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90章 开心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回到宿舍,我,见到了浮生若梦,很久,我们没有一起同时在线面对面聊天了。 </p>

    我说:“此刻的你开心吗?”</p>

    她说:“你呢?”</p>

    我说:“开心!”</p>

    她说:“你开心,我自然必然是开心的!”</p>

    我的眼睛有些发潮,看着她的签名:“愿意跟我去天堂吗?”</p>

    停顿了下,她说:“如果可能。”</p>

    我说:“我们的天堂在哪里?”</p>

    她说:“在你我的心里!”</p>

    我说:“去天堂旅游吗?”</p>

    她说:“不是旅游,是旅行!”</p>

    我说:“为何这样说?有区别吗?”</p>

    她说:“旅游是带着眼睛和耳朵,而旅行,是带着灵魂和思想。”</p>

    我说:“天堂里会有爱情会有婚姻会有幸福吗?”</p>

    她沉默良久:“你说呢?”</p>

    我说:“会!因为思想和灵魂在,会有!”</p>

    她说:“你说有,那便有,我信,我信你!”</p>

    我陷入了沉思。</p>

    秋桐试图让冬儿回来的尝试失败后,还想再次去努力,被我制止了,我不想让她再度在冬儿面前受辱。</p>

    之后,冬儿持续了和我的冷战,丝毫没有回来的意思,对我采取了人不见,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的“三不”政策,我试图想和她沟通关于那个9个月的心结,她根本不给我机会。</p>

    冬儿对我采取“三不”政策,我却不能对她不管不问。</p>

    我坚信冬儿对我的感情是没有改变的,像我对她的感情一样,虽然那感情现在正被越来越明显的责任感所压制,但是那份初恋带来的情感依旧弥厚沉重。</p>

    我经常通过海峰关注着冬儿的一举一动,冬儿不远千里跟我来到这里,我必须要对她的安危负责,必须要对她的一切负责,这是良心的趋势,也是感情的责任。</p>

    在这段时间里,我白天拼命工作,用繁忙的工作来排遣内心的烦恼,而晚,则是我最孤独和难熬的时光,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头抽烟,或者喝闷酒。</p>

    秋桐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我,经常会在下班后代我订餐,安排送餐的送到我宿舍里。</p>

    海峰这段时间很忙,但还是会抽出时间陪我喝酒聊天,有时候会叫云朵一起,云朵则一直显得很沉默,在我和海峰聊天的时候大多数只是听,不插言。</p>

    云朵似乎被这事吓着了,经常用怯怯的眼神看着我,宛如受了惊的小羔羊。</p>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有见到海珠。</p>

    我又重新回归了单身的生活,在孤独寂寞的深夜里,我经常会失眠或者半夜醒来,独自面对无边的黑暗,想着我和冬儿的过去、现在和未来……</p>

    时不时,我的心里会闪过一丝感觉,觉得我和冬儿在逐渐疏远,不是距离的疏远,而是心的疏远。我为自己的这种感觉感到害怕,甚至有些恐惧。</p>

    一晃20多天过去,时间进入了7月,天气逐渐热了起来,而我和冬儿之间却依然感受不到任何热度,冬儿丝毫没有任何回来的迹象。</p>

    这天下午,我到银座购物心去办事,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冬儿从里面出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神采飞扬,显然是刚买完东西出来。</p>

    “冬儿——”我叫了一声。</p>

    冬儿闻听转过身,看到我,停住了脚步。</p>

    “小克——”冬儿叫了一声,声音里似乎含着几分意外和惊喜,但是随即恢复了淡淡的神态,眼皮耷拉着:“你叫我干嘛?”</p>

    从冬儿那瞬间的表情变化里,我看得出冬儿对我的突然出现还是很开心的,她心里一定还是很想我的。</p>

    这么多天没见到冬儿,我的心里颇有些激动,伸手拉住冬儿的一只手:“冬儿,好些天没见你了……你还好吗?”</p>

    冬儿眼圈一红,任我拉着她的手,轻声说:“我很好,你呢?”</p>

    “我也好,是不放心你,是想让你回来。”我说。</p>

    “让我回来?你想好了?”冬儿抬眼看着我。</p>

    “想好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决不再动你一个指头。”我忙说:“还有,关于以前发生的事情,我绝不再往心里去,绝不再耿耿于怀,绝不再计较。”</p>

    此时,因为冬儿的那封信,我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缘由,但是,我已经心里明确,冬儿那9个月是绝对没有做出背叛我们感情的事情的,她的身体一直是为我而清白的。</p>

