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53章 看相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果真?”秋桐转过身,身体靠在窗台,看着我。 </p>

    “怎么?你不希望顺?”我站在老板桌跟前,看着秋桐笑了,眼神闪烁了一下,接着低垂眼皮,故意不看秋桐。</p>

    “当然希望顺利,只是,我觉得有些不太正常。”秋桐顿了下,紧盯著我的眼睛:“易克,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没说实话,嘿嘿……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p>

    我又笑了:“我的眼神能说明什么呢?”</p>

    “放在以前,我不注意看你,或许你撒谎的时候我看不出,可是,这回,我看清楚了,你一定没说实话。”秋桐笑吟吟地说:“易克啊易克,一个人总会有自己的弱项的,这不,现在你的这一弱项被我发现了,服不服?老实交代吧。”</p>

    我心不由一阵心虚和恐惧,难道秋桐真的能从我眼神里看出我撒谎,既如此,那么,亦客装逼的事情早晚不得泄露?秋桐果真能有火眼金睛?或许这次是她蒙的吧,巧了,我自以为心理状态还是很稳定的,这丫头应该是看不出的啊。</p>

    但是,此刻听秋桐的语气,她是真看出来了,或许也是我没有想刻意隐瞒秋桐的缘故。</p>

    于是,我不在遮掩,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孙东凯留下我单独谈话的事情我没有说,我不想让秋桐多为我靠心,或者说担惊受怕。</p>

    秋桐听完,沉默了片刻,接着出了口气:“这么说,最终报告还是交给董事长了。”</p>

    “是的!”我说。</p>

    “这么说,这次报告幸亏是由你去送的了,换了别人,或者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或者这报告压在孙总那里石沉大海了。”秋桐说:“甚至,是我亲自去送,也未必能达到这个效果,收到这个结果。”</p>

    “或许大概可能应该是!”我说。</p>

    秋桐轻轻点了点头,笑看我:“易经理,你真是一员福将!”</p>

    我也笑了:“秋总经理,我的福气是沾了你的光,你才是有福之人。”</p>

    “为什么这样说呢?”秋桐饶有兴趣地看着我。</p>

    我说:“因为从你面相看,你是有福之人。”</p>

    秋桐扑哧笑了:“你还会看相,你还真能了,你掰吧胡扯吧。”</p>

    我说:“真的啊,不信我给你说说哈。”</p>

    “哈,你说!”秋桐一脸不相信的样子。</p>

    我其实根本不懂看相,确实是胡扯的,这会儿我心暗笑,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冲秋桐招招手:“你——过来——”</p>

    秋桐说:“干嘛?”</p>

    我说:“不是看相嘛,你这么远我怎么看?”</p>

    秋桐走近我两步,站在我跟前:“行了吗?”</p>

    “再近点!”</p>

    秋桐又走近一步,身体几乎贴到我的身体了,然后说:“这样可以了吧?”</p>

    我点点头:“嗯,仰起脸,目视前方。”</p>

    秋桐按我说的做。</p>

    我稍微俯视,一张白皙俊俏娇媚的面孔在我眼前,那皮肤是如此细嫩,那眼睛是如此明亮而纯洁,那鼻梁是如此小巧玲珑,那嘴唇是如此娇嫩鲜艳……</p>

    我痴痴地看着秋桐美丽的脸,一时不禁有些呆了。</p>

    我承认海珠和冬儿都很漂亮,可是,起秋桐,却都要显逊色,不在一个水平线。</p>

    秋桐的美是一种别致的美,正像我第一次在鸭绿江游船见到她的时候那样,她的美除了娇艳的外表,还有无与伦的涵养和气质,这种涵养和气质,是无法模仿的,更是很难超越的。</p>

    “怎么?你还没看完?”秋桐的黑眼珠骨碌转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睛。</p>

    四目相对,我们的眼睛相聚不到20厘米,我的心一颤,有些发慌,我不敢对视秋桐清澈的目光,我觉得自己内心好污浊。</p>

    我忙转移开视线,说:“行了!”</p>

    秋桐转动了下脑袋,后退几步,坐到老板椅,托着腮看着我:“易大师,说吧。”</p>

    我装模作样开始说了:“从我刚才看的结果,你的眼睛大而且清澈,眼睛黑白分明,目秀神清,主其人秉性坚毅,识大体,不急躁胡为,处事有条理,这样的人是天生的福相,还有,有福之人的眉形是不宜浓浊及带有逆毛的,否则易交损友及被朋友所累。而你的眉形清秀、弯长,眉心宽阔,这样的人必多才多艺、性情和、善解人意及心境开朗……”</p>

    我信口开河,侃侃而谈,秋桐听得似懂非懂,似信非信,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一会儿,秋桐突然笑起来,打断了我的话:“好了,大师,你歇歇,我有话要说!”</p>

