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30章 偷听对话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大姐,今天午开会的情况是这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曹腾的声音:“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说的,又怕你不方便接电话,还是当面给你说。”</p>

    “嗯,这时候都下班了,特别是秋桐已经走了,你过来倒还没事,不过,以后记住,没事尽量不要到我这里来。”曹丽的声音:“哎——这个秋桐,越来越能干了,这个女人怎么这有事业心呢,看来,她的野心不小,还想进步,还想提拔。”</p>

    “我看是!”曹腾说:“你没看到集团领导很赏识她呢,董事长在集团大会可是公开表扬发行公司好几回了,表扬发行公司,还不是表扬她。”</p>

    曹丽一声冷笑:“不会巴结领导,光会干有个屁用,光董事长赏识她有个屁用,这集团的天下,以后还说不定是谁的呢。”</p>

    “你的意思是……”</p>

    “你不明白?你没感觉到孙总和董事长之间微妙的关系?”曹丽说:“孙总可是正当年富力强,政治野心不小,他在市里的关系也较硬的,不必董事长弱,他会甘心一直在老三的位置干下去?他这个总裁目前当得并不顺心,好些经营部门的负责人,都是董事长安排的,特别是那个广告公司姓平的,表面对孙总恭敬服从,背地里内心里可是根本不把孙总放在眼里的。”</p>

    “这倒是,我从其他渠道听说平总在一些场合说过不懂经营的领导分管经营的话,他确实是对孙总很看不起。”</p>

    “他是自掘坟墓,总有一天,他会难看的,别看啊现在张牙舞爪神气活现的,谁笑在最后,还不一定呢。”曹丽又是一声冷笑:“这个秋桐也是如此,总有一天,我非狠狠整她不可,我要把她彻底扳倒。”</p>

    “唉……你要是到发行公司做老总好了,我也不用在那里整天低三下四委曲求全了。”曹腾叹了口气。</p>

    “你急什么?要学会忍,知道不?”曹丽说:“你现在必须要低下头做人,要在公司里大家面前,特别是要在秋桐面前表现地恭恭敬敬,顺顺从从,要继续密切配合她的工作,要继续和赵大健不软不硬地作对一下。赵大健是个愣头青,彪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成不了大事。发行公司老总这个位置,早晚是我的,谁也抢不去。”</p>

    “还有这个易克,现在成了秋桐的得力助手了,秋桐什么事都叫着他,什么活都安排他,对他是十分信任。”曹腾说:“这个人,我看,不会是我们的人,已经被秋桐拉过去了。”</p>

    “这个人……”曹丽沉吟了一下:“那也未必,他是想多干活多赚钱,要想多赚钱,自然是要努力干的,他是招聘身份,再好好干,也成不了大器和火候,充其量是赚点钱而已,你不要和他计较,你是有身份的人,是正式干部身份,你要有更高的追求。”</p>

    “是,我听你的!”曹腾说。</p>

    “易克这边,我会摆平他的,你不用多操心,你只管和他搞好关系是,不要发生什么冲突。”曹丽说:“当然,我也在考虑一个事情,有必要的时候,给他点苦头吃让他觉觉味,也不错。”</p>

    “你的意思是……”</p>

    “这不光是我的意思,这是——”说到这里,曹丽突然住了嘴。</p>

    我心里一凛,我靠,想整我一下,让我不要和秋桐走得太近?让我投靠她这边?这不光是曹丽的意思,还会是谁的意思?</p>

    肯定是孙东凯的意思了!</p>

    孙东凯一定是觉得我对他尊敬不够,向领导靠近的觉悟不高,还搅了他的好事,有些恼火,但是却还是想继续拉拢我,让我为他所用,所以打算整我一下,然后他出来做好人,让我站好队。</p>

    曹腾十分知趣,曹丽不说,他不问。</p>

    “发行公司搞物流,要换车,是不是?”曹丽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又问曹腾。</p>

    “是的,要新购20辆车。”</p>

    “20辆车,可不少,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曹丽沉吟了一下:“买哪一家的,哪一家还不高兴死啊。”</p>

    “是的,赵总对这事好像很热。”曹腾说。</p>

    “他——”曹丽停顿了下:“他倒是很能看透事情,他倒是很精明,只是,恐怕到时候未必能由得了他,不光由不了他,是秋桐,也未必能做得了主了。”</p>

    我这时突然想起秋桐今天开会和赵大健说的话,她让赵大健负责去考察车辆,难道这其有什么玄机?</p>

    又说了几句话,曹腾走了,曹丽独自在办公室里沉思了一会儿,接着摸起电话拨打号码。</p>

    “你在哪里?讲话方便不……你出来了,好。”曹丽说。</p>

    我继续侧耳倾听曹丽的声音。</p>

    “坏蛋……你和市领导吃饭怎么不带我呀?你个死冤家,这样的好机会,你不带着去。”曹丽撒娇而又有些幽怨地说:“什么怕我被市领导看给你戴绿帽子,我看你是带着别的小妖精去怕我吃醋吧。”</p>

