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23章 贴近生活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寂静孤独的深夜,我独坐走廊,听着房间里秋桐均匀的呼吸声,看着走廊尽头那一方深邃而寂寥的夜空,毫无困意,心感慨不已,心潮起伏不平……</p>

    当东方的天际微微露出一丝晨曦的时候,我听到房间里传来一些声响,秋桐醒了。 </p>

    我站起来,伸了下腰,活动了一下坐的有些麻木的四肢,然后推门进去——</p>

    我一进去,秋桐正坐在床边怔怔地的发呆,看见我,吓了一跳:“咦——易克,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进来的?”</p>

    我看看秋桐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常态,只是头发有些散乱。</p>

    我坐到她对过的床边:“你醒了?”</p>

    “是啊!”</p>

    “我昨晚来的,你不记得了?”我说。</p>

    “哦……昨晚来的?”秋桐皱紧眉头,苦思了一下:“哦,我朦朦胧胧好像记得了……我在ktv房间里迷糊了,你然后进来了,扶我回到了房间,然后,后面的事情我忘记了。”</p>

    “你喝醉了,我把你扶到房间,然后你睡了,我没走,在你房间门口看着的!”我说。</p>

    “啊——你在房间门口站了一夜?”秋桐睁大眼睛看着我。</p>

    “不是站了一夜,是坐了一夜!”我笑笑:“我怕晚有狼来,在这里看着!房间的门我没关。”</p>

    “有狼?”秋桐重复了一句,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那你……你一夜没睡,多辛苦,其实……其实你关好房门走是了,没事的!”</p>

    “那不行,我不放心!”</p>

    “昨晚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在餐厅只喝了一杯红酒,怎么后来醉成了那个样子,我昨晚醉得很厉害吗?是不是很出丑啊?”秋桐带着迷惑和不解的眼神看着我。</p>

    我不想告诉秋桐被下药的事情,秋桐虽然经历不少,但是这方面的知识却单纯地很,她哪里会知道这些,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下药。</p>

    我说:“昨晚你醉得是较厉害,至于为什么会这么醉,我想或许是太劳累的原因吧,或许这酒后劲太大。你没出什么丑啊,回到房间睡了。”</p>

    秋桐听了我的话,低头默默想了半天,突然脸腾红了,我猜她一定是想到了自己梦幻里的那些场景,或许,在梦幻里,她和亦客有了十分亲密的举动。</p>

    “我昨晚睡觉的时候,没说什么梦话吧?”秋桐的脸继续红着,带着几分羞涩。</p>

    “没有啊,你睡得很平静,什么梦话都没说!”我说:“我坐在门口,什么都没有听见。”</p>

    秋桐听我这么一说,神色略微平静了些,定定神:“昨晚你没说你要来啊,我记得我给你发短信的时候,你也没说啊!”</p>

    “是的,可是,我突然担心你的安全,我怕孙东凯会对你做出什么不轨的行为,我自己赶过来了,正好看到你喝醉了,把你送回房间了!”</p>

    秋桐默默地看了我一眼:“谢谢你,昨晚部领导唱完歌都回房间休息了,孙总却正唱的正带劲,非要我留下来陪他唱歌,我想推辞都推不掉,很讨厌。正好你来了,我也脱身了。你来的时候,我可能酒劲来了,浑身正难受的很。”</p>

    “是的!”</p>

    这时,秋桐的身体又动了下,突然脸又红了,十分害羞地红,接着扭捏了一下身体,低声说:“易克,你坐一会儿吧,我要去洗个澡。”</p>

    说完,秋桐匆忙起身拿着换洗衣服脸色红红地去了卫生间。</p>

    秋桐进卫生间的时候关了门,但是我没有听到门反锁的声音。</p>

    这一个小小的环节这让我心里感到了很大的宽慰,秋桐现在对我是很信任的,她是觉得我有安全感,没把我当成外人,要是换做以前的我,别说秋桐会反锁门,甚至会让我出去。</p>

    我站起身,走出了房间,继续坐在房间门口的椅子,这时,外面的天空渐渐亮了。</p>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秋桐喊我,知道她洗完澡了,又进去。</p>

    刚刚沐浴完的秋桐头发还没干,换了一身蓝色的连衣裙,露出来的皮肤格外娇嫩,带着一股清新的气息。</p>

    我看着秋桐的样子,不禁有些呆了,出浴后的秋桐真美啊,这一刻,我想到了四个字:出水芙蓉!</p>

    看到我发呆的样子,秋桐脸色微微一红,嗔怒了下:“易克,你怎么回事?又犯老毛病了?”</p>

    我忙回过神,不好意思的转头去看着窗外,此刻的秋桐惊人的美丽让我不敢多看第二眼。</p>

    “噗嗤——”身后传来秋桐的笑声,接着她坐在床边开始吹头发,边说:“易克,培训会怎么讲,你准备好了没?”</p>

    “大致差不多吧,反正我不会给你给集团丢丑的!”我说。</p>

    “呵呵,我相信你的。”秋桐说:“哎——我又可以有机会听到易克大侠的传经送宝了。”</p>

    “我是胡诌八扯,你也当真!这次来培训的都是高人,我真的感觉自己是班门弄斧!”</p>

    秋桐吹完头发,放下电吹风,边梳理头发边说:“我给你说呀,易克,不要背这个包袱,什么高人啊?在公家单位里,混饭吃的人多得是,很多所谓的经营部门负责人都是名不符其实的,都是不懂装懂的酒囊饭袋,还有的很多是外行。</p>

