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47章 善待命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的电话让我被酒精浸润地有些迷醉的大脑清醒过来,我边冲大家笑了下边接海珠的电话。 </p>

    “哥,在干吗呢?”海珠笑呵呵的声音。</p>

    “阿珠,我在和秋总一起招待两个远方来的朋友。”我说。</p>

    “是招待加拿大的朋友吧?嘻嘻……”海珠说:“接待外宾的任务今晚完成了吧?明天晚你可以陪我了是不?”</p>

    我笑了:“不是外宾,是内宾。”</p>

    听见我说这话,江峰和柳月还有秋桐都笑了。</p>

    “内宾?”海珠说:“怎么?”</p>

    “外宾不用陪,是我和秋总去南方考察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他们来这里旅游,正好一起吃顿饭。”我说。</p>

    “哦,原来如此啊,既然是私人朋友,吃饭干吗不叫我呀?”海珠半真半假地说。</p>

    “呵呵,这个……”我被海珠问的一时有些语塞。</p>

    “嘻嘻……逗你的,别当真。”海珠说:“哥,你说我在干吗呢?”</p>

    “你在哪里啊?吃饭了没有?”我说。</p>

    “我正在和海峰哥哥还有云朵一起吃韩国烧烤呢。”海珠说:“我下班回去,正好遇见他俩要去吃饭,我正好抓住了,于是,我决定吃个不花钱的搭车饭。”</p>

    原来海珠在和云朵海峰一起吃饭。</p>

    “吃吧,吃完早回去啊!”我说。</p>

    “嗯哪,哥,你和秋姐招待客人吧,我不和你说了。拜拜!”海珠挂了电话。</p>

    我放下电话,冲江峰和柳月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打来的。”</p>

    “哦……”江峰和柳月对视了一眼,柳月然后笑看我:“你有女朋友了啊,今晚怎么不叫来一起吃饭啊,我们正好认识认识。”</p>

    “忘了。”我说。</p>

    柳月说:“易克,你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p>

    “这个……呵呵……”我干笑了一声。</p>

    这时,秋桐接过话头:“易克不好意思夸自己女友哈,我告诉你们啊,易克的女朋友可漂亮了,又温柔又可爱,还是做过空姐的呢,对易克可好了。”</p>

    “哦……”柳月看着秋桐:“小妹,你和易克的女朋友认识?”</p>

    “是啊。”秋桐说:“他女朋友叫海珠,是我很好的妹妹,我们像亲姐妹一样,我很喜欢海珠呢。”</p>

    柳月点了点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不说话了。</p>

    “对了,秋桐,你有心人了吧?”江峰突然问了一句,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秋桐,似乎眼神的余光又在看我。</p>

    我舔了舔嘴唇,低头喝水。</p>

    秋桐脸的神情有些尴尬,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江峰的问题。</p>

    柳月这时笑着对江峰说:“阿峰,女孩子的事情,不要随便问哦。”</p>

    柳月似乎是想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替秋桐解围。</p>

    这时,秋桐开口了:“有!”</p>

    江峰笑了:“哎——秋桐啊,今晚你和易克都应该把你们的朋友带来啊,大家一起吃饭,多热闹。”</p>

    我似乎觉得江峰这话是在走形式。</p>

    秋桐脸色红红的,应该是喝多了,说:“他……他不在这里,他过不来。”</p>

    “哦,他在哪里呢?”江峰追问了一句。</p>

    “他……他在空气里,看不见,摸不着,可是,我能感觉到。”秋桐说着,眼神又迷惘起来。</p>

    我的心有些发沉,不停吞咽着喉咙,我不知道江峰和柳月此刻有没有看到我的动作。</p>

    “空气里……”江峰的声音有些发怔,看了一眼柳月,两人都不说话了。</p>

    我这时拿起水壶给秋桐倒了一杯水:“喝点水。”</p>

    秋桐端起水杯,默默地慢慢地喝了一口,眼皮低垂。</p>

    这时,柳月说话了:“哎——不谈这个了,来,我们继续喝酒吧,我们两口子还没回敬你们呢。阿峰,来,我们一起端起酒杯,回敬小弟和小妹。”</p>

    “好,来,我们两口子回敬你们两……两位。”江峰似乎差点说出“两口子”,临时改了口。</p>

    于是,我们继续喝酒,继续聊天,开始聊起来报业经营的内容。</p>

    一顿饭一直吃到11点才结束,江峰和柳月然后回房间收拾东西,我叫了出租车。</p>

    不一会儿,江峰和柳月带着行李出来,我们握手告别,依依惜别。</p>

    江峰临车前握住我的手使劲摇了摇:“老弟,好好保重,好好把握,好好珍惜,好好拥有,善待自己,善待别人,善待机缘,善待生活,善待命运。”</p>

    我和江峰握手,却不知他的话到底是何真正含义。</p>

    柳月和秋桐说了一会儿悄悄话,我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只看到秋桐不停地点头。</p>

