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93章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一晃一周过去,到了7月旬,天气开始愈发热了起来,妈的,这年头,南方北方都不分了,冬天南方也冷,夏天北方的温度不亚于南方,不过,有一点好处,北方的冷热属于干冷干热,不是湿冷湿热,湿冷湿热让人更加难受。 </p>

    冬儿那天对我抛出了那句狠话之后,我没能见过她,她也不联系我,似乎要和我僵持冷战到底,似乎是坚决要把我从秋桐身边扯开。</p>

    海峰最近一直出差,经常跑深圳,我不知道冬儿最近都在干什么,都在和哪些人交往。</p>

    那晚四哥的话让我有所心动,我努力让自己从和冬儿的纠结脱离出来,起码是白天不让这些事情来烦恼自己,努力在单位里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积极做好各项本职工作,在单位里保持着谈笑风生的状态。</p>

    我知道,没有人欠我什么,没有人必须要看我的脸色,我不想也不能把自己的个人情绪带给其他人,影响其他人,包括秋桐。</p>

    我最怕的莫过于每一个夜晚,每一个深夜,那孤独寂静落寞的深夜让我一想到它的来临心里莫名升起恐惧感,我倒是很希望能让自己24小时保持工作状态,不要独自一人,不要让自己的大脑有独自思维的空间。</p>

    当然,这只是个愿望,现实是我必须还得面对这难捱的漫漫长夜,让自己的思维在无边无际的苦楚和孤独游荡。</p>

    每当这时,我的情感的潮水会喷涌而出,我的灵魂会脱离**,像幽灵般啮咬我的心灵,让我在复杂而纠葛的情感世界里不能入眠……</p>

    秋桐这段时间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带着关切的神情关注着我,和我在一起,我尽量不提及个人私事,只谈工作。</p>

    云朵一直保持着一种胆怯的心理状态,经常用一种怯怯的神情打量我,却又不敢和我多说什么。</p>

    曹丽最近很安静,一直没有骚扰我,见了我似乎还显得神采很飞扬,还是经常往秋桐办公室里跑,找秋桐闲聊,偶尔会带着一些小礼物,为了应付曹丽的盛情,秋桐不得不花出一定的时间应酬她,也准备了一些小礼物回赠与她,每次不让她空着手回去。</p>

    dm不弄了,平总终于放心了,见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和爽直,和我保持着十分友好的状态。</p>

    赵大健被调整了分管工作内容,似乎并没有从这次打击接受教训,好酒的习性依旧,经常看到他下午班的时候一摇一晃嘴里喷着酒气来办公室。</p>

    让对秋桐依然是一副傲慢不在乎的神情,对我,则是冷眼相看,从不主动搭理我,倒是我每次都主动热情招呼他,即使他不搭理我,我也不在乎。</p>

    好几次我忍不住又想戏弄他一下,想到秋桐和我说的话,又忍住了。</p>

    最近一直没见到李顺,他似乎一直在宁州,不知道宁州那边他折腾的咋样了?也不知道他和段祥龙的合作进行地如何,我知道,李顺在宁州那边正在发疯一般折腾赌博、娱乐和色情业,进账是不少的。我隐隐有些担心,李顺这么弄下去,即使在星海不出事,在宁州也会出事,只是我不知道在那个点爆发。</p>

    伍德订阅的0份日报已经开始投递了。作为回报,集团董事长亲自签发了指示,除了对订报赠政法系统的新闻之外,还专门安排记者亲自采访了红色企业家伍德,在日报第二版显著位置连续发了下三篇人物通讯,重点介绍了伍德个人经商致富发家后不忘回报社会的感人事迹,在星海社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p>

    看那些报道的内容,不明真相的读者都会被伍德的高尚情操和感人事迹所感动,而我心里明白,那些都是胡诌的,都是记者听信了伍德的一面之词写出来的。伍德都是凭空杜撰出来的,他压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空手套白狼专家,一个皮包公司的大佬,一个资深的黑社会头目。</p>

    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办到,新闻媒体也是如此,只要给钱,只要有利益,什么都敢写都敢发,这些新闻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p>

    刊登伍德事迹的那3天的日报,伍德专门安排人加印了10万份,我知道他是要利用各种机会向外发放这些报纸的,这报纸的宣传分量不小的,党报的权威性目前还是很硬的。</p>

