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98章 女人应该想的事情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飞机在天飞,我的心在地飘,刚刚结束了和秋桐的暧昧接触,我不由想起了冬儿,又想起了冬儿那天说的那段话,此刻,冬儿所感受的影子,坐在我的身边,她的直觉再准,恐怕也没有直觉到我心那个挥之不去的影子是秋桐。 </p>

    冬儿感觉不到,周围任何人都不可能感觉到。</p>

    这是我心最大的秘密。</p>

    但是,我仍对冬儿惊人的直觉感到吃惊,我蓦地感觉,原来如此熟悉的冬儿此刻是如此的陌生,不仅仅是距离和情感,而是各个方面,她似乎正在表现出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从来没有意识到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能量。</p>

    此刻,我正在飞回星海的飞机,此刻,冬儿应该还在宁州,她在宁州,会不会遭到段祥龙的骚扰呢?段祥龙终于知道了冬儿的消息,他会甘心放弃吗?我那天对段祥龙的警告,他会不会放在心呢?</p>

    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子里盘旋,我不由皱眉深思起来。</p>

    “没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都是因为有你。”秋桐坐在我身边,看着窗外,话却是对我说的。</p>

    我没有讲话,默默地看着的万里碧空。</p>

    “我本来是打算要在宁州住下的。”秋桐又说。</p>

    我仍旧没有讲话。</p>

    秋桐扭过头,看着我,眼神突然有些迷茫和恍惚,接着视线又越过我,我知道她在看李顺,我看到秋桐的眼神里露出痛惜和悲哀的神色,还有隐隐的不安。</p>

    我叹了口气,还是没说话。</p>

    秋桐也叹了口气,扭过头,又看着窗外。</p>

    一路,我们都没再说话。</p>

    抵达星海机场,我们下机,走出出口,李顺伸展了一下胳膊,打个哈欠,看着秋桐:“去哪里?”</p>

    秋桐看着李顺:“你说呢?当然是回你家!”</p>

    李顺犹豫了一下,带着试探的目光看着秋桐,用征询的口气说:“我想先去看看小雪。”</p>

    李顺一下飞机,首先想到的是小雪,这让我有点小小的意外,什么时候李顺变得如此儿女情长了?</p>

    看看秋桐,似乎带着同样的小小意外,迟疑了一下:“小雪在幼儿园里。”</p>

    “我们一起去接她放学,好不好?”李顺说。</p>

    秋桐没有讲话。</p>

    “我看她一眼,和她说说话,然后我回家,行不行?”李顺的眼里带着几分请求。</p>

    秋桐略微一沉思,点了点头。</p>

    李顺高兴起来。</p>

    然后,我们分头打车走,我直接打车回了宿舍,李顺和秋桐一起走了。</p>

    我回到宿舍,海珠正在收拾家务,突然见到我回来,感到有些意外,又很高兴:“哥,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不是要拜见几个朋友吗?”</p>

    我笑了下,说:“回来的快不好吗?”</p>

    海珠笑呵呵的。”当然好,没想到你这么快看完你的朋友了。今天一定很累吧,去,洗个澡,我去做饭。”</p>

    我此时突然感到了一阵疲惫,身体和大脑都累。</p>

    我去洗澡,海珠去做饭。</p>

    吃晚饭的时候,海珠对我说:“明天,小猪彻底给我交接了,后天,她要飞走了。”</p>

    “哦。”我愣了下:“这么快。”</p>

    “还快?都拖了好些日子了。小猪这些日子是在处理善后事宜,理顺各种关系,好让我接手的时候少一些麻烦。”海珠说:“其实她早想走的,只是为了我。”</p>

    “嗯,够意思。”我说:“明晚,我设宴给肖竹送行,把大家都叫。”</p>

    海珠点点头:“对了,你说的那个内勤,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午,你可以带她来我这里报道了。”</p>

    我想了下:“明天晚吧,给肖竹送行,邀请她也参加。”</p>

    海珠说:“也好,听你的!”</p>

    我说:“从明天开始,你要独自支撑一家公司了,要做老板了!”</p>

    海珠说:“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是我们俩。我是名义的老板,真正的老板,其实是你。没有你在我身后,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接手这公司的。”</p>

    我笑了下:“海珠,这个公司,在我们手里,我要让它迅速变大变强,这是我们在星海的第一个事业。”</p>

    海珠点点头,笑了:“哥,一个旅游公司,再做大,还能多大?这个东西没有多大的发展深度的。”</p>

    “错。”我看着海珠:“凡事事在人为,再小的东西,只要你有这个想法,只要你想做,只要你去努力,一样能做大。思路决定出路,首先,你得有这个念头,或者说有这个野心。”</p>

