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287章 小雪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易克,这个孩子……叫什么来着?”李顺说。 </p>

    “小雪!”</p>

    “哦,对,对,叫小雪,次我还问过的。”李顺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次是晚,我看的很模糊,这次是白天,我看地清楚。”</p>

    我觉得李顺讲话有些吗,没有逻辑,什么看的模糊看的清楚的。</p>

    “小雪……小雪……”李顺喃喃了一句,视线看着远方,眼神里流露出几分悠远和怅惘,一会儿又看着我:“这名字是秋桐给起的还是你起的?”</p>

    “早有的,发现她的时候有的,那个收养她的老爷爷给起的名字!”我说着,心里有些怪,李顺怎么突然对小雪感兴趣了,该不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想把小雪从秋桐身边捣鼓走吧。</p>

    “你给我去问问,那个老爷爷为什么给小雪起这个名字?”李顺讲话的时候,目光有些呆滞。</p>

    “那个老爷爷在发现小雪的当晚死了,现在正埋在青岛呢。”我耐着性子说。</p>

    “那你……你去青岛给我问问。”李顺又说。</p>

    “老板,易老弟刚才说的那个老爷爷已经死了,死人是不能说话的!”这时,老秦插进了一句。</p>

    李顺听了老秦的话,似乎如梦方醒,拍拍脑袋:“哦……是这样,原来死人是不能说话的啊……我靠,妈逼的,为什么死人不能开口说话呢,我看能,给他溜几口,保证能说话。”</p>

    我和老秦都有些哭笑不得。</p>

    “这么说,你是不知道那个小雪名字的来历了?”李顺看着我。</p>

    “知道,很简单,这孩子是个弃儿,被那拾荒的老爷爷捡到的时候,是个大雪天,于是,那老爷爷给他起名字叫小雪。”我说。</p>

    “哦……大雪天。”李顺脸的表情突然猛地一抽搐,嘴角像刘能那样歪了歪,接着看着我:“这个小雪,哪一年出生的?”</p>

    “听那死去的爷爷说,他是在2003年的冬天捡到小雪的。”我说。</p>

    “2003……2003……”李顺的身体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抖动了一下,嘴里一遍遍念着,仰脸看着昏黄的天空,那眼神里似乎带着对过去往事的什么追忆。</p>

    突然,李顺猛地一得瑟身体,使劲晃了晃脑袋,像是要从脑子里赶走什么,看着我:“你们……在哪里遇到这个小雪的?”</p>

    “青岛!”我说:“是我和秋总从腾冲回来的路,经过青岛,晚捡到的。”</p>

    我本来想接着告诉李顺这孩子是老爷爷从星海人民医院门口的垃圾箱里捡到的,后来才辗转流浪到了青岛,不过一想,李顺现在这副神经兮兮的样子,他不问,我还是少说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p>

    “青岛……”李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接着轻轻摇摇头,似乎在困惑着什么,似乎又在解脱着什么,似乎在希望着什么,似乎又在害怕着什么。</p>

    “李老板,怎么了?”我忍不住问李顺了。</p>

    李顺做事从来没什么套路,从他的表现里,你根本猜不出他想干什么,我实在是有些担心李顺是不是要想办法拆散秋桐和小雪。</p>

    老秦这会儿站在旁边,神情专注地观察着李顺的每一个表情变化,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

    李顺听见我问他,恍恍惚惚地看着我:“哦,没什么,我是随便问问,好,你看,我这把年纪了,好心还这么重,我是不是老顽童啊?哈哈……”</p>

    李顺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有些歇斯底里,有些狂放肆虐,还有些凄凉悲怆。</p>

    笑毕,李顺凝视着天空,久久没有动,他似乎陷入了什么痛苦的难忘的刻骨的回忆。</p>

    半天,李顺叹息一声,看着我,伸出右手,重重地拍在我的肩膀,点了点脑袋:“易克,我走了,这里,拜托你了。”</p>

    李顺只说要走,却不说要去哪里,这时老秦站在李顺背后用双手做了个飞鸟的姿势,我明白了,他们要去机场飞走。</p>

    “李老板一路走好!”我说。</p>

    李顺皱皱眉头,看看老秦:“首长,我怎么听这小子的话,好像是给我们送终,什么叫一路走好啊?”</p>

    老秦皱皱眉头:“李老板,你这胡乱理解了,小易可没那意思,我们要飞机了,你这话说的好晦气。”</p>

    “哎——你看我这嘴,不吉利,我真该自己掌嘴!”李顺龇牙一笑,然后又看着我:“一直孤军奋战,累不累?”</p>

    我摇摇头:“没觉得!”</p>

    “怕不怕?”</p>

    “没觉得!”</p>

    “操,你除了没觉得还会说什么?”李顺嘟哝了一句,突然想起了什么,向老秦一伸手:“给我一张100万的卡。”</p>

    老秦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李顺,李顺接着把银行卡递给我:“拿着,里面是100个,密码是……!”</p>

