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22章 秋桐被下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搀扶着秋桐去了她的房间,进去后,我让秋桐坐到床,秋桐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眼里露出炽热和火热,满脸绯红,脸的表情极度夸张,似乎她在忍受着什么啮齿般的煎熬。 </p>

    我坐在秋桐对过的床,看着秋桐的样子:“你喝多了?”</p>

    秋桐摇摇头。</p>

    “那你怎么这个样子?”</p>

    “我不知道……我只喝了一杯饮料,然后浑身难受……我好难受。”秋桐语无伦次地说着,脸又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似乎她正在极力对抗着什么,身体不安地扭动着。</p>

    我弯腰下去,脱了秋桐的鞋,然后说:“你躺下睡会吧。”</p>

    秋桐紧紧咬住嘴唇,点点头。</p>

    我秋桐躺下,给她盖好毛巾被,然后我又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床头。</p>

    这时,秋桐躺在床,身体扭动地更加厉害了,头发有些散乱,两眼迷幻地看着我,嘴里喃喃地说:“易克,我身体好难受……我身体内部着火了……我……我……我浑身发热……”</p>

    我想起该让秋桐用冷水洗把脸,或者去洗个澡,又弯腰扶她:“要不,洗个澡吧,或者洗把脸。”</p>

    刚扶起她的肩膀,秋桐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我,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被秋桐这么一抱,身体失去重心平衡,一下子压在了秋桐身。</p>

    因为是夏天,我穿的很单薄,而秋桐也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p>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差点晕了过去……</p>

    我一下子懵了,虽然无数次在梦里我想着和秋桐会有今天,可是,突如其来的此情景,还是让我有些恐慌。</p>

    秋桐紧紧搂住我的脖子,眼睛闭着,表情很迷醉和梦幻,喃喃地说:“啊……客客……客客……是你吗?你是客客吗?我是若梦啊,我是你的若梦啊……啊……客客……我……我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我的身体不知是怎么了,我的大脑不知是怎么了……我看到了你……我感觉到了你……我和你在一起了……我们只是在天堂里吗……是我们梦里的心里的天堂吗……”</p>

    秋桐语无伦次地说着,身体不安地扭动着。</p>

    秋桐在呼唤她的客客,抱着我在呼唤她梦里的心里的灵魂里的客客。</p>

    听着秋桐的呼唤,我的眼泪突然喷涌出来,我想离开秋桐的身体,可是秋桐紧紧抱住我不放:“客客……客客……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是多么多么爱你,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我只爱你,我只爱你一个人……你带走了我苦难的心,你带走了我执着的灵魂,我的躯体,也是属于你的……”</p>

    我心疼痛万分,热泪滚滚而下,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身躺在秋桐的身边,秋桐紧紧依偎在我的怀里,显得很焦躁……</p>

    看着秋桐此时的样子,我突然恍然大悟,秋桐是被孙东凯下了药了。</p>

    孙东凯是想下药来迷倒秋桐,借机占有秋桐的身体,正好被我及时赶来给打乱了,破坏了他的计谋,怪不得他对我的到来如此气急败坏。</p>

    此刻,正是秋桐药劲发作的时刻。</p>

    此刻,她的身体内部一定十分难受,在忍受着折磨,此刻,她的脑海里充斥的是她平时一直压抑深埋在心里的客客,在药物的作用下,产生了幻觉,觉得此时她正在和客客抱在一起。</p>

    要想减轻她的痛苦,最有效的办法是……</p>

    我的大脑轰轰的,不敢往下想了。</p>

    看着秋桐痛苦样子,我忍不住了……</p>

    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海珠的影子。</p>

    海珠,她才是我现在的女人,是我现实的女人,我必须要对得住海珠,我和不可以做出对不住海珠的事情。</p>

    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空气的浮生若梦,她是在幻觉和她的客客亲热,和那个混蛋亦客亲热,而我只不过是她迷幻的替代。</p>

    我假如这么做了,我对得住浮生若梦吗?我对的住亦客吗?我对得住秋桐吗?甚至,我对得住我的黑老大李顺吗?我这么做,不是趁人之危吗?</p>

    我这么做,和孙东凯有什么区别?我真的是畜生也不如了!</p>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抬手扇了自己一个巴掌,让自己的大脑变得清醒。</p>

    “客客……你不要打自己,你在干嘛?”秋桐依旧迷幻地在我怀里扭动着身体,呢喃着,喘息着:“客客,你这样我好心痛……我好心痛你……我好想你,我每一个深夜都在想着你,我是那么爱你……我好难受……客客……抱紧我,抱紧我……啊……”</p>

    秋桐痛苦地呻吟着,面部表情很难受,紧皱眉头,眼角流下了泪水。</p>

    看着秋桐备受折磨的样子,我的心里痛得无以言表,我忍不住抱着秋桐失声痛哭起来。</p>

    我心里恨死了孙东凯,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p>

    我放开秋桐,在房间的酒柜里找到了一瓶高度白酒,打开,将秋桐揽在怀里,将酒瓶口对准秋桐的口,往里倒酒,秋桐咕嘟咕嘟喝下去好几大口白酒。</p>

    一会儿,在酒精的麻醉作用下,秋桐大醉,终于迷糊了过去。</p>

    我轻轻将秋桐的身体放平,整理好她的连衣裙,盖好毛巾被,然后,我出了秋桐的房间,将门虚掩。</p>

    我在楼层值班服务台那里找了一把椅子,回到秋桐房间门口,然后,我直挺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睁着眼睛。</p>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听见有人楼的声音,接着,孙东凯出现在楼道里,径直往秋桐房间走来。</p>