    送走了江峰和柳月,我和秋桐站在宾馆空地,看着周围黑黝黝的群山的轮廓,听着附近海边传来的海涛声……</p>

    此刻,周围很静。</p>

    “到海边沙滩走走吧。”我和秋桐不约而同说出了这句话。</p>

    说完,我笑了,秋桐也笑了。</p>

    于是,我们一起下了山坡,沿着小路到了一个不大的海滩,这个海滩虽然不大,但是周围环境很优雅,山水相连,间是沙滩,此刻在海边的客人已经很少,大多数都已经回房间歇息了。</p>

    我和秋桐在松软的沙滩慢慢地走着,往前看去,是无边的黑黝黝的大海。</p>

    刚走了几步,我和秋桐突然都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因为我们同时在海边路灯的余光下看到了一个人,此刻她正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的侧面方向,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正面对大海默默地站立着,一动不动,海风吹过来,拂动了她的短发……</p>

    我们看到的这个人正是许晴。</p>

    许晴会见朋友回来了,还没有休息,也来到海滩,独自伫立在海边,不知她在这里想什么。</p>

    看到许晴,我和秋桐不约而同停住了脚步,互相对视了一眼,</p>

    海风轻轻地吹着,海浪轻轻冲击着海岸,远处的岩石在海浪的拍打下发出轻微的声音。</p>

    周围显得很静,许晴此刻像一尊雕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沉思,又仿佛在回想什么,仿佛没有觉察到我和秋桐在她不远处。</p>

    我看看大海深处,一轮明月正在海平面面孤独地悬挂在夜空,和站立在沙滩一动不动的许晴互相映衬,孤独的明月,孤独的许晴。</p>

    我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声音惊动了许晴,她缓缓转过身,看到了我和秋桐。</p>

    “是你们……”许晴轻轻说了一声,接着冲我们微笑了一下。</p>

    月光下的许晴脸色显得很是白皙,甚至有些苍白。</p>

    我和秋桐走过去,秋桐说:“许董事长,看望朋友回来了。”</p>

    许晴点了点头。</p>

    “许董事长,还没休息?”我有话没话地说。</p>

    “嗯……”许晴看着我和秋桐,又点了点头:“这么晚了,你们也没休息?”</p>

    为了工作方便,我和秋桐在宾馆都有安排好的工作人员的休息房间,这几要我们都没有回去。</p>

    “是啊,刚吃过饭不久,在这里招待了两个朋友,外地来这里旅游散心的朋友,刚把他们送走。”我说。</p>

    许晴轻轻笑了一声:“外地来星海旅游的朋友啊,有朋友真好,呵呵……”</p>

    我笑了:“许董事长难道在加拿大没有朋友吗?你也一定有很多朋友吧。”</p>

    许晴笑了下,仰头看着繁星闪烁的夜空,自言自语地说:“一个人可以有很多朋友,可是,真正的朋友,那种相儒以沫的朋友,却是极其难得的。在异国他乡这么多年,我是有很多朋友,可是,真正能相知相交的朋友,却是没有一个,现在没有,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有。”</p>

    秋桐说:“许董事长出国多久了?你不是出生在加拿大的华人?”</p>

    许晴看了下我和秋桐,点点头:“虽然我现在是加拿大国籍,但是,在我的心里,在我的经历,我是不折不扣的国人,我是土生土长的国人,我最美好的年华,我最美丽的青春,都是在国内度过的,当然,也有我最珍贵最难忘的情感。”</p>

    我们边聊天边沿着海滩随意慢慢地走着。</p>

    我这时冒出一句:“许董事长,你老家是哪里啊?我听你讲话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夹带着北方的口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北方人吧?”</p>

    许晴看着我笑了下:“二位,经过这几天大家的一起交往和交流,我觉得你们二位是很不错的朋友,如果你们也认可我这个朋友,不要称呼我的职务了,你们我小,你们可以叫我许晴,或者许姐,都可以,行吗?我呢,称呼你们小弟和小妹。”</p>

    我和秋桐都笑了,都点点头:“好的,叫你许姐吧。”</p>

    “谢谢小弟和小妹。”许晴点点头,笑笑,说:“我还没回答小弟刚才的问题,是的,我是北方人,江海市人,生在江海,长在江海,工作在江海。江海,生我养我的故土,我的故乡,那里留下了我一生难以忘怀的足迹和痕迹。我是世纪末出国的,这一走,是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回国。”</p>

    从许晴的讲话里,我听出了许晴对故国故土的眷恋和深情,听出了她对江海的难舍情结,想到她竟然是一走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来,我不由感到了几分唏嘘。</p>

    秋桐说:“许姐,怎么一走这么多年才回来?难道你不想你的故乡吗?不想你故乡的亲人和朋友吗?”</p>

    许晴闻听秋桐此言,凝望着远处黑黝黝的大海,沉默了片刻:“我的父母都接到了加拿大,他们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江海有我最好最亲的朋友,或许说有一个我最亲的亲人,我的亲人。可是,他们……他们或许也已经不在江海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过得是否还好。”</p>

    许晴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她说的他们指的是谁,也不明白为何她说有一个最亲的朋友亲人却又说他们。</p>

    这时,秋桐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哎——对了,许姐,我们今晚招待的一对朋友夫妻,他们老家也是江海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