    靠党报的这些报道,我知道伍德下一步是要捞取获取政治资本,给自己戴红色的光环,完成自己从一个黑社会大佬到红色资本家的华丽转身,这是当前很多黑社会老大采用的路子,伍德也是其之一。</p>

    这个红色的光环,无疑是伍德的保护伞,是他的防弹衣。</p>

    一天下午,我正在秋桐办公室和她谈工作,平总进来了,大大咧咧地看着我们:“我不请自来,没打扰你们谈话吧?”</p>

    “客气了,哪里来的什么打扰,平大人驾临,不胜惶恐啊。”秋桐笑着给平总让座。</p>

    “秋总,今天来是专门找你来借人的!”平总说。</p>

    “借人?”</p>

    “是的!”</p>

    “借谁?不会是借我去你们那里当副总吧?”秋桐半开玩笑地说。</p>

    “哪里敢啊,呵呵,我是要借他——”说着,平总指了指我。</p>

    我一怔,平总借我干嘛?</p>

    “哦……”秋桐也微微一怔,接着微笑着:“你要借易克,干嘛啊?”</p>

    平总刚要说话,办公室的门突然又开了,曹丽提着一袋子水果走了进来。</p>

    “哟——平总在啊,你们聚在一起,是在商议事情吧,我来的可真不凑巧!不会打扰了你们吧?”曹丽笑吟吟地说着,话里有话。</p>

    我听这话有些不顺耳,曹丽这话隐含不轨之意,分明是暗指平总和秋桐有拉帮结派自称小团伙之嫌,似乎这团伙也包括了我。这顶帽子是戴不起的,曹丽那张嘴一说出去,不知会夸张多少倍。</p>

    秋桐和平总不傻,当然知道曹丽这话里的分量,秋桐笑着请曹丽坐:“曹主任这话言重了,哪里是商议什么事情,平总是来这里闲坐,闲聊呢。”</p>

    平总斜眼看了一眼曹丽,直截了当地说:“听曹主任这话里的意思,莫非曹主任是说我和秋总在拉帮结派?曹主任还真是敏感,难道同事之间不能串门了?曹主任经常来秋总这里串门,那么,我是否也可以理解为是你们是在拉帮结派呢?”</p>

    平总的话让曹丽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平总才是过于敏感了啊,我可没那意思,我经常来找秋总串门,不过是啦啦女人之间的话题,女人家的事情,当然不是拉帮结派了。”</p>

    平总哈哈笑了下:“那是了,我来秋总这里,虽然不是啦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话题,却也是为了工作而来,还有,我预感到曹主任今天要买水果来这里,专门在这里等着吃水果呢。”</p>

    平总的话天衣无缝,曹丽只能干笑,秋桐微笑着不做声。</p>

    我提起曹丽买来的草莓,出去洗了下,然后拿进来,大家一起吃起来。</p>

    这时,平总看了看曹丽,接着对秋桐说:“秋总,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找你借易克,是这么回事,我们广告公司打算举办一个营销人员培训会,对代理商属下的那些营销人员进行一次系统的业务培训,请了有关的一些专家来传授经验,找易克呢,是想让他给大家讲讲课,交流交流做营销的经验,传授下真经。我这个借用,可不是借调哈。”</p>

    “哦……”秋桐眼前一亮,点点头:“举办这个活动不错啊,非常有必要,我最近也在琢磨这事呢,既然你老兄那边要举办这个活动,既然你要借易克去讲课,那我有个要求。”</p>

    “秋总借人还附带条件的啊,好吧,你说!”平总笑了:“我听听你的要求!”</p>

    “我的要求很简单,那是想搭你的顺风车,参加培训的人员,除了你的代理商下属业务员,我们发行公司业务一部二部的人员也一起参加,让他们也长长见识。”秋桐说:“我们这边的业务员,还没有进行过系统的培训呢,正好借你的东风。”</p>

    “嗨——这个绝对没问题,小意思,行!”平总一听放心了,一拍大腿爽快地答应了。</p>

    “呵呵,既然老兄如此爽快,那我这边易克借用之事也当然是木有问题的了。”秋桐说:“到时候我也要过去听听的。”</p>

    这会儿,曹丽一直在听着秋桐和平总之间的谈话,眼珠子转悠着,这会儿站起来说:“哎——搞培训活动好啊,这是好事啊,加强队伍业务素质建设。对了,你们谈吧,我刚想起来,我办公室还有点事要忙乎,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p>

    说着,曹丽告辞匆忙离去,看着曹丽离去的背影,想着她刚才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我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却又说不出什么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