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300章 狠狠伤了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冬儿似乎已经离我而去,秋桐很快将是李顺的妻子,浮生若梦终归是一个无法回到现实的梦,云朵已经退后,现在正在被海峰狂追,我在现实里的选择终究要怎么样呢?</p>

    冬儿再一次狠狠伤了我,现在的冬儿似乎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不管我承认不承认,我感觉自己和冬儿的距离在逐渐疏远陌生。 </p>

    而秋桐,虽然在一日一日接近,却终究是一场梦,自残的梦。</p>

    海珠虽然为了我和冬儿,主动退让过一次,但是,现在她在冬儿离我而去的时候又卷土重来,而且次态度更加坚决,声言不再退出。</p>

    我知道,她是真的爱我的,是不为任何物质和名利爱我的,和曾经的云朵一样。</p>

    对于海珠,我相信一点,即使我再次沦落到要饭的地步,她都会对我不离不弃。</p>

    这时,责任两个字在我的脑海里占据了风,是的,男人是必须要负责任,既然做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要对得住做人的良心,海珠对我如此有情有义,我不能做负心人。</p>

    既然我已经要了海珠,那我要对海珠负责,这是做男人必须要承担的责任,不然,我枉为男人,猪狗不如!</p>

    想起浮生若梦,想起秋桐,我的心里有些悲凉和凄苦,不管我心里有多爱她,她终归不是我的,她是李顺李老大的。</p>

    看看眼前的海珠,我的心里一声长叹,如此娇媚娇美的女人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义无反顾地给了我,跟了我,深爱着我,我还能再说什么呢?</p>

    想到这里,我低头吻了吻海珠的额头:“海珠,我会对你负责的!”</p>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已经决定要全心全意对待海珠,要对她的一生负责,要努力排遣开自己对浮生若梦和秋桐的杂念,让自己努力去接受她,去爱她。</p>

    当然,能不能真的做到,能做到什么程度,此刻,我没有多想。</p>

    此时,我想当然地以为,我的爱情和婚姻,我的一生,已经笃定是和海珠在一起共度了。</p>

    只是,我没有想到四个字:世事难料!</p>

    海珠脉脉地看着我,深情地一笑,很甜很蜜很开心很美丽。</p>

    我和海珠起床,海珠穿着我的大裤衩和t恤,开始收拾被我们折腾地乱七八糟的床铺,我先去洗了澡,然后穿好衣服,海珠已经把床铺收拾完整,床单也换了。</p>

    我看着海珠穿着我肥大的衣服来来回回忙乎,说:“你的行李呢?”</p>

    “在我海峰哥那里,我哥到深圳总部去了,还没回来!”海珠边收拾衣柜边说。</p>

    “老穿着我的衣服怎么出去见人?”我说:“昨晚的湿衣服还没洗。”</p>

    “我这洗,你我的湿衣服还有这床单,都得洗!”海珠看着我说:“哥,我给你海峰哥宿舍的钥匙,你帮我去拿行李好不好?”</p>

    海峰自己住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海珠平时来都是住在她那里的,现在,似乎海珠要再度在我这里住了。既然我和海珠已经发生了这种关系,海珠住在我这里,也理所当然。</p>

    我点点头,海珠把钥匙给我,我直接去了海峰单位,出来之后,阳光明媚,今天是周末,又是一个大晴天。</p>

    我看看手机,此刻的时间是午10点。</p>

    我去了海峰的宿舍,和冬儿的单身宿舍在同一层楼,进去后,我提起冬儿的行李箱直接关门出来,下楼站到路边准备打车。</p>

    正在这时,我看到了张小天的奥迪a6正徐徐开过来,正好停在我跟前,接着冬儿下了车。</p>

    看到我,张小天和冬儿都显得很意外,冬儿怔怔地看着我,又看看我手里的行李箱。</p>

    冬儿虽然略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熬夜的痕迹,眼圈有些发乌。</p>

    张小天似乎有些傻了,连车都没下,没熄火,似乎随时准备发动车逃跑,怕我揍他。</p>

    我没有看张小天,看着冬儿的模样,那一刻,我的心彻底碎了。</p>

    我对冬儿彻底绝望了,冬儿从昨晚出去到现在才回来,她究竟是干什么好事了?不用问了,看她那脸的熬夜的表情知道了!</p>

    我的心里狠到了极点,牙根几乎都要咬碎,却还是努力做出一副轻松若无其事的表情。</p>

    冬儿回头冲张小天挥了挥手:“张总,谢谢你送我,你先回去吧,再见!”</p>

    张小天似乎一直在等冬儿这句话,接着一溜烟窜了。</p>

    冬儿接着看着我:“小克,你这是……怎么提着行李箱呢?”</p>

    我冷冷地说:“这和你有关系吗?”</p>

    冬儿的神情似乎有些尴尬,接着说:“我一大早出去办事了,刚回来,正好遇到你。”</p>

    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骗鬼呢?还一大早……你什么时候周末能早起的?”</p>

    冬儿脸色一红,顿了顿,接着说:“我……其实我……我昨晚出去打麻将了,和几个企业老板,打了一个通宵,这不,刚回来。”</p>

    我心里怒不可遏,一套谎言被我揭穿,又来一套新的,打麻将,鬼才相信,昨晚她必定是和张小天鬼混了!</p>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阵强烈的绞痛,恨极了冬儿,我强压怒火,冷蔑地看了冬儿一眼:“这和我有关系吗?”</p>

