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90章 别聪明过头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段祥龙摆手笑着:“那倒不必。 既然咱俩现在都是战友了,我想,以后,我会有机会慢慢知道的。”</p>

    我也伸手拍了拍段祥龙的肩膀:“段祥龙,我其实也没想到,在赌场耍老千的会是你,在赌场发展线人的也是你,更没有想到,被发现后,你不但没有倒霉,还成了李老板的亲密合作伙伴。”</p>

    段祥龙稍带自得地一笑,模仿我刚才的口气:“你没想到的多了。易克,我给你说,单挑打架,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要论做事情,搞生意,我自信不你差。</p>

    别说以前,说现在,在李老板眼里,我们这个将相和,你不过是廉颇,是武夫,靠武力混饭吃,而我呢,是蔺相如,是军师,靠脑瓜子吃饭的,你看,咱俩职能差别是多么大。”</p>

    我呵呵笑了:“希望你能用你的脑瓜子继续把这碗饭吃下去,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别聪明过头了。”</p>

    段祥龙脸色微微一变:“你什么意思?”</p>

    我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出于同学之间的情谊,提醒一下你!”</p>

    段祥龙神色稍微缓和:“我和李老板之间是共同经济利益的,我们俩甚至可以说是合作伙伴,我是个商人,商人图的是什么?我自然心里有数,我不会傻到砸自己的饭碗。</p>

    我承认我这个人是聪明,虽然不别人聪明,但是你,我还是可以肯定地说要聪明地多。所以,感谢你的提醒,但是,我想告诉你,用不着!你在李老板这边干,不过是拿工资报酬,而我呢,是分成,我在百家乐是有股份的,这是目前我们的最大差别。</p>

    我这样的人,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打交道,都能有钱赚,是马失前蹄了也一样还是人人,你呢,易克,你不过是李老板手下的一个打工仔。我倒是想劝劝你,多想想自己的未来和生活,我这边是不用你操心的。当然,都是老同学,你要是手里缺钱花,我这边还是没问题的,起码给你个三千五千,不成问题!”</p>

    我哈哈大笑,又伸手拍了拍段祥龙的肩膀:“老同学啊,你可真是个好人啊,好人。这年头,像你这样讲义气的同学,这么好的人,实在是难得啊。行,你放心,你今天这话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好好记住你对我的忠告的,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和祝福,好好筹划下我的未来和明天。”</p>

    段祥龙也哈哈笑起来,又揽住我的肩膀:“易克,到底咱们是老同学,虽然之前我们有些误会,但是,你看,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多好啊,好得和亲兄弟一样。”</p>

    “正是,正是!”我点点头:“我们的关系,可以说是大学同学的楷模了。我们其实都该拜个把兄弟的。”</p>

    “是啊,是啊。”段祥龙也点点头,将胳膊从我肩膀拿开,拿出烟盒,给我一支,自己也拿了一支,然后掏出打火机先给我点着,然后自己也点着,吸了两口,身体开始放松,右腿不停地得瑟着:“易克,你看,你在星海,我在宁州,我们俩是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这李老板有了我们俩,可真是如虎添翼了,虽然老同学你已经是今非昔,但是我段祥龙不是不将同学情面的人,你放心,我发了财,绝对不会让你落魄的,最起码,我吃肉,你也喝汤。”</p>

    我说:“哎——老同学,你这么一说,我感动地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有你这话,我知足了,不枉我们大学同学一场。实在是感激之至,我等着你发大财了。”</p>

    段祥龙刚得意地笑了下,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下,神色微微有些异常,看了我一眼,接着按了拒绝,然后将手机放进口袋,笑着说:“好了,不聊了,老同学,我有事先走了。”</p>

    “好,你先走吧。”</p>

    目送段祥龙几步出了酒店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我记住了那辆出租车的车号,迅疾奔到酒店大门口,急速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后,却已经不见了段祥龙打的那辆出租车的影子。</p>

