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85章 装糊涂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其实我刚才那话是故意敲打试探司机的,司机的话其实正我下怀,我正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一直做好事学雷锋,他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说不定我能见到那个幕后的人。 </p>

    我于是笑笑:“那我成全你,走吧!”</p>

    车子很快直接开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司机在酒店大堂门口将车停下,如释重负:“先生,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请下车吧。”</p>

    我说:“我下车然后去哪里?”</p>

    司机说:“大堂休息的地方,里面那一排沙发处。”</p>

    “在那里干嘛?”我说。</p>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接到的委托是这个,让我把你拉到这里,然后说让你到那里去坐着。”司机说。</p>

    “操——搞什么洋动静,莫名其妙。”我嘀咕了一句,然后下车走进酒店大堂,径直走到大堂休息的地方,一屁股坐在靠里面的沙发,坐在这里,我的视界很开阔,可以扫视到从大门到电梯的每个角落,而同时又不容易被外面经过的人发觉。</p>

    我坐在那里,点燃一颗烟,慢悠悠地抽着,同时用警觉的目光打量着周围的每一点动静,注视着经过的每一个人。</p>

    我此时想,或许,很快,会有一个人来到我身边。</p>

    这颇有点电影电视里搞特工的,在接头。</p>

    坐了大约2个小时,看看时间,都快下午5点了,却没有任何人找我,我不禁焦躁了,妈的,搞什么搞,把老子弄到这里来是干坐的,怎么还没有人来见我,这不是耍老子吗?</p>

    我心里有些恼火,打定主意,再等半个小时,到5点半,再不来人,起身走人,回家。</p>

    又坐了大约30多分钟,还没人找我,我于是决定走人,不等了。</p>

    刚打算起身,边最后一次往周围扫了一眼。</p>

    这时,我突然发现从酒店大堂门口走进来四个戴着墨镜的光头,直接走到服务台前。</p>

    我一怔,这四个光头即使戴着墨镜,我也太熟悉了,这不是白老三手下的四大金刚吗?他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p>

    我坐稳,紧紧注视着这四个人,他们似乎正在服务台办住宿手续,一会儿,办完了,提着行李直奔电梯,看都不看我这边一眼。</p>

    这么说,他们不是我要等的人。</p>

    我起身奔电梯,过去后,看到电梯口的数字在21停住了。</p>

    我走回休息处,坐在原处,脑子里急速旋转,琢磨着突然出现的四大金刚,琢磨着我今天下午在这里的空等……</p>

    正琢磨着,突然在酒店门口,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急匆匆进了大堂。</p>

    这是段祥龙。</p>

    我的心一紧,我靠,是他!难道是段祥龙约我来见面的?</p>

    我坐在那里,眼睁睁看着段祥龙。</p>

    谁知段祥龙也是看都不看我这个方向一眼,进了大堂,直奔电梯而去。</p>

    我稍等片刻,然后一个起身,直奔电梯,过去时,正看到电梯往升,我注视着电梯口的数字,看到电梯最后在21楼停住了。</p>

    我盯住数字看了一会儿,直到电梯开始下降,才离开。</p>

    我慢慢走回原处坐下,点燃一颗烟,皱眉思索……</p>

    突然,我猛地闪过一个念头,或许我不用在这里等了,没有人会来找我,那人让我来这里坐着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并不是有人会来见我,那人的目的应该是让我见到四大金刚和段祥龙。</p>

    这么说,今天下午根本不会有人来见我。</p>

    如此一想,我的思路突然豁然开朗,开始逆向思维:此人根本不会或许不愿意见我,他知道四大金刚要来星海和段祥龙见面的事情,但是又不能直接告诉我,于是策划了这么一出,让我“恰巧”遇见。</p>

    此人不但了解四大金刚和段祥龙要见面的事情,还知道我回来的详细行程,知道我要去海珠家,知道海珠要在妈妈家住,知道我要自己回去,所以,安排那司机把我拉到这里,让我看到这一幕。</p>

    那么,能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会是谁呢?</p>

    我在酒店门前的喷泉边徘徊了半天,想来想去,最后锁定了一个人,那是皇者,只有他才有这个可能既了解四大金刚的行踪,又能知道我的行踪,别的人,似乎没有这个本事。</p>

    假如真的是皇者,那么,他为何要让我知道这事呢?他是何意?</p>

    我苦苦思索着,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走。</p>

    路,我摸出手机,给皇者发了一个手机短信:“回话!”</p>

    马,皇者给我拨回来了。</p>

    “皇者,是我!”我说。</p>

    “老弟啊,到家了吧,在家里还愉快吗?”皇者的声音很轻松。</p>

    “你在监听我的电话,是不是?”我直接说。</p>

    “什么?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皇者在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惊愕。</p>

    “少装,别绕弯子!”我说。</p>

    “老弟,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干这样的事情,我绝对没有监听过你的电话!”皇者在电话那端说的很绝对。</p>

