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46章 爱情更奇妙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心里陡然有些男人的自尊,秋桐此刻仿佛成了一个居家的小女人,好像今晚是我们一家在请江峰一家,秋桐作为主妇,要先请自家男人发言致欢迎词。 </p>

    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良好感觉,秋桐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和秋桐在一起,我经常会自我感觉良好,自淫自乐。</p>

    我举着酒杯,看看江峰和柳月:“江大哥,嫂子,久别数日,今日在星海得以重逢,我和秋桐又见到了仰慕的大哥和嫂子,心自是感奋不已,次有幸在江月村相识大哥和嫂子,得以领悟感悟分享兄嫂二人的人生经历和阅历,更是三生有幸,特别是老兄和柳姐做人做事的气度和风范,还有对于人生的深刻见解,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p>

    江月村一别之后,常常回想起兄嫂二人,常常我们会谈论起你们。每每谈起,感慨不已,今日再次相逢,倍感开心和快乐,虽然和兄嫂二人相识只有一面之交,但是心的感觉却仿佛是多年的老友,承蒙兄嫂看得起我和秋桐,今日能有机会大家一起相聚,实在是兴奋不已。来,我和秋桐一起,先敬兄嫂二人一杯酒。”</p>

    秋桐也举起酒杯:“易克说的话是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易克都说出来了,来,江哥,柳姐,先干一杯。”</p>

    江峰和柳月对视了一眼,柳月微笑着说了一句:“当家的,小弟小妹的盛情难却……”</p>

    江峰举起酒杯,和我还有秋桐一起碰杯,然后对柳月说:“既如此,姐,那还客气什么,没说的,喝——”</p>

    柳月也举起杯子和我们碰杯。</p>

    然后,大家一饮而尽。</p>

    放下酒杯,秋桐有些歉意地看着江峰和柳月:“哎——江哥,柳姐,说起来真不好意思,你们这都来了好几天了,才开始给你们接风洗尘,你们明天要离开星海了,这酒又成了送行酒,哎——想起来真是抱歉。”</p>

    江峰和柳月笑了,江峰说:“秋桐妹子,不要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不要说客气话,说多了,见外了,你抱歉,我们可心里过意不去了。再说,什么送行酒接风酒啊,大家一起聚聚,什么都好,说实在的,我和柳月自从你们走后,也经常谈论起你们呢,也很想你们呢。再说了,你们这几天工作忙,这给公家做事,身不由己,理解的,想当年,我和柳月也是这样的。”</p>

    说到这里,江峰一拍脑门:“嗨——不提当年,都过去了。”</p>

    柳月看着江峰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眼神里带着疼爱和神情的目光。</p>

    柳月看着江峰的那种目光让我看了心怦然一动。</p>

    我掏出烟给江峰点着,自己也点了一支,然后说:“江哥,你们怎么走呢明天?”</p>

    江峰说:“呵呵,说是明天,其实是今晚12点半的火车,不过也算是明天了。”</p>

    我一怔:“今晚走了。”</p>

    说话间,我的心里突然有些惆怅和落寞还有不舍。</p>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咱们兄弟以后一定还有见面的机会嘛。”江峰拍拍我的肩膀。</p>

    柳月说:“吃完这顿饭,我们回宿舍收拾下东西,要赶在12点前去火车站了。”</p>

    秋桐怅惘地看着柳月,说:“柳姐,真舍不得你们走,你们这次来,我们都还没有好好说说话呢。”</p>

    说完这句话,秋桐的眼圈似乎有些发红了。</p>

    柳月拉过秋桐的手:“好妹妹,咱们以后还会有见面的机会的,等你们有空的时候,再到我们家做客,我们一定要好好款待你们。说实在的,见到你们,我心里很欢喜,我其实也不舍得离开你们。”</p>

    柳月温和地笑着,眼里露出几分不舍。</p>

    秋桐没有说话,默默地倒一杯酒,站起来,端着酒杯,轻声说:“柳姐,江哥,今日能和你们一起喝酒吃饭聊天,小妹心里实在是欢喜地很,小妹在这里敬江哥和柳姐一杯酒,祝福你们历尽坎坷得之不易的爱情和婚姻地久天长,祝福你们永远永远在一起,永远永远也不分开。”</p>

    看到秋桐站了起来,我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p>

    江峰和柳月微微动容,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柳月说:“谢谢小妹的祝福,这是我和阿峰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自己的亲人外,得到的最真挚最真诚最真心的祝福,我和阿峰谢谢你,谢谢你们。同样,我和阿峰也祝福小妹,祝福小弟,祝福你们能找到自己最真的爱,最深的情,最长久最永远的爱情。”</p>

