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77章 人生两种境界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猝不及防,秋桐似乎一直在和我逗乐,没想到我真的叫了出来,闻听我叫出一声“姐——”,秋桐似乎一愣一怔,脸色突然一红,接着低低地答应了一声:“哎——”</p>

    看着秋桐娇柔娇羞的可爱样子,我的心一阵颤动感动冲动盲动,不由又叫了一声:“姐——”</p>

    “哎——”秋桐又低低地答应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低下头去,接着吃吃地笑起来。 </p>

    我吞咽了一下喉咙,哑声说:“你笑什么?”</p>

    秋桐抬起头,捋了捋头发,神情故作镇静状:“有人叫我姐,我高兴啊,笑不行啊?不许笑啊?”</p>

    “行啊,可以啊!”我呵呵咧嘴笑起来,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p>

    “傻样——”秋桐突然嗔笑了一声,接着又紧紧抿住了嘴唇。</p>

    看着秋桐的样子,我不由痴了,呆呆地看着秋桐。</p>

    秋桐看了我一眼:“你……你干嘛又这样看着我?”</p>

    “我……我……不知道。”我喃喃地说。</p>

    我突然心里感到很痛,不言语了,低下头去。</p>

    “易克,你怎么了?”我听到秋桐轻轻的声音。</p>

    “我突然觉得心里很痛!”我低语。</p>

    “为什么?”秋桐的声音有些颤抖。</p>

    “不想说。”我的声音也有些发抖,心里颤动地厉害。</p>

    秋桐沉默了,我也沉默了,房间里一时很静。</p>

    半晌,秋桐缓缓说话了:“易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人生有两种境界。”</p>

    我抬起头,看着秋桐:“哪两种?”</p>

    “像你刚才说平总的,一种是痛而不言,一种是笑而不语。”秋桐看着我。</p>

    听了秋桐的话,我的心起起落落。</p>

    我看着秋桐:“那么,我认为,你是两者都有,你既能痛而不言,也能笑而不语,你是智慧和豁达兼备。”</p>

    秋桐说:“我做得不好,你才是两者兼备。虽然你的外面看起来很多时候是一座沉默的大山,虽然你看起来有时候很冷很漠然,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常常在燃烧着一团火。你用坚硬坚固厚厚的外壳将自己封闭,不愿意让任何人看透你的内心,但是,我仍然偶尔能感觉到你的内在。</p>

    其实,你是一个真正的大男人,一个生理强壮强大心理坚强坚韧的大男人。其实,我刚才虽然逼着你叫我姐,但是有时候,我心里觉得你我成熟,我强大,你实在是一个可以让人有安全感的人。”</p>

    我心里感到阵阵暖流和激动,还有些冲动和自豪,看着秋桐:“你真的这么认为?”</p>

    “是的。”秋桐笑了下:“这个世界,我认识两个这样的男人,一个是你,另一个,是我空气里的朋友,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我相信,他是和你一样的内外兼修的大男人,海珠是个幸福的女人,能和你在一起。而我,也应该是一个幸运的人,能有那样的朋友,虽然是在飘渺的空气里。”</p>

    我愣愣地看着秋桐迷惘而又有些神往还有些忧伤的神情,心激烈地颤动着,纠结着,挣扎着,绞痛着。</p>

    我想起浮生若梦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人生途,有些是无法逃避的,如命运;有些是无法更改的,如情缘。</p>

    我不由懵懂地想到,在人的生命,难道聚散皆缘?两个人,能不能最终在一起,难道都是命注定的?</p>

    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唯物主义,可是,经历了生活和情感的几多磨难,面对残酷而无奈的现实,我不由有些唯心了,我不由有些相信宿命了。</p>

    两天后,发行车公开竞标会如期在集团大厦第三会议室举行。</p>

    竞标会举办地很正规,专门有市公证处的公证员证明,集团的党委成员和集团各经营部门的头头都参加了。</p>

    来参加竞标的汽车销售商家有12家,包括集团几位领导打过招呼的,也包括赵大健极力推荐的。</p>

    我和赵大健一起坐在下面看,可能是因为曹丽真的给赵大健打了招呼的缘故,赵大健对我的态度似乎有些温和,甚至还冲我笑了下,虽然笑得很生硬,但是起之前每次他见到我的傲慢冷蔑相,已经前进了一大步。</p>

    这孩子似乎天生的逆反心理严重,坐在我身边还不停嘟哝:“什么公开竞标,阳光采购,狗屁,我敢打赌,绝对是走形式,早内定好了的,大家都是来陪着演戏的。哼,其实我选的那家是最好的,不论是从车子的质量还是载重吨位,还是车体大小,还是售后服务,都是最佳的。哎——可惜啊,谁让咱不当官呢,做不了主呢,反正是公家的钱,由着领导折腾吧,我前段时间的心血算是白费了。”</p>

