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36章 冬儿去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其实有些不解,这样的人,怎么会安心在发行公司安稳做一个部门小经理,他完全可以做自己的一番事业,当然,或许是他处于落难时期,不得已而为之吧。 至于我们呢,做这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p>

    “嗯……”</p>

    “唉……不说了,喝酒吧,希望我们做的这事不会造太大的孽,不然我心里真会很不安的。”孙老板又说。</p>

    我此时不由心里生出几分对孙老板的敬重,不是因为他对我的看重,而是因为他的话里带着做人的本性和良心。</p>

    我此时已经判断出,这两张购物卡里一定有猫腻,一定带着孙东凯和曹丽不可告人的目的。</p>

    这时,我听到房门开的声音和曹丽的声音:“哎——不好意思,耽误大家喝酒了,我给市领导说完事情了,来,咱们继续喝酒。”</p>

    “曹主任请坐!咱们继续喝,我还没来得及专门给你敬酒呢。”孙老板的声音:“来,服务员,给曹主任倒酒,我们今晚要好好陪曹主任喝一气。”</p>

    “好,不过,可别把我灌醉了啊,我饭后还得找孙总汇报工作呢。”曹丽的笑声。</p>

    “那不会的,只要能让曹主任喝好是了。”孙老板热情的声音。</p>

    安静了片刻,接着,突然,我听到曹丽尖利的声音:“服务员,你在干什么?”</p>

    闻听曹丽突然的变音,我心陡然一惊,坏了!</p>

    我此刻心很紧张,难道是曹丽发现了服务员衣口袋里的开着的手机?</p>

    要是她发现了,那必然能看到我的电话号码,那必然会知道我一直在通过这种方式在偷听他们的谈话。</p>

    要是如此,那事情可糟糕了,不但我要暴露,还会对那服务员不利,因为我的事情牵累了那小伙子,这可说不过去,对不住人家。</p>

    我屏住呼吸等待着什么,我觉得似乎曹丽很快要拿过那手机和我对讲了。</p>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些出乎意料。</p>

    我先是听到了服务员惶恐的声音:“对……对不起……对不起……我拿错了。”</p>

    接着是曹丽的声音:“你个晕货,你拿醋壶当酒瓶啊,把醋往我酒杯里倒,你成心想让我喝醋,不让我喝酒是不是?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啊,我告诉你,我要是找到你老板,立刻炒了你的鱿鱼,还得扣发你一个月的工资。”</p>

    曹丽的声音很嚣张,气势很盛。</p>

    听到这里,我松了口气,忍不住又想笑,这小家伙怎么拿醋壶当酒瓶给曹丽酒杯里倒醋呢,看来真的是心神不定心不在焉了,不知道他这会儿心里都在想什么,不知道他的心飞到哪里去了。</p>

    曹丽对服务员的态度很恶劣,我其实不怪,这个社会天生有这么一种人,喜欢欺压弱势群体,喜欢在弱者头找到自己的自信和威严以及力量。</p>

    这种人,见了弱者是大爷,见了强者成了孙子。所谓的欺软怕硬,是这种人了。</p>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给您换个酒杯,重新给您倒酒。”服务员继续惶恐的声音。</p>

    “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做事情这么心不在焉的,让你倒酒,你怎么往客人杯子里倒醋呢。”孙老板也在责怪那服务员,接着说:“曹主任,你是大人大量,咱不和服务员计较,现在换了酒杯了,咱们接着喝酒吧,别让这事扫了你的兴。”</p>

    孙老板显然是在帮服务员解脱,他似乎对弱者是有些同情的。</p>

    “不提情绪,扫兴。”曹丽嘟哝了一声,接着说:“要不是今天看孙老板的面子,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好了,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给我出去,别站在这里让我看了烦。”</p>

    “小伙子,出去吧,不用你在这里倒酒了,我们自己给自己服务行了!”孙老板的声音。</p>

    接着,我听见关门的声音,接着,电话里传来那服务员的声音:“大哥,我出来了,我在酒店卫生间里。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太紧张了,把醋壶当酒瓶给偷情的那女的倒了,结果她怒了,把我赶出来了,我没完成你的任务,真不好意思。”</p>

    我忍不住笑了:“行,兄弟,没事,你做的很好,别有心理负担,能做到这一步,很不错了,谢谢你。”</p>

    “呵呵……”服务员轻松笑了下:“可是,大哥,我听他们刚才谈话的内容,听不出什么偷情的内容啊,那女的和那男的真的是偷情的?我怎么感觉不像啊,那女的出去打电话的时候,那男的和其他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似乎对那女的很不在乎,很看不眼,虽然那女的在的时候,那男的对那女的毕恭毕敬。”</p>

    我说:“嗨——老弟,这你不懂了,旁边还有人呢,他们自然是不能有亲密的样子了,自然是不能让外人看出来了,这是最起码的心数。”</p>

    “哦……可是,我觉得还是不像。”服务员又说。</p>

    “呵呵,老弟,这事你看不懂了吧,这是大人的事情,你还小啊,等你长大了,成熟了,知道明白了。”我打个哈哈:“老弟,你的任务完成地很好,这样吧,谢谢你了哈,以后要是有事给我打电话。”</p>