    我的心一阵迷惘和纠结,木然说:“谢谢柳姐。”</p>

    秋桐的表情微微有些悲怆,还有些凄凉,接着恢复了常态,笑对柳月:“谢谢柳姐的祝福,谢谢。”</p>

    说完,秋桐自己主动先干掉了这杯酒。</p>

    江峰似乎很专注地看着我和秋桐的表情,似乎很注意到我和秋桐的微妙表情变化,看秋桐喝了,也举杯干掉。</p>

    我和柳月也都干了这杯酒。</p>

    然后,大家边吃边喝边聊。</p>

    我和江峰单独又喝了几杯酒,秋桐和柳月也喝了几杯,大家脸都泛起了红光,话也多了起来。</p>

    江峰不时用眼光瞟几下我和秋桐,柳月也是,他们似乎对我们俩很感兴趣,却又都不说什么。</p>

    “这世界很妙啊。”江峰吸了一口烟,然后颇有感慨地说:“世界妙,爱情更妙。”</p>

    说完这话,江峰又看着我和秋桐,柳月也似乎在专注地看着我们。</p>

    我被他们看得心轻轻一震,不由看了一眼秋桐。</p>

    我看秋桐的时候,她恰巧也正在看着我。</p>

    四目相对,都快速闪了开来。</p>

    我一阵心跳。</p>

    “江哥,此话怎讲?”我镇静了一下,看着江峰,也吸了一口烟。</p>

    “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妙,有时候它是细水长流的蕴,有时却是电光火石的闪。”江峰说:“想当年,我和柳月亦是如此,当初我敢,后来我不敢,而柳月,一开始不敢。”</p>

    我和秋桐专注地看着江峰和柳月。</p>

    柳月微笑了下:“你敢,说明你还不成熟,你还幼稚,你不敢,说明你注重了现实,开始长大。我一直不敢,是因为我一开始考虑到了严酷的现实和世俗,毕竟,我们都是现实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人是社会的人。”</p>

    “但是,最后的结局,你们还是在一起了。”我说着,又看了一眼秋桐,心涌起淡淡的凄楚和落寞,我不由又想起了海珠。</p>

    说完这话,我看到江峰和柳月的眼神里都露出了一丝思念和怅惘,江峰眼里还有一丝痛的感觉,柳月的眼神里夹杂着几分不安。</p>

    我不知道他们眼里为何会有这种神情,看看秋桐,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俩。</p>

    大家都沉默了,半晌,江峰深深吸了一口烟,叹息一声,说:“我们俩在一起了,是的,这是现实。可是,你们不知道,我其实是个混蛋,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私自利之人,在纠葛的感情旅途,我伤害的人太多了,我伤害了我的初恋,也伤害了柳月。虽然现在我收获了我的爱情,可是,我的心常常会自责,常常会挂念关切着另一个人,这种自责和关切,或许会伴随我一生。”</p>

    柳月这时说:“阿峰,你不要这么说,真正伤害了她的人是我,一切都应该归结于我,要是没有我的出现,或许,你们应该是幸福快乐的一对,只是因为我,才让她远走他乡,至今杳无消息。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深深有愧于她,我一直深深想念挂牵着她,我是多么地想念着她,我一直把她看成我最亲的妹妹,可是,我却……”</p>

    柳月眼神里带着自责和不安,端起酒杯,自顾一饮而尽。</p>

    “姐——”江峰叫了一声,带着几分凄楚和悲凉,还有深深的爱意和浓情。</p>

    秋桐怔怔地看着江峰和柳月,眼神很迷惘,一会儿说:“江哥,柳姐,或许一切都是天意。她的离去,或许是为了成全你们,她,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女人。”</p>

    “是的,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是我最想疼的妹妹,也是阿峰一直牵挂着关切着的好妹妹,可是,现在,我们没有机会去疼她,去关心她了。她到底去了哪里,现在过得如何,我们都一无所知。”不知柳月是喝多了还是什么原因,她的眼圈有些发红。</p>

    江峰深深地叹息了一声。</p>

    “如果她知道你们现在幸福地生活着,如果她看到你们现在的甜蜜,她一定会祝福你们的,她一定会欣慰的。”秋桐说。</p>

    江峰和柳月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了。</p>

    大家又沉默起来。</p>

    “来,我们喝酒!”我想打破沉默。</p>

    大家一起举杯,默默地干了这杯酒。</p>

    江峰放下酒杯,看了看我和秋桐,缓缓说:“刚才我说爱情很妙,妙之处在这里。有的人,此时在一起,可是,彼时,他们不一定在一起,有的人,此时好像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彼时,或许他们会永远在一起。”</p>

    江峰的话又触动了我的心弦,我不由又想起了海珠,想起来浮生若梦,不由又看了秋桐一眼。</p>

    我不知道江峰为何此时会说这些话,不知他从我和秋桐这里感觉出了什么,或许,不仅仅是江峰感觉到了什么,柳月也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他们都没有说出来。</p>

    正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