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97章 很开心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正在这时,一辆车子突然停在了楼下路边公司门前,我扭头一看,是张小天的车子,而车里坐的人,正是张小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能看到他,他却看不到我,因为我在暗处。</p>

    这么晚了,这狗日的来这里干嘛?</p>

    我思忖着,抬了下头,看到冬儿的宿舍窗户灭了灯,一会儿,看到冬儿打扮的花枝招展提着小包下楼出来了,直接了张小天车子的前座位。</p>

    接着路灯的灯光,我看到二人坐在车里又说又笑,看到冬儿笑得很开心,看到张小天笑得很得意,甚至,我看到,张小天抬起手做了一个动作,似乎是捋了捋冬儿前额的头发,而冬儿似乎没有什么反对。</p>

    接着,张小天发动车子,径直离去。</p>

    我的大脑轰的一下,妈的,这么晚,张小天来接冬儿干嘛?是要到哪里去,去干什么?他们之间的动作为何如此暧昧和亲昵?笑得为何如此开心?我的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醋意和妒意,还有一阵疼痛,冬儿为什么要和张小天交往呢?深夜外出,她究竟想干什么?</p>

    我本能地冲到路边,想拦一辆出租车跟去,我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到哪里?</p>

    可是,随即,我又放弃了这个方法,因为我害怕看到什么,我不敢想象会真的发现什么?</p>

    冬儿是自由之人,和我没有任何契约和法律关系,她愿意做什么是她的自由,我即使真发现了什么,我又能怎么样呢?</p>

    我想追去狠狠揍张小天,可是要是冬儿阻止我呵斥我我又会怎样?我不是自找难看吗?一切都是二人自愿的,两人正常交往不违反法律甚至不违反道德,我凭什么揍张小天?</p>

    那一刻,我没往好处想,脑子里呈现的都是些乱七八槽的事情,我理所当然地以为冬儿真的是要抛弃我了,她真的是要另觅新欢了,我看到的事情是见证。</p>

    冬儿不但另找了人,还找的是我的死地张小天,张小天在云朵这事一直在恨我,现在和冬儿在一起,正好对我最佳的报复方式。</p>

    我不明白冬儿为什么会这么晚跟张小天出去,为什么她会和张小天有说有笑,见到他那么开心,难道她真的是喜欢张小天了?张小天到底什么地方好?难道是因为做房产公司老总手里有几个破钱?钱对冬儿来说真的那么重要?</p>

    我浑身发颤,几乎要疯了,想打车跟过去脑子里另一个念头却又强烈阻止住了我的四肢,我觉得自己的大脑几乎要崩溃了,我不能承受不敢去多想什么,我突然感到了莫大的痛苦和愤怒,还有几乎歇斯底里的疯狂。</p>

    看到张小天的奥迪a6消失在夜幕,我狠狠咬住牙根,狠狠一拳打在树干,心感到了巨大的无奈无力和啮咬般的疼痛,我跌跌撞撞在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很快走到了海边的那片沙滩,夏季的海风吹着,沙滩游人已经很少,昏暗的路灯下偶尔驶过一辆汽车,远处的大海微微发出波涛的轰鸣……</p>

    我在无人的黑暗的沙滩疯疯癫癫奔跑着,迎着海风狂喊着怒吼着。</p>

    等我累了,精疲力尽了,颓然一下子趴在了沙滩,海水在涨潮,不时涨的海水开始浸泡着我的身体,海水含着泥沙进入了我的嘴里……</p>

    我一动不动,任凭海水逐渐将我吞噬……</p>

    这时,我感觉到有人来到我身边,伸出手开始推我拉我,那双手是那样的柔软而温热……</p>

    “哥——哥——快起来,别这样,要给海水淹了的,快起来呀——”这分明是海珠的声音,海珠边急促地叫着边伸手用力拉我。</p>

    是海珠,海珠怎么出现在这里?我抬起头,一个翻身坐起来,屁股浸泡在海水里,在夜色的微光看到了海珠焦急和关切的脸。</p>

    “海珠——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木然地说出一句,脸的海水顺着我的脸流到嘴角,咸咸的。</p>

    “你先别问,你先起来——来,起来,别坐在海水里!”海珠用力拉我,力气不够,反而一下子把她也牵扯到了,她也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坐在了正在涨潮的沙滩,浑身也弄湿了。</p>

    海珠的身体靠在我的身体,喘着气,突然不说话了,脑袋这么靠着我的肩膀,任海水拍打着我们的身体。</p>

    我担心海珠着凉,站起来,拉了一把海珠,海珠也站起来,我俩浑身都湿漉漉的。</p>

    刚站起来,我的酒意还在头,身体一晃,差点又歪倒,海珠忙伸出胳膊扶住我的身体:“哥——站稳了。”</p>

    我调整了下身体,站稳,然后看着海珠:“你——你怎么在这里?”</p>

    夜色里海珠的脸庞显得很白皙,眼睛显得很明亮:“先别问了,先回去换衣服,你浑身都湿透了。看你喝得太多了,喝醉了吧,走,听话,先回去再说。”</p>

    海珠的声音很温柔,像大人在哄小孩。</p>

    我冰冷破碎的心忽而一阵温暖,顺从地跟着海珠走。</p>

    海珠架着我了滨海大道,用力拧了下衣服的水,好半天才拦了一辆出租车,要车,出租司机一看我俩浑身都是水,却不拉,拒载而去。</p>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却有不拉我们!”海珠急得直跺脚:“在外面这么久了,会感冒的呀——”</p>

