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49章 缘所注定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许晴继续说:“他是我生命里唯一的男人,至今仍无人能代替,或许这一生都不会有人能代替,看到他是幸福的,我也是幸福的,只要他过得好,我放心了。 他好,她好。我们曾经在同一片天空下,可是,现在,我已经去了另一片天空,他们有他们安静平静宁静的生活,我不能再去打扰他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前生注定的,我现在的生活,也是命注定的,虽然我是孤独的。</p>

    但是,想到他们幸福的现在,我却不会再去味那种孤独,我会在今生还要继续下去的孤独找到属于我的宽慰和平和,这样吧。今生的相遇是缘分,是必然,今生的错过也是必然,是注定,既然是注定,又何必非要相见。不相见,或许对大家都好。”</p>

    我心里波涛翻涌,情难自禁,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p>

    “小易,秋桐妹妹,我求你们一件事。”许晴又说。</p>

    “许姐,你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秋桐也看着许晴。</p>

    “既然我们这次已经错过,那么,今后,不管你们何时见到他们,都不要提起我,都不要提起这次和我的相遇。”许晴说:“只要能看到他们是幸福的,我很幸福快乐,我不想再掺杂进他们的生活,既然他们已经选择了这种生活,让他们安静地去过吧。</p>

    我知道,他们已经看透了官场,看透了这个社会,对他们而言,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平凡,人生最大的拥有莫过于珍惜,他们一定会好好珍惜他们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和爱情,我也会在遥远的异国默默祝福他们,祝福他们。今生,或许我们不会再相见,但是,今生,我的心会默默伴随他们,直到永远。”</p>

    我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秋桐也是泪流满面。</p>

    “答应我,好吗?”许晴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和秋桐。</p>

    我点了点头,秋桐也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去擦拭眼泪。</p>

    许晴继续说:“离开江海前,在她和他的帮助下,我曾经开办过一个外语学校,离开江海去了加拿大后,我在那里开办了一所学校,吸收当地的华人子弟入学接受教育,学校的名字叫青峰学校,这是我和他名字谐音的组合。</p>

    学校一步步办大,现在成了一家教育集团,我今天的成,说实在的,离不开他和她当初的教导和引导,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兄长和姐姐,还是我的导师和领路人。我离开江海的时候,才真正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才明白爱情的真谛,才理解他们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爱。</p>

    这种爱,可以跨越时空,可以地久天长,可以地老天荒,可以同生共死,可以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和一切。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深深地自责自己,自责自己当初对他们所做的一切,这种自责一直伴随着我,每一个夜晚都在啮齿我的心和神经。”</p>

    我和秋桐看着许晴悲怆而又凄苦的脸色,听着她娓娓而又沧桑的话语,我的心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p>

    “人生都是缘,相遇是缘分,错过也是缘分,既然是缘所注定,那么,又何须强求去改变呢,你们说,不是吗?”许晴说着,努力笑了下,脸挂着两行泪水。</p>

    我和秋桐默然无语。</p>

    “有的人,虽然现在在一起,但是,今后,不一定在一起,有的人,现在虽然好像没可能在一起,但是,今后,在一起的却是他们。”许晴幽幽地说了一句。</p>

    我闻听心一震,此话说地和江峰今晚酒桌的话如出一辙,难道,这是他们历尽爱情和生活的酸甜苦辣之后的共同感受?难道,这是过来人的真切感悟?</p>

    许晴这会儿看着我和秋桐,眼突然发出一种异样的神色,虽然是在夜晚,但我依然看的很清楚。</p>

    这种眼神和今晚江峰柳月看我和秋桐的眼神如此相似,让我的心不由一动。</p>

    而秋桐,似乎也觉察到了许晴眼神的异样,怔怔地看着许晴……</p>

    我这时看了下时间,12点半。</p>

    “他们的火车出发了。”我喃喃说了一句。</p>

    许晴抿了抿嘴唇,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大海:“嗯……出发了……人生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出发,人生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启航,新的一天开始了,他们出发了,再过几个小时,我也该出发了,我要走了,我又要走了。每天,我们都在走。</p>

    生命,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有些人近在咫尺,有些人远在天涯,有些人擦身而过,有些人一路同行。或许在某两条路的尽头相遇,结伴同行了一段路程,又在下一个分岔路口道别。</p>

