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14章 冬儿的妒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或许海珠是老天安排给我的,秋桐是天注定让我得不到的,虽然我和她有过邂逅,但是,那只不过是流星般的一瞬,终归我的爱情和婚姻的归宿还要在海珠这里,这是命运的安排,命运是不可抗拒的。 </p>

    我的意念在海珠和秋桐之间来回徘徊,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冬儿,也不敢让自己去想云朵,我现在甚至有些害怕看到云朵,看到她那怯怯而孤寂的眼神,每每看到她的眼神,我心里感到很不安,我深深觉得对她很有歉疚。</p>

    正胡思乱想间,海珠回来了,提着午饭,我收回了思绪,定定神,看着我的娇媚娇美姣美的女人海珠。</p>

    我看着海珠,看着美丽的海珠,昨晚情裕的沐浴似乎让她今日越发姣美,越发充满女人的魅力。</p>

    “哥……饿了吧,来,先吃饭。”海珠冲我妩媚一笑。</p>

    海珠的笑很甜,很柔。</p>

    我又想起了昨晚的激情和烈火,身体竟然旋即又有了反应。</p>

    “先吃你。”我一把将她拉过来……</p>

    很快我恢复了力气,海珠朝我的胸靠了过来,柔柔地手来到了我的头,慢慢地摩挲。</p>

    “吃饱了吧?该吃饭了。”海珠柔柔地说。</p>

    “你吃饱了没?”我逗她。</p>

    “坏蛋,不告诉你。”海珠莞尔一笑,爬起来去了卫生间,接着卫生间响起了哗哗的水声。</p>

    海珠洗完澡,我也已经穿好了衣服,我们一起吃饭。</p>

    “海珠,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回我家,去见见我爸妈。”我边吃边说。</p>

    “嗯……”海珠脸洋溢着幸福的光,点点头:“哥,我也要带你去我家,见我爸妈。”</p>

    “你爸妈我早熟悉。”</p>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性质不同呢。”海珠呵呵笑着:“我这次去你家,性质也和次不同呢。”</p>

    “我爸妈挺喜欢你的!”</p>

    “我爸妈也挺喜欢你的,早很喜欢你。”海珠说。</p>

    “呵呵……”</p>

    “对了,哥,你猜我出去买饭在酒店门前遇见谁了?”海珠突然说。</p>

    “谁?”我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着海珠。</p>

    “你这么紧张干吗?”海珠看着我。</p>

    我笑了下:“我没紧张。说,你遇见谁了啊?”</p>

    “遇见肖竹了,小猪么么哒。”海珠笑着说:“她到这里来吃午饭的,和一个客户。小猪真不简单,边学边开着公司,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们聊了一会儿,不然我早来了。”</p>

    “哦……”我松了口气,点点头:“小猪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女孩子。”</p>

    “是啊,我本来对旅游很感兴趣的,借机向她讨教了不少旅游有关的问题。”海珠说:“可是,小猪似乎无心和我讨论这个,一个劲儿向我问海峰哥的事情,她对海峰哥似乎很有兴趣。”</p>

    “是啊,她喜欢海峰的,或者说她对海峰有那意思,只是,海峰对她似乎无意,倒是很喜欢云朵。”</p>

    “海峰哥是很喜欢云朵妹妹,他超级喜欢云朵呢。”海珠说完,怔了下,接着说:“我哥还一直不知道你和云朵的事情,云朵对我哥似乎一直缺乏足够的热情或者胆量,她不会告诉我哥你们的事情,我也没说过。哎,你说,要是我哥知道了你和云朵的事情,他还会喜欢云朵追求云朵吗?”</p>

    “你说呢?”我的心里有些发沉,看着海珠。</p>

    “依照我对我哥的性格理解,他会一样喜欢云朵!”海珠说。</p>

    “为什么?”</p>

    “因为……”海珠顿了顿:“我们是兄妹俩,是一个娘生的,好像我知道你和云朵的事情,我一样会爱你一样。过去的事情,不代表现在,经历和爱情无关。”</p>

    听着海珠的话,我沉默了许久。</p>

    我和海珠吃完午饭,接着下楼去退房。</p>

    在酒店大堂,海珠办理完手续,挽着我的胳膊,我们正要往外走,正好遇见冬儿从大堂楼梯走下来。</p>

    在我和海珠看到冬儿的同时,冬儿也看到了我们。</p>

    我和海珠停住了脚步,冬儿怔了下,犹豫了下,接着缓缓走到我们跟前,也站住了。</p>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p>

