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76章 秋总言之有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等下!”</p>

    “还有什么?”我转身看着曹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曹丽靠近我,笑着低声说:“易克,我给你说,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昨晚回去的路,孙总对你赞不绝口,你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让他对你信任有加,今后,你可实实在在是孙总的人了,当然,我们也是实实在在的自己人了。</p>

    今后,我们要多联系多沟通多互相帮助啊,你有什么事,遇到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今后在公司里,不,在集团里,谁敢和你过不去,你只管找我,找孙总也行,谁也不敢怎么着你。”</p>

    我说:“真的?”</p>

    曹丽说:“当然!”</p>

    “那现在你给我去摆平一个人。”</p>

    “谁?”</p>

    “赵总!”我说:“他老是欺负我歧视我蔑视我打击我,你给我把他放平!”</p>

    “额……赵大健啊?”曹丽一愣。</p>

    “是的!”</p>

    “这个……”</p>

    “怎么了?你扳不倒他?是不是?”我说。</p>

    “这个,”曹丽笑起来:“这个赵总啊,其实人不坏,他是喜欢摆谱,这个人,我回头和我说说,让他对你好点。他其实也是和我们一个阵营的,傻瓜……只是,他以前不知道你站在那边的。”</p>

    “哦……是这样。”</p>

    “是的,好了,这事我回头和他打个招呼是,你放心好了。”曹丽说:“对了,孙总今天又专门嘱咐我,让我再一次告诉你,昨晚的事,一定要保密,对谁都不要说啊,切记切记!”</p>

    “我心里有数!”我说完,转身楼。</p>

    楼经过秋桐办公室的时候,秋桐办公室开着门,随意一瞥,看到平总正坐在里面,我冲他笑了下,点点头,平总冲我招手:“哎——易经理,进来坐坐!”</p>

    我进去,秋桐正坐在办公桌前笑着。</p>

    “我正在和秋总闲聊呢,好久没和你扯了,来,一起扯扯!”平总笑着。</p>

    我坐下,秋桐泡了一杯茶,放在我面前。</p>

    “平总是大忙人,难得见到你有空闲扯啊!”秋桐笑着说。</p>

    “嘿嘿……”平总笑着:“秋总,来你这里闲扯,也是学习!”</p>

    “我有什么好学习的,该向你老兄学习才是!”秋桐说。</p>

    “别的不说,单你这次的采购发行车实行公开竞标,我要向你学习!”平总说:“秋妹妹啊,我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没有你的胆量和气魄,这一点,我要向你学习,好好学习。”</p>

    “此话从何说起呢?”秋桐说。</p>

    我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平总。</p>

    平总说:“前段时间,我那边电脑设备更新,所有的老电脑都更新,另外给所有没有电脑的员工都配备了新电脑,还给所有的层配备了笔记本电脑。本来呢,我想自己选一家合适的电脑公司,选一个合适的牌,但是,报告刚一打去,电话和条子都来了,都是集团领导一级的大员打招呼的,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主。</p>

    我这样的级别,哪个也不能得罪啊,特别是最近集团的主要分管领导对我一直有情绪,说我不把他放在眼里,我心里正岌岌可危呢。这次也有这位大领导的条子,我一看,罢了,别捣鼓了,干脆送人情吧,谁的官大级别高照顾谁介绍的客户,于是,采购了我们这位分管大领导介绍的电脑公司提供的产。</p>

    结果呢,价格高出其他公司不说,牌也不硬,质量跟不,售后服务跟不,三天两头出毛病。哎——公司里的员工私下都议论纷纷,说我吃了回扣了,我擦——我有苦难言啊,照顾了领导,却作践了自己,弄得在公司里被人指指点点,背了不清不白的名声。我要是早有你秋总这气魄和胆量,直接弄个公开竞标,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还省心省事,多好啊。所以说,妹妹,我要向你学习。”</p>

    原来如此,还有这回事!</p>

    我心里明白,平总今天说这话,一半是诉苦,另一半是卖乖。</p>

    孙东凯对他一直不满,他心里必定也是有数的,虽然他一直紧贴董事长,但是,毕竟孙东凯是他的直接分管领导,要是和分管领导弄顶了,分管领导整天给他小鞋穿,也够他喝一壶的。</p>

    平总必定是想借这次电脑采购的机会,给孙东凯送了人情,缓和和孙东凯的关系,但是没想到电脑质量和售后服务没跟,把自己弄得很尴尬。</p>

    我充分理解平总此刻的心情和感受。</p>

    平总说完,秋桐笑了下:“平总,我得这样说,凡事有得必有失,对你对我都是,你那么搞,有得有失,我这么搞,也有得有失,皆有利弊,至于是什么得什么失,你我都懂的。呵呵,所以啊,平总,多想想得,少想想失,你心里安稳了。”</p>