    无论如何,终免不了曲终人散的伤感。那些远在天涯近在咫尺的朋友,或许已是遥远得或者贴近得无法问候,但还是谢谢生命那一段的曾经结伴同行。”</p>

    许晴的话让我沉思了许久。</p>

    海的那轮明月渐渐升了起来,皎洁的月光洒在我们身。</p>

    静默了一会儿,许晴轻声低吟起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p>

    我专注地听着,此情此景,蓦然让我想起了刚刚离去的江峰和柳月,这一曲《春江花月夜》,好似是专门为他们而写。</p>

    而许晴此刻忧郁的低吟,我不知道是为谁?</p>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许晴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什么都听不见了。</p>

    我们都沉默了。</p>

    秋桐默默地看着许晴,又看着大海,陷入了沉思。</p>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一会儿,许晴仿佛从睡梦苏醒,说了一句。</p>

    秋桐点点头。</p>

    我们开始往回走,一路,谁都没有说话,大家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p>

    “人世间没有永远的缘份,没有永远的生命,我们所能拥有的,可能只是平凡的一生。”离开海滩分手前,许晴最后说了一句,眼里透出倔强而坚强的孤独和忧郁。</p>

    秋桐怔怔地看着许晴,没有说话,她的眼神里似乎带着无的迷惘和落寞……</p>

    回到房间,我回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默默味着江峰柳月和许晴的每一句话,苦苦思索着他们似乎有意无意针对我和秋桐的话,彻夜未眠。</p>

    第二天,许晴飞走了,回到那遥远的异国去了。</p>

    一场感人肺腑婉转悱恻的人生缘这样错过,对于江峰和柳月,对于许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美丽的错过。</p>

    对于我,对于秋桐,我不知道我们的明天会怎样。</p>

    人生每天都在重复演着一幕幕悲喜剧,一幕幕悲喜演着重复和类似,人世间的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不知道我属于剧的哪一个角色,我不知道我和秋桐的结局是悲剧还是喜剧。</p>

    生命这样在继续,爱情亦然。</p>

    我和秋桐答应了许晴,没有将遇见许晴的事情告诉江峰和柳月。</p>

    此时,我不知道,江峰柳月和许晴今生是否还会再相见,何时会再相见。</p>

    送走了江峰柳月和许晴,我和秋桐的故事还在继续。</p>

    此次江峰和柳月星海之行,还有许晴的意外出现,带给我内心以极大的冲击,让我在感慨世事无常的同时,又不由思索自己。</p>

    这种思索带给我的,除了人生的机缘际遇之外,还让我似乎有些平稳的内心不时微澜,我懵懂地迷惘着自己的意淫,内心不时纠葛着。</p>

    我不知道此次事件对秋桐产生了怎么样的影响,她是否也和我一样心里泛起波澜,泛起对自己命运和爱情前途的思索。</p>

    江峰、柳月和许晴都走了,反复一阵风,吹过,似乎也过去了。只是,他们留给我们的,似乎永远也吹不走。</p>

    他们走了,我和秋桐继续我们的工作和生活。</p>

    目前公司的工作重心依旧是开展物流配送,这一块工作,前段时间我和曹腾都做好了前期的人员培训和计划安排,等更换发行车辆了。合适的运输工具,是物流配送工作能否开展起来的制约因素,非常重要。</p>

    这天午,我正在秋桐办公室给秋桐汇报近期关于物流配送工作安排的情况,赵大健兴冲冲地进来了。</p>

    “哎——累死我了。”赵大健一进门开始诉苦,坐在沙发边擦汗边说:“我跑了好几家卖车的地方,终于找到一家合适的。这家的车不管是质量还是载重,都符合我们的标准。”</p>

    说着,赵大健把手头的一份宣传画册放到秋桐办公桌:“你看看。”</p>

    秋桐拿起来看了看,边点点头:“是不错,但是,价格好像不低。”</p>

    “好车啊,自然价格是要高点的。”赵大健说。</p>

    秋桐笑了下,点点头:“这倒也有道理。”</p>

    “那我们选这家的车?”赵大健睁大眼睛紧盯住秋桐,眼神里发出期待和紧张的目光。</p>

    “这个先看看再说。”秋桐说。</p>

    “什么看看再说?我看行,还有什么好考虑的?”赵大健急了:“这可是我辛辛苦苦跑了好几天才选定的,你看什么看?你懂不懂车?你难道以为这车不好?”</p>

    赵大健一急,对秋桐讲话有些无礼霸道。</p>

    秋桐依旧微笑着:“赵总,我确实不如你懂车,我也没说这车不好。只是我们做工作,要考虑全盘的,方方面面下下都要照顾到,所以,我说先看看。”</p>

    “什么方方面面下下,我看你是不是有自己的小算盘?”赵大健呼地站了起来,不顾我在旁,冲秋桐嚷嚷道:“我看是有卖车的私下找到你了,你自己想直接接这个活,私下拿回扣,是不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