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32章 放弃也是一种选择!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着我茫然的表情,海珠微微有些发怔,用若有所思的目光看了我好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第二天早,我要开车送海珠去单位,海珠坚决果断拒绝:“我不可以养成这个坏习惯,我可不想让公司的同事们以为我是个娇小姐,我还是坐公交车去。”</p>

    海珠坚持不让我送,我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去坐公交车班。</p>

    我心里其实挺赞赏海珠的这种精神和心态。</p>

    到了单位,我将方案打印出来,去了秋桐办公室,将方案给了秋桐。</p>

    “易克,你的工作效率总是这么高。”秋桐用赞赏的语气看着我,边翻看我的方案:“昨晚又加班了吧?”</p>

    “呵呵……”我笑了下,看着秋桐略显倦怠的眼神,她昨晚似乎没有睡好。</p>

    “秋桐,最近平总还好吧?”不知怎么,我突然问出了这句话。</p>

    秋桐抬起头看着我:“平总他很好啊,怎么了?”</p>

    “没什么。”我顿了顿:“这个你和平总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吧?”</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秋桐带着不解又有些迷惑的表情看着我,似乎有些不快。</p>

    我知道秋桐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忙说:“我是说,平总和你在经济有没有什么来往?”</p>

    “他和我经济怎么会有什么来往呢?”秋桐看着我:“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p>

    “没什么,我是随便问问。”我忙说。</p>

    “随便问问?”秋桐说:“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p>

    “没有,我自己胡思乱想的!”我说。</p>

    秋桐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平总这个人,经济和谁来往,经济是否清白,我不能做任何评价,因为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知道,集团各个经营部门的负责人,都是手握一定的权力,掌控一定的资金的,包括我在内。我不管别人怎么做,我自己向来坚持一个宗旨,那是凭良心做事,不该拿的,一分都不能拿。”</p>

    “我当然相信你是这样的人!”我说。</p>

    秋桐笑了:“既然你都相信了,那我是不是更加该相信自己了?集团广告公司和发行公司,是集团资金流动最大的两个部门,广告公司每年要收入接近2个亿的资金,发行公司每年也要进入几千万的资金。如此巨额资金的流动,不用说我也知道有很多人在盯着这一块,盯着我和平总,别人怎么说我管不着,别人怎么做我更管不着,但是,我绝对会管好我自己,我不敢标榜自己是高尚的,但是,我绝对敢说,在钱,我是清白的。有句话说得好,莫伸手,伸手必被捉。”</p>

    秋桐这话似乎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p>

    我想想昨晚曹丽说的那番话,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p>

    秋桐这时又说:“方案我回头给孙总送过去,让集团党委领导审阅。对了,刚才孙总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起次他那个亲戚广告夹页的事情。”</p>

    “怎么了?那次没夹好,不过也没收他钱,怎么着?还不算完?”我说。</p>

    “不是,呵呵,这次人家是要正儿八经按照规矩来了,要长期夹报,按照价格付钱,而且要签订至少1年的合同,四开广告单,每周夹页1次,每次20万份。”秋桐笑着对我说。</p>

    我一听,眼睛都绿了,我脑子里快速算了一笔经济账,四开夹页一张最低收费1毛钱,20万份是2万块,一年52周,是104万的收入。我靠,这可是大单子啊,绝对的大单子!</p>

    我说:“没想到孙总的亲戚还是个大客户,看来生意做得不小啊!”</p>

    秋桐点点头:“是的,我打听过,确实是个大客户,做大生意的,呵呵,这次孙总很痛快,来说按照规矩来,该收钱的收钱。我答应了,不过,我想呢,既然孙总打电话了,领导这面子总是要给的,孙总也好在自己亲戚面前有些好交代。我们不是有对大客户的浮动价格吗,那给他按照最低价好了。”</p>

    我点了点头:“嗯,这是必须的,别说是他亲戚,是普通的大客户,我也基本是按照最低价格给的,现在做生意的都鬼精鬼精,都事先摸透了我们的价格底线,想高也高不去啊。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在和客户谈判的时候,我还是说照顾面子做出最大让步的,别人价格都低,要让客户领这个情啊。”</p>

    秋桐笑了:“你这家伙,和客户谈判很拿手啊。这样吧,这个大客户,鉴于孙总的关系,我和你一起去见面谈,这样也显出对孙总的尊重。”</p>

    “什么对孙总的尊重,他是个狗屎。”我不屑地说:“我看我去行,你不必亲自出面,多大个事啊,你放心,我出马绝对能摆平!”</p>

    “不许这么说领导,不管怎么样,他是领导,不是狗屎!”秋桐半真半假地对我说:“这次我得去,算不看孙总的面子,还得顾及次给人家弄砸锅的事情,我出面要好一些,起码挽回一些负面影响,我可不希望这个大客户流失到邮局那边去。”</p>

