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45章 尽地主之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显然明白了柳月的意思,点了点头:“嗯,好的,柳月,江哥,那我们先不打扰你们,等得闲的时候,我们好好坐坐,我和易克要好好给你们接风哦,我请你们吃星海最好的海鲜。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说着,秋桐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江大哥携嫂子北,来到俺们这二亩三分地,俺们尽尽地主之谊,必须的!”</p>

    江峰和柳月闻听都笑起来,秋桐看着我,也笑了,笑的很开心。</p>

    我冲秋桐笑了下,接着看了一眼江峰和柳月,突然感觉他们看我和秋桐的眼神似乎带着一丝别样的东西,那种东西让我的心不由跳了一下,为什么?不清楚。</p>

    柳月这时说:“易经理,秋桐妹妹,你们先去忙吧,我们四处转转。”</p>

    江峰也点点头,又微笑着看我和秋桐,眼神里那种东西似乎更加弥厚,我的心不由又跳动了一下。</p>

    我知道江峰和柳月是经历过很多坎坷和磨难的过来人,他们有着丰厚的经历和阅历,更有着成熟的思想和感觉,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看我和秋桐眼里会有这种眼神,这种眼神又代表了什么呢?</p>

    和江峰柳月两口子分手后,我们开车进了宾馆大门,直奔1号楼,这是宾馆接待的主楼。</p>

    快下车时,一直沉默的秋桐说了一句:“他们两口子……真好。”</p>

    秋桐的话音里似乎带着无的羡慕。</p>

    我看了秋桐一眼,秋桐正看着我,我不由点了点头。</p>

    “有情人终成眷属。”秋桐喃喃地说:“是不是天下的有情人都能成眷属呢。”</p>

    我没有回答秋桐的问题,深深地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开门下车,秋桐随着我也下了车,眼神似乎还有些发怔,似乎又想起了什么。</p>

    我明白秋桐想起了什么,我知道秋桐在想什么,我的心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涩。</p>

    我突然想起了李顺,我的大佬,这几日一直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他在宁州还好吗?</p>

    “最近你有李老板的消息吗?”边和秋桐往宾馆里走,我边顺口问了一句。</p>

    秋桐的眼神霎时暗淡下来,摇了摇头:“没有,不知道。”</p>

    “嗯……”我下意识地嗯了一声。</p>

    然后,秋桐不说话了,我们直接楼,去了接待室。</p>

    市外事部门的人正在那里等候,秋桐和他们接头,然后又介绍了我。</p>

    交谈得知,加拿大客人是昨晚到的星海,这会儿刚吃完早餐,待会儿到接待室来座谈。</p>

    谈话间,又进来几个人,是市里相关部门的相关领导,大家都按照会议桌摆放的名字牌坐在自己的位置,静候客人到来。</p>

    最后进来的是一位市级领导,副市长。</p>

    领导一般是不会等候很久的,副市长的到来,意味着客人很快到了。</p>

    果然,在副市长落座不到2分钟,客人到了。</p>

    我本以为客人既然是一个团,必定会有很多人,结果一看,我靠,除了陪同和随行的人,真正的主力团队员区区不过6个人,5个是老外,一个是黄皮肤黑眼睛的黄色人种,还是个看起来大约30多岁的端庄雅气质不凡的女性。</p>

    大家欢迎,客套一番后落座,那位女性微笑着坐在那里,我看了下她跟前的姓名牌子——许晴。</p>

    许晴,不错的名字,华人啊。</p>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许晴,她长得十分秀丽和端庄,留着齐耳短发,眼神很温和,坐在那里环顾了一下周围,看到坐在后排的我时,正好和我的眼神相对。</p>

    看到我,许晴的眼神停顿了一下,接着冲我微笑了一下。</p>

    我不由自主也冲许晴笑了下。</p>

    此时,江峰和我谈到的他和柳月的爱情路程,只提到自己有个初恋的爱人,后来成为自己的妻子,但是,后来,她不辞而别去了远方,至今没有消息,</p>

    在叙述这个故事的过程,江峰从没有提起过她的名字。我自然不会知道许晴会和江峰柳月有什么关系,我也决计不会想到许晴会和江峰柳月有什么关系。</p>

    这时,主持人开始接着双方人员,我和秋桐是属于接待工作人员,不在介绍之列。</p>

    介绍客人的时候,来的几位客人,都是加拿大温哥华市有关化教育和新闻单位的负责人,介绍到许晴的时候,我格外注意倾听。</p>

    原来许晴是加拿大温哥华市一家教育集团的董事长,这家教育集团叫青峰华教育集团,主要是开办华学校教授,从幼儿教育一直到高阶段的教育。</p>

    我不由很钦佩起许晴来,这个美丽的女子竟然是个董事长,真不简单,女人可不是能小瞧的。</p>

    这时,秋桐在我耳边小声说:“哎——刚才外事部门的人分工了,我们俩负责接待这位许晴董事长,这可是客人唯一的美女哦,还是华人,你满意否?”</p>

    我闻听不由心一乐,秋桐说话在逗我,我点点头:“满意,满意。”</p>

    双方介绍完毕,主人一方开始介绍情况,副市长开始发言。</p>

    客人听得很认真,许晴边听边记,我没注意听发言内容,聚精会神地看着许晴。</p>

    不知为何,我心突然对许晴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我觉得这个女子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让我关注,至于是什么东西,我实在说不出。</p>