    说完,我挂了电话,沉思片刻,直接开车奔银座购物心而去。</p>

    路,我接到海珠的电话:“哥,你怎么没回来啊?”</p>

    “路堵车呢,走不动了。”我说。</p>

    “哦,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吃饭了,我早做好饭了,等你回来吃呢!”海珠说。</p>

    “阿珠,别等我,你先吃,我正好要去办点事,办完事再回去,你先吃吧!”我说。</p>

    “我自己不想吃,还是等你回来一起吃,自己吃饭没滋味呢!”海珠说。</p>

    我心里热乎乎的,说:“好吧,我尽快回去,办完事回去!”</p>

    “别急,开车慢点!”海珠又叮嘱我。</p>

    刚挂了海珠的电话,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四哥的号码,我忙接通。</p>

    “四哥——”</p>

    “兄弟,这是要去哪里啊?”四哥的声音带着笑。</p>

    “哈,你看到我了?”我笑了。</p>

    “我在你后面呢。刚放下一个客人,接着看到你的车了。”四哥也笑着。</p>

    我回头一看,果然看到四哥的出租车跟在我身后。</p>

    我不知道四哥的话是真是假,不知道他是真的刚放下客人偶然遇到我还是特意跟着我的,不过我想四哥要是特意跟着我,也没必要告诉我。</p>

    我宁愿相信四哥是偶然遇到我的。</p>

    “吃饭了吗?四哥!”</p>

    “吃了,你呢?”</p>

    “我还没吃。”</p>

    “这几天有什么动静没有?”四哥说。</p>

    “风平浪静!你那边呢?”</p>

    “似乎也是风平浪静!”四哥说:“不过,我偶然见到一个人。”</p>

    “谁?”</p>

    “冬儿!”</p>

    我的心一震:“冬儿?”</p>

    虽然我的心里似乎已经放下了冬儿,可是,一听四哥提起冬儿的名字,我的心仍然不由一震,那种蕴藏于心底的不由自主的关切和关注一下子迸发出来。</p>

    我急不可待地说:“你在哪里遇见的?什么时候遇见的?她和谁在一起的?”</p>

    “在皇冠大酒店门前,今天早遇见的。”四哥沉声说。</p>

    我的心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冬儿没离开星海,她还在星海,那么,在星海,她会和谁在一起?</p>

    “她和谁在一起的?”我又问。</p>

    四哥沉默了,不说话。</p>

    “四哥,回答我!”我又问。</p>

    四哥继续沉默,半天说:“我劝你不要问,知道了或许对你没什么好处。”</p>

    我的心一沉,一股悲意涌出,我明白四哥的意思。</p>

    我不再问这个问题,沉默了。</p>

    “她看起来似乎精神不错,起色很好。”四哥的声音在我耳边回绕,我木木地边开车边听着四哥的话,心有股说不出的滋味。</p>

    我希望冬儿过的好,我希望她安全安定稳定开心,虽然我已经不和她在一起了。</p>

    但是,过去的那些事情,不是想抹去能抹去的,无论怎么说,冬儿是我的初恋,她曾经带给我的那些经历和记忆,或许在脑海里一辈子都无法真正忘怀。</p>

    那种刻骨的铭刻,即使没有了感情,即使丧失了记忆,也会深埋在大脑皮层的深处。</p>

    我心里有些安慰,却又有些悲凉,还有些酸楚,我明白四哥不告诉我冬儿和谁在一起的用心,我知道冬儿在和谁在一起。</p>

    不知怎么,我此刻对冬儿心没有了任何努和恨,有的是悲凉的祝福和关切,我不想从冬儿那里得到什么,我只是希望她能平安,能过得好好的。</p>

    我和她即使不是爱人,也不会做成仇人。</p>

    我心里明白,即使冬儿多么地伤害了我,即使她多么地对不住我,即使我当时多么努怨,即使我似乎对她没有了爱,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永远都无法去恨她,我永远都对她恨不起来。</p>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或许时间的很多情感很多恩怨情仇,都不一定是有原因的。</p>

    挂了四哥的电话,不知何时四哥已经不在我的车后,我麻木地开车到了银座购物心,直到下了车,进了购物心,我才收回了思绪。</p>

    购物心此刻人流如潮,顾客盈门。</p>

    我急匆匆往里走,一不小心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p>

    “哎哟——”抬起头刚要说抱歉,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他身边站立的那位女子,我突然又惊又喜。</p>

    而对方二人看到我,也同样眼里露出了欣喜的表情。</p>

    让我看到又惊又喜的这二位不是别人,正是我和秋桐南下考察时特意到浙江温州苍南县海边的江月村拜访的报界传人物——江峰和柳月。</p>

    他们之所以给我留下了无深刻的印象,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在报界的传事迹,还因为他们那坎坷磨难的爱情故事,相他们的工作经历,他们的爱情经历更让我觉得充满传色彩。</p>

    那次在江月村的相遇相知相识,我从他们口知道他们是一对姐弟恋,柳月是江峰的女司,江峰大了12岁,江峰在班才几天后于酒后情陷柳月,之后二人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苦难的爱情诺曼底,在经历了无的磨难和苦难之后终成正果。</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