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96章 李顺出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所以,这位李大人经过紧急思考,到处找李顺,但是李顺住宿从来不用自己的名字登记,打手机,还是关机,在这种情况下,他考虑到即使自己找到李顺,李顺也未必肯听自己的话,于是紧急和星海李顺的父亲联系,告知李顺在宁州做的大事业的真实情况,告知宁州发生的事情和李顺所处的危险境地,让他们火速来宁州找到李顺,把李顺带离宁州,暂时避避风头。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星海那边的老两口这才知道,原来李顺这一段时间在宁州做出了这么大的事业,闯了这么大的祸,作为究竟官场考验的老干部,他们心里很明白李顺这次出事的后果,也明白那位宁州李大人告知他们的真正意图。</p>

    但是此刻,别的都顾不得了,现在宁州警方正在省厅来人的督促下,刚刚开始立案侦办此案,正按照程序一步一步走,甚至还没查出直接作案人的身份,离查到李顺身还早,李顺现在还是安全的,自由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p>

    基于此,老李以及老李夫人果断决策,将李顺火速调回星海,严加管束。也许,30年来,他们此时才意识到教育孩子的必要性,但是,已经晚了,李顺已经成型了。</p>

    如何到宁州找到李顺,他们自己去显然不合适,目标太大,容易暴露,拍别的人去,一来没有自己信得过的人,弄不好反而将李顺的行踪暴露。</p>

    老两口商量了半天,觉得只有秋桐去才是最合适的,一来她是李顺的未婚妻,二来秋桐办事向来稳妥,三呢,秋桐对于他们要求的事情,从来都是答应的,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事情,一直表现地很听话。于是,到宁州来将李顺押回星海的任务,落到了秋桐的身。</p>

    秋桐是不知道我综合分析的这些内容的,她所知道的是李顺父母告知的消息,说李顺在宁州出大事了,手下打砸了大酒店,引起了国际影响,引起了面的注意,面的追查这事,让她去宁州一趟,务必找到李顺,一定把他带回来。</p>

    秋桐明知李顺这样做是犯法了,明知自己这样做,也是不对的,但是,她无法去拒绝李顺父母的任何要求,别无选择,只能答应,于是硬着头皮来了宁州。</p>

    “我现在不知道李顺在哪里,所以,只能拜托你了。”说完,秋桐垂下脑袋,似乎知道自己这么做,犯了很大的错误。</p>

    “走吧,我带你去找他。”我伸手接过秋桐手里的拉杆箱往外走。</p>

    在去南苑大酒店的出租车,我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摸出手机,拨打了南苑大酒店的总机,转接李顺的房间,电话很快接通了。</p>

    “喂——谁?什么事?”电话里传来李顺睡眼惺忪的声音。</p>

    李顺开始睡觉了,我知道,李顺溜完,一般都是要持续至少一天一夜不睡觉,然后是往死里睡,此刻应该是他睡得正香的时候。</p>

    我不想和李顺多扯,将电话听筒紧紧贴住我的耳朵,尽最大努力不让声音外泄,然后轻声说:“是我。秋总到宁州来了,现在,我们在去南苑大酒店的路。”</p>

    “啊——什么?”李顺似乎一下子醒了,声音高了两个分贝:“秋桐来宁州了?她来这里干嘛?”</p>

    “来找你有事!”我继续保持平静地语调。</p>

    “什么事?”李顺说。</p>

    “不知道。”我说。</p>

    李顺这两天一直在溜和昏睡,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既不关心,也不知道。</p>

    “她找到你,你带她来的,是不是?”李顺说。</p>

    “我在机场恰巧遇到秋总,她急着找你,然后我带她。”我说。</p>

    “嗯,这样,我得赶紧起来收拾下房间,你要拖延下时间,十分钟之内不要到啊!”李顺慌乱地说完,接着挂了电话。</p>

    这正是我给李顺打电话的目的,我不想让秋桐看到李顺房间里那些她不该看到的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我除了想到有溜的工具或者女人之外,别的还真没想到还有什么。</p>

    我收起手机,不用拖延时间,出租车到市区起码还得15分钟。</p>

    “你给李顺打电话了?”身后传来秋桐的声音。</p>

    “是的,我打了他房间的电话。”我说。</p>

    “为什么要提前告诉他我来了?”秋桐显然听到了我刚才讲话的内容。</p>

    “我是担心他不在房间,或者,怕他那里有外人在。”我说。</p>

    秋桐沉默了,她认可了我的理由。</p>

    一会儿,我听到身后传来秋桐深深的重重的一声叹息。</p>

    叹息声里,我听出了沉重的压抑的忧郁和忧虑,还有凄冷的孤寂的无奈和悲楚。</p>

    我的心里一阵疼怜,一阵无力,一阵悲凉。</p>

    秋桐又沉默了,她的这种沉默,让我倍觉心痛。</p>

    我知道,她心里有很多委屈和憋闷,有很多忧愁和痛苦,但是,她没有人可以去诉说,她谁都不能说,她只能将苦痛和憋屈独自默默咽下,独自去味,独自去承受命运对自己的安排。</p>