    我看着许晴的眼神,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儒雅高贵的气质,我知道,那是一种修养和素养。但同时,我又从她的眼神里捕捉到一丝淡淡的忧郁。</p>

    我的心一跳,这种忧郁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仿佛在哪里见到过。</p>

    我正看着许晴发愣,许晴不经意抬起眼皮,突然看了我一眼,我一怔。</p>

    许晴冲我微笑了下,很友好温和,我也忙冲她笑了下,有些尴尬。</p>

    然后,我不敢再继续目不转睛地看许晴了,但仍不时用眼神扫视她一下。</p>

    我偶尔看了下秋桐,发现她也不时地用眼神关注着许晴,似乎许晴身有什么东西也吸引了她。</p>

    简单的情况介绍结束后,接下来是出去参观交流。</p>

    这时,秋桐碰了我的胳膊,然后站起来,冲许晴走过去,我忙站起来,跟在秋桐身后过去。</p>

    许晴这时正看着我们,面带微笑。</p>

    “许董事长,您好,我们是负责接待您的工作人员,我叫秋桐,这是我的同事,叫易克。”秋桐礼貌地和许晴招呼,边介绍我。</p>

    我冲许晴笑了下,点了点头:“许董事长,您好!”</p>

    许晴主动伸出手:“你们好,谢谢你们了,呵呵,我们有缘分啊,我刚才一来注意到你们这对童男玉女了,刚才看你们老是打量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我们是搭档结对的。”</p>

    许晴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声音很有韵味,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北方口音的味道。</p>

    和秋桐握完手,我忙伸出手和许晴握手。</p>

    “多多关照啊,小伙子!”许晴冲我笑着:“小伙子,很阳光啊。”</p>

    许晴的笑声很柔和沉稳,打消了我的拘谨感。</p>

    然后,大家一起出去车,开始了既定的参观议程。</p>

    接下来的三天,我和秋桐一直陪同客人活动,主要是陪许晴。</p>

    许晴虽然是个董事长,但是讲话很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大老板的架子,和我以及秋桐交谈地很愉快。</p>

    这三天我和秋桐一直没有机会去接待江峰和柳月,但每天在忙完接待客人后都会和他们通电话,知道他们两口子这几天一直在星海游玩,玩得还很尽兴。</p>

    许晴他们一行住在宾馆的1号楼,江峰柳月两口子住在8号楼,离一号楼较远。</p>

    加拿大客人的参观交流行程是三天,最后一天晚,许晴告诉我们,她要去市区看望朋友,和朋友一起吃饭,不参加市里安排的晚宴了,让我们也自由活动一下,安排下自己的事情。</p>

    这正合我们的心意,我和秋桐正好今晚请江峰和柳月吃饭。</p>

    秋桐在棒棰岛宾馆的海鲜餐厅预定了单间,请江峰和柳月吃海鲜大餐。</p>

    吃饭时得知,按照江峰和柳月的计划,他们明天要离开星海。</p>

    我和秋桐的接风宴又成了送行宴。</p>

    这是江峰和柳月在星海的最后一晚。</p>

    这是许晴在国的最后一晚,明天她要随团飞回加拿大了。</p>

    这一晚,我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p>

    我们做东,自然要盛情,久别重逢,酒是自然要喝的。</p>

    次我和秋桐在江月村江峰和柳月家做客的时候,知道这两口子酒量都不小,特别是江峰,白酒量和我不相下,而柳月喝起白酒来也是毫不含糊。</p>

    我于是直接点了茅台,先要了两瓶。</p>

    服务员倒酒的时候,江峰哈哈笑了,看着我:“易老弟,毫不含糊啊,看来次在我家没喝足,是不是?”</p>

    江峰这么一说,柳月也笑了,秋桐也笑了,我看看秋桐,然后对江峰说:“江兄,酒逢知己千杯少,这茅台酒虽然度数高,却也抵不我和秋桐对你和嫂子的感情,我是个直快人,知道江兄和嫂子都能喝白酒,索性,今晚我们畅快喝一回。”</p>

    秋桐接过来:“好,我今晚也喝白酒,好好陪陪江兄和嫂子。”</p>

    柳月听我和秋桐说完,含笑看了看我们,然后看着江峰:“阿峰,你看易克这精神头和讲话的劲头,活脱脱是你当年的样子,很像哈。”</p>

    “你还真别说,还真有那么股子模样。”江峰笑起来,看看我,然后又看看秋桐,接着看着柳月:“姐,别光说我啊,我看秋总啊,也很有你当年的气场和态势呢。”</p>

    听到江峰叫柳月“姐”,叫得那么自然亲切,我心不由感到几分羡慕和亲情。</p>

    听到江峰这么说,秋桐笑了:“江哥,你别拿小妹开涮了,我哪里有柳姐的高贵儒雅和成熟气质呢,我可柳姐差远了。”</p>

    柳月拉过秋桐的手,看着秋桐:“妹子,可不要这么讲,你现在可我当年强多了,我当年可不你呢。”</p>

    谈笑间酒菜齐,我和秋桐举起酒杯,我看看秋桐,秋桐看着我一笑,微微点头,示意我发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