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21章 你真的是打工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曹丽看着我:“你耍我,是不是?兔崽子,我告诉你,耍我的人,要遭报应的,我可是对你真心实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p>

    “你是领导,我哪里敢耍你呢。 ”</p>

    眼看到了经营办公区门口,曹丽知道今天的谈话没结果了,羞恼地一瞪眼,去了自己办公室。</p>

    我看着曹丽的背影,心里暗笑了半天,又想起曹丽刚才说的冬儿之事,看来,曹丽对冬儿的动向知道的很清楚。只是不晓得她知道不知道冬儿现在的去向,当然,此时,我不会问她的。</p>

    回到办公室,曹腾见我回来了,带着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我:“回来了。”</p>

    “嗯……”我点了点头,坐到办公桌前,似乎曹腾已经知道我今天去干嘛了。</p>

    曹腾这时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我跟前,站在哪里,歪着脑袋看我。</p>

    我抬头看着曹腾:“曹兄,为何如此看我?”</p>

    曹腾晃动了下脑袋:“易克,我很好!”</p>

    “好什么?”我说。</p>

    “好你脑子里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经营东西。”曹腾说:“依照你一直打工的经历,我实在想不出你怎么会对营销和经营管理有如此高深如此精辟的见解,这不是一个打工仔所能达到的高度,你……真的以前一直是打工的?”</p>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曹腾这鬼东西怀疑我的来历了。</p>

    我笑了笑:“我不是打工的,还能是干什么的呢?我要是老板,还会到发行公司来送报纸吗?还会到这里来做个小层经理吗?”</p>

    曹腾带着怀疑的表情看着我,却似乎又想不出怀疑我的话的理由,想了想,笑了:“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我想不出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只是……”</p>

    “只是什么?”</p>

    “只是你的能力和知识层面确实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从你一开始的小打小闹到现在的精辟高深理论和见解,我实在想不出一个打工者能达到这个程度。”曹腾说。</p>

    “呵呵,老兄实在是多心了,实在是对我太高看了。”我笑着:“我能有如此的点滴经营知识,实在是向曹兄学习的结果,实在是集团和公司各位领导老师和同事多指导多教导的结果,特别是老兄你,从你这里,我学到了很多实用的本事。当然我现在的能力,起老兄你来,还是差得远了。”</p>

    曹腾摇摇头:“易兄这是在讽刺我吧,我看你的能力我高出一大截,我这个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你不但我能力高出一大截,甚至,我看,你集团经营部门的所有负责人,都要能,包括秋总。”</p>

    “曹兄此话玩玩说不得,实在是夸张了,我要是有那么强的能力,也不会在这里做个小小的打工仔了。”</p>

    “易兄不必谦虚,过分的谦虚,是骄傲了。”曹腾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做打工仔,这不是你的能力所制约的,这是你的身份所决定的,有句话说得好,龙生龙,风生凤,耗子的后代会打洞。在我们的体制下,一个人的身份如何,将会决定他今后的前途,如说我和你,我是集团正儿八经的带编制的正式人员,是干部身份,我的档案属于人事局管理,而你呢,是聘任制,档案最多只能放在人才交流心。</p>

    我的身份在集团可以提拔到高层,而你呢,你的身份只能提拔到层,到顶了,我提拔到层可以在组织部备案,正儿八经的科级干部,而你呢,提拔到层也还只是在集团内部备案,档案也还是在人才交流心。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一个人的身份决定了他今后的前途,是再有能,也还是聘任人员,乌鸡也成不了金凤凰。”</p>

    曹腾这话似乎在嘲笑打压我,似乎在我面前表明他身份的优越性,表明我和他身份本质的区别,让我不要太得意。</p>

    我笑笑:“我本来是乌鸡,一直没想成金凤凰!”</p>

    “当然,即使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不会为人不会做事,也是不行的。”曹腾继续说:“在公家单位里混,其实呢领导看的不全是你的能力,看的是你会不会和领导搞好关系,会不会来事。有能力的人可能领导会用你,但是也只是把你当做工具,换句话说是当做狗来使唤,给他出力,给他出政绩。但是,能力不是那么大而会来事的人,往往能得到领导重用。</p>

    为什么呢?这其包含着国官场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服从领导才是硬道理,讲领导是讲政治。所以,易兄,不要整天只知道干活出力,多走层路线,才是进步的捷径。当然,我知道你是个外地人,本地人生地不熟,集团内部更没有什么根基,找不到可以投靠的人。在这一点,我倒是乐意帮助老弟,我在集团内部,还是有些关系的。”</p>

    我明白了曹腾讲了这么多的意思,无非是要我在他面前服软,不要让我表现太过于出色而显出他的逊色,或者说让他做我的某一种靠山。</p>

    我笑了下:“曹兄所言句句在理,我当谨记,今后有用得着曹兄的地方,我定当不吝赐教,今后我的事情,还得曹兄多多提携。”</p>

    曹腾得意地笑了下,凑近我故作神秘地说:“我给你说,我们是经营系统的,我们要一心一意忠于孙总,别看孙总现在只是集团三把手,但是,孙总正处于政治升期,今后可难说了。在官场混,好买股票,看准了哪一只股有潜力,压去,买对股票很重要。”</p>

