,我无意听到。”</p>

    “这么说,白老三也知道了?”我说。</p>

    “当然,不光白老三,伍德也肯定是知道的。”四哥说:“甚至,还有更高层的人也知道。”</p>

    我没有说话。</p>

    “宁州出事的那天,四大金刚不在星海。”四哥说了句。</p>

    “是的,他们在宁州!住在出事的酒店!”我说。</p>

    “哦。”四哥点了点头:“你觉得此事和他们有无关联?”</p>

    “有,应该是有!”我说。</p>

    “嗯,我也是这么判断!”四哥说:“李顺是怎么认为的?”</p>

    “他?”我迟疑了下,摇摇头:“他的真实想法,我不知道。我告诉过他四大金刚来星海的事情,他根本不在乎,说我乱猜。我其实怀疑这事是段祥龙在其捣鬼的,但是李顺不许我在他面前说出任何对段祥龙的怀疑。我现在分析,这应该是早有预谋的一个黑招,一定是白老三设计策划的,段祥龙当了内应。”</p>

    四哥默默地开车,没有说话。</p>

    “你怎么不说话?”我摸出一颗烟,点着,吸了两口。</p>

    四哥还是不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其实,我现在甚至怀疑,伍德也参与了这个阴谋。”我又说:“但是,这种怀疑更是不能在李顺面前说,他视伍德为教父,要是说怀疑伍德,李顺敢翻脸,敢拼命。”</p>

    四哥终于开口了:“李顺已经被毒搞乱了思维和神经,毒已经浸润到了他的骨髓,他已经是个偏执的人,毒导致的神经错乱已经让他无法做出正常的判断,极度的疑心已经遮挡了他的眼睛,不该怀疑的怀疑,该怀疑的反而深信不疑,他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现在,谁也救不了他了。”</p>

    四哥的话让我听起来很惊悚。</p>

    “我隐约感到,这是一盘很大的棋,很大很大,大到超出我们的判断。”四哥边开车边说:“在这盘棋,四大金刚、段祥龙,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棋子,甚至,伍德白老三也是被利用的棋子。这是一场策划精密的演出,目前,演出只不过是刚刚开始,演员只不过是刚刚登台,登台的,只不过是配角,甚至是群众演员。真正的配角或者主角,还没有出来。这是一起超强台风,这股台风,将席卷宁州和星海,在台风,真正的血腥还没有来临。”</p>

    四哥的话让我听得有些心惊胆战,我看着四哥:“此话怎讲?”</p>

    四哥轻轻摇摇头:“依照我们目前的视界和经历阅历,我们都还无法判断,毕竟,我们接触的圈子是有限的,我们的能力更是有限的,打打杀杀的事情,或许我们能左右,但是,真正的血腥,那种看不到的刀枪,是我们无法预见无法想象无法左右的。现在,我只是有这种预感,具体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p>

    我听着四哥的话,似懂非懂。</p>

    “我们自以为是江湖人,自以为对江湖很了解,其实,真正的江湖,不在我们平时自以为的黑道。”四哥意味深长地说:“真正的江湖,是看不见的江湖,偌大的社会,人与人之间产生交集,是江湖,有人的地方有江湖江湖无处不在,人常说,江湖在你的心里,那么心又在哪里,江湖又在哪里。”</p>

    听着四哥的话,我的心里不禁有些怅惘和迷惑。</p>

    “李顺在哪里?”四哥突然问我。</p>

    “在星海!”我随口回答。</p>

    “嗯。目前他回星海是最明智的选择。”四哥点点头:“但愿他能逃过这一劫,假若他逃不过,那么,在宁州和星海,必然会掀起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这股惊涛骇浪,会波及很多人,会震惊全国。”</p>

    “有这么严重?”我看着四哥。</p>

    “但愿不会这么严重,或许,我的感觉严重了一些。”四哥说:“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p>

    “我也是有这种感觉,只是,我也想不出其的道道。”我说。</p>

    “这是我们思维的死角,毕竟,我们所知的世界这么大。我们目前的思维,只能在我们的圈子里。”四哥说:“李顺回星海的事情,知道的人多不多?”</p>

    我想了下:“目前,圈子内的人,只有老秦和我知道,其他人都没告诉!”</p>

    “老秦是个可靠的人,应该值得信赖。”四哥点点头:“段祥龙不知道吧?”</p>

    四哥提起段祥龙,我想了想:“应该是不知道吧。”</p>

    “不肯定,这样是不行的,必须要确认。”四哥说:“其实,很多时候,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内鬼。”</p>

    “我这问问。”说着,我摸出手机,打通了老秦的电话。</p>

    为了表示对四哥的信任,我用了免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