    我一听秋桐的话,笑了:“秋总言之有理,是这样的。”</p>

    平总一咧嘴:“哎——呵呵,秋总,你这话可是一针见血了……我无语了。”</p>

    秋桐捂嘴笑起来,不语。</p>

    我说:“平总,你的无语是痛而不言,秋总的不语是笑而不语,任何事物都有矛盾的两方面嘛,这种事,多看看好的方面行了,别和自己纠结,别和自己过不去啊。”</p>

    平总苦笑了下,看着我:“你这家伙,心里还蛮明白的!哎——好了,我开会去,不和你们扯了。”</p>

    说完,平总起身告辞。</p>

    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看着秋桐:“你说,平总是不是得了便宜来卖乖的呢?”</p>

    秋桐说:“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最明白了。”</p>

    我说:“孙总对平总一直不满,这次通过这事,平总等于给孙总送了一份厚礼,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个大大的缓和。”</p>

    秋桐说:“你想的太简单了,官场的事,没那么简单。孙总对平总不满,是因为平总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背后经常议论他,说他不懂经营,管理没水平,领导没风度,这样的话传到孙总耳朵里,你想他会给平总种下什么印象?这种印象是仅仅能通过一次采购可以改变的?官场,尔虞我诈、笑里藏刀、口蜜腹剑、你死我活是永远的主题,永远都不会改变。”</p>

    我听了,点点头:“哦……”</p>

    此时,我没有意识到,秋桐的这段话已经为平总今后的命运埋下了一个伏笔。</p>

    “其实,孙总不光对平总不满啊,对我难道满意吗?”秋桐笑起来:“但是,我没办法啊,在做事做人之间,我总得有一个原则,在做人做事原则和与领导关系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换了别的人,可能会有另一种选择,但是,临到我头,我只能这么做。”</p>

    “嗯,我理解你的,我明白你做事做人的质!”我说:“对于你这一点,我其实很赞赏!”</p>

    “多谢易经理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秋桐笑地很开心。</p>

    我也笑了,然后说:“对了,我想等这次竞标发行车采购结束后,请几天假休息下,陪海珠回她家看看。”</p>

    秋桐听了:“好啊,要去见未来的丈母娘了,好,没问题,准假!”</p>

    “谢谢领导!”</p>

    “去——少来这套!”秋桐抿嘴笑起来。</p>

    我也笑起来。</p>

    “对了,小猪最近很快要出国了,到加拿大温哥华去留学,我听她说把旅游公司转给海珠了,是不是啊?”秋桐又说。</p>

    “是!”</p>

    “一把支付了45万,是不是?”</p>

    “是!”</p>

    秋桐冲我竖起来大拇指:“有钱人啊,一把拿出那么多,哎——我很怪,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p>

    “个人**,无可奉告!”</p>

    “呵呵,是海珠的钱吧?要不是找海峰借的?”秋桐笑嘻嘻地说。</p>

    “我说了,个人**,无可奉告!”</p>

    “好,好,个人**,那俺不问了。其实我这人本来不是喜欢打听别人事情的人,只是因为和你觉得关系很近,才问的。”秋桐接着说:“哎——以后,海珠可是老板了,海老板,好气势啊,呵呵,祝贺你们,终于开始要自己创业了。”</p>

    我说:“你祝贺海珠行啊,祝贺我们干嘛?”</p>

    “你以为我心里不明白啊,公司虽然是海珠的,但是要真正想发展起来,能离开你的幕后指使操作?”秋桐抿嘴笑着:“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顾及这边的身份和工作,担心人家说闲话,所以不把公司安在自己名义,但是,我知道,这公司的真正操作者,必定是你易经理。”</p>

    我呵呵笑起来。</p>

    “没事,其实是你的名义,我也不会对外说的,你放心好了。集团里好多层甚至高层都是在集团里干着工作,在社会开着自己的公司,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多了去。”秋桐说:“再说,我看你是个能力能量过度充沛饱和的人,精力过剩,公司这点工作根本不够你打牙祭的,你抽空干点别的,创立一份自己的事业,很好,我支持!”</p>

    “嗯,我绝对不会耽误公司的任何工作的,保证把公司的工作做得更好!”我说。</p>

    “这一点,别人说了我或许不会相信,但是你易克说了,我绝对相信,我相信你有这个责任心和能力!”秋桐说:“有什么需要我出力的,尽管说,别把我当外人!”</p>

    “嗯,好,需要的时候,我会的,谢谢大妹子!”</p>

    “切——你叫什么?”秋桐咬牙切齿。</p>

    “大妹子啊。”我做糊涂状。</p>

    “叫姐,不许叫大妹子!”秋桐银牙一咬,冲我一瞪眼:“快叫姐,叫——”</p>

    “嘿嘿,我都这么一个老男人了,再叫你姐,不是把你叫老了?再说,你我大那么一点。”</p>

    “哈,你才不是老男人,你或许心理是成熟的男人,但是生理,在我面前,你是一个小男人。”秋桐笑着:“再说了,大一天也是大,也是你姐哦,来啊,叫姐啊,嘻嘻……”</p>

    “不叫!”我心里有些荡漾,声音有些力度减弱。</p>

    “叫!”秋桐伸出手指冲我一指。</p>

    “不叫!”我心里有些松弛,还有些暖情,声音变得有些无力。</p>

    “叫不叫?不叫我以后不理你了!”秋桐做嗔怒状。</p>

    “姐——”我脱口而出,心砰砰直跳。</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