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37章 购物卡阴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他们二人的凄苦悲怆爱情故事,让我和秋桐都唏嘘不已,直到今日,每每想到他们那凄美浪漫的爱情故事,我心仍会感慨不已。 </p>

    当然,在他们的爱情故事,我知道还有一个让人不能释怀的人物——晴儿,也是江峰的初恋情人许晴。</p>

    正是因为许晴的不辞而去,才成了他们的在一起。</p>

    而许晴的离去,也成了江峰和柳月久久不能放下不能落下不能安慰的一个情结,因为他们至今也不知道许晴的下落,不知她到底去了哪里。</p>

    从江峰和柳月那天的叙述里,我感觉地出,秋桐也应该感觉得出,江峰和柳月都对许晴带着深深的关切和想念,在江峰和柳月的眼神里,我感觉出了一种深切的疼怜和亲情,那是对许晴的。</p>

    也许正是因为许晴,他们的爱情才有了些许的缺憾,但这种缺憾却又让他们的故事在美好又增加了几分深邃和惆怅,我不知道他们今生到底还会不会见到许晴。</p>

    “江峰大哥,柳月嫂子——”我惊喜地大叫起来,伸手分别拉着江峰和柳月的手,心无欢快,我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突然遇到他们,太意外了。</p>

    “呵呵,易克兄弟。”江峰笑着和我握手,虽然很欣喜,却显得很成熟稳重。</p>

    “小易啊,好巧,呵呵……”柳月握住我的另一只手,轻轻晃动了几下,娴静地冲我笑着。</p>

    她虽然江峰大了12岁,但是脸的容貌和气质扔显得惊人的美丽和年轻,两人站在一起,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们年龄的差距。</p>

    我意识到柳月的美,绝不仅仅是保养皮肤的原因,应该是那种高贵和典雅以及修养和素养所致。</p>

    自从那次在江月村初次见到柳月,我心常常不由自主拿柳月和秋桐相,我时常会觉得柳月和秋桐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在柳月的身,我隐约会感觉到秋桐的影子,而在秋桐的身,我又隐约感觉到了柳月的某些痕迹,此刻看到柳月,我不由又想起了秋桐……</p>

    寒暄之后,我们到旁边安静的地方简单交谈,得知江峰和柳月是专门到星海来旅行的,正好利用暑假的空当,今天刚下飞机,刚刚安顿好,到商场来买点东西,正好遇到了我。</p>

    久别遇故知,我很高兴,对江峰说:“江哥,你可真不够意思,来星海也不和我大哥招呼,我次可是给你留下我的电话号码的哦……”</p>

    “呵呵,这不是刚到,还没来得及嘛,你小子来责怪我啊……”江峰呵呵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凭你次在我家吃我的喝我的,我还能便宜了你?怎么着我也得吃回来喝回来啊,我岂能放得过你?我是想先不打扰你,我们两口子先过几天二人世界,在星海溜达溜达,然后还得找你哦。”</p>

    江峰讲话的性格和我很相似,直来直去,豪爽之人,一听我喜欢。</p>

    这时柳月也说了:“我和阿峰来的路说好了,来星海呢,是一定要找你和秋桐妹妹一起坐坐的,说真的,次你们走了之后,我和阿峰都还很想你们呢,阿峰嘀咕了好几天你和秋桐妹妹,他特别喜欢你呢,我也特别喜欢秋桐妹妹。”</p>

    听到柳月一口一个“阿峰”亲热地叫着,看着他们夫妻俩幸福的神态,我的心里不由有了几分羡慕,多好的两口子啊,真棒!</p>

    “江哥,嫂子,你们住在哪里啊?”我说。</p>

    “住在棒棰岛宾馆!”江峰说。</p>

    “哦……那可是星海的国宾馆啊,紧靠海边,环境幽雅,你们可真会找地方!”我说。</p>

    “难得能出来旅行一次,我自己出来住哪里都行,只是我带着老婆出来,可不能委屈了她啊,奢侈破费一次喽。”江峰呵呵笑着,温情地看了一眼柳月,柳月同样对江峰报以温情的目光,幸福地笑着。</p>

    看到他们的幸福和甜蜜,我的心不由涌起一阵温馨,说:“我回头和秋桐说,回头一定专门去看望你们,我请客,请你们吃海鲜。”</p>

    次我和秋桐到江峰柳月家的时候,我还是称呼秋桐为“秋总”的,后来我称呼她“秋桐”了,现在已经称呼顺嘴了,所以此刻毫不在意地叫了出来。</p>

    听我说完,江峰和柳月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似乎我称呼“秋桐”让他们心有些注意在意,但是随即他们分开了眼神,柳月笑了下:“好啊,我可是真的想见见秋桐妹妹了,到时候我们好好聚聚。”</p>