    如我刚才发行公司的时候,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也近似于半个酒囊饭袋了。说实话,你的能力,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经营部门负责人,到时候,你放开讲,像次那样,活泼而生动,低级而有趣行。”</p>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低级而有趣,这是你给我的讲课定的性质,我怎么低级而有趣了?”</p>

    秋桐笑起来:“你还嘴硬,难道不是吗?我给你说呀,我这不是贬低你,是赞扬你呢,我觉得,高级而有趣是很难达到的境界,很多人想做到高级而有趣,做着做着成了高级而无趣了。如那些专家,讲的口燥无味,听众听得昏昏欲睡,这样能达到什么效果呢?我们都是现实的人,我们都在现实生活着,什么叫贴近生活,你的风格是贴近生活,低级而有趣,是我对你的赞扬和肯定。现实哪里有什么高级而有趣的人,反正我是没见到。”</p>

    我说:“错,有!”</p>

    “在哪里,谁!”秋桐说。</p>

    我一指秋桐:“在这里,你!”</p>

    秋桐一愣,接着笑起来:“你少寒碜我!”</p>

    我认真地说,”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一个高级而有趣的人,我承认我是低级的人,我想达到你的境界,可是达不到!”</p>

    秋桐说:“哎——我还想达到你的低级境界呢,我也达不到!我讨厌那种装腔作势的所谓高级,我想低级一下试试,可是,我怎么样才能做到呢?”</p>

    我说:“这不难,很容易!”</p>

    秋桐说:“怎么做?”</p>

    我说:“先学会说脏话!”</p>

    秋桐面有难色:“说脏话,怎么说啊,我说不出口。”</p>

    我说:“学啊,万事开头难,你说一句,你说一句,试试看?”</p>

    秋桐有些忍俊不住:“那你说。”</p>

    我说:“他妈的——”</p>

    秋桐张口:“他……他……”</p>

    我说:“说啊,往下说,妈的!”</p>

    秋桐憋吃着:“他……他……”</p>

    我给她鼓劲:“妈的……说下去,说。”</p>

    “他……母亲的。”秋桐憋出了这句话,我听了哈哈大笑,秋桐也笑起来,带着恶作剧的表情:“哎——说句脏话真难啊……听人家说容易,自己说起来是出不了口。”</p>

    “你刚才学的不对,什么他母亲的,他妈的是他妈的,不能混淆!”我说:“重新来,他妈的——”</p>

    “他妈的!”秋桐这回学会了,小声说了出来,接着吐了吐舌头,嘴巴咧开了笑:“哈……我会骂人了!”</p>

    我看着秋桐的样子觉得很好玩,说:“要不要我再教你一句?”</p>

    “你说——”</p>

    “我靠——”</p>

    “哎呀——这句不好,太脏了!”秋桐摇摇头,接着看着我:“不学了,不学了,骂人说脏话不好,以后你也不许说脏话了,我刚才说的低级其实并非一定要骂人说脏话,我说的其实是你讲的那些例子,好暧昧。”</p>

    我笑起来:“这是贴近生活啊,不贴近生活,怎么引起大家的共鸣和兴趣呢?你看着那些衣冠楚楚穿着人模狗样故作高雅自命清高的人,其实哪个又不需要食色性呢,都是在装逼罢了。”</p>

    “哎——你又说脏话了。”秋桐说:“不许再说什么装……的脏话,听见没?”</p>

    “昂——”我笑嘻嘻地答应着。</p>

    “哎——其实,我最讨厌装的人,生活已经很累的,干嘛要装啊?”秋桐叹息一声:“可是,在我们周围,在我们的工作生活,装的人太多了,为什么他们不能活出一个真实的自己呢?”</p>

    “因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和需求,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才去装。”我说:“你看装这个字形,面是壮,下面是衣,装的人是为了让自己假强大起来,所以才给自己披一层伪装的外衣。”</p>

    秋桐笑起来:“易克,我说句话你别生气。”</p>

    “说吧,我不生气!”</p>

    “其实,以前,我觉得你挺能装的,只是你不是弱小装强大,而是强大装弱小,明明你很有本事,却硬装的像个三岁的小孩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当然,我也知道,你以前的装其实是无恶意的。”秋桐看着我说。</p>

    “这……”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皮,一时无语。</p>

    “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挺真实的。其实,真实的你,更能让大家接受,更能让大家喜欢。作为好朋友,我现在真的蛮喜欢你的。”</p>

    秋桐笑呵呵地说:“易经理啊易经理,以后可别在俺面前装了哈。”</p>

    秋桐的话让我心里七八下起来,我至今还在她面前装啊,起码是部分在装,我一直没让她知道昨晚她梦里情裕交织的客客是我啊!这是我对她的最大一个骗局,要是让她知道我是她魂牵梦绕的亦客,我想不出会给她带来怎么样巨大的伤害,我根本不敢去想。</p>

    这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我不敢去面对,却又无法绕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