    正是因为这个判断,我才说出这话来,冬儿要是愿意说,我当然不拒绝听,但是,她要是不愿提起,我也不会追问的了。</p>

    冬儿低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看着我:“小克,让我回来,也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p>

    我猜不透冬儿的用意,站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进进出出的人群里,下午的阳光照射着我的眼睛,我眩晕了一下,心境有些空幻,看着冬儿:“你说——”</p>

    “我要你离开发行公司——”冬儿顿了顿,咬咬牙,似乎带着一股憋气:“我要你离开那个破公司。”</p>

    我的心颤了一下,我最怕冬儿提这个,偏偏她是这个条件。</p>

    我怔怔地看着冬儿,没有说话。</p>

    冬儿看我不说话,继续说:“那个破公司,有什么好?不是卖报纸的吗?凭你易克的能力,在星海,我不信你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你找不到,我给你找,保证给你找到工作环境和收入现在高的多的单位。虎落平原被犬欺,你堂堂一个老板,沦落到这个地步,整天看一个女人的眼色行事,你乐意,我还不乐意!”</p>

    我看着冬儿,依旧没有说话,冬儿现在似乎能耐大了,都能给我找活干了。</p>

    “别看我来星海时间不长,我现在认识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有几个,都是企业大老板,你到他们那里,保证能得到重用,弄个总经理助理甚至总经理干都不再话下,干一段时间,积蓄一部分钱,很快你能重新自己干,开自己的公司,干自己的事业,我们很快能过以前那种日子。”冬儿又说。</p>

    我这时心里突然一阵酸痛,我似乎意识到冬儿说的她所认识结交的有头有脸的任务包括哪几个人。</p>

    以前和冬儿同享福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冬儿对物欲的追求这么强烈,而现在,冬儿所表现出的那种对物质和享受的渴求让我感到有些惊恐。</p>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患难见人心?患难的日子冬儿是不能忍受的?短短半年多时间,冬儿的思想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到底是残酷的现实改变了冬儿呢还是冬儿本来思想里是这个意识,只是被以前的一帆风顺一路凯歌歌舞升平所遮盖?</p>

    冬儿欣赏我喜欢我,却又不能忍受我现在的窘迫和困境,她似乎一门心思想让我快速发达飞黄腾达起来,她对我在秋桐手下干活一直耿耿于怀。</p>

    可是,冬儿的这个要求我当然是不能答应的,即使排除李顺的阴影,排除李顺对我的胁迫,排除李顺对我家人的威胁,我也不能答应,因为,我不能离开秋桐。</p>

    现在的秋桐,在一派风平浪静和风细雨,内外都隐藏着巨大的危机,内有孙东凯、曹丽、赵大健还有曹腾,外有白老三甚至伍德,在此时白老三和李顺的暗斗正日趋紧张日趋白热化说不定什么会展开血腥厮杀的情况下,秋桐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无辜的牺牲或者用来攻击李顺的工具,此时,我怎么能离开秋桐呢?</p>

    当然,除了这些,我心里隐隐的对浮生若梦的深情以及对秋桐个人明智得不到却又不舍离去的情结也在起着作用。</p>

    还有,我心里还隐隐放不下云朵,我担心她随时会受到赵大健之流的欺负。</p>

    “小克,你发什么呆,说话啊?答应我,好不好?”冬儿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我,主动抓住我的手摇晃着。</p>

    我从沉思回过神,看了冬儿一会儿,然后轻轻说了一个字:“不——”</p>

    冬儿一呆,接着变了脸色,嘴角一绷:“说,为什么?”</p>

    “一言难尽,我不能离开发行公司,也离不开发行公司!”我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很果断坚决。</p>

    冬儿的脸色愈发难看,声音有些冷,还有些失望和愤怒:“你不说原因我也知道,我看,你是被那个女人迷住了,不,不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还有那个云朵!”</p>

    我睁大眼睛看着冬儿,她怎么提起云朵了。</p>

    看着我的神色,冬儿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是瞎子聋子傻子,我已经知道,你很早和那个云朵有一腿,不错,我刚来星海的时候,确实是个傻子瞎子聋子,你说什么我信什么,我当初以为只有一个海珠和你从前有过,但是,我现在知道了,除了海珠,还有一个云朵,这个妮子看起来很老实很板正,原来和你早……</p>

    怪不得我老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哪里有些不对劲儿,现在我找到答案了。哼,你也够大方的,自己用过的女人,再介绍给你的哥们海峰,你哥们也会投桃报李,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你作为补偿。”</p>

    不用问,冬儿知道我和云朵的事情,一定是张小天添油加醋告诉冬儿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