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03章 最爱的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听了我的话,秋桐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忧伤,握方向盘的手甚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由我的话联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她最爱的人,那个在空气里的亦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虽然你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你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找到爱你的人,终归也是幸福的,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秋桐喃喃道:“易克,你可知道,这个世界,有人你还可怜,她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更找不到爱自己的人,甚至她的命运自己都做不了主,你说,这不是很悲剧的事情呢?这是不是很悲剧的人呢?”</p>

    秋桐无疑是在说自己,她的声音满怀悲凉,我听了,心几乎都碎了。</p>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由想起一句话:能够慢慢培养的不是爱情,而是习惯。能够随着时间得到的,不是感情而是感动。所以爱是一瞬间的礼物,有有,没有没有。但反过来说,爱和婚姻实际并不是一回事情,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结婚的,也不是所有婚姻都有爱情的。</p>

    秋桐也不说话了,默默地开着车。</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云朵的,忙接听:“云朵,是我。”</p>

    “易大哥,不好了,出大事了!”云朵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又怕又急,带着慌乱和惊恐。</p>

    “怎么了?云朵,不要着急,慢慢说,出什么事了?”我忙对说云朵说。</p>

    秋桐转脸看着我。</p>

    “海峰……海峰大哥被人打了,现在刚送到人民医院。”云朵几乎要哭出来。</p>

    “啊——海峰被人打了?伤势重不重?”我大吃一惊,海峰不是在深圳吗,难道刚回来?</p>

    秋桐也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看着我。</p>

    “头被打破了,满脸是血……你在哪儿啊,大哥,你快过来啊……”云朵的声音有些无助,哽咽着带着哭腔。</p>

    “别慌,云朵,我和秋总马去医院!”我安慰了云朵一下,然后放下电话,对秋桐说:“海峰被人打了,刚送到人民医院,快去——”</p>

    秋桐二话不说,一踩油门,车子直奔市人民医院急速驶去。</p>

    路,我没有说话,心急如焚,海峰是我的铁哥们,我们情同手足,他被人打了,和我亲兄弟被打无异。</p>

    海峰和我不同,他身体单薄,纯粹的一弱生,从来不会打架,不知道为何会被人打?不知伤势如何?</p>

    秋桐也没说话,专心开车,神情严峻,眉头紧紧拧着,似乎在考虑什么事情。</p>

    很快到了医院,我们放好车直奔急诊,在过道里遇到了云朵,正满脸惶急地站在哪里,看到我和秋桐过来,云朵急忙奔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仿佛救星来了:“大哥……秋姐……”</p>

    “海峰呢?”我急火火地问云朵。</p>

    云朵指了指病房:“正在里面包扎救治,还在昏迷呢。”</p>

    “啊——昏迷了?”我大吃一惊:“拍片了吗?”</p>

    “刚拍完,医生还没告诉结果。”云朵说。</p>

    正在这时,病房里出来一位大夫,我们忙迎过去,我一把抓住大夫的胳膊,秋桐抢先急急问大夫:“大夫,伤势怎么样?严重不?”</p>

    大夫被我的胳膊抓疼了,皱皱眉头看着我:“哎——你轻点啊,你用这么大力气干嘛?”</p>

    我忙松开手:“对不起,大夫,快说,伤势严重不?”</p>

    大夫摘下口罩,喘了口气,然后说:“根据拍片的结果看,没什么大问题,骨头没伤着,是头部和脸部受了皮外伤,头皮侧面被刀子划了一道5厘米长的口子,出血很多,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及时没动到骨头,出血过多也会很危险。还有,脑部受到了轻微的震荡,刚来的时候有些昏迷,现在已经苏醒了,刚刚包扎缝合完伤口,没什么大碍了,住院观察几天,可以出院了。”</p>

    大家闻听都松了口气,云朵擦擦眼泪,秋桐忙对大夫说:“谢谢,谢谢大夫!太感谢了!”</p>

    我一把推开病房的门,进入病房,海峰正躺在病床,头脸严严实实地包着纱布,只露出五官。</p>

    秋桐和云朵也跟着进来,站在病床旁边。</p>

    我一个大步走到海峰跟前,一把握住海峰的手,低头看着海峰,急切地说道:“海峰,海峰——”</p>

    海峰半张开眼睛,嘴唇蠕动了下:“我擦——你用那么大力气握我手干嘛,操——你不会对我温柔点。”</p>

    都这种时候,海峰还不忘幽默一把,我哭笑不得忙松开他的手,云朵带着泪却又忍不住想笑,秋桐抿了抿嘴,忍俊不住却又笑不出来。</p>

    我松开海峰的手:“我靠,吓死我了,没事吧?”</p>

    “没事,死不了,你看,老子这不是还在喘气讲话吗?”海峰的声音不大:“你少给老子搞的这么近乎,搞的好像咱俩在搞基,让秋总和云朵看了会误解的。”</p>

    云朵和秋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云朵又擦了擦眼睛。</p>

    “妈的,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给我逗笑。”我看着海峰的伤势:“我靠,整个全面开花,很悬啊,要是出血多了,送医院晚了,你小子一样没命。”</p>