    我琢磨了下,曹腾说的这些话倒也不无道理,这家伙整天的心思都用到这面去了。</p>

    曹腾这段时间虽然一直不显山露水,甚至在一些事情公开支持秋桐,和赵大健的意见相左,但是,我始终不相信他真的是向着秋桐的,他心里不知打的什么鬼主意。</p>

    明刀真枪干的人不可怕,怕的是这种暗地里的小人。</p>

    秋桐跟着孙东凯去了几十公里远的金石滩度假村,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我担心孙东凯会搞什么鬼。</p>

    坐在办公室里,我隔一会儿给秋桐发一个短信。</p>

    午10点。</p>

    “在哪里?”我给秋桐发短信。</p>

    “金石滩度假村,在看会场。”</p>

    “嗯,好!”</p>

    “还有什么要汇报的吗?”</p>

    “木有了!”</p>

    “那我忙了?”</p>

    “好!”</p>

    下午1点,我又发过去短信。</p>

    “在干什么?”</p>

    “报告领导,我在房间里小憩!”</p>

    “嗯,好!”</p>

    “领导有什么指示?”</p>

    “暂时没有!”</p>

    “那我继续小憩了!”</p>

    “好!”</p>

    下午4点,我又发过去短信。</p>

    “在干吗?”</p>

    “安排会议食宿,正在核对房间。”</p>

    “今天回来吗?”</p>

    “够呛,晚部里的领导要来,孙总要陪他们吃饭!”</p>

    “你自己回不来?”</p>

    “显然不合适!”</p>

    “嗯……吃饭不要喝酒!”</p>

    “得令!”</p>

    “开着手机,我随时跟你联系!”</p>

    “嗯……”</p>

    晚7点,我给秋桐发短信:“在吃?”</p>

    “是的!”</p>

    “没喝酒?”</p>

    “喝了一杯红酒,没事!”</p>

    “嗯……”</p>

    晚8点,我又发过去短信:“吃完了?”</p>

    “是!”</p>

    “在干吗?”</p>

    “领导要唱歌,在包间里唱歌!”</p>

    “你也在?”</p>

    “是!”</p>

    “晚要在哪里住?”</p>

    “是!”</p>

    “孙东凯也在?”</p>

    “是!”</p>

    “他喝醉了?”</p>

    “没大醉,有酒意!”</p>

    晚9点,我接到了秋桐的短信:“部领导唱完歌会房间休息了,孙东凯要我继续陪他唱歌!”</p>

    我这时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来不及回短信,火速下楼,开车直奔金石滩度假村。</p>

    快到金石滩的时候,我接到了秋桐的短信:“我喝了一杯饮料,好难受,浑身发热……”</p>

    我更急了,猛踩油门,火速到了金石滩度假村,直奔ktv,问了服务员孙东凯唱歌的房间,径直到了门口。</p>

    站在门口,我喘了口气,隔着小窗户往里看去,昏暗的灯光下,秋桐正扶着额头靠在沙发,表情痛苦,眼神有些恍惚,孙东凯正坐在她身旁,往她身边靠近,色迷迷地目光贪婪地看着秋桐,恨不得一口把秋桐吃进去,一只胳膊正要往秋桐肩膀揽过去——</p>

    我二话不说,推门直接闯了进去。</p>

    孙东凯正在意乱情迷,被我突然的闯入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般地离开了秋桐。</p>

    我一开门,带进一股冷风,秋桐身体一颤,抬起头看到了我,眼神一亮,但是脸的痛苦表情依旧,似乎她内心在忍受着什么煎熬和折磨。</p>

    “易克,是你?”孙东凯看清楚是我,脸的表情有些恼火,口气硬邦邦地:“你来干什么?”</p>

    孙东凯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人模狗样的往后抹了抹头发。</p>

    “我来找秋总汇报培训会要讲的内容,我自己拿捏不准。”我平静地说,接着又看了一眼秋桐。</p>

    孙东凯也不由看了一眼正迷迷糊糊的秋桐,眼里闪过一丝不安和心虚,接着说:“秋桐喝多了,我正打算让服务员送她回房间。”</p>

    这时,秋桐摇摇晃晃站起来,努力咬咬牙:“谢谢孙总,不用了,我自己回去行。走,易克,我们去谈谈你的事情。”</p>

    说着,秋桐身体一歪,我忙过去扶住她,接着往外走。</p>

    孙东凯站在那里,脸露出气急败坏的表情,憎恶地看着我,我边扶着秋桐往外走边对孙东凯用关切的语气说:“孙总,我送秋总回房间,接着给秋总汇报工作,您忙了一天了,也回去休息吧。”</p>

    “知道了。”孙东凯没好气地说。</p>

    我扶着秋桐的肩膀往外走,秋桐突然伸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她的手很烫很烫。</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