    孙东凯接着看到了我,一愣神:“易克,你还没走?”</p>

    我看着孙东凯,怒气腾来了,忽地一下子站起来,握紧双拳,两眼怒睁。</p>

    孙东凯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接着镇静下来,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看着我:“易克,你怎么了?喝醉了?”</p>

    孙东凯这么一说,我的脑子突然醒悟过来。</p>

    楼层服务员在附近,假如我今晚揍了孙东凯,那么,此事势必要闹大,我为什么打孙东凯必须得有个原因。</p>

    要是传出去这事,孙东凯必定不会承认自己下药的事情,反而会说我和秋桐诬陷他,反而会说秋桐试图勾搭领导。</p>

    而对于外界来说,孙东凯的话显然我的话有分量,那样,必定会将秋桐牵连进去。</p>

    现在的男女之事,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特别孙东凯是领导,大家肯定会热衷于传播这事,而传播的时候必定会添油加醋说是秋桐勾引孙东凯,正好和曹丽之前的谣言进行了验证,会更加损害了秋桐的名声。</p>

    甚至,还会说我和秋桐有那关系,我打孙东凯是和他为了秋桐争风吃醋,那对于秋桐无意更是雪加霜。</p>

    还有,我打了孙东凯,结局肯定是我要被开除。</p>

    那样,今后,秋桐还得在孙东凯的领导下,要独自面对孙东凯和曹丽赵大健之流,那么,谁来保护秋桐呢?我如何完成李顺交给我的任务呢?我如何对得住亦客呢?我有何脸面去见浮生若梦呢?</p>

    为了秋桐,为了长远,我必须忍!</p>

    想到这里,我松开了拳头,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哦……孙总啊,我刚才没看清,睡迷糊了,还以为是坏人呢……”</p>

    我甚至让自己笑了下。</p>

    孙东凯松了口气,也笑了:“我说你怎么像对待敌人一样看着我呢?我还以为你喝多了。”</p>

    我做不好意思状:“孙总,真不好意思,走廊里灯光暗,我没看出是你。”</p>

    “你和秋桐谈完事情了?”孙东凯走近我。</p>

    “是的!”</p>

    “那你怎么还不走啊?”孙东凯说。</p>

    “我有些累了,怕开夜车打瞌睡,不安全,干脆在这里打个盹好了。”我说。</p>

    “哎——你这人啊,怎么能在这里坐一夜呢?”孙东凯关切地说:“酒店里有的是房间啊,再开一个房间也是了。你说这个秋桐,怎么搞的嘛?节约也不用这节约法啊。”</p>

    我说:“不用,谢谢孙总,我年轻,身子骨结实,在这里坐着挺好的!”</p>

    “那不行,这怎么可以,我去找下秋桐,让她去给你开个房间!”说着,孙东凯要进房间。</p>

    我有意无意地移动了下身体,正好挡在了孙东凯的前面:“秋总说她今晚喝多了,累了,已经休息了。”</p>

    “她喝多了?她今晚喝了一杯红酒,怎么会多了呢?”孙东凯似乎忘记了他自己刚才的话了。</p>

    我说:“确实是喝多了,头疼,和我谈完工作睡了。再说了,你刚才在ktv房间里还不也是说秋总喝多了吗?”</p>

    “你看我这记性。”孙东凯拍了拍脑门,有些脸红,还有些心虚:“既然如此,那我不进去了,我刚才是想到会务的一个事情,来找秋桐商议的,既然她睡了,那明天再说吧。”</p>

    说着,孙东凯转身离去,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易克,你确定不用开房间了?要在这里坐一夜?”</p>

    “是的!”我平静地说着,又坐下,看着孙东凯:“请领导放心,我确定!”</p>

    孙东凯脸露出无奈而又失望的表情,接着冲我笑了笑:“你这小家伙,有意思,好吧。”</p>

    孙东凯接着转身下楼走了。</p>

    我知道,住在楼下的孙东凯是以为我已经走了才楼来的,来这里是想找秋桐,想利用自己的下的药的作用来达到自己的卑鄙目的</p>

    这个狗日的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有想到我今晚会突然出现,唯一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还没走,会在这里坐一夜。</p>

    我知道,如果我走了,或者进了房间,他或许还会来骚扰秋桐。</p>

    而这时的秋桐被她下了药,是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的。</p>

    坐在椅子,我长出了一口气,妈的,今晚好悬,秋桐差点被孙东凯狗日的算计了,孙东凯差点得逞。</p>

    而今晚,我差点做出对不住秋桐对不住海珠对不住李顺对不住海峰对不住浮生若梦对不住亦客对不住自己良心的事情来。</p>

    我不禁有些后怕,既后怕孙东凯又后怕自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