    “不拉不拉,我们走回去!”我身体摇摇晃晃,嘴里喷出一股酒气,歪歪斜斜要往前走。</p>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车——”</p>

    我还没来得及回头,接着听见海珠惊喜的声音:“哥——有辆三轮出租车吖——”</p>

    不用回头,我知道这是四哥的三轮车,四哥总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真是及时雨。</p>

    四哥住在附近的丛林里,他想出现很简单。</p>

    我回过头,四哥正骑着三轮车在我们身后,依旧带着一定草帽。</p>

    海珠不认识四哥,自然不知道他是谁,高兴地说:“师傅,你出现地太及时了,我哥喝多了,我们要回去,到万达广场那边,可以吗?”</p>

    “请车!”四哥又说了一句。</p>

    “好——来,哥,车!”海珠把我搀扶车,我和海珠坐稳,然后说了一句:“走吧——”</p>

    四哥闷头蹬车,一会儿说了一句:“干嘛喝那么多?”</p>

    我晕晕乎乎还没来得及回答,海珠抢着说:“师傅,我哥今天高兴,喝多了点,您放心,不会吐到您车的。”</p>

    四哥不再说话了,很快,我们到了我的宿舍,我和海珠下车,海珠把我搀扶下车站稳,让我靠着一棵树站好,然后准备给四哥付钱:“师傅,多少钱?”</p>

    问话的同时,海珠才发现,四哥的三轮车和四哥都不见了。</p>

    “哎呀——这三轮车师傅的钱还没给啊,这怎么好意思?他怎么突然不见了,跑的好快啊——”海珠嘟哝着。</p>

    我冲海珠摆了摆手:“好了,你别操心了,那三轮车的钱,明天我给——”</p>

    “你给?你认识那三轮车师傅?”海珠看着我。</p>

    “你操那么多心干嘛。”我没好气地说。</p>

    海珠努了努嘴,突然伸手拧了我的腮帮一下,嗔怒道:“你说操那么多心干嘛?你个死鬼哥哥——”</p>

    我一怔,海胆子真大,竟然敢伸手拧我腮帮,还骂我死鬼哥哥。</p>

    我愣愣地看着海珠,海珠似乎也被自己刚才的动作雷了一下,怔了一下,接着噗嗤笑出声来,挎起我的胳膊:“好了,傻瓜,去吧,这海水里的盐待会儿要在我们身板结了,我俩很快要成咸肉了。”</p>

    “成咸肉好,晒成肉干切了当下酒菜。”我嘟哝着,在海珠的搀扶下楼进了宿舍。</p>

    一进门,我一屁股要往沙发做,海珠忙拉住我:“别,把沙发弄湿了没法弄,你等下——”</p>

    海珠接着拉过一把椅子,让我坐在椅子,我迷迷糊糊闭眼睛,然后感觉海珠开始给我往下扒衣服:“快脱了衣服,去洗澡——”</p>

    海珠脱衣的动作很快,我的外衣三下五除二被她扒了下来,很快身只剩下三角裤头。</p>

    我晃晃脑袋,睁开眼,看看自己的几乎要赤果果的身体,看看自己三角形下部那一坨隆起,看看海珠那羞红了脸,突然感到了极大的不安和羞愧,急忙窜进了卫生间,脱下三角内库,放热水开始洗澡。</p>

    这时,热水一冲脑袋,酒的后劲又开始往涌,我今天实在是喝得太多了,妈的,似乎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而且这酒还很有后劲,宁州的花雕酒后劲还大。</p>

    而且,今晚我的心情很坏,酒意更加浓郁,刚冲了一小会儿,突然觉得脑袋很沉,似乎被彻底麻醉了,身体变得很虚,不由自主一屁股坐在卫生间的淋浴下,靠着墙角,迷糊了过去。</p>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朦胧隐隐约约感觉有一双手在我身轻轻地滑动,温热的淋浴在我身冲洗着,那双手正在给我身涂抹着什么东西。</p>

    我勉强睁开眼,吓了一跳,海珠正蹲在我面前,满面羞红,紧咬嘴唇,正在往我赤果果的身涂抹沐浴液!</p>

    见到我睁开眼,海珠“啊——”惊叫一声,猛地站起来,落荒而逃出了卫生间。</p>

    我也大吃一惊,忙站起来,看看浑身的沐浴液,明白过来,一定是刚才我迷糊睡了过去,海珠不放心我自己洗澡,进来看到我这样子,帮我涂抹沐浴液帮我洗澡的。</p>

    我浑身赤果果,海珠竟然不怕看到我的身体,竟然鼓足勇气给我洗浴,这丫头,唉……</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