    我一看,李顺又要给我100万,忙推辞:“我不要这个!我手里还有,次你给我的那50还在。”</p>

    “我靠,你怎么回事?不给我脸是不是?还是你自己不想要脸?”李顺突然怒了,把银行卡往我手里一摔:“那50和这100不是一码事,你知道不知道,那50是我给你的,属于你个人的财产,私有财产,知道不?这100是我给你用来进行活动的必要经费,知道不?也是说,那50是私人的,这100是公家的,你不要弄错了,好不好?”</p>

    我说:“我不需要什么活动经费。”</p>

    “现在不需要,不代表以后不需要,你懂个屎啊!”李顺继续发火:“现在形势这么紧,好像他妈的火山喷发前期,表面平静,下一步,还不知道什么地方会喷出岩浆来,我在你这边放100个数,归你自己自由随意支配,到时候说不定会用得。以后,在这方面,不许和我犟嘴,要服从大局,要有科学的发展观念,要个人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知道吧?不然,我会以为你故意装逼的。”</p>

    我一听这话,心里有些火了,想和李顺斗嘴,这时老秦冲我使劲使了使眼色,我想起李顺刚溜完冰,药劲正猛,犯不着惹他,也不再说什么了。</p>

    虽然我不打算使用李顺这100万,但是我还是收了起来。</p>

    李顺见我接受了银行卡,脸色缓和了一些,接着说:“易克,你目前的任务,是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她们。钱,不是问题,只要有必要,你随时都可以向我提出申请,老秦会及时给你拨付过来。不,以后,我这道程序免了,只要你用钱,100万以内,直接找老秦行,别给我说了,省得还麻烦,多一道手续。”</p>

    李顺这句话显示出了对我的高度信任,老秦在旁边看着听着,不禁微微悚容。</p>

    我想,李顺说的“她们”,应该指的是秋桐和小雪。</p>

    “以后,或许你会无所事事,我再也不打扰你;以后,或许我会给你安排更加重要的任务。这一切,取决于革命形势的发展。”李顺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然后钻进了车里,老秦也车,一溜烟车子窜了。</p>

    我看着李顺他们离去的车子背影,反复琢磨着李顺最后这句话,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李顺对白老三已经有所警觉,正在严密防控?抑或准备实施大规模反击?</p>

    我有些佩服李顺的敏锐,却不由有些担心李顺的过度自信,白老三不是一个人在指挥战斗,甚至白老三不是个指挥员,只是个战斗员,他身后可能会有更加有智谋更加有心计的人在从容安排和指挥着这一切,而这这一切将会从何处突破,战斗从哪里打响,我无从知道,李顺更不会知道。</p>

    我不知道李顺背后有没有更高级的指挥员。</p>

    我隐隐预感到一场超级风暴正在逐渐酝酿成形,或许很快会开始爆发,而爆发点是在星海还是宁州,这是个未知数。</p>

    而在这场超级风暴,李顺和白老三或许未必是真正的主角。</p>

    我回到宿舍,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了冬儿,这里又恢复了以前的寂寥,我的心里一阵惆怅,一屁股坐在沙发,肚子有些饿,却懒得去做饭。</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秋桐打来的。</p>

    “吃饭了没?”</p>

    “没!”</p>

    “饿不饿?”</p>

    “饿!”</p>

    “饿为什么不吃?”</p>

    “不想动!”</p>

    “在哪里?”</p>

    “宿舍!”</p>

    “万达那边的宿舍?”秋桐似乎知道我现在住在李顺的房子里。</p>

    “嗯……”</p>

    秋桐停顿了下,接着说:“冬儿呢?”</p>

    “不回来!”</p>

    “为什么?”</p>

    “不知道!”</p>

    “你应该把她接回来。”</p>

    “但是这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p>

    秋桐沉默了,接着问我:“李顺和你说什么了?”</p>

    “没说什么,是问了问小雪的名字来历和年龄以及从哪里捡到的。”</p>

    “哦,他是何意?”秋桐的声音里有些紧张。</p>

    “不知道!”</p>

    “哦……”</p>

    “不要担心什么,他是随便问问的。”</p>

    “嗯……”秋桐又沉默了片刻,接着挂了电话。</p>

    我半躺在沙发,打开电视,无聊地看着新闻。</p>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送外卖的,说是有人订餐,让送到这里,不过没有付钱,需要我付钱。</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