    “有。”冬儿似乎欲言又止。</p>

    “有个屁!”我实在忍不住了,爆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三番五次跟着别的男人深夜出去鬼混,还和我有关系,是戴绿帽子和我有关系吧?苦口婆心让你回来你不回来,你不是嫌我易克现在没钱破落了吗?你不是想过有钱的日子吗?你不是想挂靠大款吗?</p>

    以前我真是瞎了眼,现在我总算明白了,患难时刻见人心,我发迹的时候,你对我好,我不稀罕,我落难的时候,你如此表现,我清醒了。好吧,既然你喜欢追求物质享受,既然你想过有钱的日子,那你去吧,我不拦你,我也拦不住你,我也没资格拦你。</p>

    但是,我提醒你,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会摔得很惨,我实话告诉你,那个张小天为什么找你,他是为了报复我,他和我是死对头,他现在是利用你在报复我。行,你厉害,你帮着那狗日的来报复你前男友好了,你好好享受那快感吧。”</p>

    说着,我提起箱子要走。</p>

    “小克——你听我说,我有话要和你说。”冬儿伸手拉住我的胳膊。</p>

    我猛地甩开冬儿的手,后退一步,指着冬儿冷酷地说:“别碰我——脏了我的衣服!”</p>

    “小克,你——”冬儿的眼里突然涌出了眼泪。</p>

    冬儿一哭,我的心顿时有些软了,可是,我一想起昨晚和刚才看到的事情,心里又撕裂般的伤痛,整个心似乎都被碾地支离破碎。</p>

    我不能接受这一幕,不能接受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出去过夜,特别这个男人还是我的对头,我不能接受我的女人帮助别的男人来报复我。</p>

    我恶狠狠地瞪了冬儿一眼,提着海珠的行李箱大步往前走去,走了不远,拦了一辆出租车。</p>

    了车,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冬儿还站在那里形只影单地看着我,显得有些孤独和落寞。</p>

    我的心狠狠痉挛了一下,面部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猛地回过头,霎时泪雨纷飞。</p>

    我知道,我和冬儿之间彻底完了,以前那9个月,我可以相信她什么都没干,可是,今天,昨晚,我亲眼所见,我无法欺骗自己的眼睛,冬儿那乌黑的眼圈、张小天那做贼心虚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p>

    冬儿以前从来不会也不爱打麻将,今天她编出这鬼话来糊弄我,来掩盖自己和张小天出去过夜的事实,怎么能让我相信!她弄了一顶结结实实的绿帽子亲自给我戴,让我做了王八,让我怎么能再原谅她!</p>

    我悲凉地想,我的初恋折腾来折腾去,还是终于这么终结了,彻底终结了,留给我的是一地鸡毛和累累的伤痕。</p>

    我黯然神伤地回到宿舍,海珠正在洗衣服和床单,洗衣机正在响着。</p>

    “哥——你回来了,真快:“海珠迎过来接过我手里的箱子,甜甜地笑着:“好哥哥,亲爱的,辛苦了。”</p>

    说着,海珠吻了我的唇一下。</p>

    我怔怔地看着海珠,脑子里的思绪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回过神来。</p>

    “哥——你怎么了?”海珠看着我,脸的表情有些疑惑和关切。</p>

    我默默地看着海珠,半晌没有说话,一会儿张开双臂,将海珠搂进怀里,将下巴抵住海珠的头发。</p>

    海珠默默地顺从地在我的怀里,不说话。</p>

    半晌,我松开海珠,海珠抬起头看着我。</p>

    我努力冲海珠一笑:“阿珠,我很好,没事。”</p>

    海珠舒了口气:“嗯……没事好,我刚才看你神情不大好。”</p>

    我笑了下:“那是累的。”</p>

    “累的?”</p>

    “是的,昨晚喝酒那么多,又出大力在床干活,能不累吗?”我故意开了个玩笑,我知道,我不能把自己因为冬儿事情的情绪带给海珠,她是无辜的。</p>

    海珠的脸红了,娇羞地笑了,举起小拳头打我:“坏蛋哥哥,不理你了,我去洗衣服了。”</p>

    我颓然躺到沙发,闭眼,又浮现出刚才见到的冬儿的乌黑的眼圈和张小天不怀好意的表情,心里郁郁绞疼了很久……</p>

    不知不觉,我昏昏睡了过去。</p>

    这一觉,我睡得很深,很沉,似乎是在痛到深处不得不放下的一种解脱找到了一份安然。</p>

    醒来已经是下午2点,我的身盖着毛毯,海珠正坐在我跟前托着腮帮目不转睛地看着我。</p>

    见我醒来,海珠俯身过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