    “哦。”海珠似懂非懂地看着我点点头。</p>

    我说:“做事情,不管我们是穷人还是富人,首先,我们必须要有富人的思维,万万不可有穷人的思维。”</p>

    海珠点点头:“我明白了,对,哥,我们虽然是老板,但是一穷二白,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富人的思维,要有敢做大事的野心,要有敢做大事的志向。”</p>

    “嗯,是的!”我说:“所有的大事,所有的成,都是从小事开始做起的,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你可以暂时没有财富,但是你不可以没有理想,理想,是成功的指明灯。”</p>

    海珠看着我,笑了:“哥,我感觉你沉寂已久的野心要开始勃发了。你内心里有一种东西在蠢蠢欲动。哦,不对,不能说是蠢蠢欲动,应该说是跃跃欲试。”</p>

    我淡淡笑了下:“自作聪明,你以为你能感觉到?”</p>

    海珠认真地说:“真的,我能感觉到。我真的感觉你要开始新一轮的崛起了。我们的公司,虽然我是名义的老板,但是,其实,这是你的事业,我目前的能力,只能给你打下手。</p>

    不过,能给你打下手,我已经很知足了,我甘愿做你二次崛起的铺路石。目前我们的这个小公司,下一步到底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让你刚才那么一说,我不敢想象了。”</p>

    “为什么不敢想象?”我说。</p>

    “因为……”海珠顿了顿:“我不知道你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这个公司在你的手里到底会走向何方。”</p>

    我呵呵笑了。</p>

    海珠看了我半天,突然说了一段话:“每一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孤独和寂寞,不抱怨不诉苦,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被感动日子。”</p>

    我的心一震,看着海珠。</p>

    海珠说:“你是那个优秀的人。过去的这一年多,是你沉默的时光。”</p>

    “你是这么认为的。”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是的,”海珠带着沉思的表情看着我:“你是一个特殊的人,一方面,你是一个具有钢铁一般意志的男人,而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你是具有水一般精神的男人。”</p>

    “水一般的精神。”我重复了一句,看着海珠:“为什么这么说?”</p>

    “很多时候,你做人的性格,如水!”海珠说。</p>

    “哦。”我笑了:“这是你给我总结的?”</p>

    “不!”海珠摇摇头,看着我:“我哪里有这个水平总结出这个。这是有一天我和秋桐一起吃饭,谈论起你,秋桐对你的评价!”</p>

    “秋桐说的?”我专注地看着海珠。</p>

    海珠点点头:“她说你是一个成大事做大事的人,现在在她那里,只不过是暂时的过度,一个小插曲,总有一天你会创立自己的事业,说你现在是一头睡着的狮子,但是,正在逐渐醒来。”</p>

    我的心有些波涛起伏。</p>

    “对了,我在和她聊起你的时候,我一方面感觉到她对你的赞赏,另一方面,却也从言语隐隐感到了她似乎有几分困惑,似乎是困惑于你为何甘愿在她那里做一个小小的打工仔。她觉得这似乎不符合你的秉性和风格。”海珠继续说:“其实,不单是她困惑,我一直很困惑。”</p>

    我的眼皮垂下来:“这个话题,不谈好不好?”</p>

    “为什么?”海珠看着我:“你一直在回避着什么?关于这个话题,你是暂时不想谈呢还是一直不想谈?永远也不要谈?”</p>

    “永远!”我说着,心里涌起一阵烦忧,还有淡淡的情愁。</p>

    “为什么?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以后,我还会是你的妻子,你是我的丈夫,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呢?为什么要永远也不告诉呢?”海珠放下手里的筷子,情绪略微有些激动。</p>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太好了!”我眼皮不抬,边吃边说。</p>

    “即使我现在没有资格知道,但是,以后,我有资格知道!”海珠说。</p>

    我看着海珠:“阿珠,你在想什么?告诉我。”</p>

    海珠神色犹豫了一下,然后似乎鼓起了勇气,看着我:“我在想一个女人应该想的事情。”</p>

    “你这话很泛泛。”我说:“你不是一直表现地很理智吗,今天怎么突然激动起来了?”</p>

    “我的理智是有底线的,是有度的,在我能控制的范围呢,我自然是可以理智的,但是,但我受不了某些东西对我的大脑神经折磨的时候,我真的无法控制我自己。</p>

    我想过很多理由为你解释你的很多怪异行为,可是,我总是无法说服自己,以前,你没有其他工作,在发行公司干,我能理解,可是,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事业,你却还是不能离开那里,或者说,你不愿意离开那里,我想过无数次为什么,想过很多理由,却无法解释明白。</p>

    我不明白,问你,你却总是不说。我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理由让你不能说,到底是有什么原因让你无法离开那个发行公司,那里到底有什么让你割舍不下。”</p>

    海珠的情绪激动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