    “去香格里拉酒店!”我对出租司机说。</p>

    出租车走了一会儿,在第二个路口遇到红灯,停了下来,我往前面看,一眼看到了段祥龙坐的那辆出租车。</p>

    “跟着这辆出租车行,保持100米的距离!”我指了指那辆出租车,对司机说。</p>

    出租司机看了看我,没有说话。</p>

    这时绿灯亮了,他径直跟了去。</p>

    果然,段祥龙是奔香格里拉酒店去的。</p>

    今天和段祥龙的会见,我的心里突然勃发出消逝已久的豪气和胆气,那是随着我的企业破产和冬儿离去几乎已经泯灭的奋斗的豪情和壮志。</p>

    虽然我一直在做事,但是,却几乎没有找回曾经的那种创业的激情和热情,只是带着浑浑噩噩的心情做事,为生存而做事。</p>

    今天,我冷不丁被段祥龙刺激了,一股复仇的火焰点燃了我内心已经熄灭的亮光。</p>

    我突然发狠,突然发誓,我要崛起,我要重新崛起,我要在击败一个个对手的同时,让自己重新崛起,我要找回曾经的荣光和尊严!</p>

    其实,我也知道,我要崛起的念头已经不止一次在我内心里涌动,只是,今天段祥龙的刺激成了一个导火索。</p>

    这念头是一天天在积累在积蓄的,这积累积蓄来自于在我和秋桐和浮生若梦无数次的交流交谈和引导以及鼓励,来自于我和海珠和冬儿交往总所受到的刺激和触动,来自于我流浪者一年多的经历和阅历,当然,更是我的本性决定的。</p>

    我很清楚,我的血液里流淌着从不屈服绝不气馁愈挫愈勇的本性,虽然它会短暂泯灭或者蛰伏,但是,只要我的血液还在流淌,只要我的大脑还在思考,这本性永远也不会消逝。</p>

    我正想着,前面的出租车停了,段祥龙在香格里拉酒店门口下了车,大步走了进去。</p>

    “先生,你不下车?”出租司机对我说。</p>

    “不下,继续走!”我接着说了海珠家的地址,我想去看看海珠。</p>

    出租车继续走,刚走了没多远,我接到了冬儿的电话。</p>

    “小克,你在哪里?”</p>

    “出租车!”</p>

    “自己一个人?”</p>

    “是!”</p>

    “到天一广场西南角的长廊!”冬儿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p>

    “干嘛?”我说。</p>

    “不干嘛,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冬儿的口气里又带着几分幽怨。</p>

    我犹豫了一下:“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不行吗?”</p>

    “不行,我这过去,在那里等你!你不来,我一直等下去!”冬儿说完挂了电话。</p>

    我放下电话,对司机说:“去天一广场!”</p>

    很快到了天一广场,我下了车,直奔西南角的长廊处,这里曾经是我和冬儿多次约会的地方,曾经,无数个夜晚,我们在这里静坐长谈,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谈明天,谈我们以后美好的生活。</p>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都随着我从一个老板成为一个打工仔而成为了泡影。</p>

    我边走心里边涌起一阵辛酸,还有阵阵的惆怅和失落。</p>

    环境改变人,患难时刻见真情,这话说得不假,冬儿跟随我到了星海,她是从我妈妈那里知道我还是继续做老板才跟我去的,不然,她或许根本不去。</p>

    她本以为我跌倒后已经迅速爬起,还是那个牛逼哄哄的小老板,却不料我原来是个打工仔,小破落户。这也成为她最终离我而去的动因。</p>

    又想到海珠,她对我不离不弃,发誓不管我是贫穷还是富有,都会和我在一起。这让我每每想到这里感动不已。</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禁一阵叹息。</p>

    到了长廊,我在一个大柱子旁看到了冬儿,她正仰脸专注地看着柱子的浮雕。</p>

    我走近冬儿,边咳嗽了一声。</p>

    冬儿闻听扭头,看到了我。</p>

    我走到冬儿跟前,看着冬儿。</p>

    冬儿深深地眼神注视着我,默不作声。</p>

    我被冬儿看得有些不自在,又有些悲凉,又咳嗽了一声,说:“有什么事,说吧?”</p>

    冬儿还是不说话,还是专注地看着我的脸。</p>

    我深呼吸一口:“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和段祥龙在一起?”</p>

    冬儿点了点头。</p>

    “很简单,段祥龙现在和李顺一起合伙做生意,李顺今天约我吃饭,段祥龙也参加了。”我说。</p>

    “嗯。”冬儿点点头:“继续说!”</p>

    “这些,没了!”</p>

    “没了?”冬儿看着我,面部表情有些紧张,还有些不安。</p>

    “我明白你其实最想知道的是什么?”我的心里突然来了怨气:“你放心,我和段祥龙今天吃饭,从头到尾都没谈起你。不但今天,是今后,我和他见面,也不会谈起和你有关的任何事情!”</p>

    冬儿面部舒缓了一下,接着却又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接着扭头看着远处。</p>

    “没事了吧,那我走了!”我说着,却站在原地没动,怔怔地看着冬儿的身影,心里又开始感到凄冷。</p>

    冬儿一会儿转过头,看着我:“你不是走了吗?怎么没走呢?”</p>

    我一时语塞。</p>

    “我问你,前天下飞机,在机场有个举着牌子接你们的,是谁安排的?”冬儿突然问我。</p>

    “不知道!”我回答。</p>

    我当然不能告诉冬儿是皇者,那岂不是等于把皇者出卖了,冬儿现在和白老三张小天之流的关系,我一直不明朗,还是不说为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