    我听秋桐这个理由很充分,点了点头:“那好吧!那同去!”</p>

    同去,同去,于是便一同去。</p>

    此去,我不知道会掀起一股怎样的风波。</p>

    秋桐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p>

    路,秋桐告诉我,这家公司的老板也姓孙,我立刻敏感地想到,这位孙老板必定是和孙东凯是本家,说不定是本家兄弟或者侄子之类的关系。</p>

    我听了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p>

    秋桐也没再说,似乎大家都心照不宣。</p>

    8月的星海,气候依旧炎热,太阳火辣辣地照射着大地,似乎这座海滨城市也不能幸免夏热的炙烤。</p>

    一会儿,秋桐突然说话了:“易克——”</p>

    “嗯……”</p>

    “冬儿妹妹从海峰那里辞职了,她到哪里去了?”秋桐说,声音里带着关切。</p>

    秋桐的话一下子勾起了我的愁绪和莫名的苦楚,还有对冬儿说不出的情绪,我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p>

    “不知道?”秋桐边开车边看了我一眼:“她自己在这里举目无亲,辞职后会去哪里干什么呢?你没有去找找她?”</p>

    “要是能找到我早找了!”我说。</p>

    秋桐沉默了半天,一会儿说了一句:“她会到哪里去呢?唉……其实,在冬儿和海珠之间,我很难做出什么评价,我觉得她们都是很好的女孩,只是两个人的性格和人生观以及价值观有所不同,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对于你的情感。</p>

    海珠走了,冬儿来了,冬儿走了,海珠又来了,走马灯似的,看得我眼花缭乱。我是局外人,或许不该说这些,但是,我心里其实很希望你、她们都能幸福,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快乐和幸福。”</p>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火热的阳光和大地,没有做声,心隐隐作痛。车内开着冷气,我浑身却感觉有些燥热。</p>

    “你应该想办法去找找冬儿妹妹,如果她离开了星海倒还好,如果她依旧留在星海,我想你应该找到她,找到她虽然不能做什么,但是起码可以知道她现在的状况,起码可以在她遇到事情的时候帮助她,一个女子孤身在陌生的城市,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一个女子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打拼,那种艰难是可以想象的。”秋桐又说。</p>

    我心突然变得有些焦躁,扭头看着秋桐,声音略带火气:“你说地轻巧,你让我怎么找?你让我到哪里去找?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她和什么人在一起?你知道她追求的是什么?你知道她愿意不愿意让我帮她?”</p>

    我一连串的发问让秋桐一怔,秋桐显然没想到我突然会对她发火,愣愣地看了我一眼,紧紧抿了抿嘴唇,不说话了。</p>

    看着秋桐有些受伤的样子,我心又疼了,舒了口气,说:“对不起,我刚才讲话太冲了。”</p>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秋桐目视前方开车,轻声说了一句。</p>

    我们都沉默了,各自想着心事。</p>

    “一开始是海珠放弃了,冬儿回来了,可是,后来,是冬儿放弃了,海珠回来了。”我一会说:“我其实有些不明白这放弃和得到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和关系。”</p>

    我说这话的目的是想缓和一下我和秋桐之间的气氛。</p>

    秋桐沉思了一会:“很喜欢这样一幅对联:得失失得,何必患得患失;舍得得舍,不妨不舍不得。也许人生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放弃,又不断得到的过程。人生是这样,爱情亦然,我经常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在爱情,是不是关键是要学会放弃?”</p>

    “为什么这样说?”我扭头看着秋桐。</p>

    “因为……”秋桐顿了下,看着我:“因为放弃,也是人生和爱情的一种选择。”</p>

    放弃也是一种选择!</p>

    听着秋桐的话,我的心一震。</p>

    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段话:许多的事情,总是在经历过以后才会懂得。一如感情,痛过了,才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傻过了,才会懂得适时地坚持与放弃,在得到与失去我们慢慢地认识自己。</p>

    既然默默相守已失去意义,莫不如立即斩断心那情思屡屡,放弃你所珍爱的,期待的,重新选择。其实,生活并不需要这么些无谓的执着,没有什么真的不能割舍。学会放弃,生活会更容易。</p>

    我的思绪有些迷惘,海珠和冬儿的放弃难道是因为这些?秋桐说放弃也是一种选择,可是,她放弃过虚拟世界里的亦客吗?</p>

    我认同秋桐的说法,那么,我真正从心里放弃放下了虚拟世界里的浮生若梦和现实里的秋桐了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