    无疑,曹丽是在和孙东凯通电话。</p>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曹丽又说:“好了,不和你计较这事了,说说教育易克那孩子的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你打算怎么整治他一下呢?你那天说的话我觉得很有必要,这个易克是有必要敲打一下。虽然我觉得她不会死心塌地跟着秋桐,他是为了赚钱,但是,要是能让他死心塌地成为我们的人,这人是有些本事的,绝对是可以为你出大力的。我看啊,最好能在教育易克的同时,狠狠打击整治下那个小娘们,那娘们我看越来越不把你放在眼里了。”</p>

    我的心一竦,我靠,曹丽又在打秋桐的主意了,她似乎从来没放弃停止过暗算秋桐的打算。</p>

    “哦,你怀疑秋桐和那个姓平的有什么勾当?”曹丽说:“你是想……哦……”</p>

    曹丽光哦不说话,我不知道孙东凯在说什么。</p>

    “嗯……听你的,我一直在想办法搜集证据呢,这个也不是很难,我相信那个人绝对是不清白的,绝对能抓到把柄。”曹丽说:“我已经安排人在搜集了,估计很快会有回音的,你等着好消息吧。我可是做梦都盼着你修成正果早日飞黄腾达呢,因为我是你的人,那个死老头子一直对我有偏见,一直压制我,我可是憋死了。”</p>

    我心里一动,曹丽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孙东凯还有更大的计谋?他的计谋最终针对的是谁呢?在他计谋实施的过程,有谁会被牵扯进去呢?</p>

    我正沉思着,又听到曹丽说:“好了,你进去吃饭吧,我先回去了。晚你来不?哎——你好些日子没要我了,人家都想得不行了,等着你来呢。”</p>

    曹丽的声音和表情都有些暧昧:“死鬼,你是不是有整天忙着找别的女人把我忘记了?你该不会是和秋桐那个狐狸精搞了吧,那天你带秋桐到金石滩度假村,晚都没回来,手机也关机,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那里把她了?哼,你口口声声说要整她,我看你是舍不得,你糊弄我吧。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她哪里能得我,我伺候地你还不爽?好了,不和你说了,越说越生气,哼,今晚你必须来。”</p>

    曹丽讲话的声音越来越不像话,我听不下去了,正要离去,突然我的手机响了。</p>

    在这个时候,铃声分外刺耳。</p>

    我大吃一惊,忙伸手按死了电话。</p>

    正在打电话发情的曹丽显然也听到了手机铃声,脸色倏地一变,短促地对着电话说了声“有人来了,不说了”,然后挂死电话,猛然站起来,带着吃惊的神色迅速向后窗走过来。</p>

    我向左右看了一下,曹丽马要走到窗口,我到巷子口的距离还有20多米,我行动的速度再快,也来不及了,算我能跑到巷子口,曹丽要是从办公室门出来,一样能堵住我看到我。</p>

    只见曹丽快速到了窗口,边伸手要开窗——</p>

    我心里暗暗叫苦,妈的,绝对不能让曹丽看到我,曹丽刚才说了那么多事情,要是被她发现我偷听,那可坏大事了。</p>

    我抬头看了一下窗户的部,发现有一条窄窄的水泥遮雨板,窗户旁边还有一根排水管道。</p>

    我灵机一动,一矮身,往左边一闪,迅疾攀住了排水管道,两手一用力,往攀了几下,到了窗口的侧方,接着,往右一用力,两脚接着站在了遮雨板的面,边用手牢牢握住排水管,站稳了身体。</p>

    在我刚站稳脚跟的同时,窗户接着被曹丽打开了,曹丽从窗口伸出头,先往下,接着往左右看,看了又看。</p>

    我的身体紧紧贴着墙壁,牢牢抓住排水管,屏住呼吸——</p>

    曹丽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p>

    她左右下方都看了,唯独没有往看,要是她扭转脑袋往看,那可糟糕了。</p>

    曹丽显然不会想到有人会在她的脑袋方,看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妈的,刚才明明听到有电话的铃声从这里发出的,怎么没人呢?难道是我刚才出现幻觉了?”</p>

    边说着,曹丽边关了窗户,一会儿,曹丽的办公室灯光灭了,她走了。</p>

    我松了口气,慢慢下来,然后也离去。</p>

    路,我开着车,开机看了下手机号码,是海珠打来的,我回过去:“海珠,你刚才打电话了。”</p>

    “是啊,哥,我做好饭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我担心你呢。”海珠说。</p>

    “我这到了。”</p>

    “嗯,好!路慢慢开,当心点!”海珠挂了电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