    “我命大,没事的。”海峰说:“不过,幸亏是云朵,及时拨打了急救电话。”</p>

    这时,秋桐过来,看着海峰:“海峰,怎么回事啊到底?”</p>

    秋桐所问正是我想知道的,我看着海峰,等他回答。</p>

    海峰说:“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懂。我今天早从深圳飞回来的,回来后,给海珠打了个电话,海珠说她到机场了,很快要飞回宁州去,我和海珠聊了半天,心情特好,特高兴。”</p>

    我一听,明白海峰话里的意思,海珠一定是把她和我的事情告诉海峰了。</p>

    海峰继续说:“我然后给云朵打电话,想请云朵吃顿饭,云朵今天很给我面子,答应了我,我没开车,打车到云朵宿舍楼下等候云朵。刚到云朵那楼下不一会儿,突然过来几个不三不四的青年,过来问我是不是叫海峰,我刚说是,他们不由分说照我开打,妈的,出手还挺狠。</p>

    我施展浑身的武功和他们英勇搏斗,无奈敌众我寡,我和他们打了半天,终于被他们打倒,他们把我踹到地还用脚跺我的头和脸,还有个混小子拿着刀子说要给我破相,我急速把脑袋一闪,结果把我头皮刺破了,划了一个大口子,接着我昏迷过去了,接着,我醒过来,躺在了这里。”</p>

    海峰似乎还很有男人的尊严,不肯说自己束手被打。</p>

    云朵接着说:“海峰哥今天给我打电话说要约我一起吃饭,正好今天是周末,我答应了,海峰哥说来接我,我收拾好下楼的时候,听到楼下有打斗声,还有海峰哥的惨叫声。”</p>

    “哎——云朵,什么惨叫啊?”海峰打断了云朵的话:“你听错了,那不叫惨叫,那是我和歹徒英勇搏斗的怒吼。”</p>

    我又是哭笑不得,看看秋桐,也是一样的表情。</p>

    云朵点点头:“嗯,是怒吼,我听到了海峰哥和歹徒英勇搏斗的怒吼,然后我急忙跑出来,一看,好几个青年正围着躺在地的海峰哥拳打脚踢,海峰哥已经成了一个血人。我吓坏了,跑过去让他们住手,他们把我推到一边继续打海峰哥,我大声小区呼喊保安,他们一听我喊叫跑了,于是我急忙打了120。”</p>

    “唉——我今天早没吃早饭,肚子空着,不然,我一定能打过那几个混蛋!”海峰嘴巴还是在逞能,他似乎觉得在自己追求的女人面前被打很狼狈,很没有面子。</p>

    我没心思和海峰逗乐,皱了皱眉头,看着云朵:“那几个人长得什么样子?有没有什么特征?”</p>

    云朵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征啊,是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我当时慌乱急了,只顾着海峰哥的安危,没注意看他们。”</p>

    我看着海峰:“你看到那几个人有什么特征?”</p>

    海峰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和他们一开打集精力到那面了,哪里还注意看他们的长相。”</p>

    我知道,海峰一定是很快被他们打懵了,跟本没机会看清楚他们。</p>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秋桐问海峰。</p>

    “我也不知,我都不认识他们,这帮混蛋来问了问我的名字然后直接动手,我忙说他们是不是搞错了,认错人了,可是他们说打的是我。”海峰说:“这帮狗日的没认错人,打的是我,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他们。”</p>

    “报警了吗?”秋桐又问云朵。</p>

    “嗯,我打了110了!”云朵说。</p>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两个警察:“我们是辖区派出所的,刚才有人报警,是不是你们。”</p>

    云朵忙说:“是的!是的,是我报的警。”</p>

    “那好,我们询问下情况,请无关的人先回避一下!”警察客气地说。</p>

    我看了看秋桐,秋桐冲我点点头,我们先出了病房,警察关病房的门,开始询问做笔录。</p>

    我和秋桐站在走廊里,秋桐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我也皱眉想着这事。</p>

    这事很蹊跷,海峰刚回来去找云朵被人打,为什么偏偏在云朵楼下挨打,而且打人的几个痞子是问了海峰的名字后打的,很明显,是冲着海峰来的。</p>

    这其一定是有道道的。</p>

    我来回踱步走着,思考着这事。</p>

    不一会儿,病房的门开了,两个警察走了出来,边走边说:“情况我们已经做好记录了,我们会尽力破案的,先让伤者好好休息吧。”</p>

    说完,警察走了。</p>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知道警察是在例行公事,靠他们破案,猴年马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