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71章 这和你有关系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刚来,小便,刚完,正要走,正好看到你!”皇者的声音像是从地底里出来的,很轻。 </p>

    “这么说,你是无意遇到我的,然后碰巧想起了什么事,想和我说说话,所以站在我身后了,是不是?”我又吸了一口烟。</p>

    “你真聪明!”皇者无声地笑了。</p>

    “说吧!”我转过身,靠着洗手池,看着皇者。皇者离我很近,身材又我矮一头,我不得不俯视看他。</p>

    “今天的酒场,你没想到遇到她吧?”皇者略微仰视着我,脸的神情又在似笑非笑。</p>

    “是!”我回答,接着又说:“不过,这和我有关系吗?”</p>

    “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你一定知道!”皇者说:“难道你不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事情吗?”</p>

    我当然想知道,但是,此刻,我不想从皇者嘴里知道,我不知道皇者跟踪我到这里来到底是出于何种居心,是受了谁的指使。我笑了下:“不想!”</p>

    “哦……”皇者似乎有些意外的表情,接着说:“即使你不想知道,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今天她来这里,是专门有人安排的。”</p>

    这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我猜是这样,一定是伍德白老三实现安排的,甚至还包括了孙东凯。</p>

    我说:“那有怎么样?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安排她来这里,和我何干?”</p>

    皇者眼皮低垂了下:“你是不是很恨她?”</p>

    我的心揪了一下,看着皇者:“恨与不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想你一定知道,我现在和海珠在一起。这世界,似乎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p>

    皇者笑了:“我似乎没有你说的那么大的能耐吧?”</p>

    “我恨不恨她,这和你有关系吗?”我又说。</p>

    “或许和我无关。”皇者含混地说:“只是,兄弟,我觉得,似乎,你不应该恨她。”</p>

    我收起笑容:“对不起,我刚才说了,这和你无关,而且,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p>

    我心里高度警戒,我暗自揣摩,皇者似乎很是在试探我,在试探和我的同时,似乎又在试探冬儿。</p>

    皇者干笑了下:“兄弟,你对我很有戒心,很提防。”</p>

    我说:“没办法,整天和狼在一起打交道,不得不防。”</p>

    皇者苦笑了下:“狼……你觉得我像是狼吗?我有那么凶恶吗?”</p>

    “即使不是狼。”我低头逼视着皇者,一字一顿地说:“那么——你也是一直狐狸。”</p>

    皇者低头不响,半天说:“好吧,我是一直狐狸。那么,你是什么?你是一只羊羔吗?还是一只鸡?狼吃羊,狐狸吃鸡。”</p>

    我哼笑了下:“我既不是羊,也不是鸡,我是人!”</p>

    “人是最聪明的,狼和狐狸都战胜不过人的,是不是?”皇者说。</p>

    “那也未必,人孤单一个的时候,狼和狐狸成群的时候,人是占不了风的!”我说。</p>

    “但人是智商最高的,无论狼多么凶恶,狐狸多么狡猾,都逃脱不了人的掌控,不是吗?”皇者抬头看着我,后退一步,努力不让自己仰视角度太高。或许是,应该是,狐狸和狼作恶多了,最终是逃脱不了人的惩罚的。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有一句话:善恶有报!”我笑看皇者,低头喷出一口烟,喷到了皇者的脸。</p>

    皇者闭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我喷出的烟,然后睁开眼:“老弟,你这句话是在警告我吗?还是在提醒我呢?”</p>

    “你自己明白!”我说。</p>

    皇者笑了下,然后说:“刚才你之所以出来,不是单纯为了卫生间吧?你是怕自己在场合失控吧?所以借故出来调整情绪的吧?”</p>

    皇者眼光真毒,我努力让自己微笑:“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情,我不解释!”</p>

    “我想,我应该理解你当时的心情和处境,我也知道,虽然你一再表明你和冬儿没有关系了,但是,你的心里——”皇者看着我,顿了顿:“你的心里终究是无法忘记她,排除她,因为——她是你的初恋,是你交往时间最久的女人,是和你曾经在一起感情最深的女人,是不是?”</p>

    “我不明白你说这些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我干笑了一下:“我不想和你争辩这个问题,我心里怎么想,我自己知道,我也没必要告诉你。你说是不是?”</p>

    “老弟,在星海,我是对你最了解的人,你相信不?”皇者说:“我不但了解你的现在,还了解你的过去,在星海,甚至在宁州,甚至包括你周围所有的人,没有人我对你了解地更详细更透彻,你信不?”</p>

    我紧盯着皇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p>

    这一刻,我明白皇者的意思,我知道他必定知道了我的过去,虽然我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手段,但是我相信他能做到。我这时甚至想到,皇者知道了,那么,伍德甚至白老三也会知道了。</p>