    我知道赵大健的牢骚不仅仅是冲秋桐发的,他一方面哀叹自己丧失了可以大大捞一把的机会,另一面对领导决定不满,却又不敢公开说出来,只能无奈地嘀咕几句。</p>

    我看了赵大健一眼:“赵总,何出此言?公开竞标可是阳光下的操作,没有猫腻的,这可是当场公布结果的哦。”</p>

    赵大健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你懂什么?只要是领导想干什么,再阳光也是狗屁,一样暗箱操作好,只不过弄快遮羞布罢了。我在集团混了这么多年,见到的事情多了,你才来几天?你连屁都不懂!”</p>

    “好,好,我不懂屁,你懂屁!”我说:“不过,我觉得你前段时间的心血也未必是白费,说不定标的是你考察的那家。”</p>

    “这绝无可能,这么多领导插手,还能轮到我?”赵大健说:“再说了,算是那有怎么样,我还不是白搭功夫。”</p>

    “假如是你考察好的那家,那不正是合了你的意了,你怎么能是白搭功夫呢?”我反问。</p>

    赵大健一愣,看着我:“这……”</p>

    我一笑:“莫非赵总还有什么个人算盘?”</p>

    赵大健脸一红,一拉:“你小子说什么呢?我是一心为公,哪里会有什么个人算盘,这话你可不要随便说啊,这可是关系我个人名声的事情。”</p>

    我呵呵笑起来。</p>

    “你笑什么?”赵大健冲我一翻白眼。</p>

    “没什么,我想笑不可以吗?”我说。</p>

    赵大健瞪了我一眼,接着转移话题:“我问你,你用了什么招把领导的魂勾走了?”</p>

    我做糊涂状:“赵总,你什么意思?我勾哪个领导的魂了?”</p>

    “哪个领导?这还用说,当然是孙总!”赵大健说:“我怎么觉得你小子有些不地道呢,孙总对你突然好像很厚爱,宠你了,说,你用了什么法子糊弄他?”</p>

    我正色说:“赵总,你这话可说的很难听,我从来不敢糊弄领导,我只知道一心一意干好自己分内的工作,从不想歪门邪道,你这话实在污蔑我的清白,我想,我要向孙总汇报下,免得孙总对我有什么误会。”</p>

    赵大健一听,急了:“我靠——你要打我小报告?”</p>

    “你可以这样理解!”我笑嘻嘻地说。</p>

    赵大健狠狠瞪了我一眼:“好了不说了,刚才那话等于我没说,不许胡乱汇报!”</p>

    我说:“那你以后还欺负我不?”</p>

    赵大健睁大了眼睛:“易克,你搞清楚,咱俩到底是谁欺负谁啊?我他妈表面是你领导,我管得了你吗?你在乎过我吗?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相反,倒是你欺负我,那次你暗地里骂我问候我老娘,表面又装作好人,你当着大家的面戏弄我,让我吃哑巴亏,这笔账我还没给你算呢,你倒说我欺负你?你到底还讲不讲理?”</p>

    赵大健的脸充满了委屈义愤和不平。</p>

    我心里暗笑,做迷惑状看着赵大健:“赵总,你的话我听不明白,我什么时候骂你了?我哪里敢啊,那次一定是你误会了。其实,在我的心,在我的眼,你一直是我可敬可爱的领导,我对你,可是一直带着无尊敬的心情仰视的。”</p>

    赵大健看着我,点点头:“行了,易克,算你狠,你行,我佩服你,小子,关于你,曹主任和我打了个招呼,今后,我不想再对你怎么样,但是,你小子也不要没事耍我玩我,我们能同舟共济最好,不能站在一个战壕里,也不要成为敌人,你说好不好?”</p>

    我说:“我希望能在一个战壕里战斗,在战火结下鲜血染成的友谊。”</p>

    “屁——少糊弄我,我要是能和你结下战火的友谊,那太阳真是从西面出来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给我帮忙,只要你不添乱,算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赵大健说完,自己扭转头去,又低声嘟哝了一句:“我怪了,孙总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小混混瘪三。”</p>

    这时,竞标会开始了,我也不再和赵大健说话。</p>

    竞标会进行地很顺利,10多个商家轮流台表演……</p>

    很快,最后的结果出来了,当主持人宣布最后标的商家时,赵大健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因为标的商家正是他之前极力推荐的那家,但是每辆车的价格低了1万多元。</p>

    我猜得到,这每辆车降下来的一万元,应该之前是给赵大健的好处费。一共要采购20辆,那么好处费是20万元。</p>

    等于说,集团节省了20万元钱,赵大健流失了20万元。</p>

    当然,这仅仅是从赵大健来说,假如按照其他集团领导的意思采购他们打招呼的商家的车,集团也许要多花费更多的钱,这可都是国有资产,是集团所有员工的血汗钱。</p>

    “嗨——怪了,还真是这家!”赵大健喃喃地说。</p>

    “赵总,怎么样,被我猜了吧,祝贺你,你推荐的商家标了!”我说,“你之前的心血没有白费吧?”</p>

    赵大健冲我笑了下,笑得很牵强,带着巨大的失落和惆怅,还有几分无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