    不一会儿,到了南苑大酒店,我带着秋桐,一起去了李顺的房间。</p>

    房间的门开着,刚走到房门口,看到了满面春风容光焕发的李顺迎过来,边拍了几下巴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秋总到宁州莅临指导工作。”</p>

    我扫视了一下房间,已经整理地井井有条,非常洁净,空气没有了之前那种淡淡的香臭味,而是散发着淡淡的茉莉花香。</p>

    李顺一番开场白,弄得我心里哭笑不得,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处在危险的境地,要大难临头了。</p>

    秋桐同样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抿了抿嘴,直接进了房间,环顾了一下房间内的东西,然后直接在沙发坐下。</p>

    李顺指指一边的椅子,我过去坐下,李顺然后坐到秋桐对过,笑嘻嘻地看着秋桐:“哎——秋总,您老人家怎么有空来这里转悠了?南巡?来这里划个圈?对了,小雪还好吗?”</p>

    一提到小雪,李顺的眼里顿时充满了几分柔情,声音也变得更加温柔。</p>

    我有点小小的意外,没想到现在的李顺竟然变得如此儿女情长,刚一见面问小雪的情况,他似乎对小雪突然表现出了格外的关切。</p>

    秋桐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和我一样感到有些意外。</p>

    “小雪很好。”秋桐看着李顺,舒了口气:“你爸妈一直找不到你,打你手机关机,所以,他们派我来了,来找你。”</p>

    “哦,你看我这记性。”李顺一拍脑袋:“我手机这几天一直忘记充电了,早没电了。昨晚才想起来,刚冲完电,还没来得及开机呢。”</p>

    说着,李顺摸出手机象征性地晃了一下。</p>

    秋桐看了李顺一眼,没有吭声。</p>

    “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因为我爸妈打电话找不到我?”李顺看着秋桐:“不至于吧,这么点小事,劳驾你老总千里奔袭,他们让你来找我干啥啊?有什么要紧的事情?”</p>

    李顺两眼紧紧地盯住秋桐,不知怎么,我觉得李顺的神情有些紧张。</p>

    秋桐抿了抿嘴唇:“他们让我把你带回星海去!”</p>

    “啊——”李顺的神情更加紧张了,身体不由自主往沙发里缩了一下:“把我带回去干嘛?我在这里好好的,干嘛要回去?我不回去,你告诉老头子老妈,我在这里挺好的,不用回去。”</p>

    “你必须得回去!这是你爸妈给我下的死命令,让我必须把你带回去!”秋桐神情漠然地机械地说着,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p>

    “死命令?必须?”李顺睁大眼睛看着秋桐:“为什么?干什么?是不是?是不是要让我回去结婚?”</p>

    听李顺这么一说,看到李顺此刻的神色,我心里突然松了口气,但是又觉得怪,李顺之前是一直抗拒和秋桐结婚,理由是秋桐不肯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但是,从来没有见到他眼里发出畏惧的光。</p>

    难道李顺害怕和秋桐结婚?这不可能吧,他一直对秋桐那么关注,分配给我的重要任务之一是保护好秋桐的安危,既然他如此关心秋桐,不许任何人侵犯她,那么,又为何对和秋桐结婚带着这种表情呢?</p>

    难道,他是在故意装逼,或者是溜的毒性还没有消退,大脑还处于迷幻状态,对外界的话带着一种神经质般的恐惧?</p>

    而李顺此刻的表现也让秋桐感到几分迷惑,她用怪的眼光看了下李顺,似乎也不大理解李顺此刻的表现,皱了皱眉头,出了口气:“怎么?李顺,你害怕结婚?”</p>

    “切——我害怕什么?我李顺害怕过什么?我什么都不怕,还怕结婚?”李顺挺直腰杆,使劲拍了拍自己并不强壮的胸口。</p>

    李顺的声音听起来很明显是言不由衷,外强干。</p>

    不知为何,秋桐的目光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是不由自主的扫视了一眼。</p>

    然后,秋桐看着李顺:“我告诉你,这次我带你回去,和结婚无关。”</p>

    “哈。”没等秋桐说完,李顺乐了:“哈哈,不是这事啊,好,好,好。”</p>

    李顺一连说了三个“好”,暗自长出了一口气,身体明显放松了。</p>

    “那是什么事情啊,我的秋老板?”李顺笑呵呵地看着秋桐。</p>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知道?这两天,你的手下在宁州都干了些什么?你不知道?”秋桐看着李顺。</p>

    “我知道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李顺做无辜状,一摊双手:“我不是早和你和老爷子老太太说过,我一直在宁州做着规规矩矩的外贸生意,整天忙得不可开交,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商人,我能做什么呢?”</p>

    说完,李顺看了我一眼,我冲李顺笑了下,示意我从没有泄露过他的任何机密。</p>

    李顺放心了,理直气壮地看着秋桐。</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