    江峰也笑着:“木问题,我会毫不客气地宰你小子一顿的。”</p>

    我咧嘴大笑,很开心。</p>

    然后我们先分手,江峰和柳月回宾馆休憩,我按照我的计划直奔购物心总服务台。</p>

    到了服务台前,我掏出那两张购物卡递过去给服务员:“麻烦你帮我查下这两张卡的面值。”</p>

    服务员结过去看下了:“面不是有贴的标签吗,两千的啊!”</p>

    “嗯,我知道,我是想看下里面还有多少钱。”我说。</p>

    服务员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始查,随即抬头看着我,眼神有些意外:“先生,你这两张卡怎么搞的?”</p>

    我说:“什么怎么搞的?”</p>

    “你这两张卡不是两千的啊,怎么面贴的标签是两千呢?”服务员说。</p>

    我的心一紧:“哦……可能是贴错了吧,那实际面值是多少的?”</p>

    我紧紧盯住服务员的眼神。</p>

    “这两张卡都没有消费记录,里面的面值分别是两万的,你贴的标签正好少了一个零。”服务员说。</p>

    我心一凛,说:“什么?2万的?你们怎么会有这么高面值的购物卡?”</p>

    “这有什么怪的,只要顾客有需求,我们的购物卡面值还可以再高,输进去是了。”服务员翻眼看了我一下,似乎觉得我瞧不起他们商场,有些不满,然后边说边把卡递给我:“请问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p>

    “哦,没有了,谢谢!”我来不及继续愣神,接过卡,在原地怔了下,然后慢慢走出了购物心,心开始翻腾起来。</p>

    刚刚被江峰和柳月的到来惹地快乐的心此刻变得沉郁起来,事情果然不是我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孙老板送给我和柳月的购物卡不是2000的,而是后面多了一个零,是两万的。</p>

    要不是我今晚凑巧遇到曹丽,要不是我专门安排人进去偷听,我还不会怀疑这两张卡。</p>

    联想到今晚曹丽的讲话,联想到曹丽以前的作为,联想到孙东凯和孙老板的关系,我隐约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这阴谋的指向首当其是秋桐,或许还包含着我。</p>

    忽而一阵夜风吹过,我不由打了一个寒噤。</p>

    这时海珠又发来短信问我到了何处,她还在等我回去吃饭。</p>

    我回复了短信,说马回去,然后开车往回走,边走边琢磨这事。</p>

    我首先确定,这件事背后的主谋应该是孙东凯,是他指使曹丽安排孙老板做的这事。</p>

    孙老板或许是出于生意扩大宣传的需要要广告夹页,孙东凯正好利用这个时机,安排曹丽让孙老板故意送两万的购物卡给我和秋桐,特意在卡的标签贴了2000的面值,而卡的实际面值是20000元。</p>

    孙东凯这么做的目的,必定是有深刻的用意,按照孙东凯做事的思维习惯,按照官场的规则,我想孙东凯下一步会安排人写举报信给市纪委或者集团党委或者集团纪委,举报我和秋桐利用工作之便接受客户贿赂。</p>

    这两张购物卡有编码,举报的时候一定会说地很详细,甚至会说出卡的数字编码,当然会包括面值,但绝不会说卡贴的是2000的标签。</p>

    一旦纪委找我和秋桐谈话,我和秋桐申辩说以为是2000的卡,对方完全可以说我们是自己故意贴的2000的标签,糊弄纪委的。</p>

    如果是这样,那我和秋桐是完全解释不清楚的,有卡在此,数字编码都知道的清醒楚楚,而且调查孙老板那边的时候,那会计副总孙老板都可以作证,人赃俱在,铁证如山,我们受贿这事是铁定的。</p>

    一旦认定了我和秋桐受贿,我倒无所谓,秋桐可惨了,2万元,足够把秋桐的职务和饭碗全部敲掉,而且,也足够移交检察院提起诉讼。</p>

    这样,等待秋桐的,将会是什么,不言而喻。</p>

    车内没有开空调,我却仍然感到十分冷,不由又打了一个寒噤。</p>

    想到这里,我不由十分庆幸自己在给会计那4000元的时候用手机录了音,十分庆幸自己遇见了曹丽,听到了曹丽和孙老板的对话,十分庆幸自己来银座购物心查询了一下卡的实际面值。</p>

    既然如此,那么,此事我当如何处理?我心有些紧张,还有些焦虑,紧急思忖着对策,显然,首当其冲的是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必须要用尽一切办法保护秋桐,也保护自己。</p>

    孙东凯之所以要对秋桐采取这一手,显然是对自己几次欲图谋不轨而不能得逞的羞恼和愤怒,显然是想借机狠狠打击秋桐将秋桐拿下然后扶持自己的人马。</p>

    对于我,我觉得他心里当然是不会在意的,我只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卒子,顺手牵羊办了也无所谓。</p>

    当然,要是能利用这个机会整治我一下,然后他再将我挽救,或许他以为我会死心塌地跟随他为他效力,成为他的走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