    海珠挽着我的胳膊突然从我的臂弯滑了出去,有些紧张甚至局促地站在哪里,和我的身体脱离了接触。</p>

    她似乎还没有从冬儿是我初恋女友的惯性里走出来,甚至忘记了自己已经和我有了深度的交融和关系。</p>

    但是,冬儿显然已经看到了刚才海珠和我的亲密形态,从冬儿那发红的眼神里,我感觉得出。</p>

    我大量着冬儿,和次见到她一样,又是似乎刚化了妆,但是没有遮掩住乌黑的眼圈和倦怠的面容,似乎她又是从昨晚到现在没有睡好。</p>

    我的心一揪一揪的,虽然我心里已经决意要把冬儿挥去,但是我依然感到酸楚和绞痛,一个夜晚,一个午,冬儿都干了些什么,都和张小天那狗日的干了些什么?</p>

    她下楼出来了,那么,张小天呢?他在干嘛?他一定是在极度的发泄和运动后开始呼呼大睡了吧?</p>

    我又感觉自己恨得牙根直痒痒,又开始后悔次没有一枪将张小天毙命,我恶狠狠地想,要是天再给我一次那样的机会,我一定杀了张小天。</p>

    我毫无法律观念毫无人权意识地想着,肆意在大脑里干涉着他人的恋爱自由。</p>

    在我打量着冬儿的同时,冬儿也在打量着我和海珠,她难道似乎也是想和我一样,从海珠脸看出什么通宵熬夜的痕迹?想知道我们到这里来干嘛了?</p>

    看着冬儿的神色,我心突然涌起报复的念头,我想告诉冬儿昨晚我和海珠在这里住宿了,那样,冬儿一定会很受刺激。</p>

    可是,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只是一闪,我否定了,这样有意思吗?这样刺激她除了发泄一下自己的心底积怨,对大家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未免有些龌龊。</p>

    我即刻停止了这个低级而愚蠢的念头,我是男人,我必须大度,我不能因为冬儿刺伤刺激了我去反报复去刺激她。</p>

    当然,我知道,冬儿或许现在也已经猜出了我和海珠的关系,即使她现在不知,以后早晚也会知道,我和海珠的事情不需要保密。</p>

    三个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海珠先说话了,笑笑:“冬儿姐,你好,你也在这里啊,呵呵……”</p>

    海珠笑得有些干涩。</p>

    冬儿也笑了下,笑容遮不住她疲倦的面容:“哦……海珠啊,你……你们也在这里啊……”</p>

    “是啊,我们也在……在这里。”海珠说。</p>

    两个人似乎都在没话找话说。</p>

    冬儿说:“我昨晚来了,在这里约了几个朋友打牌玩了,熬了一个通宵,到现在还没睡,困死我了。”说着,冬儿似乎还打了一个哈欠。</p>

    我心一时又来了怒气,什么打牌,鬼话,我要是看到张小天昨晚在酒店服务台前捣鼓什么,或许还真的会相信,但是,我亲眼看到张小天在柜台前办手续,那手续必定是开房的,我只看到他们俩一起来的,还说什么打牌,打个屁,明摆着是来开房的。</p>

    我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p>

    海珠似乎也没有相信冬儿的话,但是还是附和着说:“哦……打牌的,打到现在,真辛苦。”</p>

    冬儿看到我不屑和冷笑的神情,眼里闪过一次委屈和酸痛,看着我们说:“那……你们……你们是……”</p>

    我说:“冬儿,我们并没有问你来这里干嘛了,你愿意干什么,是你的事情,和我们无关。所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自然也和你无关。”</p>

    我特意加重语气说了“我们”。</p>

    我不想刺激冬儿,但是还是有意无意刺激了她。</p>

    冬儿咬咬牙,说:“你们是刚退房吧。”说这话的时候,冬儿的眼里带着有些不能忍受的妒火。</p>

    我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p>

    冬儿两眼瞪着我,欲言又止,胸口起伏着,显然心里开始发火了。</p>

    这时,海珠说了一句:“昨晚是我哥的生日,我在这里为给他过生日了。”</p>

    冬儿似乎从海珠的话里似乎明白了全部,看着海珠突然冷笑一声:“你哥……好一个你哥。海珠,看不出啊,你还真有能耐,见缝插针的本事不小啊,以前是你海峰哥见缝插针,忙不迭把你推到前台,现在你自己学会了,不用你海峰哥帮忙了,自己及时弥补了。学精了,学乖了,能耐大了,一直以为你很善良,没想到你还真有一手,见了我还一口一个冬儿姐,你是这样对你冬儿姐的?学会挖墙脚了。”</p>

    “冬儿姐,你——”海珠的神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不可以这么说?”</p>

    “你要我怎么说?”冬儿继续冷笑着:“一个海峰,一个海珠,兄妹俩联合起来演双簧,之前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假惺惺装好人,现在是脸都不要了,直接跳到前台表演了,伪装的面具都不要了。不要叫我冬儿姐,我没你这样的妹妹,有你这样的妹妹,是我的耻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