    “那是谁监听的?”</p>

    “老弟,我可以这么给你说,我敢保证,我这边,绝对没人任何人监听你的电话。”皇者肯定地说:“而且,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们这边,包括白老三那边,根本没有这种机器,不但没有监听你的,包括李顺的,都没有监听,这种机器卖的是不少,但是,都是糊弄人的,根本不好用,近距离可以用,远了没有任何效果。”</p>

    “此话当真?”</p>

    “我拿我家人发誓,绝无此事!”皇者说。</p>

    听皇者的口气不像撒谎,我不由信了他,心里却又很疑惑:“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回家的行程和安排的?”</p>

    皇者说:“什么意思啊?”</p>

    “你心里明白!”</p>

    “我不明白!”</p>

    “你在装糊涂!”</p>

    皇者呵呵笑了:“老弟,你回家探亲,行程和安排其实不用监听,不用打听,凭做事做人的一般人情事理规则也能判断出来啊,我猜啊,你要是回去,肯定要先回你父母家,然后呢,第二天带着你女朋友到她父母家,而你女朋友好久不回家,自然回来后要在父母家住下。你想想啊,一般的人回家省亲,不都是这样的程序吗?大家都是凡人,你也不会例外吧。”</p>

    皇者说的倒是有道理,我想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又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和谁一起回来的?怎么知道我是哪个航班?”</p>

    皇者又笑了:“老弟,这样的事情,你觉得能瞒得住有心的人吗?”</p>

    我说:“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这次回来,接送车辆的事情,是你安排的了?”</p>

    皇者说:“呵呵……什么车辆,我不知道,不过,有人接送,应该不是坏事吧。”</p>

    很明显,皇者在装糊涂,既不想否认,也不想承认。</p>

    皇者这句话虽然不想承认,却似乎在暗示我此事是他安排的。</p>

    我继续说:“四大金刚来宁州,你知道是不是?他们来宁州和谁见面,你也知道,是不是?你故意安排我来香格里拉酒店,是让我看到他们接头的,是不是?”</p>

    皇者说:“老弟,你越说我越糊涂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p>

    我说:“皇者,你怎么回事,给我装什么糊涂?告诉我,四大金刚来宁州干什么?段祥龙和四大金刚是什么关系?”</p>

    皇者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继续笑着:“老弟,我和你说啊,我这个人做事,你可能还不了解,我这人做任何事情,从来不愿意让任何人抓住把柄,从来不想留下任何证据。不管是我信得过的还是信不过的,当然,你老弟是我信得过的人,但是,也没什么例外。还有,我想让人家知道的事,我会想办法告诉他,而我也不知道的事情,我也是没办法的,我皇者也不是万能的。”</p>

    皇者这话里的意思我一下子明白了,他是不想给我留下任何证据和把柄,他对我其实还是有戒备防备的。</p>

    其实想想也正常,他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圈子里,做事自然是要提高警惕的,任何时候都要留一手,防一手。</p>

    他似乎是想借助这个事情让我“偶然”遇到四大金刚,却又绝不承认是自己安排的,绝不承认自己知道什么。同时皇者的话里似乎在暗示他并不知道四大金刚来宁州的真正目的。</p>

    接着,皇者又说:“老弟,你还不知道,因为小亲茹突然不见的事情,伍老板对我有些小意见呢。”</p>

    皇者的话我顿时明白,他无疑是在告诉我,因为小亲茹的事情,伍德开始对他不是十分信任了,有些事开始瞒着他了,他知道四大金刚要来宁州的事情,却不知道来的真实目的。</p>

    皇者含含混混的几句话里,已经透露给我足够的信息。</p>

    我不想让他为难了,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很难得了。</p>

    我当然知道,他这么做,其实还是看在我帮他安排小亲茹的面子。我和他以前没有什么交情,不是因为小亲茹,他没有任何理由和必要帮我。</p>

    “好吧,既然这么说,我也不为难你了。”我说。</p>

    “谢谢老弟哈,理解万岁!”皇者打个哈哈。</p>

    我挂了电话,皱眉继续苦苦思索四大金刚突然出现以及段祥龙来香格里拉酒店的事情。</p>

    我觉得他们的出现,必然是有目的有联系的,但是,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呢?</p>

    我当然知道,此事现在绝对不能告诉李顺,因为我没有充分的证据能证明什么。</p>

    李顺向来多疑,而且,他现在和段祥龙之间有着紧密的不可分割经济利益关系,弄不好,不但我会招致李顺的怀疑,将自己暴露在段祥龙面前。</p>

    而一旦如此,甚至段祥龙还会将我以前在宁州的老底子和我与他之间的恩怨一锅给端出来,到时候他要是在李顺面前倒打一耙,说我是出于私心报复,那我可真的难以解释清楚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