    我心里不由高度警觉,还有些紧张。</p>

    皇者看着我的表情,轻松地笑了,似乎觉得现在主动权在他手里:“老弟,别紧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知道了,但是,未必别人知道,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当然,在你眼里,我的人格似乎不值一分钱,但是,在我眼里,我的人格还是值几毛钱的。</p>

    我告诉你,现在,到目前为止,知道的范围只有我,仅限于我。当然,兄弟,我好想说,只要有必要,这个范围或许永远也不会再扩散,永远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从我嘴里知道。”</p>

    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此时,我除了相信他的人格,别无其他选择,我只能相信他,聊以自慰。</p>

    皇者看着我,略微得意地笑了下:“老弟,你有没有感觉,我们其实是可以做朋友的。其实呢,排除帮派之争,排除你和其他人的个人恩怨,我是很想结交你这个朋友的,我知道,你这个人,虽然和黑道有染,但是,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你是个做人讲良心的人。</p>

    这样的人,我是最佩服最赞赏的,虽然我不是个清白之人,但是,我还是有一颗善良纯洁的心,我还是懂得世间的黑白曲直正邪的。我是很有心想结交你的,我想结交你,绝对没有其他人想结交你的想法。”</p>

    我明白皇者此刻说的其他人指的是谁,我此刻对皇者的话将信将疑,我不明白皇者和我说这些话到底是何意。</p>

    皇者继续说:“人生是一盘棋,黑道也是一盘棋,我呢,是这盘棋微不足道的一粒棋子,有时候,人为了生存,为了更好的活着,是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说一些违心的话的,人在江湖,是身不由己的。</p>

    我这个人,我自以为不你,起码在气节不你,我没有你的高尚和脱俗,我不能抗拒物质和金钱的诱惑,但是,正是你的这一点,才让我高看仰视,才让我有结交之心。</p>

    当然,我也明白,你此刻会怀疑我的目的不纯,对于这个,我今天也不想多解释,但是,我想说,或许,以后,你会看透看清楚我这个人,会明白今天我说的话。”</p>

    我脑筋一转,笑了下,主动伸出手:“承蒙老兄看得起我易克,既然老兄如此说,那么,我们交个朋友,也还算不错,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呢,当然也不是好人,当然,其实,我们早是朋友了,不是吗?我和你和伍老板和白老板和张总,都是朋友啊,不过,你非要单独另谈,我也不反对。”</p>

    皇者笑了,和我握手,然后说:“老弟你其实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我今天说的话,你心里一定懂的。我是伍老板的人,我自然是要应该忠心于他的,这也是做小弟跟大哥的本分,在黑道,小弟从来都是大哥罩着的。”</p>

    我笑了下:“还有一句话,在黑道,大哥从来都是小弟抬起来的,没有小弟,大哥自然也失去了威力。”</p>

    皇者呵呵一笑:“老弟的理解很正确,很深刻,说实在的,今天这个酒场,本来是伍老板请孙总纯聊天的场合,本来是没有冬儿参加的,但是,听说你要来,事情发生了变化……今天你在场合的表现,我一直在观察,你表现地很完美,任何人都挑不出什么瑕疵,看不出什么漏洞,我想说,这对你,对冬儿,都是有好处的。当然,冬儿今天的表现,也出乎我的意料,我想,或许应该说,今天你们俩是互相帮助了。”</p>

    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伍德白老三今天是想借这个机会试探我,试探冬儿?白老三怀疑冬儿是我指使安插到他那里去的?既然他怀疑,为什么又要让冬儿管理他的财务?”</p>

    皇者说:“你的话很直接,我无法回答你,我即使知道,我也不会不能回答你的问题。我只想说,你很聪明,白老三之所以要用冬儿,我想,一是因为冬儿确实是不可多得的财务管理人才,第二,还因为她确实是爱财之人,贪图享受。作为一个老板,在用人的时候,宁可启用一个贪财之人,也不会启用一个居心叵测之人,你说是不是?”</p>

    我没有说话。</p>

    “爱财之人其实是最好打发的,多给点钱是了,但是居心叵测之人,是最可怕的,他能毁掉一个老板的家业。”皇者意味深长地说。</p>

    我点了点头:“你看问题挺明白!”</p>

    “谢谢老弟夸奖。”皇者说:“说实在的,你和冬儿分手,我一直迷惑不解,一开始,我是真的不相信你们是真的分手,不过,后来我相信了。”</p>

    皇者的话让我心里一阵震颤和疼痛,皇者为什么后来相信了?一定是他看到了冬儿的什么,是冬儿的有些行为让她相信了。</p>

    而冬儿到底是什么行为,我不敢往下想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