    我停下来:“你要说啥子撒?”</p>

    秋桐笑嘻嘻地说:“俺也会看相,不信,俺给你看看?”</p>

    我说:“哦……那你说说!”</p>

    秋桐站起来,看着我的脸,左看右看了一会儿,接着坐回去:“易大师,俺看你也是有福之人哦……”</p>

    我说:“你怎么看的?”</p>

    秋桐一板正经地说:“俺是看你的鼻子和嘴巴,标准的好鼻相是鼻头有肉、鼻翼饱满。你的鼻子恰好是这种。还有,你的嘴巴大,嘴唇厚,嘴型棱线明显,门牙大且整齐守得住财……”</p>

    我乐了:“嗨——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p>

    秋桐抿嘴笑:“跟大师学的呗。”</p>

    “跟哪个大师学的?”</p>

    “易大师啊!”秋桐做认真状,嘴角却又露出忍不住的笑意。</p>

    “我什么时候教你了?”我做惊诧状。</p>

    “是在这会儿啊,我现学现卖啊!”秋桐嘻嘻地笑起来。</p>

    “你学的是什么?”</p>

    “学的是你现编现卖的本事,哈哈……”秋桐终于忍不住开怀笑起来。</p>

    我知道自己刚才的胡扯被秋桐看穿了,不由也嘿嘿笑起来。</p>

    边笑我边看着秋桐,此刻的秋桐笑的好开心,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p>

    认识秋桐这么久,难得见到秋桐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开怀的笑。</p>

    看着秋桐的笑容,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感动和宽慰,还有一丝酸楚。</p>

    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在于笑,人能笑,而动物不会。</p>

    可人类的笑越来越少,现在那种澄净的、舒展的、发自内心的笑似乎正在淡出我们的生活。</p>

    不是吗?都市里的笑正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成为一种工具。</p>

    “秋桐,你笑得好开心,真美!”我由衷地说了一句。</p>

    “是吗?”</p>

    “是的!”我开心地笑起来。</p>

    “易克,你此刻的笑也很纯,一看是发自内心的,我很少见到你的这种笑呢。”秋桐说。</p>

    秋桐这么一说,我蓦然想起,自从企业破产我出来流浪,自己许久没有这种发自内心的开怀的笑了。</p>

    想到这里,我心底不由一声叹息。</p>

    我说:“有的笑包含着天真单纯,有的笑包含着率直和豪爽,还有的笑,包含着成熟和沧桑。如,江峰大哥柳月姐还有许晴姐,他们的笑容里,我感觉到的更多是成熟和沧桑。”</p>

    听我提起江峰柳月和许晴,秋桐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黯然,沉默了一会,喃喃地说:“其实,关于他们,我的内心很纠结,我知道我应该祝福江峰和柳月,可是,想起许晴,我的心又乱了,我不知道这个结果对许晴来说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江峰和柳月留给我的是感慨和唏嘘,是欣慰和宽慰,可是,许晴带给我的是悠远的惆怅和落寞。”</p>

    我的心也起落起来,一会儿说:“或许,世的爱情都不是十分完美的吧,留点缺憾,或许更能让人感到满足。”</p>

    秋桐看着我:“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虽然现实里我无能为力,可是,在我的梦想里,我依旧幻想完美的爱情,我不要任何遗憾。”</p>

    看着秋桐的目光里流露出的些许伤感和忧郁,我的心揪了一下,突地冒出一句:“那天,江峰柳月许晴看我们的眼神你注意到了吗?”</p>

    秋桐眼皮跳了下,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做镇静状看着我:“什么眼神?我没看到!”</p>

    “你撒谎——”我说。</p>

    “我……我没撒谎!”秋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敢看我。</p>

    “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你在撒谎!”我说。</p>

    秋桐低头沉默了,我也不说话了,我心里突然感到很不安,我这是在干什么?我硬逼着秋桐承认这个是要干什么?我已经有海珠了,我已经和海珠在一起了,我这样做,到底要干什么?</p>

    我不由暗骂自己混账。</p>

    房间里一时很安静,我和秋桐都沉默着,秋桐坐在那里,我站在她的老板桌前,我们之间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我心里不停地责骂着自己,后悔自己刚才的言语。</p>

    一会儿,秋桐抬起头,眼神有些怅惘,而更深的则是忧郁,她轻声说:“易克,是的,不错,刚才我是撒谎了。其实,那天,江峰柳月和许晴看我们的眼神,我注意到了,这种眼神所包含的东西,我也模模糊糊明白。</p>

    只是,我很惶恐,我很迷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看我们。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你有海珠,而我,也是已经订婚的人。何况,抛开我的订婚不说,我心里也是有自己倾心的人,虽然那人在空气里,但是,在残酷的现实之外,我的心只属于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改变。</p>

    所以,我宁愿相信,他们的眼神只是一种错觉,只是一种误解,只是一种善良的美好的祝福。我知道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是,我要提醒你,易克,爱情必须讲责任,在云朵冬儿和海珠之间,你最后选择了海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要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要好好去珍惜自己的女人,不要再有什么非分之想。</p>

    虽然在现实世界里我得不到我渴望的爱情,可是,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得到了,我已经知足了,我没有更多的要求和幻想。似乎,我现在已经过了做梦的年龄,我也不应该再做梦,虽然我有时候不能控制住自己去想很多。”</p>

    说完,秋桐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怔怔地看着窗外并不清澈的天空。</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